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女刺客(套装上下册)(附书签) / 袖唐

  • 本店售价:RM41.86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940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1.86

预 定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大宋女刺客(套装上下册)(附书签)

原价:59.80元

作者:袖唐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1日

ISBN:9787539971445

字数:

页码:600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OLPK6JK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袖唐,人称袖子,女,徐州人,就读美院的影视动画专业,观影无数,想象力过剩,相对于用画笔表现人物,更偏好用文字这种更加细腻的方式去赋予虚拟人物血肉。
在起点女生网上创作多部作品,《大唐女法医》《江山美人谋》《美姬妖且闲》《伪宋杀手日志》(出版名《大宋女刺客》),点击购买量均位居前列。

暂无

内容提要

大宋女刺客》讲述了一个带有悬疑破案色彩的传奇热血女子安久的故事。现代精英杀手死后魂回宋朝,成为彪悍的女杀手,与善良柔弱的少女梅久一起进入大宋隐秘的杀手世家梅府。她与梅久渐成好友,也与教授她武艺的师父暗生情愫。正当一切美好时,梅府突遭灭门之灾,梅久被杀,师父也变得越发奇怪。为给朋友报仇,安久抽丝剥茧,誓要找出凶手,却也一步步深陷阴谋与情仇的漩涡之中……作者文风大气开阔,文笔细腻优美,侠骨与柔情并重,注重逻辑,擅长把推理悬疑融入言情,人物刻画突出,令人印象深刻。全文张弛有度,高潮迭起,读来一气呵成,十分爽快。是一部惊心动魄、悬念丛生的大宋热血女杀手传奇!



【悦读纪】最新古言精品:
新典藏系列:《孤城闭·五周年修订典藏版》《重紫·完美典藏版》《凤囚凰·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兰陵缭乱·完美典藏版》《吉祥纹莲花楼·完美典藏版》《潇然梦·七周年修订典藏版》《少年丞相世外客·六周年修订典藏版》《且试天下·六周年修订典藏版》《醉玲珑·五周年修订典藏版》

目录

楔子 3
第一章 梅花里 8
第二章 族学 24
第三章 共魂 46
第四章 弓道 70
第五章 锁梦 87
第六章 别离 111
第七章 试炼 132
第八章 生死 174
第九章 202
第十章 瘟疫 227
第十一章 死战 261
第十二章 一瞥 282

第一章 容简 293
第二章 叛变 327
第三章 破阵 348
第四章 抉择 371
第五章 畸恋 398
第六章 翩跹 424
第七章 杀手 453
第八章 嫁我 477
第九章 惊鸿 503
第十章 龙武 527
第十一章 重生 539
第十二章 浴血 560

文摘

后周恭帝显德七年,正月初二,有军报北汉与辽联合南侵,帝令都点检赵匡胤领兵抵抗。时京中传言曰“出兵之日策都点检作天子”,谣言四起,唯宫中不知。次日兵至陈桥驿站,赵匡胤醉酒醒来黄袍加身,众将高呼“万岁”,正月初四大军班师回京,帝禅位。正月初五,改国号“宋”,改年号“建隆”。
从兵变到大宋帝国的建立,仅仅用了四天时间,未曾遇到任何抵抗,兵不血刃的改朝换代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然而,疑云背后,谁人得知是何原因促成了这次近乎奇迹的朝代更替?
——引子

