盛世良缘(套装上中下册)(附书签) / 凤轻

  • 本店售价:RM55.86
  • 市场价格:RM79.80
  • 商品点击数:3378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5.86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盛世良缘(套装上中下册)(附书签)

原价:79.80元

作者:凤轻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8月1日

ISBN:9787539975726

字数:

页码:816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M8XTXLE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凤轻,最大气磅礴古言作家,擅长描写江山争霸传奇和男女权谋爱情游戏。文字清雅有余味,故事情节发展节奏快,人物刻画细腻而不脸谱化,万千忠实粉丝拥趸的实力派作家,其人天生智商捉急,行为脱线,一不小心就很搞笑。

暂无

内容提要

她是京城有名的三无千金,他是众人耻笑的废物王爷。一场赐婚将两个毫无关系的人牵扯在了一起。期初二人你追我打,啼笑皆非,但在对抗众人的嘲弄和怜悯中,她坚定地站在他的身侧,成为他的贤内助;在阴谋算计百出的乱世之中,他紧紧地将她护在怀中,予她一方宁静乐土。这是两个本不相识的男女在乱世中相互扶持的故事,这是一对夫妻携手并肩,争霸天下的盛世传奇。

目录

第一章奉旨成婚
第二章功高震主
第三章南诏风云
第四章风华初绽
第五章巾帼红颜
第六章天下将乱

文摘

第一章 奉旨成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叶氏长女叶璃聪慧贤淑,才德兼备堪为良配。特赐婚定国王爷墨修尧为正妃。择吉日完婚。钦此。”
叶氏众人齐声谢恩,传旨的太监将圣旨送到叶璃手里,笑道:“恭喜叶小姐了。”叶璃接过圣旨,忍受着太监略显刺耳的笑声,淡然道:“多谢公公,有劳公公了。”传旨太监有些诧异地看了叶璃一眼,据闻叶家的嫡三女可是京城有名的三无千金,出了名的无才、无貌、无德。可是再看眼前这女子,虽然不及宫里的叶昭仪艳丽多姿,也没有号称京城第一美女的叶家四小姐绝色无双,却也是个难得的清丽佳人啊。而且举止雍容,言谈有度,哪里像叶昭仪所说的不知进退、上不得台面?
传旨太监看了一眼一边的叶家众人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已经了然,虽然有些为这位叶小姐惋惜,不过这些事情却不是他一个太监能够管得了的,说了声不敢当,便告辞了。
叶家主母殷勤地让管家亲自将人送出了门,才斜睨了叶璃一眼,故作慈爱地笑道:“幸好皇上圣明,又给三小姐指了一门好婚事。不然……”要不然一个被退了婚的女人怎么能嫁得出去啊?
叶璃面色如常,心里冷笑。好婚事,以为她不爱出门就什么都不知道么,定王墨修尧十八岁那年身受重伤,双腿残疾,容貌尽毁,从此缠绵病榻。先后曾指过两个王妃,一个还未过门便溺水而死,另一个洞房花烛夜惊吓过度而死。有传闻说是因为看了定王的脸被活生生地吓死了。若不是如此,凭定王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已经二十五岁还没有正妃。
不过,叶璃还是轻声答道:“夫人说的是。不管怎么说定王也是一品世袭王爷,确实是璃儿高攀了。”
叶家主母脸色微僵,看了叶璃一眼才道:“既然知道,就好好地备嫁吧,不要丢了咱们尚书府的颜面。过段日子你四妹也要出嫁了,这些日子府里忙得很。”
“我知道了,让夫人操心了。”
“我是这叶家的主母,自然要操心这些事。”叶家主母道,看着神色从容的叶璃轻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叶璃含笑看着叶家主母离去,挑了挑眉没说话。她虽然是叶家嫡女,却不是如今的主母王氏所生。而是叶尚书的原配夫人徐氏所生,徐氏出身书香世家,生了叶璃之后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叶尚书偏宠先进门的侧室王氏,就连府中大权也在徐夫人病重后一并给了王氏。叶璃七岁那年徐氏一命归西,也是在那个时候,叶璃才成了现在的叶璃。王氏被扶正之后因怕别人说她苛待原配嫡女,倒也不敢怎么虐待她,但是不时的刁难肯定是少不了的,都被叶璃不动声色地一一化解了,因此也让王夫人看她越发地不顺眼了。
“三姐,恭喜你啊。”王氏一走,叶家还在闺阁的几个姑娘立刻围上来了,或怜悯或幸灾乐祸地说着贺喜的话。最先开口的就是六小姐叶琳,她是庶出的女儿,从小就爱跟着王氏所出的几个嫡女打转,顺便不时地给叶璃添点堵以讨好王氏所出的嫡女。叶璃一般不愿与她计较。庶女的生存手段而已,只要别太过分她也不想和一个才十岁出头的孩子计较。
“三姐有什么好恭喜的,嫁给定王啊,想想都可怕。那定王又残又丑,还吓死了一个王妃,说不定第一个王妃也是他害死的呢。我们应该恭喜四姐才对,再过一个月四姐可就是黎王妃了。”五小姐叶珊讨好地看着四小姐——有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的叶莹,眼里掩不住的还有羡慕和嫉妒。
叶莹的确不愧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眉如柳叶,眼似秋水,如玉的容颜无处不透着精致的绝美,一举一动皆带着让人想要怜惜的娇柔和优雅。
“大家都是姐妹,什么恭喜不恭喜的。将来娘一定也会替五妹和六妹选一个如意郎君的。”叶莹轻声道,声音轻柔悦耳,吐气如兰,一举一动都带着让人沉迷的风姿,看得众人又是一阵妒意横生,“倒是三姐,黎王的事……还望你见谅。”盈盈秋目满含歉意地望着叶璃,叶璃对叶莹笑道:“没关系,是我和黎王无缘吧。总不能为了个男人坏了咱们姐妹的感情不是么?”
叶莹一怔,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让她有些不甘。原本以为三天前接到退婚的消息她会痛不欲生,但是让叶莹十分失望的是她这个三姐只是沉默了片刻,说了句知道了,就径自回房休息。

