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0OT5IND8 )皇家风云(套装上下册)(附书签+海报) / 薄慕颜

  • 本店售价:RM47.24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457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7.2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皇家风云(套装上下册)(附书签+海报)

原价:59.80元

作者:薄慕颜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1日

ISBN:9787539978253

字数:

页码:584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OT5IND8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他为她细说情感纠葛,红尘之中,一抹淡然笑容,“阿鸾,我不求全,我只希望你平安喜乐,一世安好。”这是全文里令我印象最深的一段话,配着音乐,读到心痛潸然泪下。
——读者:水杉
追过作者的很多本书,觉得《皇家儿媳妇》这本是最好的。不论从布局设定,还是跌宕起伏的剧情,复杂的感情线,都比以前刻画的更饱满丰富,令人感同身受。
——读者:随风而过
为男主女主风风雨雨一起走过点赞,为幸福生活点赞,为花好月圆一世安好的结局点赞。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虽然终于如愿完结了,心中却怅然若失,虽遗憾但也值得回味一生了。
——读者:舜钦

作者介绍

薄慕颜,晋江原创网签约写手,明星作者,擅长古代言情,其处女作《元徵宫词》被誉为最感动人心的宫斗作品之一。其作品质量稳定,多部作品荣登晋江原创网首页金榜,其中《公主很忙》取得了优秀的佳绩,而《顾莲宅斗日记》《皇家儿媳妇》(出版名:《皇家风云》)则在连载期间,均为晋江金榜第一。

暂无

内容提要

凤鸾,惨死的公卿千金,重生回到十年前,她努力想改变整个凤家被抄家的悲惨命运,但是却没有逃脱大伯父的算计,又和从前的丈夫萧铎纠葛在一起,依旧成为她的侍妾。命运真的无法更改吗?且看晋江当红言情天后的锦绣篇章!

本文开篇,便从女主的身世之谜开始。母亲的“偷情”,对象竟然是大伯父?祖母突然暴病而亡,竟然是人为?一波接一波的快节奏剧情,环环相扣,让人看了开头就欲罢不能。
本文主要透过一个重生的公侯千金的视角,通过她的亲身参与,讲述了一幅众多皇子夺嫡的壮阔画面。作者文字功底深厚,擅长描绘跌宕起伏的剧情,爱恨纠葛的男女感情,其中掺杂阴谋、算计、感情,草灰蛇线,千里伏笔,精彩绝伦。
本书作者薄慕颜是晋江最早一批签约作者,曾先后出版《金玉满堂》《十里红妆》《顾莲宅斗日记》《公主很忙》等多部作品,粉丝众多,是人气极高的明星作者。

目录

第一章重活一世
第二章中邪
第三章纷乱
第四章不能说的秘密
第五章谁在布局
第六章花落谁家
第七章爱与恨
第八章再入端王府
第九章步步为营
第十章情生意动
第十一章曲曲折折
第十二章王妃的心病
第十三章迷雾重重
第十四章心烦与心酸
第十五章扭转乾坤
第十六章情殇
第十七章伊始
第十八章妻妾
第十九章惊喜
第二十章风云
第二十一章波澜起
第二十二章争斗
第二十三章迷雾散
第二十四章树欲静,风不止
第二十五章暗流涌动
第二十六章出招
第二十七章春风吹
第二十八章战鼓擂
第二十九章风雨交加
第三十章旧缘分

