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0LP8EKXO )纨绔世子妃4:点江山(套装上下册)(附书签+海报+人物卡片) / 西子情

  • 本店售价:RM47.24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33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7.2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纨绔世子妃4:点江山(套装上下册)(附书签+海报+人物卡片)

原价:59.80元

作者:西子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8月1日

ISBN:9787555209157

字数:

页码:56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LP8EKXO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西子情,女,天津作协作家、潇湘书院金牌写手、中国移动原创基地首批驻站写手。“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因对古文字的喜爱和少时的梦想,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在喧嚣繁华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时代,用优美细腻的文字撰写流畅在你我心尖上的爱情和感动。品文学汪洋之浩瀚广博,读文字意蕴之锦绣妙绝,思青春深处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间众生百态之旖旎秾华。其代表作品《纨绔世子妃》《妾本惊华》《红尘醉挽柔情》等。

暂无

内容提要

一朝天变,皇权天网被割破了一角。
京城繁华虽然一如往昔,但歌舞升平下难掩百年沧桑。
南疆夺权,烽烟迭起,她挥剑南下,往日恩义,抵不过心底深爱。
恩情两薄,不是友,只能为敌,她誓必要守护住今生该守护的人。

目录

第一章旖旎情思
第二章游说允婚
第三章凤凰水患
第四章生米熟饭
第五章情难自禁
第六章喜欢多年
第七章迫不及待
第八章连番试探
第九章红粉情事
第十章四方来客
第十一章及冠及笄
第十二章血染皇城
第十三章三道圣旨
第十四章大雪封山
第十五章割袍断义
第十六章江山太重
第十七章盖棺定论
第十八章辗转南疆
第十九章无心插柳
第二十章惊异发现
第二十一章平复内乱
第二十二章灵术唤醒
第二十三章归心似箭

