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0AFNQD5S )公子倾城(附书签1张+海报1)(套装共2册) / 维和粽子

  • 本店售价:RM39.34
  • 市场价格:RM49.80
  • 商品点击数:255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39.3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公子倾城(附书签1张+海报1)(套装共2册)

原价:49.80元

作者:维和粽子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年1月1日

ISBN:9787539957005

字数:

页码:467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AFNQD5S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粽子文风的最大魅力在于她的文字永远蕴含着很活泼的张力。她喜欢把让自己开心的、偏心的东西注入到故事里,从不拘泥于形式。
她可以把严肃的古风小说写成引起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共鸣的温暖故事。她笔下的女主角可能是霸道的,但也是率真可爱的;她笔下的男主角可能是残忍的,但也是深情风雅的。
都说一部小说的基调会影响阅读者的心情,那么这一部《公子倾城》能带给我们的是长时间的温馨与快乐。
——《月上重火》作者 天籁纸鸢
他是银发妖瞳的当朝皇子,出生后便被视为异类,幽居无墨山庄;他是名震天下的江湖新秀,十三岁重伤武林盟主,叛出祁山师门;——看《公子倾城》开头的这个设定时就被吸引住,这样的陌轻尘,让人忍不住好奇,忍不住倾心。
——《一仙难求》作者 云芨
某樱邪恶推荐无节操粽子的公子倾城系列完结篇,买一本回去就能把男主带回家暖床哦!女主?女主是神马!能吃的么!
——《大龙门客栈》作者 星野樱

作者介绍

维和粽子,巨蟹座,死宅腐属性,肉食动物,某大学对外汉语系在读。“会看文,会码字,会聊天,话唠属性,爱正剧,爱虐文,爱牛叉女主,但自己写总是很坑爹,不过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会写出很好看很好看的文!”已签约出版:《公子无耻》、《公子难求》、《与君绝》、《我们从此是路人》。

暂无

内容提要

《公子倾城(套装上下册)》为悦读纪最新书系“公子倾城”终极重弹,压轴之作。跟“女子倾城”不同的是,此书集结各式各样的美男,全力打造一系列萌男,分别为:清正美帅呆傻萌二酷等。
《公子倾城(套装上下册)》讲述了一个又萌又虐的故事,一个天真乐观的吃货少女,一个风华绝代武功高强的少年,两人之间发生了令人忍俊不禁的爱情,同时过往的爱恨情仇也让人唏嘘。《公子无耻》《公子难求》主人公闪耀客串,再次登场。包含独家番外合集,轻松搞笑,卖萌无下限。
著名插画家唐卡绘制封面图,书内夹送精美海报及书签。
同系列书系包括:《公子无耻》、《公子多情》、《公子难求》、《公子倾城》等。