文摘

凤鸾悠悠苏醒过来。
 脑海里是一片混乱的血色场景,宫人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周围嘈杂纷乱,太医的声音颤巍巍的:"皇上,贵人的情形怕是不好,保大人还是胎儿?"
 门外响起淡漠威严的男人声音:"胎儿……"
 "呵!"凤鸾一声轻嘲。果然是萧铎一贯的做派,冷血、无情、自私,眼里只有他自己,只有他的万里锦绣江山。儿子是皇储,是巩固皇权的有力筹码,女人仅仅是生育工具!再者自己还是一个入宫为奴的女子,且令他蒙羞,有何值得留恋呢?
 凤鸾闭上眼睛,结束那些恩怨交错的画面,眼睛再次睁开,然后轻巧地下了床。铜镜里面是一张稚气的少女脸庞,清丽、明媚,还带着浅浅娇态,这模样分明就是十年前的自己!这是……又活过来了?
 十年前,凤家满门获罪抄家,伯父被处死,父亲病逝,堂兄弟们被流放西岭,女眷们被充为官奴。祖母、大伯母、母亲和大堂嫂,还有妹妹贞娘,皆因受不了为奴的折辱,全都自行了断!
 当时凤鸾已经进宫为奴,听到死讯一一传来,便找了一根腰带要悬梁自尽。同屋的宫女红缨冷笑,不屑道:"我就瞧不起你们这种人!吃一点苦都不行,死了也好,活着也是糟蹋粮食!"凤鸾跳起来跟她拼命,撕扯扭打在一起,最后两人都被管事姑姑教训了一顿。但也正是因为这份愤怒和恨意,才让凤鸾活了下来。
 "小姐醒了?"一个穿红绫湘裙的俏丽丫头进来,笑吟吟道:"小姐今儿睡得真是香甜,这会儿才醒呢。"
 凤鸾认出了她,是宝珠。前世凤家获罪被抄时,不少对头想编派凤家人的罪名,便偷偷收买凤家下人,让他们提供各种豪门秘辛。宝珠咬出三堂兄弃婚不娶、纵奴行凶的罪名,三堂兄因此被刑讯,被打断了一条腿,随后伤口感染,最终死在流放西岭的路上。
 "小姐。"宝珠让小丫头捧着铜盆,甜甜笑问:"你试试水,凉不凉?"
 在凤鸾出神的工夫,早有五六个丫头涌了进来,端盆的,拿香胰子的,帮她卷袖子的,各自忙着却又井然有序。宝珠亲自取了玉润膏,用簪子挑了,一边替她涂抹,一边说道:"只要薄薄地涂一层,防风吹,又滋润,这可真是个好东西。"
 她说这话,有盼着被赏赐一盒子的意思。
 凤鸾听得明白,却没答声,心下冷笑,像这种卖主求荣的狗奴才,居然还敢觍着脸要东西?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就应该拖出去乱棍打死!可眼下还不是生气的时候。
 凤鸾沉着冷静,开始慢慢适应自己重新活了一世的离奇之事。
 今生自己要怎么过呢?她首先想到的是,绝不可以再和萧铎扯上关系!是了,只要那天自己不去给梅贵妃送茶,就不会被赏裙子;不走那条路,就不会遇到萧铎了。
 那一日天气晴好,天空蔚蓝如玉。梅贵妃赞凤鸾送去的点心好,赏了一袭缕金挑线的百蝶撒花裙。梅贵妃兴致很高,非要让凤鸾换上,说是要看看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凤鸾等她看够了,才敢谢恩告退。
 因为时间耽搁得久了,凤鸾急着回去,一路低头脚下匆匆,就那样毫无征兆地撞进萧铎怀里。她刚分辨出他身上的夔龙纹皇子装饰,还来不及看清他的脸,就在一团酒气中,被他拖进了假山石洞里面。
 眼前景物不断交错旋转,混乱惊慌之中,凤鸾的裙摆被人撩起,再接着便是锦帛撕裂的声音,吓得她魂飞魄散,"殿下,放开我……"
 萧铎不为所动,酒气冲天,强有力的禁锢让凤鸾不能动弹。下一瞬,便听见宫人尖叫:"啊!端王殿下!"
 很快,萧铎酒后失德的丑闻便闹到了御前。皇帝听了一阵沉默,然后道:"朕富有天下,区区一个宫女又值什么?"一派云淡风轻的口气,"既然老六喜欢这个宫女,朕就赏你了。"
 这件丑闻其中有蹊跷,谁都明白。试想萧铎身为尊贵无比的皇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到手,竟然在宫闱中酒后失德?这其中的关键,不得不让人费心思量。若是定罪,当天的事足够萧铎喝一壶的。
 但这件事若闹开了,兴师动众地去查证的话,指不定有人互相咬出什么,比如皇子谋害皇子、嫔妃算计皇子,少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想必谁都没有想到,皇帝和风化雨的这么一手,便将天大的乱子压下去了。
 连带凤鸾也跟着捡了一条性命。人人都说她的运气好。试想,一个抄家为奴的罪臣之女,入了贱籍,在宫里无依无靠,如同浮萍一般,指不定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别提什么将来了。她以奴婢身份,入了端王府,成为权势赫赫的端王侍妾,怎能不叫人艳羡?
 两个月后,凤鸾又被诊断出有了身孕,一切似乎都在好起来……
 凤家被抄以后,凤鸾从奉国公府的千金小姐,沦为官奴,从云端跌落泥泞十年,早把当初寻死的心磨淡了,只求苟且偷生下去。哪怕萧铎羞辱了她,但她一入了端王府,重新过上了养尊处优的日子,便慢慢地把恨给撇开了。活下去,就这么一直活下去,能给凤家的人烧张纸也是好的。
 那一年朝堂上风云诡谲、波涛汹涌,死了太子,废了肃王,倒了成王,剩下端王萧铎一枝独秀,最终在皇帝驾崩后,他成功地登基大宝。凤鸾跟着进宫,可惜只封了一个贵人,没多久,就难产出事。