文摘

第一章旖旎情思
  龙潭虎穴阵再未出来人,冲天火光将百名弟子困在阵中烧化。
  南凌睿等三人很快就出了蓝家,不多时,便进入了十里桃花林。桃花依然开得如火如荼。
  三人静静地走着,无人说话,半个时辰后,顺利地走出了十里桃花林。
  云浅月停住脚步,目光看向天雪山的方向,开口问,:"你们是回南梁,还是如何?"
  "小丫头,什么我们?你刚刚不是说跟我走吗?怎么?又舍不得他了?"南凌睿挑眉。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洛瑶的身上,第一次有些深幽。
  "看来我白高兴一场了!"南凌睿脸色垮了下来,见她看洛瑶,他凑近她,献宝似地道献宝似的道:,"小丫头,我这个天仙美人是不是很美?比你美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忽然抬步抬脚向天雪山走去。
  "小丫头,你要去哪里?"南凌睿一怔。
  "去天雪山,你们回南梁吧!"云浅月摆摆手。
  "我也想看天雪山的雪了,就带着天仙美人和你一起去欣赏一番。"南凌睿立即道。
  云浅月不回头,也不阻止,算是默认了。华笙等七人对看一眼,默默地跟在三人之后。
  十里桃花林距离天雪山十多里地,徒步而走对于身怀武功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一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了天雪山下。天雪山绵延百里,山高万丈,山下树木葱翠,从半山腰以上则是一片银白。
  云浅月目视着天雪山上山顶片刻,忽然抖出袖中的红颜锦,足尖轻点,攀岩直上。
  "天仙美人,这么高的山,我可带不了你,你自己上吧!"南凌睿丢出一句话,甩出袖子内的一条根黑色链子,跟在云浅月身后,也攀岩直上。
  洛瑶看着二人动作利落,不出片刻便上了几十丈,她收回视线,对华笙等人一笑,"你们就在此等着吧!不必上去了!"
  七人本来要准备上去,闻言看向洛瑶,齐齐摇头,"不行,我们不放心小主!"
  "有我在,你们当该放心!"洛瑶话音一转,声音蓦地一变,隐约有一丝薄薄的云雾从她脸上散开,顷刻间变幻了一张容颜。
  这是怎样的一张容颜?三春乍暖还寒的娇花,冬日里暖阳下的一树寒梅,倾国倾城。
  七人瞬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虽然她们自小见过这张容颜,距离如今也已经十几年,但她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忘掉忘记。尤其是她的神情语气,天下再不做没有第二个人选。她们齐齐惊呼,"主子?"
  "难为你们还能认出我。"玉青晴一笑。
  "属下拜见主子!"七人齐齐跪倒在地,人人声音微颤,似是极为激动。
  "我已经离开红阁许久,如今的红阁是月儿的,你们不必再对我行此大礼。"玉青晴对几人温和地摆摆手,一张绝美的容颜在岁月的侵袭下似乎没留下丝毫衰老的痕迹,还是一如往昔般美丽。
  华笙等七人站起身,若没有凌莲、伊雪、小主三人能够变幻容貌,她们定然不相信,如今相信之余又震惊她十几年来居然容颜不改,还和往昔一模一样。
  "是不是很奇怪?"玉青晴看着七人笑问,见七人点头,她做出解释,"我知道睿儿此行危险,便来助他。但我容貌不宜入十大世家,也不想有太多牵扯,便幻化了洛瑶的姿容。"
  七人当然知道南凌睿和云浅月是亲兄妹,是如今主子的亲儿女,便明白地点了点头。
  "上面山高万丈,上去再下来,也不过是折腾人而已,这个小丫头定然是认出我了,如今不折腾我一番,她心里是不舒服的。"玉青晴一笑,对几人道,"你们就不必上去了。"
  七人闻言点点头。
  玉青晴不再多说,足尖轻点,身形飘起,转眼间便上了十几丈高,。她武功已经登峰绝顶,自然不像云浅月和南凌睿一般,需要丝带锦绸等辅助之物。
  半个时辰后,三人上了山顶。
  山顶此时飘着雪花,云浅月恍惚地看着对面的女子,尽管已经十二年未见,但是她打死也会记得不会忘记这张容颜。此时她的脑中不自觉地开始放出现一幕幕的画面,她出生时,她女子抱着她看书,给她、讲故事,她窝在浅月阁外的贵妃椅上给她剥葡萄,后来她有事离开京城,之后回来中毒死去……
  面前的女子如此年轻,她的容颜在天雪山冰封的镜面下和她的容颜是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她眉眼含着温和暖意的浅笑,而她神情恍惚,百种滋味缭绕在心头,似酸似甜,似苦似辣,又似钝钝的痛,涩涩的如未熟透的青果子。
  "小丫头,傻了?"南凌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伸手拍云浅月肩膀,他能体会她的心情,他当时也是这样的心情。亲生母亲就在眼前,却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做了,甚至连个表情都忘了奉献。
  "你才傻了?"云浅月挥手打开南凌睿,忽然手腕一抖,刚收起来的红颜锦对着玉青晴打了出去,好不客气,足足用了十成功力。
  玉青晴忽然笑了,站立的身形顷刻间退了数丈,轻飘飘躲过。