目录

第一卷有美人兮名轻尘
第一章逃到马车上
第二章公子冷冰冰
第三章侍郎追上门
第四章初次出逃中
第五章火速成亲中
第六章弟弟找上门
第七章迷醉深沉夜
第八章千里跟踪记
第二卷倾城倾城奈若何
第九章大师姐驾到
第十章终究回明都
第十一章进天牢救人
第十二章父母威逼令
第十三章两年后重逢
第十四章倾城依旧在
第十五章往事如烟尘
第十六章安乐何处归
第三卷轻尘白首不相离
第十七章庙宇活春宫
第十八章今夕是何夕
第十九章师父闯祸了
第二十章轻尘受重伤
第二十一章世外桃花源
第二十二章惨变惊人心
第二十三章昔年灭门恨
第二十四章索瞳大变身
第二十五章相聚回春谷
尾声
番外卷:
第一章笨蛋夫妻二三事
第二章幸福生活番外
第三章平行世界幸福番外
第四章索瞳番外
第五章裘宛番外
第六章全员恶搞番外
第七章爱情对对碰之爱的五十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陌轻尘这个名字实在如雷贯耳,林池觉得他基本上等同于传奇话本里的人物。
一二十岁的少侠想要崭露头角,都会参加三年一届的华山武林大会,争夺武林新秀的名头,当年名动天下的十二夜公子因蝉联了数届武林新秀而名声大噪,人人称赞其武功高强,为江湖奇才。而陌轻尘却直接越级跑到隔壁武林盟主擂台,并且重伤了曾是他师父也是现任武林盟主的祁山掌门,而更为可耻的是,那一年他才叛出祁山,刚满十三岁。
因做出了背叛师门又重伤师父这种欺师灭祖的大逆不道的行为,陌轻尘遭到了江湖上众多门派的集体追杀。所有人都知道背叛了师门的陌轻尘就住在十二夜公子的隔壁——无墨山庄,于是大家收拾行装带着一身正气浩浩荡荡地上门讨伐,除了躺在床上伤势未愈的祁山掌门冷哼了一声,众人皆是情绪高涨。
然而,半个月后传来消息——全灭了!
自此,全江湖便都沉默了。据说,有幸逃出来的人此后一听见“陌轻尘”三个字,就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呈假死状,于是全江湖更加沉默了。
当然,这些人当中并不包括被陌轻尘那张俊脸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侠们,她们也很义愤填膺,于是每个人都买了一张陌轻尘的画像,挂在闺房里以供泄愤,据说画得最像的那幅,甚至炒到了千两一张。邪佞妖孽、魔头神马,永远都不缺少市场。
剩下的江湖高人们在祁山开了一次针对陌轻尘的紧急会议——抓住陌轻尘?抓不住;杀了陌轻尘?杀不了。想到这里,大家都有种想哭的冲动。不少人都自忖内力深厚、武功高强,可那都是兢兢业业修炼了几十年的,为什么你陌轻尘随随便便练了几年就越级到这种程度?就算你天赋异禀,你像十二夜公子那样乖乖地做个武林榜样不好么?大家一起维护武林和平多和谐、多美好啊!你干吗非要背叛师门、重伤师父啊?你这样,让大家都很难做啊!
商讨之下,众人决定当陌轻尘不存在,反正你不去惹他,他也不会大开杀戒,若是你不小心惹到他,那也只能算你倒霉了。
要说人混到这种程度,在江湖上都可以横着走了,可更让人无语的却是陌轻尘的出身。要说人杀得太多也不好,其中一个估计连陌轻尘自己都记不得的倒霉鬼的七姑妈的二闺女正好是当地知府的爱妾,爱妾在枕边哭诉,知府一怒为红颜,带了一群官兵围住无墨山庄,声称要将杀人犯陌轻尘缉拿归案。
一般来说,武林的事情闹到朝堂上总归有些不好,但这一次江湖众人却纷纷弹冠相庆,各自暗想,任你陌轻尘武功再高,得罪官府的后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可是没等众人庆祝完,陌轻尘便被知府大人恭恭敬敬、诚惶诚恐、几乎是哭着地送回了无墨山庄。
谣言很快传开——陌轻尘的本名叫姬定岚,北周第一位皇子,而且是正统、嫡出的。众人忍不住吐血,身为皇太子,你待在东宫里学习治国之策、玩弄几个美姬不就好了,干吗跑到武林学什么武功啊?武林很好玩么?武林在哭啊!武林哭得一脸血啊!
谣言越来越多,众人渐渐知道为什么这个皇太子会如此特立独行。这位在全北周人民的期待中诞生的皇长子殿下,有着一头天生的霜雪般的银发,容貌更是完美得不似凡人。然而让人觉得很可惜的是,他自打出生便没有任何知觉,且一声哭号也没有发出过,起初接生的嬷嬷还担心孩子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便对着陌轻尘的后背猛拍了几下,谁料陌轻尘竟睁开了一双毫无焦距的眼睛,立刻吓得接生嬷嬷尖叫一声,随后瘫软在地上半个月都没回过神来。
虽然没人敢说,但宫内宫外的人都偷偷地给陌轻尘下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定义——妖孽。银发,妖瞳,无感情,无知觉……这样的人是注定没法做帝王的。
满月之后,陌轻尘就被送到了祁山,名义上还是皇太子,逢年过节依然会将他接回明都,但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皇后姬苏氏心疼儿子罢了。再之后,随着北周二皇子的诞生,陌轻尘越来越少地出现在明都,以致连很多朝中的臣子都只知道二皇子而不知道大皇子。
于是……被荼毒得很痛苦的武林众人想,心灵扭曲的皇太子殿下便决定祸害武林了么?再于是……被强迫留在陌轻尘身边的林池想:我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被他感觉到?