虽然众所周知的定王是个废物,但是这个废物到底还是大楚王朝唯一的超一品世袭王爷。所以从来都对叶璃漠不关心的叶尚书和叶家老太太还是十分难得地招来了叶璃说话。
“孙女给祖母请安,给父亲请安。”叶璃到了叶老夫人的荣乐堂,叶尚书和王氏还有四小姐叶莹都已经在那儿了。
叶老夫人点点头,一脸慈爱地笑道:“璃儿,起来吧。如今你被指婚给了定王,莹儿下个月又要和黎王大婚,咱们家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叶璃起身,垂眸望着地面,脸上却是十分恭敬,“让祖母特意从外面赶回来,是孙女不孝,让祖母操劳了。”虽然不怎么喜欢叶璃,但是叶璃这几句话还是说得叶老夫人十分高兴,看着叶璃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暖意道:“这是咱们家的大喜事,我怎么能不回来。两个丫头的嫁妆可准备妥当了?”王氏连忙起身,有些为难地看着老太太道:“禀老太太,原本只有四丫头一个,虽然下个月就成亲,赶一赶倒也来得及,只是如今又有三小姐,只怕……”
叶老夫人也是成了精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王氏心里的那一点小算盘,想了想道:“璃丫头的日子还没定下来,先紧着莹儿吧。”
得了老太太的话,王氏欢喜地应了声是。
叶老夫人看看两个孙女,命丫头取出两个盒子放在桌上道:“你们两个丫头都是有福气的,一个嫁给黎王,一个嫁给定王。我这做祖母的也不会厚此薄彼,这些东西你们一人一份,将来五丫头六丫头也是一样的。我陪嫁的几个庄子你们也是一人一个,至于宫中再出多少陪嫁,便是你们母亲和父亲的事情了。”
王氏赔笑道:“还是老太太疼孙女,媳妇和老爷商量过了,莹儿嫁给黎王,陪嫁少了只怕皇家也不会乐意。宫中拿了两万两千两置办嫁妆,还有六个庄子和六间铺子。再有媳妇的嫁妆里也拿出两个庄子给她。”叶老夫人皱了皱眉,道:“是不是太厚了一些?”
虽然说叶莹嫁给王爷,嫁妆厚一些才好,但是如果后面的姑娘出嫁,差得太多了对尚书府的名声也不好,“璃丫头的嫁妆你是怎么打算的?”老太太到底比王氏有见识一些,定王就算是个废物,那也是个家族底蕴深厚的废物。若不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只怕比黎王还要尊贵一些。若是太苛待叶璃的嫁妆,那些世代忠于定国王府的人只怕会有话说。
王氏显然没想到老太太会问得如此直接,犹豫了一下才道:“定王毕竟与皇上的同胞弟弟不同,咱们府上也实在有些……媳妇想着是不是等定王府将聘礼送来了再看。到时候再陪上两个庄子就是了。”意思就是将定王府的聘礼再当做嫁妆送回去,至于到底能送多少回去还不是看她的意思。
闻言叶老夫人脸色一沉,道:“将聘礼当嫁妆送回去,亏你想得出来。咱们叶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这个继母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徐家这些年确实没落了没错,但是也不是你王家能比得上的!”
被老太太这么毫不留情地训斥,王氏的脸顿时通红,连连喊冤道:“老太太,媳妇冤枉啊,媳妇这些年哪里苛待过三姑娘?实在是……实在是……咱们府里也有些艰难,后面还有几个姑娘没出嫁,将来容哥儿成婚也要银子……”
老太太被这个目光短浅的媳妇气得直揉胸口,容哥儿今年才十二岁,成亲还不知道是哪年的事呢。扫了静坐在一边的叶尚书一眼道:“你自己的女儿,你说该怎么办?”幸好自己回来问了这么一句,若是真让王氏将璃丫头这么嫁出去了,不仅得罪了定王府还要得罪了徐家。徐家这几年在官场的人是少了,可是那百年大族又岂是那么好得罪的?