  云浅月一招未曾得逞,再来一招,使用的自然是凤凰真经的功法。
  玉青晴不再闪避,赤手迎上云浅月的招式。
  转眼间,二人便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天雪山上卷起飘飘雪花,簌簌地落在二人身上。
  "小丫头打得好!哥哥给你助威!打得她个落花流水。"南凌睿拍掌拍手大声叫好。
  "臭小子!"玉青晴低低骂了一句。
  云浅月仿若不闻未闻,一心将这些年的武功所学如数倒给她面前这个女人。玉青晴武功极高,凤凰真经本来就是她留下的,应付云浅月自然轻松。
  南凌睿找到找了一块大大的冰块,在上面坐了下来,兴奋地给二人观战。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将一套凤凰真经用完打完,就在玉青晴以为她要住手收手的时候,她忽然招式一变,收起了手中的红颜锦,收掌化拳,和玉青晴近身搏斗。
  玉青晴微微慌乱了一下,便很快就接招了,二人一个攻一个守,比刚刚打得更加激烈。不用内力,玉青晴没有早先应付云浅月时轻松。
  "小丫头,需不需要帮手?"南凌睿坐不住了,眼睛闪烁着晶晶亮亮的光地问道。
  "你若不觉得两个人欺负一个人脸红的话,就上来。"云浅月冷声道。
  "我不觉得!"南凌睿立即一个高蹦儿蹦了起来,转眼间就加入了二人的打斗。
  玉青晴苦笑了一下,只能集中精力应付二人。
  多了南凌睿,云浅月霎时觉得轻松许多,她将前世的拳法、腿法、脚法,劈、勾、砍、刺、回旋等等,全部顺畅地施展出来。
  玉青晴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内力功法,显然从来不曾有几人能近身与她近身用这般打法,她渐渐有些吃力,额头微露薄汗。
  又半个时辰后,云浅月酣畅淋漓,南凌睿也越打越有劲儿。
  玉青晴虽然不至于太狼狈,但还是云鬓有些松散,见对面一对儿女似乎不死不休的架势,她终于无奈地开口哄道:"小月儿,娘亲这把老骨头可真禁不住你们这般打,罢手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你还知道你是我娘亲?"
  "自然知道,一日不敢忘。"玉青晴笑着道。
  "你还能笑得出来,我看你一点儿都不累,我后面还有很多招式没用,想必你都能坚持得下来。"云浅月本来打算罢手了,但看到她的模样,心中就不禁气闷,又来了劲。
  "已经笑不出来了,再打下去,娘亲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这了。"玉青晴摇摇头。
  "晚了!"云浅月冷冷看了她一眼,果然果断变幻身法。
  "对,小丫头,她扔下了我们这么多年,就不能轻易地饶了她。"南凌睿大声道。
  玉青晴闻言顿时怒了,"臭小子,你来凑什么热闹,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
  "你是答应了我,但也没说我以后不找你麻烦啊!"南凌睿无辜地看着玉青晴,"娘亲,莫不是这么些年你变得傻了?"
  玉青晴又气又笑地看着南凌睿,"还和小时候一样。"
  南凌睿哼了一声,对云浅月鼓劲,"小丫头,打,狠狠地打。"
  云浅月想着她娘亲先找到的南凌睿的,然后二人合力在蓝家唱了一出双簧。南凌睿是什么人她自然清楚,如今显然他先一步让她娘亲答应了什么事情,如今又借她来出气来了。这个坏人!她白瞥了南凌睿一眼。
  南凌睿此时脸不红气不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与玉青晴正继续打得激烈。
  玉青晴无奈,只能陪打。
  三人不知不觉地打到了崖边,玉青晴脚一滑,顷刻间栽下了天雪山峰顶峰。
  "娘!"云浅月大惊失色,本来挥出的拳头改为去抓她,但仅仅够到了她一片衣角,又因为在这天雪山待得的时间已经足够长,她手上汗渍很多,那一片衣角也顷刻间滑出了她手心。
  "娘!"南凌睿也惊骇然地喊了一声,他比较云浅月退后了慢了一步,连一片衣角也没抓到。
  云浅月见什么也没抓住,想也不想,就要跟着跳下去。
  南凌睿一把抓住她,"小丫头,你在上面,我下去!"
  云浅月挥手打开他,"滚开!"
  "算了,一起下去吧!"南凌睿叹息一声,抓住云浅月不松手,拉着她就要滑下去。
  "你们的娘有那么没用吗?"玉青晴从山下拔起,轻飘飘笑呵呵脸带笑意轻飘飘地落在了二人面前。
  云浅月和南凌睿呆呆地看着她。
  "吓住了?"玉青晴笑看着二人,眸光尽是身为人母的慈爱和暖意。
  "没有!"云浅月硬邦邦地回了一句,甩开南凌睿的手,转身离开崖边。
  "怎么会被吓住?我们就是觉得你想落荒而逃没门,正想着是不是要追着你下去继续打。"南凌睿瞪了她一眼,也转身离开崖边。
  玉青晴忍不住失笑,也跟着二人离开崖边。
  "和我爹一样狡猾,怪不得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云浅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冷眼看着她,"凭你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滑下去?"