楔子
这里是D3区的中央广场。Angel已经在这片闹市区潜伏半个月,她身下垫着两只高大的木箱,跪伏在透气窗前,透过狙击镜观察中央广场。
屋内昏暗寂静,她一动不动,一身黑色狙击服令她在这空间里越发没有存在感,似乎与广场上的那些雕像没有区别,只有那狭长的眼眸偶尔微动。
“天使”是组织对她的命名,因为她送人上天堂的一双手从没失误过。行内人都知道,狙击手中实力最恐怖的除了代号“死神”的狙击手,另外一位的代号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美好的词,这真是讽刺。
通讯器中,响起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室外温度26°,风力二级,能见度佳,湿度43%……”
一个完美的狙击环境。Angel在心里赞了一句。
九点一刻,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
“各方注意,目标接近五千米之内,完毕。”通讯器里,另一个声音快速简短地提醒道。Angel最后一次确认一切就绪,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扣在扳机上。
车辆在闹市区只能徐徐行驶,近三分钟才进入射程范围。
Angel通过狙击镜,紧盯着一辆白色布加迪。
这次通讯器中没再提醒,Angel目测估计,自己与目标距离超过两千米。
另一座大厦里。总指挥戴着耳麦坐在监控器前面,表情平静。Angel的最高纪录是1977.5米,当时的环境还没有现在好,只要不出意外,狙杀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也是组织派她执行任务的主要原因之一。
车停在大厦门口,车门打开。
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Angel呼吸平缓,与平常无异。
狙击镜中,车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一身深灰色条纹西装剪裁合体,将他良好的身形勾勒出来,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但资料显示,他已近五十了。
Angel的狙击枪锁定在了他的头部。突然,她感觉到对面有光线一闪,通讯器中立即传来狙击副手紧张的声音,“发现敌方狙击手,Angel暴露。”
紧接着是一片死寂,总指挥没有下达任何命令。现在只要她立刻跳下箱子就能保得性命无虞,但Angel对副手的话恍若未闻,一双黑沉的眼眸紧紧盯着狙击镜里的目标,犹如捕猎的鹰隼。狙击镜中,目标已经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上台阶。还有十米距离就要脱离狙击范围!
目标锁定。Angel在心中飞快计算他的行走速度和子弹射速,在目标移动中,她必须精确地把子弹射到数秒之后目标预计到达的位置。
她在这里的半个月,心里已经反反复复演练计算不下千遍,一秒之后,她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装了消声器的狙击枪悄无声息射出一枚子弹。
与此同时,面前咣啷一声巨响。她真切地看见一枚子弹击碎透气窗的磨砂玻璃,迎面而来。额前倏然一冷。通讯器中总指挥和副射击手的声音同时响起。
“目标命中,撤退。”
“Angel,你怎么样?完毕!”
Angel从箱子上跌落,摇晃的视线从击碎的透气窗瞧见一方蓝天,眼前慢慢陷入黑暗。这是一场完美的狙击,于她的一生来说是个完美的句点,至少,从她十六岁执行任务至今,无一失手。都说人死的时候会回忆起从前许多美好的光景,但是她此刻脑海一片空白,只有眼前一方蓝天深深印在心上。
大厦中,总指挥缓缓吐出一口气,沉默许久,才点燃一根烟。他未看见画面,但预感到她没了。组织派Angel执行这次任务除了她出色的狙击技术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她是一台完美的杀人机器,只要不收回命令,哪怕生命受到威胁,她也一定会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完成任务。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沉声下达命令:“带回Angel。”