林池到底没走掉,因为她饿了。无墨山庄的伙食堪称她见过的最丰盛美味的,而且居然是无限量供应。
“唔……好吃,好吃。这是什么?好漂亮……”
其墨站在一旁,温文尔雅地一样样解释道:“这是水晶虾饺,这是炒墨鱼丝,还有这个是……”看着林池凶猛的吃法,其墨无奈地笑笑,“林姑娘不用急,慢慢吃,还想要吃什么,可以再叫。”
林池从百忙之中转身,热泪盈眶地望向其墨,“你真是好人!”然后转回头,继续埋头猛吃。
其墨:“……”她以前过的到底是怎样的生活啊?
菜碟飞快地在林池身旁堆起,在快要高过她额头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林池满足地摸着肚皮,笑得异常温和,完全没有之前说“我走了”时的冷淡,“好饱啊!”
性格极端恶劣的师父从来不让她吃饱,有好吃的还老是跟她抢,并且假装好心地说女孩子吃这么多以后会变得像水桶一样,他这是在帮她解决痛苦。
站在一旁的其墨则用复杂的目光盯着林池平坦的腹部,似乎想知道她之前吃下去的那些东西都到了哪里。
见其墨眉头紧皱,林池便苦恼道:“那个……我也不是不想帮忙,但是……”顿了顿,“对了,你说的没有任何感觉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其墨回过神来,轻叹了一口气,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难过,“公子能感觉到事物的存在,却没有具体的感知,比如说,如果公子的手指被热水烫伤,他能感觉到有液体从他的手指上流过,却感觉不到热水的温度,也感觉不到被烫伤的疼痛……这样的感知也包括人,他分辨不出对方对他怀有好意还是恶意,是简单的触碰还是伤害。公子曾有过在睡梦中被人偷袭的经历,所以非常排斥他人的触碰,之前有女子不知情,在夜里爬上公子的床,结果……”
这样倒是蛮可怜的。林池用手指转了转碗碟,眨了两下眼睛,有些迷惑,“所以呢?你想让我做什么?”
“留下。”其墨缓缓抬起头来道,“林姑娘,我请求你留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要求、什么样的事情,无墨山庄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愿意留下来陪着公子。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委屈了姑娘,无论是名分还是财富和权势,只要是姑娘想要的,这些都不在话下。”
林池刚想说话,便又被其墨打断了,“林姑娘不用急着做决定,你身上还有伤,不妨多住一日好好考虑一下,明日再给我答复便可。”他说得极其诚恳,语气温和有礼,没有半点逼迫的意思。
对于这种温文如杜若的说话声,林池完全没有抵抗力,可她却是真的不想留下来。然而,内心挣扎还没结束,便又听见其墨斟酌着补充道:“还有,林姑娘,我们刚请了一位极其出名的云郡大厨。”
林池的内心便更加挣扎起来,“我……”
其墨笑得温柔,“他今日刚到,明日由他掌勺,届时会有非常多的此地难寻的美味佳肴,以及……”
“我留下!”
师父说得对,总有一天她会栽在自己这张嘴上。从厨房回卧室的路上,林池一直很沮丧地这样想着。

