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0JL6MLFG )原来(白金纪念版) / 辛夷坞

  • 本店售价:RM25.28
  • 市场价格:RM32.00
  • 商品点击数:338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5.28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原来(白金纪念版)

原价:32.00元

作者:辛夷坞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5月1日

ISBN:9787550008885

字数:

页码:233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JL6MLFG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时尚cosmo》、《北京青年周刊》、《新京报》、《精品购物指南》、《女友》、《新女报》等众多一线媒体联袂推荐!

一个人的处女作,往往也是他(她)的成名作,而且很多作家后来的作品并不能超越他(她)的处女作。从这一点上来讲,辛夷坞是幸运的,因为她不光有《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还有《原来》。这也因此提示了我们,《原来》这本辛夷坞真正的处女作一定封存了作者本人太多刻骨铭心的记忆以及额外的私人的情感,所以更显珍贵。
--乔颖 《北京青年周刊》锋周刊主编

这个世界上,有种男人的爱,最为稀缺,不只是冬日暖阳,也不只是雪中送炭,它看上去霸道而自私,来势汹汹却不容拒绝,无论你接受它还是放弃它,这份爱都不会有任何停顿和减少。因为,他并不当你是一个亲密爱人,他当你为他走失了的灵魂。
他叫程铮,人间查无此人,迄今只存在于辛夷坞的这本《原来》里,欢迎围观。
--轻钢 《新京报》特约书评人

作者介绍

辛夷坞:当下最受欢迎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的"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连续7年成为亿万读者的心头最爱,本本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
其中,《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更开创了国内青春电影先河,成为内地被成功搬上大银幕的第一部青春小说。与赵薇的强强联手,也开启了辛夷坞作品的影视新纪元,其所有作品均输出影视版权,且由豪华一线阵容打造,并将作为中国青春文学影视化最成功的典型输出海外。
2014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蚀心者》、《再青春》共八本辛夷坞代表作白金纪念版全新上市!新作《应许之日》即将推出!

暂无

内容提要

每个女人,一生中都在等待一场倾城之恋。但不是每个灰姑娘,都在等待一双水晶鞋。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假如有一天重逢,我希望你过得不幸福。
一场猝不及防的分手,一场蓄谋已久的重逢。辛夷坞经典处女作,堪比《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纯爱经典。

辛夷坞暖伤青春系列白金纪念版集结上市,囊括辛夷坞出道以来全部作品,全国独家番外最全本。
全新修订 独家授权 唯一正版 收藏品质

目录

再版总序
序言
第一章终有一日狭路相逢
第二章我希望他不幸福
第三章高树下的蛹
第四章坐在后排的那个人
第五章你会为什么事掉眼泪
第六章求求你,问问我
第七章蝴蝶死去后的翅膀
第八章我自己的白日梦
第九章原来如此
第十章美丽的秘密
第十一章桃色话题
第十二章没有梦的灰姑娘
第十三章你拿什么还我
第十四章夏虫不可以语冰
第十五章天荒地老和天崩地裂
第十六章感情与理智
第十七章菩萨也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第十八章沉醉还是清醒
第十九章假如我愿意改变
第二十章说出你心里的话
第二十一章原谅我自私
第二十二章孤岛的救赎
第二十三章用拥抱代替语言
第二十四章你是我的
第二十五章跟我回家
第二十六章童话结局之后的生活
第二十七章他背上的天堂
第二十八章不许你丢下我
第二十九章生日的“惊喜”
第三十章是爱还是债
第三十一章爱让我们彼此伤害
第三十二章去留之间
第三十三章是我不要你了
第三十四章往事不堪回首
第三十五章世上从无“唯一”的伴侣
第三十六章最熟悉的陌生人
第三十七章错综复杂的关系链
第三十八章一碗面,两个人
第三十九章我的痛只有你能分担
第四十章敢不敢从头来过
第四十一章我爱的人都会离开
第四十二章其实你爱我
第四十三章原来你还在这里
尾声

文摘

版权页:



吴江眼前的那碗面,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了。他在一旁站了很久,终于插进了一句话。“韵锦,这位是……”
“他谁都不是!”苏韵锦铁青着脸说道。
程铮冷笑,坐了下来,“你和我什么事没做过,我谁都不是,那你打算留下来过一夜的男人又算什么?”
“滚!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你要脸还会黑我一包方便面拿去讨好别的男人。”
苏韵锦恨不得立刻一头撞死在他刚买回来的方便面上,在场唯一的正常人吴江做出了一个显然明智的决定。
“要不我先走一步,韵锦,回头我给你电话。”
“是不是很遗憾?”程铮先打破死一般寂静的僵局,“看来我不小心破坏了你的好事。”“不小心?”苏韵锦不做任何思考,拆开他刚买的方便面冲到厨房飞快地煮好一碗,噔一声搁在他面前,滚烫的面汤洒在他的手背上,他缩了一下,没有去擦。
“你吃吧,吃完就走。”她收敛了怒火,又戴上一个没有情绪的面具,冷淡地说道,“吃啊,不够的话我再给你煮一碗。”
程铮没有动筷子。看了看一旁她煮给吴江的那一碗只吃了不到一半的面,里面有(又鸟)蛋、青菜,甚至还有两只虾。程铮在她这里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除了配送的调料包,面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点缀,连油星都欠奉。两种待遇在一碗面里高下立现。
“怎么不吃,你不是少一碗面就会死吗?你吃不吃?”苏韵锦夹起一筷子面条就要强行往他嘴里塞,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程铮压下她的手,面甩了一桌子,“他有什么好?”
“最起码比你好。”苏韵锦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可怜人家不解风情。你不就是急着找个男人吗?何苦要装清高的大费周章,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
“难得你了解我。”苏韵锦讽刺道。
程铮起身轻轻圈住她的腰,嘴唇贴在她耳边说:“如果你只是想要个男人的话,我倒是可以将就。”
苏韵锦气极反笑,“今晚这么有空,不用陪女朋友?”
“这个你不用担心,第三者你也不是没有做过。”他的话已经在她唇边,然后用力拥吻她,用他独有的热度烫得她发疼。
苏韵锦喘息着将唇微微离开他,“可是如果我宁可做第三者,也不愿意吃回头草呢?还要我提醒你吗,我们早就分手了。你亲口说的,是你不要我了。”
程铮将手抚上她的脸,半真半假地说:“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呢?”
“可是我没有。”苏韵锦一字一句地说,她将他的手慢慢拿开,心上某个地方也在寸寸冷却。
程铮的身体绷得很紧,呼吸粗重,表情却有些困惑,再也不复以往的强硬。“苏韵锦,你教我,怎么样才能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他放低声音,“真的,教教我吧,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绝情。”
苏韵锦背对他说,轻轻回答道:“我教你。其实很简单,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你跟我说绝望?四年了,我告诉自己,是我不要你的,没有你,我再也不用猜测你究竟爱不爱我,不用怀疑你留在我身边是为了什么,不用小心翼翼地生怕失去你。我不去找你,不去联系你,不想听到关于你的任何事情……苏韵锦,我恨死你,我更恨我自己一边鄙视你,一边忘不了你!对方有没有离婚你无所谓,别人老婆找上门来闹你无所谓,刚认识没几天的男人带回家来你也无所谓。你不配跟我提绝望,你试过豁出去爱一个人结果什么都得不到的绝望吗?你试过在最无望的时候还想要等下去的绝望吗……”
“可你也没试过生生失去身体里血肉的感觉!我也等过你,等了一整晚,我想等你回来后告诉你,我们好好过吧,因为我怀孕了。刚知道有了孩子的时候,我很怕,但是,慢慢地,越想越开心,因为他是你的,是你和我的。可是我等来了什么,我等到你跟说分手,你说我不爱你!”
程铮木讷地坐回椅子上,“孩子?”他仿佛听不懂她的话。
“是呀,我不爱你,可我偏要那么贱,明明已经分手了,明明知道这种情况下生下他是全世界最蠢的事,还是舍不得不要他。可是老天都认为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所以孩子没有了,医生说是宫外孕,他还是个胚胎的时候就死在我肚子里,我动手术切除了一边输卵管,手术过程中出了点问题。医生说我不一定能再有孩子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他怔怔道。
“为什么要说,我已经是一个为了保住继父的工作可以卖身的女人,还有必要更贱一点,用孩子来拴住我不爱的人吗?”
为什么要说出来?她已经做好准备,让这段往事烂在心里,若干年以后跟随她一同腐朽。他永远没有必要知道这段过去的存在,没有必要知道她曾经在黑暗冰冷的海水里,看着那点光渐渐熄灭。
她的孩子,她跟他的孩子,才在她的腹中存活了几十天,尽避还是一个没有成型的胚胎,尽避错误地着床在她的输卵管内,并导致了她腹腔的大流血,但毕竟是她和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可分开的骨肉联系。那可怜的孩子的出现跟其父母的感情一样是个错误。可是现在,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她说了出来。她还是那个努力让表面平静,却又轻易会被程铮激怒的苏韵锦。程铮说过,她不爱他。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能从这句话中释然。苏韵锦没法预期程铮的反应,但她知道这必定可以伤到他,并且,一击即中。这是她心里的毒。
陆路说得对,将一个秘密埋在心里是多么难受的事情。现在她终于没有秘密了,心里那个空洞却无限放大。
程铮还是没有说话,良久,苏韵锦听到了类似于呜咽的声音,她回过头,看到程铮把脸深埋在掌心,手背紧贴着桌面,像个孩子一样地趴在桌子上哭泣。
他从没有在她面前哭过,包括踢球把胫骨摔裂的那一回,总是说流泪是女人才会做的事,就连亲口说出分手两个字,看着她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流泪。
程铮并不喜欢孩子,很多时候,他自己都像个大男孩,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还很难真切体会到做父亲的感觉。可是,在苏韵锦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眼泪是从他心里涌了出来的,她和他共有的孩子,他们血肉的结晶没有了,如果说当初的分手和四年的等待的感觉是绝望的话,现在他心中只有悲恸。
苏韵锦走到距离他两步之外,停住了脚步。低下头,第一次,以这种角度看着脆弱如婴儿的程铮,她反倒没有流泪的欲望。多么奇妙,在看着他痛时,她心中的伤在减轻,原来不只快乐需要分享,痛也需要。她的痛只有他可以分担,因为其中有一半亦属于他。
再度相遇,他的不依不饶为的是什么?其实她心里清楚,他装作礼貌疏离也好,恶言相对也好,死缠烂打也罢,其实都因为他还爱她。程铮在她面前从来就是透明的,一喜一悲都清晰可见。她之所以选择了回避,是因为在这四年里,她渐渐发现一个事实,程铮固然不成熟,然而她的自卑怯懦、内向要强,何尝不是两人分离的最大原因。
她和程铮这样两个人,其实都不会怎么去爱对方,或许他们在最初的相逢之前各自遇上了别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他们偏偏被命运搅在一起,彼此性格中的阴暗面都被对方催化得一览无疑。她害怕重蹈覆辙。
程铮哭累了,却依然把脸埋在掌心里不肯抬头,苏韵锦走回卧室,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外面。程铮感觉到她离开的脚步声,在她身后站起来,满脸泪痕说道:“韵锦,凭什么只能是我去找你,而你就不可以来找我,四年了,我一直还在这里,可是你在哪里?”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