 凤鸾轻笑自嘲,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还是逃不过一死。仔细想想,与其先做了八年宫女再被萧铎羞辱,然后陷入他妻妾的争斗中惨死,还不如当初就跟母亲她们一起死呢。但是现在,她重活一世,可不想再白白死去。
 今生凤鸾首先要做的事,不是痛恨萧铎,不是追查前世难产的真相,更不是和宝珠这种奴才计较,而是彻底改变凤家前世被抄家的悲剧。只要凤家一直好好的,她就不会入宫为奴,不会被萧铎强占,更不会跟他的妻妾争斗,不会折腾一圈儿还是惨死--只要凤家屹立不倒,一切都会不一样。
 凤鸾暗暗下定决心。
 怕什么?重活一世,已经知道前世风云变化的走向,一定可以改变的!但是要改变凤家人的命运,彻底改变前世的悲剧,靠凤鸾一个后宅弱女子太难,必须得找到凤家在朝堂上混的人,还得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话,使得凤家退出仕途,远离朝堂斗争,这才是解决办法。
 此事不能急,还得慢慢谋划一番才行。
 她正在琢磨,外头进来了一个小丫头,"夫人传话,让小姐过去一趟。"
 "知道了。"凤鸾收回飘远的思绪,吩咐宝珠:"过来替我收拾一下。"她坐到妆台前面,重新补了脂粉,正了发簪,仔细地整理好了衣裳,最后照了照镜中的自己,确定没有不妥的地方,方才出门。
 凤鸾如此郑重,只因母亲甄氏在仪容上面最是讲究,几乎到了偏执的程度,簪子歪了不行,鬓角松了不行,就连衣服颜色搭配不好,都要把跟随的丫头教训一顿。母亲自个儿的打扮就更不用说,每次见了,只有一个词可用来形容:完美无瑕!云做衣裳花为容,妩媚似水,说的就是母亲这种女人中的女人。
 凤鸾领着丫头,很快到了海棠春坞的门口。
 "阿鸾,你快进来。"甄氏声音清脆,尽管已经三十出头,但她最重保养,加上心态语气带着娇态,倒像是刚刚嫁人的少妇。她抬手指向托盘,腕上三连玲珑绞丝金镯便丁零零往下滑,"你瞧,上次说的簪子已经得了。"
 凤鸾不禁哑然失笑。母亲专门叫人传自己过来,居然只是为了一支簪子?性子还是和前世一模一样啊。
 "我瞧瞧。"凤鸾坐上美人榻,拿起那支九尾点翠衔单滴流苏的凤钗,钗身金光锃亮,点翠蓝莹莹的宝光流转,美得让人爱不释手。
 "不错吧?回头再多打几支。"
 甄氏又摆弄了一会儿簪子,新鲜劲儿还没过去,让丫头拿了镜子来,前后对照,自己对镜试戴凤钗。戴了几次都对位置不太满意,又怕把梳好的复杂的瑶台望仙髻弄乱,一时犹豫不定,不知道该往哪里下手,便停住了。
 凤鸾站起身来,伸手道:"母亲,我来替你戴吧。"
 "不用。"甄氏的手往旁边一闪,"让丫头们来就好了。"
 凤鸾心下轻叹,两辈子,母亲的这个怪癖都还是一样。不知道什么缘故,打小母亲就不喜欢接触自己,印象中从来不曾抱过、搂过自己,准确地说,是一丁点儿的触碰都没有过。
 或许每个人都有些怪癖?
 比如萧铎,喝茶就喝茶,绝不允许在里面添加东西。
 有一次,端王妃领着王府姬妾在后院喝茶赏花,女人们喜欢花茶颜色好,添进去还有一丝丝花香,据说还能美容养颜,自然常喝。刚巧萧铎来了,蒋侧妃一时没留神,端了一碗添了玫瑰的茶给他。萧铎没有看仔细,接了就喝,只喝了一口,就当场把茶碗给砸碎了。
 他训斥道:"好好的茶,都给你们糟蹋了!"
 蒋侧妃脸上下不来,一阵红、一阵白,差点没有当场哭出来。端王妃赶紧帮着打圆场,也跟着吃了一顿训斥。
 一场好好的后宅花宴,本来热热闹闹的,结果因为萧铎喝了花茶,打了杯子,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阿鸾,你怎么了?"甄氏见女儿呆呆的,以为是自己扫了她的面子,不免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拔下凤钗给她,"要不……这个你先拿去吧。"
 母亲是在补偿自己?可是自己并不是因为她心情不悦,而是因为萧铎。
 凤鸾轻轻一笑,忘了他,再不要和他有任何关系。

 凤鸾不想见到萧铎,可是事情偏偏不按她的心愿来。
 没过几天,就是大老爷凤渊的四十岁生辰。
 奉国公做大寿,京城名门贵族都纷纷过来贺寿,前面男宾且不说,后面女眷亦是来得不少,熙熙攘攘一屋子的人。凤鸾厌烦那些热闹,厌烦虚假客套的人情来往,只去行礼打了招呼,便往后面花园子里逛去。
 走了一阵儿,宝珠问道:"小姐,累不累?"
 "不累。"凤鸾真不觉得累,府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每一处都留着自己儿时的记忆,让她无比眷恋。凤鸾正在驻足四下环顾,忽地发觉对面格子花窗后闪过几个男人身影,不由留神看了一眼,似乎有一抹熟悉的某种特殊花纹锦袍,是皇子所用的夔龙纹!
 难不成是萧铎?大伯父是超一品的奉国公,他做寿,自然会有许多贵客,皇子们过来拜寿也是常理。但是他们不在前面喝酒说话,来后花园做什么?真是的,自己出来逛自家花园都能遇到他,还真是冤家路窄!
 凤鸾想回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