走了一段路,引路侍女恭敬地道:“就把姑娘送到这里吧,奴婢回去了。”说完,侍女一路狂奔,转瞬便消失在了林池的视线中。
林池茫然地朝前望去,便看见了一个银白色的身影站在前方的院中。此时的陌轻尘只穿了一件质地柔软的长衫,在这三月天里,显得很是单薄。垂到腰间的银发流转着动人的光华,陌轻尘的面容静谧而没有任何表情,他远远地站在那里,仿佛一个随时便会羽化升天的谪仙,举手投足间的每一个动作,都美到无与伦比、勾动人心。
这个人真的什么也感觉不到么?林池挠了挠头,不禁感到十分好奇。但紧接着她便想到了在马车上的那番惨痛的经历,于是,无论是好奇心还是同情心都瞬间收敛——还是先找个地方睡觉比较重要。
这里显然是陌轻尘住的地方,装修得异常华丽。
林池向四处张望了一下,然而身子还没动,便猛地被人抄抱了起来。
条件反射般,林池的双腿一弯,迅速在空中跃起,同时手肘发力,重重地劈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只听咔嚓一声响,她的肘关节又被陌轻尘弄脱臼了。
陌轻尘神色极其平静地看着林池,完全没有被偷袭的愤怒。随后,他又很平静地抱着她进了屋子,再很平静地把她放到床上,接着很平静地脱了自己和她的衣服,依然用双臂箍住她,还很平静地在她光裸的背上蹭了蹭,然后睡觉。
林池:“……”你这样就睡着了,那我呢?这种状况下,我要怎么睡啊?
“林姑娘,真是抱歉。”其墨一脸歉疚,再三道歉,“原本昨晚为姑娘准备好了另一间卧房,不想侍女竟弄错了位置。”他的态度实在诚恳,看不出半点撒谎的样子。
林池的脾气好惯了,只能叹气道:“算了,只要……”
其墨拍了拍手,一排侍女捧着盛有各色菜品的碟子上前,卖相极佳的美食不断散发着食物特有的浓郁香气,林池的眼睛立刻直了。
其墨笑笑,“林姑娘慢慢吃,不够的话,后面还有甜品。”
至少有一大半菜肴,林池连名字都叫不上来,口水很快便流了出来——此时不吃,更待何时!
埋头猛吃了半天,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本着护食的想法,林池一脸戒备地看去……
“咳咳咳……”卡住自己的脖子,林池剧烈地咳嗽起来,艰难地发音,“鱼……刺……卡住……”
其墨立刻明白过来,正待叫人取些醋来,便见自家公子的手顺着林池的脖子轻轻一捏,同时在她背上用力一拍,几块鱼肉连着鱼刺就被林池吐了出来。
喝了几口水压惊,转头看见陌轻尘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林池的心连着肉都开始疼,不由自主地将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简单道:“谢谢了。”
陌轻尘启唇,“过来。”
林池毫不犹豫,“不过去!”
陌轻尘懒得再废话,伸手就要将林池的胳膊拉过去。
林池单手撑住桌面,一个弹跳向后跃去,却没想到还是被一条突然伸出的手臂揽住了腰。林池惊恐地回头一看,方才还坐在她身边的陌轻尘,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了她身后,另一只手正以一个非常眼熟的动作对准了她的肘关节。
林池闭上眼睛叫道:“别卸我的胳膊。”
陌轻尘一顿,“为什么不能卸?”说话间,他已经坐回原位,同时搂住林池的腰,将她放在了自己腿上。
林池耷拉下脑袋,“疼……而且,关节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能随便卸的,你这样卸来卸去,我的胳膊迟早会断的啊!”
陌轻尘的眸子敛了敛,长而密的黑睫刷子一样扑扇了两下,在那张完美的面孔上投下几分寥落的阴影,“哦,不过你要听话。”他说得理所应当。
这个人实在强大到让你连反抗的心情都没了。林池感到万分沮丧,“你要我做什么?”
陌轻尘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桌上的菜,“好吃么?”
完全不需要思考,林池狂点头。
陌轻尘道:“喂我。”
这倒没什么困难的,她以前也经常喂师父。
用陌轻尘的筷子夹了一箸糖醋鱼,林池递到陌轻尘的唇边,“张嘴,啊……”
陌轻尘张嘴含住鱼肉,却没有立刻咽下,反而道:“先告诉我是什么味道?”
林池想了想,“有点酸有点甜,肉质绵软,咬下去像是会融化在口中般。”
林池说话的时候,陌轻尘已经缓缓咽下了鱼肉,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单纯地咀嚼。
连味觉也没有么?如果换成是林池,在吃这些美食的时候一丁点味道都感觉不到,她肯定会抓狂得想死。