叶尚书为难地看了看母亲再看看妻子,道:“三丫头也是嫡女,就跟莹儿一般吧。”能做到尚书的位置,叶尚书也不是笨的,自然知道母亲忧虑的是什么。
“和莹儿一般?!”王氏尖声叫道:“咱们府里哪里有那么多钱?老爷,并非妾身这个嫡母要亏待三姑娘,实在是家计困难啊。莹儿是宫里昭仪的同胞妹妹,嫁的又是皇上的嫡亲弟弟。若是嫁妆少了不仅王爷面上不好看,昭仪面上也不好看啊。大不了……大不了妾身再将自己嫁妆里留给容哥儿的两个庄子也陪给三姑娘就是。”王氏抹着泪叫屈,心里却对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叶璃暗恨不已。她怎么能让那个贱人的女儿跟自己的莹儿一样?想都别想!
“这……”叶尚书一愣,为难地看着叶璃。如今宫里叶昭仪正当盛宠,又有孕在身,若是能生下皇子……
叶莹见叶尚书神色松动,咬了咬唇角低声道:“爹爹不必为难,莹儿的嫁妆分一些给三姐就是了。只是万不能短了宫里大姐姐的花用,还有五妹六妹也要留一些才好。”见最疼的女儿如此懂事,叶尚书神色一柔,看向叶璃想要她也说几句话。
叶璃淡淡一笑,抬起头来看着在场的四人轻声道:“父亲母亲还有四妹不必为难。”王氏闻言,心中一喜。这些年叶璃一直不争不抢,让她觉得叶璃是个性子软好拿捏的,以为她要退让。只听叶璃道:“母亲过世前跟女儿提过,她当初嫁进叶家时外祖父和外祖母陪了八个庄子,十二间铺子,还有三处林地,这些都是留给女儿做陪嫁的。至于别的,父亲母亲按二姐姐的例置办就可以了,还是紧着四妹一些好。”叶府二小姐前两年嫁给御史家的三公子,王氏只给了一万两嫁妆。
“什么?!这怎么可以?!那些是……”王氏忍不住尖叫,那些是她要留着给自己女儿陪嫁和留给容哥儿的。
叶璃含笑看着她道:“是什么?”微微垂眸,有些羞怯地看向叶老太太道:“母亲当初说她的嫁妆都是留给孙女儿的,这些我舅母也是知道的,祖母说对吗?”
叶老夫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当初徐氏嫁入叶家可说是十里红妆,若是全给了叶璃,那叶莹的嫁妆就有些不好看了。这些年叶家挥金如土,本就有些入不敷出,想要办出和徐氏当年一样的嫁妆,叶莹嫁过之后一家子都不用活了。偏叶璃说得也没错,当初徐氏过世前徐家的少夫人也是在场的,亲耳听到徐氏交代的后事。
见叶老夫人不说话,叶璃也不着急开口。只在心里冷笑,她对嫁妆多寡倒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母亲的嫁妆却不能给了王氏的女儿做陪嫁。徐氏从小的细心呵护,悉心教导还有她所受的委屈,叶璃并没有忘记。自从嫁进叶家,徐氏就没有开心过一天,说是郁郁而终也不为过。如果还要将她的嫁妆拿去补贴丈夫小妾的女儿,叶璃这个不信鬼神的人都担心母亲会从坟墓里爬起来。
过了好半晌,叶老夫人才道:“这事儿就先放一放,回头我再与你母亲和父亲商议。”
叶璃淡淡地挑眉,轻声应是。
“小姐,徐夫人来了。”
叶璃抬起头来,正看见自己的二舅母从外面进来,连忙起身相迎,“二舅母。”
徐夫人今年也不过三十六七,保养得宜的容貌堪称清秀,但浑身上下自然流露的气质却显示出她出身名门的教养。
她皱着眉打量了一圈儿叶璃的房间,忍不住戳着她的脑门道:“舅母和你舅舅早就跟你说了搬到舅舅家去住,你偏不听。现在你看看你住的是什么样子?你看看你那婚事……你是存心要你娘在底下也不安心是不是?”
叶璃揉了揉脑门,拉着徐夫人坐下道:“舅舅这些年也不容易,何况祖母父亲都在,哪有女儿家搬到舅舅家去住的?平白让旁人笑话母亲不会教养女儿。”自从当今皇上登基,便一力打压先皇时候的老臣。外公和大舅舅还有徐氏族人先后退出了官场,如今也只有二舅舅还在翰林院做着三品的翰林学士。在外人看来百年大族的徐氏早已没落了。
