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云朵当空飘(附两款超萌CP书签随机) / 九鹭非香

  • 本店售价:RM17.50
  • 市场价格:RM25.00
  • 商品点击数:227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17.5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祥云朵当空飘(附两款超萌CP书签随机)

原价:25.00元

作者:九鹭非香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1日

ISBN:9787539975245

字数:

页码:293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0N2EQKZA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九鹭非香:晋江原创网高人气作者,2011年开始写文,致力于奇幻玄幻类型的小说创作。爱幻想,爱天马行空。体形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本着撑不死浪费的念头,锲而不舍地与美食战斗。
已出版:《与凤行》
即将出版:《司命》《百界歌》《三嫁未晚》

内容提要

她,抠门,记仇,爱冲动——风一样的女子;
他,霸道,傲娇,爱耍帅——玉一般的少年;
金“风”“玉”露一相逢,惊了天动了地,乱了一地的红线……

两个不按剧本走的演员+一个执念甚深的编剧=让你笑到飙泪,虐到心碎的七世之恋!

桃之夭夭强档连载,史上最能吃的作者——九鹭非香(不服来战!)爆笑成名作!横霸各个言情榜单的旷世爱情!
原名《一时冲动,七世不祥》

世间锦绣不及你,余生漫漫待相伴。

独家附赠:婚后番外、漫画小剧场;
另有两款超萌CP书签(初空×小祥子/陆海空×宋云祥)随机赠!

目录

楔子
第一章彼此人生中的乌云
第二章小媳妇追相公开演
第三章陆海空不是白眼狼
第四章所谓的风水轮流转
第五章睡梦中的紫衣男子
第六章私奔是没好结果的
第七章掉入畜生道的二货
第八章初空他
第九章初空他
第十章一起愉快地去打仗
第十一章石室里的奇怪女子
第十二章十个铜板的豪赌
第十三章这是你要强了我的
第十四章初空!你病了!
第十五章你日后还是改嫁吧
第十六章又萌又贱的鹿马兽
第十七章七世情缘可喜可贺
番外:陆海空
番外:醉酒之后

文摘

版权页:



楔子
我是一朵祥云,百年前飘过月老殿前的时候,喝醉了酒的老头子突然来了兴致,在我身上轻轻一点,将我点为仙。月老酒醒之后摸着胡子,自圆其说曰:“嗯,是朵有仙缘的祥云。从今往后,你便叫小祥子吧。”
当时,过于单纯的我并不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便乖乖地点头应下了。
从此,我在月老殿里住了下来,成了这老头子的灵童。老头日日赏我三顿饭,给我一点零花钱买酒和零嘴吃,打发我每日替他看守月老殿里乱七八糟的红线。
日复一日,不知不觉我已经替月老打了数百年的工。我以为以后的日子也会任由我坐在月老殿前,数着飘过的朵朵白云,慢悠悠地度过,但是无数前人曾告诉过我,平淡的故事其实是在耽误时间,所以,我不负众望地波澜了。
那一天,一个噩梦一样的男人不知从头顶上几十几重天上摔下来,一头扎在月老殿前的红云地毯里,弄出的声响就像我偶尔肠胃蠕动后放出来的……气体。
我打着瞌睡,半梦半醒地扫了他几眼。红衣少年艰辛地从红云地毯中拔出脑袋,眼神一和我对上,他登时便恼了:“臭丫头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过来帮小爷一把!”
我被他骂得精神了些许,睁大眼认真盯了他一会儿:“你这不是出来了吗?!”
他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一边拍着身上的华服站了起来,一边不屑地鄙视我:“一看你就是穷酸月老府上的侍女,没眼识。”
我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扭了扭屁股,换了个更悠闲的姿势倚坐在阶梯上,掏了掏耳朵道:“眼屎没有,耳屎被吵出了一堆,你瞅。”说着将手指上的东西弹了出去。
少年极度嫌恶地侧身躲开,眼里的鄙视更甚:“哼,穷酸主子果然养穷酸的丫头。”
我平时虽然也不大待见月老那个爱偷酒喝的老头,但好歹他也算是我的主子,供我吃供我喝的一起过了几百年,面子上也是一家的。一家人可以互相嫌弃,却容不得外人来说半点不好的。
我眯着眼上下打量了少年一会儿,道:“听闻卯日星君府上的人都学得满身骚包打扮一脸傲娇相,一府十二个仙使一个比一个艳丽,令天界艳羡,本来我还不信,不过今日见仙友如此打扮,确实是让穷酸丫头我开了回眼界。”我盯着少年气青了的脸得意地笑,“敢问仙友排行第几啊?”
“臭丫头放肆!”他挥手化气为形,一道长鞭狠狠地甩了过来。
我平日虽懒,不喜欢做其他事,但自从知道手上功夫落了下乘便要受人欺负这个道理后,我就没落下修炼。混了几百年,仙法也算有点小成,他这记鞭子来得虽然又狠又快,我也还是堪堪地接了下来。
只是他出手突然,我没有防备,用来抵挡的团扇竟被鞭子绞了个粉碎。
我霎时愣了。
天界的物价不高,但月老却抠得离谱,素日里给的零用钱我买了几斤酒喝便剩不了多少,这团扇是我攒了好几十年的钱,求了织女许久她才答应便宜卖给我的,我还没把玩几天,这浑蛋竟给我绞碎了?
我分不清心中这澎湃的情绪到底是悲是怒还是痛,只觉得今日定要将这小子的底裤扒了狠狠抽他屁股一顿才能消得了气。我撸了袖子,将百年懒得扎一次的头发盘到头顶上:“你过来。”我一边盘头发一边道,“两个选择。”
他手里拿着鞭子,一脸不屑地看着我,唇边还带着欠收拾的笑。
拍了拍盘得紧紧的头发,我站在月老殿前的阶梯上比出了手指:“一、赔钱;二、拿你自己来赎罪。”
少年一声冷笑:“你是什么东西?”
我将手指捏得咔咔响:“我是让你人生从此变得黑暗的乌云!颤抖吧,少年。”
他一挑眉,对我的勇于反抗很是惊讶:“小侍女区区几百年的修为竟敢和爷叫板?哼,胆子不……”他话音未落,我小施法术,令他脚下的红云地毯变得如泥沼一般黏稠,让他的双脚深陷其中。少年有些睖睁,趁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亮出了白白的牙齿,然后猛地扑向他的怀抱。
少年很是惊骇,奈何脚被缚住,动弹不得。我攀住他的肩,笑了笑:“肉很香嘛。”而后就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了下去……
我法力确实低微,在这些神仙动辄几千年几万年的修为排行中,我或许连块渣也算不上,用法术打在人家身上和挠痒似的,我才懒得费那力气去斗呢。左右天规在那里,他是不能弄死我的,我便先让他见了血再说。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