由于动了恻隐之心,之后林池喂陌轻尘吃东西便变得很认真,每一样菜式都尽己所能地详尽描述给陌轻尘听。
而轮到一道汤品时,林池喝了好几口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不是说不好喝,而是这个味道实在太怪异了。皱着眉踌躇了一会儿,林池又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勺,刚想说话,唇上却突然多了一个冰冷的触感。
陌轻尘的脸近在咫尺,林池的内心瞬间犹如有一阵飓风呼啸而过——陌轻尘的舌头伸进来了,啊……
陌生的舌头在林池的口中游走,隔着含在嘴里还未咽下的汤触了触林池的舌头,吓得林池咕咚一声把汤咽下,同时牙齿用力地下咬。然而,咔嚓一声,下巴也……林池立刻泪流满面。
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林池只能任由陌轻尘予取予求。
陌轻尘的舌头在林池的口中恋恋不舍地磨蹭了很久才退出来,而此时的林池早就僵掉了——她曾经是亲过杜若,而且还亲得很开心,但她也只是在杜若的嘴唇上碰了碰,根本没想过要深入啊!
良久,林池动作僵硬地把自己的下巴合上,哀怨道:“你又卸……”
“早都说过了你要听话。”陌轻尘平静地用布巾擦了擦嘴,眸光淡淡地投向林池,“味道还不错。”
林池:“……”
这种人有什么可同情的啊?
该死的陌轻尘,嘴好麻啊!
“其墨。”
不知何时离开的其墨听到陌轻尘叫他,立刻冒了出来,手抵着嘴唇咳嗽了两下,温雅的脸上有几抹不正常的红晕,“咳咳,公子,属下在……对了,公子,今日苏公子携夫人来泡温泉,您要不要……”
陌轻尘:“不见。”将林池放下,陌轻尘转眸看她,“晚饭的时候继续喂我。”
林池:“……”
等陌轻尘走远后,其墨才用一种相当奇异的眼神看向林池,“林姑娘,你……没事吧?”
林池闷声道:“没……”
其墨又咳了两声,“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毕竟你是第一个,没有过先例,所以我也不知道公子会做什么。虽说有冒犯,但……公子也是无意的,并非真的要轻薄……”
林池继续闷声道:“我知道……”
其墨再咳了两声,“林姑娘,你放心,既然公子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无墨山庄就一定会对姑娘负责的。”
林池:“负责?”
其墨一脸正气,“就是让公子娶你!”
林池:“……”
要逃跑,绝对要逃跑!别说林池还有一定要做的事情没有做,就算什么事情也没有,她也绝对不会留下来。
刚走出房门,林池便打晕了引路的侍女,然后换上侍女的衣服,四处搜寻出路。
走了许久,林池茫然地抬头——这是哪里啊?
突然,林池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她连忙跃到了树上,却见一名青衣女子一边从树下走过,一边抽着嘴角抱怨道:“这里不是你买下来的么?为什么我每次来这里泡温泉,都有种偷鸡摸狗的感觉?”
紧跟在青衣女子身后的白衣男子道:“知离,不是你把它租给定岚的么?”
青衣女子面瘫地转头,“五百两黄金一个月,你能抗拒么?”
白衣男子笑得温柔,“咳咳……知离,其实这样也不错嘛,你不觉得很有偷情的快感么?”
青衣女子继续面瘫,“偷情个屁!浑蛋,别摸我,撒娇也没用,滚远一点啊!”
白衣男子委屈道:“知离,你越来越凶了。”
林池默默地看着他们走远,暗叹:真是一对奇怪的夫妻。
林池刚叹完气,便听见一声尖叫从树下传来,“少夫人,你怎么在树上?”
一低头,林池便看见凌画提着裙裾站在树下,正一脸焦急地仰头望着她。
林池抽了一下嘴角,用脚勾住一根树干就要荡到对面,却见凌画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住地抽气。握着树干,林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叹着气跳下树扶起了凌画。
可是还没等她扶稳,凌画却猛然拽住了林池的两条胳膊,温婉的面容上漾起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少夫人,抓到你了。”而后,林池只觉后脑一痛,神志瞬间涣散。
林池:“……”陌轻尘的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都这么恐怖啊?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