  "小月儿真聪明!"南凌睿摸摸云浅月的头,对玉青晴道,"幸好我们没担心你。"
  "刚刚不知道是谁要跳下去!"云浅月拆他的台。
  "小丫头,你刚刚还骂我滚开,自己要跳下去。"南凌睿挖剜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本来泄了的火气顿时又升起来,对玉青晴怒道:"我以为你一辈子也不见我们了。"
  "怎么可能?"玉青晴走过来坐在云浅月身边,伸手就要将她抱进怀里。
  云浅月脸一黑,"我不是两岁了,如今十几岁了!"
  玉青晴手一顿,脸色一黯,笑意顿失,叹道:"是啊,十几年了!你也长大了。"
  云浅月看不得她暗伤的神情,硬邦邦地道:"我怀疑你还抱得动我吗?"
  "自然抱得动,人都说了,儿女多大,母亲也能抱得动。"玉青晴本来顿住的手瞬间将把云浅月一把拉起,将她抱在怀里,姿势还像小时候一样。
  母亲的怀里,永远是暖暖的。
  云浅月眼眶一湿,似乎回到了十二年前,每一个被她抱在怀里的日子。
  "我的小月儿无论多大,还是我的小月儿!"玉青晴笑了笑,眼中有晶莹的泪花一闪。
  云浅月伸手搂住了她的要腰,闷闷地喊了一声,:"娘!"
  "嗯!"玉青晴应了一声,语气有些压抑的酸,那极力忍着的泪花终于滑落从眼帘滑落,落下晶莹的一滴,融入地面的冰封的地面里。
  "真没出息!都老了还掉眼泪。"南凌睿酸酸地嗅道。
  "你也没出息!娶个媳妇而已,闹得跟上战场似的。"玉青晴瞪了南凌睿一眼,搂着云浅月的手臂收紧,但到底因为他这一句话要喷涌而出的泪水收了回去。
  南凌睿忽然乐了,"如今上了战场也没娶到媳妇,是有些废物!。"
  "我看蓝家那小丫头还不错,当时我们在阵里看得清楚,她是要进去救你的,证明对你也不是真无心,你说不娶就不娶了,白折腾一趟。"玉青晴道。
  "我对她是有些兴趣,但发现她心里有人,便及时打住了。可她偏偏弄出怀孕的戏码,既然她想折腾,那我就陪她折腾折腾。"南凌睿懒洋洋地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你们两个折腾自己不够,折腾了多少人?娘,你别理他,他娶不到媳妇拉倒。"
  "小丫头,你羞不羞,都多大了还要娘抱着。"南凌睿看着云浅月,不满地道:,"你这就原谅她了?也太容易了吧?"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要我一掌将你拍下天雪山去才满意?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娘俩说话。"玉青晴挖剜了南凌睿一眼。
  "我就知道你偏心,从小就偏心这个小丫头。"南凌睿扭过脸。
  玉青晴心中顿觉好笑又好气,"她是妹妹,你是哥哥,都多大了,还闹脾气。"
  "我看以后干脆她是姐姐,我是弟弟得了,没见过这么不像妹妹的妹妹。"南凌睿道。
  "你也是不像哥哥的哥哥。"云浅月也觉得有些好笑,对他招手,"来,叫声姐姐听听。"
  南凌睿伸手,一巴掌拍掉了云浅月的手,恶狠狠地道:"小丫头,你再惹我,信不信我将你绑到南梁去。"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你绑得走吗?"
  "以前绑不走,但如今我多了个帮手,自然就邦绑得走了。"南凌睿得意地挑眉。
  "娘会帮你?"云浅月轻哼了一声。
  "怎么不会?娘也是要跟我去南梁的,她这样舍不得你,当然很乐意将你绑走的。"南凌睿更是得意了。
  云浅月皱眉,回转头看着玉青晴,"你要跟他去南梁?"
  "真是两个孩子。"玉青晴无奈地一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嗯,我答应了你哥哥。"
  "凭什么?"云浅月瞪着她。
  "就凭爹爹如今在云王府,娘亲自然要跟我去南梁。"南凌睿理所当然地道,"爹和娘是咱们俩的,小丫头,你不会想一人独吞吧?"
  云浅月一噎,不甘心地道:"爹去云王府是为了帮我,你在南梁太子之位做得风生水起,用得着娘帮你吗?再说你就这样让他们两个人分居,你不觉得太不妥当了?"
  "有什么不妥当?他们腻味了十几二十年,分开一下更能小别胜新婚。"南凌睿理由很充分,"况且你怎么就知道我这太子做得很安逸?不需要人帮?告诉你吧!南梁那些兄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这太子位置的位子做得艰难着呢!"
  "要不别做了,你不是本来也不喜欢吗?"云浅月皱眉,"况且你又是外姓,不是真正的姓南。"
  "我也不想做,但皇帝南梁王那老头子不放我走啊!"南凌睿无奈地道:,"至于这个姓氏和血液的事情我说了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可是人家根本不在乎,说能者居之。"
  云浅月意外了一下,随即又不意外,南梁王若是真在乎的话,十年前也不会将南凌睿换走了,她无奈地摊摊手,"我不想放娘走,怎么办?"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顾客购买的还有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