夤夜。大雾氤氲,草丛里窸窸窣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十来个粉衣少女在旷野中没有目的地奔逃,她们垂发散乱,汗水将凌乱的发丝贴在面颊上,裙角被枯枝刮得破烂。一名娇弱的少女被落在最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喷出的雾花与浓雾混在一起,眼中满是恐惧和绝望。另外一个少女冲回去拉住她,“快跑,快跑,阿九,他们会追上来!”
“阿顺……”被唤作阿九的少女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我,不行了,你快走吧。”
阿顺抿着嘴拽着她使劲跑。阿九已经是强弩之末,本就两腿发软,被这么猛然一拽,不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啊有人家!有人家!”前面已经看不见那群少女,只能听见她们欢喜的喊声。
阿顺使劲把阿九从地上拽起来,“听见没有,前面有人家,你再撑一撑。”
阿九眼泪决堤一般,浑身软趴趴的,连一步也迈不出去。阿顺看见后面的浓雾中隐隐跳动的火光,知道追她们的人已经近了,索性一咬牙将阿九背起来,使劲往前跑。她们被人贩从扬州带过来,那人骗她们说是要卖到大户人家做侍婢,谁知道竟然是被卖进行香馆!行香馆是汴京最有名的妓馆,名声之盛,就算是她们这些远在扬州的小姑娘都略有耳闻。也不知是谁撺掇了几句,她们便伺机集体出逃了,根本没有想过逃出来以后该怎么办。
阿顺从五岁的时候就被卖进了扬州当地的妓馆,养了七年,刚开始她是在厨房干粗活,后来老鸨发现她出落得越发标致,才被当闺秀养起来,所以她比这些小姑娘见识多,也有力气。大户人家不可能要她这种从妓馆里买来的侍婢,她从一开始就只是把这次转卖看成一次逃走的机会,但是她得留条后路——阿九小小年纪便已经十分美艳,老鸨肯定会十分看重,若能讨得阿九的喜欢,就算不幸被捉回去,只要阿九能求情几句,她也不至于被胡乱打发了。
看见茅草屋,阿顺一鼓作气冲进屋里,把阿九放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借着微光,阿顺看见少女们横七竖八地躺着,问道:“此处没有人吗?”
其中一个少女道:“没有,似乎是猎户用来落脚的地方。”
在这里等人来捉吗?阿顺垂眼看着一摊烂泥似的阿九,目光微闪。她转身,看见靠近门口的墙上挂着一把弓箭,便顺手取下来,“我去看看有没有人追来。”
阿九瘫在地上,胸口剧烈的起伏渐渐趋于平稳,目光却越来越涣散。
“啊——”远处凄厉的嘶喊声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阿顺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少女们像一群受惊的小兽,紧紧挨着瑟缩成团,面上皆是惊惧。那声音里的绝望、剧痛、恐惧太清晰,让人嗅到了死亡的味道。阿顺脸色苍白,静默了片刻,抬脚冲了出去,紧接着少女们都纷纷爬起来往外跑。
大雾中十几条黑影悄无声息地落在院子周围。
“谁是梅久?”站在破落门扉前的黑衣人问道。这些人浑身弥漫杀气,绝对不是行香馆的护卫,阿顺慌张地闪身躲进屋内。
“交出梅久,饶尔等性命。”冰冷粗砺的声音再次响起。有胆子稍大些的少女压低声音迟疑道:“梅久……难道他们说的是阿九?”
阿九,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
外面的人没有耐性等待,雾气朦胧里,为首的黑衣人微微抬下颚,他右手边一名黑衣人如苍鹰般跃入院内,而后箭镞一般蹿入屋内。白刃泛着寒光,他冲余下的少女道:“不想做剑下亡魂就全都滚出去!”他分明只指着一个方向,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在威胁自己的性命。少女们脑海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哭号。
黑衣人毫不犹豫地挥剑杀了距离他最近的少女,终于有人受不住这等场面,惊慌失措地跑出去。有人带头,其余众人皆浑浑噩噩地跟着往外跑。
眼看屋内的人所剩无几,握着弓箭的阿顺就显得格外显眼,她握着弓箭的手紧了紧,咬牙丢了唯一的武器,也跑了出去。
持剑黑衣人看见屋内还有一个少女躺在地上,双眼大睁,瞳孔扩散,胸口已经没有起伏,出于习惯,他俯身探了一下颈脉。手指触到少女娇嫩的皮肤,仿佛碰到了微凉的绸缎——确实是死了。他大步走出去。
屋外,黑漆漆的夜色里,一群少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发出颤抖的呜呜声。
“谁是梅久!”为首的黑衣人喝问。没有人回答。阿顺脸色发白,死死咬着嘴唇。黑衣人又挥剑就近轻易地杀了一名少女。“谁是梅久?”那人又问了一句。