听叶璃这么一说,徐夫人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只是看你这么委屈自己,你外公知道了多心疼。”徐家几代都是男多女少,到徐老太爷这一代只有叶璃的母亲一个女儿,自然是千疼万宠的。若是知道了唯一的外孙女过得这般委屈,以徐老太爷的脾气只怕就要冲进京来按着女婿的头臭骂一顿了。
叶璃笑道:“哪有什么委屈的,璃儿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徐夫人忧虑地看着她道:“如今你这婚事……定王实在不是良配啊。你那个妹妹也太不是东西了,抢自己的姐姐的夫婿,这样的事情也是她大家闺秀能做得出来的?”
叶璃眼波流转,全没有平常在府里的文弱不争,浅笑道:“定王也有定王的好处,舅母和舅舅不必为璃儿担忧。”定国王府在大楚的地位超然,除非定王去谋反篡位,否则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轻易动摇定国王府的地位。而如今的定王因为身体原因更是完全超脱于朝政以外,嫁给他自然不必心烦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对叶璃来说,不过是从叶府搬到定王府的差别罢了。
看她如此坦然的模样,徐夫人又是放心又是担忧,最后也只能一声叹息。不满又如何?皇上亲自下旨赐婚谁又能违抗?
“这是你外公离京之前交给我和你舅舅的,是你外公替你置办的嫁妆。咱们也没法子光明正大地给你都换成了银票压箱底吧。”徐夫人将一叠银票递了过来放在叶璃手里,叶璃展开一看竟是一千两的金票和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十张,还有几张小额的金票和银票,算来也有两万两银两了。
徐夫人不让她说话,继续道:“我听人说那叶王氏还想要扣了你娘留给你的嫁妆?这事儿你放心,舅母定会帮你办好的。哼,我徐家哪个女儿不是风风光光地出嫁的,便是没落了也做不出拿原配的嫁妆贴小妾的女儿的破事儿。这些年你娘的嫁妆被她们糟蹋的还少么?那几个庄子和铺子舅母一定给你拿回来。”叶璃皱眉道:“这事璃儿自己可以处理,舅母还是不要…………”
徐夫人笑道:“你放心,你那个爹官职确实比你舅舅高,不过皇上若是还想要面子就断不会再为难你舅舅的。”徐家本就是开国功臣之后,更是天下清流之首。即使不在朝中,影响力也不是区区叶家和王家能够比得上的。皇上登基之后明里暗里逼得徐氏一族辞官就已经很不好看了,若是自家老爷再出了什么事,没有个极重要的借口,天下人的唾沫也能将皇家给淹了。
叶璃凝眉一想,也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便点头谢过了舅母。徐夫人这才满意地笑道:“以后你这娘家只怕也不会替你出头,成亲之后多到家里走动,也让你舅舅和外公放心。”
“夫人来了。”门外一阵脚步声,王氏带着丫头婆子出现在门口,站在门口看着徐夫人挑了挑眉道:“徐夫人来了怎么不说一声,也没来得及让人迎接。”
徐夫人素来看不惯王氏的做派,轻哼一声淡淡道:“我不过奉我家老爷的命来瞧瞧璃儿,叶家门第高哪里敢让叶夫人迎接。”
徐家是钟鼎之家书香之族,从来就没有过将妾扶正了做正室的事。徐氏对王氏的身份也是从来都看不上的,何况自家小姑子郁郁而终多少也是因为王氏,因此哪里会有什么好脸色。王氏也深恨徐夫人看不起自己的脸色,明明自己是二品的夫人,这徐氏不过是个三品淑人,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