少女们惊恐地互相看着,想看看阿九有没有在自己身边,好把她推出去。仅仅瞬间的迟疑,就又有两名少女倒下,看着朝夕相处数月的人血溅当场,如何能够淡然处之,更何况她们都是半大的孩子!一时间她们像惊弓之鸟一样逃散、哭号,场面乱作一团。
“她在屋里!”阿顺大叫一声,趴在旁边昏倒的少女身旁。
她自以为做得隐蔽,却没有逃过这些人的眼睛,黑衣首领道:“屋内还有人?”
方才奉命进屋的人微微垂首道:“有,不过已死。”
“拖出来。”黑衣首领道。
那人领命转身。突然,嗖的一声,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一支普通的箭射了一个透心凉,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站在门口的黑衣人首领眼睛微睁。
屋内,阿九静静伏在窗前,眼眸沉静无波,浑然看不见一丝怯弱,整个人融于黑暗之中。汗水顺着鬓发边滑落,脑袋欲裂的疼痛让她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她是一缕残魂,自从死后便被禁锢在某个地方,不能飘荡,也不能转世,随着时日渐久,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而此时此刻四周巨大的杀气令她彻底觉醒。
她不知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危险有本能的判断。她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这具身体,可这个身体体力透支严重,现在不过是在用意志强撑。幸运的是,地上就有一张竹弓,弓这种东西曾经也是她的挚爱,她在没有成为狙击手之前是一名竞技弓箭手。不幸的是,只有五支箭……
如此情形,想要逃生没有任何可能!被禁锢得太久,能有这一刻自由,在死前摸到最熟悉的东西,已然无憾。抱着“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的心态,她默默估算现在的风速、湿度,以这种可视程度和硬件条件,不太可能一箭射杀两人,况且她只能粗略地估算这副弓箭的射速和射程,唯一可钻的空隙就是对方不知道她手里有几支箭。思索间,她拉住弓弦的手指一松,精准地射杀了靠近窗子的黑衣人。
黑衣首领喝道:“出来!否则我杀了她们!”
她认识那些少女,却根本不打算接受威胁,但她正准备放箭时,陡然发现手指不受控制。
“我要救阿顺,我要救阿顺……”一个虚弱而执拗的声音蓦地出现在脑海里,她愕然,难道自己不是重生,只是鬼魂附了别人的身体?!
一瞬的诧异,令她彻底地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但这一次没有像往常那样失去意识,而是能够看清面前发生的一切。梅久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的异样,但她没有时间深思,立刻丢下手里的弓箭准备冲出去。
Angel想控制她的身体,却发现不能,忍不住怒骂道:“白痴!”
阿九脚步一顿,既惊惧,又莫名地抱有一丝希望,“你……是谁?”
“你能听见我说话?”Angel讶异,但瞬间又想起现在的形势,“听我的,回到窗边,看看外面。”
她能看见梅久所看见的东西,却不能控制她的眼睛去看。
“我……”梅久咬牙,有些动摇。
“不听我的,别说什么阿顺,你连自己都保不住!”Angel冷冷道,但她懒洋洋地想,就算听了也未必能活着出去……她只是单纯地想不通也看不惯有人蠢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就是一死嘛,可也总要死得不亏才甘心啊。
阿九想出去救人,但Angel的声音就像发自她自己的内心一样,使她不由自主地便受到蛊惑。Angel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挣扎,于是不咸不淡地又哼了一句:“想做害人害己的蠢货就出去吧!”
这个少女心性软弱,Angel笃定她会听话,谁知事情发展竟然出乎意料——梅久挪动脚步,正在慢慢往外走!Angel真想瞪眼,眼下她只能想办法再次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然而,人对肢体的控制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没有什么诀窍,它存在得理所当然,消失之后却又难以寻回,哪怕她曾经对身体的控制力强于普通人百倍,如今也束手无策。在她与梅久意识抗争之时,突然觉得头疼欲裂,脑海白光一闪,陡然陷入黑暗。她能听见不远处有男声在说话,却听不清说了些什么,最后耳边响起阿顺撕心裂肺的号啕:“姐姐!”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