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典藏画册(附唯美海报1张+独家珍藏版卡贴2张) / 果果

  • 本店售价:RM48.86
  • 市场价格:RM69.80
  • 商品点击数:91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8.86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花千骨典藏画册(附唯美海报1张+独家珍藏版卡贴2张)

原价:69.80元

作者:果果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7月1日

ISBN:9787540472047

字数:

页码:12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ZIB7Q1W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果果,又名Fresh果果。为了纪念陪伴多年的狗狗,所以取了相同的名字。恋家巨蟹,爱好读书、摄影、音乐与美食。怀感恩的洒脱行走于世,以无畏的执著爱中坚持,用纯真的幻想创造世界,把刻骨的深情篆成文字。作品《花千骨》《脱骨香》。

伊吹五月、黑色禁药、非墨、昔酒、喜喜果、绯羽空空、容境、有来有去,国内一线插画家联袂绘制!

内容提要

花千骨典藏画册》编辑推荐:
1.强大的创作团队:伊吹五月、黑色禁药、非墨、昔酒、喜喜果、绯羽空空、容境、有来有去,国内一线插画家联袂绘制,画风精美,制作精良;
2.巧妙的图文搭配:插画取景于原著小说最经典唯美、最虐心的场景,与小说关键情节精妙搭配。一本画册读懂仙侠言情史上最催泪断肠的虐心神话。带给读者强烈的视觉和阅读体验。
3.同名电视剧湖南卫视6月9日热播。霍建华、赵丽颖、蒋欣等倾情演绎。

目录

人设篇
走遍轮回,只为与你相遇 / 伊吹五月
一世倾慕篇
•缘起/ 昔酒、喜喜果、容境、有来有去
•情殇/ 黑色禁药、喜喜果、容境、有来有去
•别离/ 非墨、昔酒、喜喜果、绯羽空空
•斩缘/ 昔酒、绯羽空空、容境
黑白小剧场
桃花无尽,与君长留 / 喜喜果
神器篇
剑断念,人断情 / 有来有去
创作团队

文摘

(一)
终于……
“长留上仙到——”
花千骨听外面宣了一声。那个,即将成为她师父的人……踏着清风,缓缓从天而降。
花海飘香,桃花林旁的五色瑶池水轻轻荡漾,万年不改。清风掀起层层粉浪,落英缤纷,飘花如雨。
花千骨身子轻轻晃了晃,那如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仿佛穿越亘古直射到她面前,明亮得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白子画从天的那一端缓缓向她走来,身边花开如海,风过如浪,衣袂翩然,掩尽日月之光。
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在他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肩头飘落了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透明无瑕的宫羽在腰间随风飞舞,更显得飘逸出尘。剑上华丽的白色流苏直垂下地,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激起了细小的波荡。长及膝的漆黑云发华丽而隆重,倾泻了他一身。
四周众仙人纷纷向他点头示好,连那一片桃花海也堆起层层细浪,追逐着他的脚步,上下欢腾翻飞着,仿若他脚下腾起的粉色的云彩。而他走过的草地,步步生出一朵朵洁白未染的莲花。
花千骨无端地慌乱起来,大口地呼吸,害怕自己窒息,眼睛却始终离不开那漫天绯色中白得不染尘埃的身影。
万籁俱静,仿佛这早已经不是群仙宴了,没有群仙,只有如画的人从画中走出。而昆仑群山,瑶池玉液,粉色清风,万物都静止成了一幅淡淡的水墨画。众仙再风姿超凡,也不过是他的背景陪衬而已。
惊为天人的容貌下是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间是殷红的掌门印记,淡然而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泻如水如月华,缓缓倾注到花千骨的心里。不自觉的,心突然感受到一阵疼痛。为何呢?
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描述他,任何描述出来的他都不是他。
只是那样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的眼睛,还有远远就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清冷,却把他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得让人半点都不敢心生向往,半点都不敢靠近。
流苏轻舞,白色的身影犹如幻梦。淡香的风从鼻端轻轻擦过,微微的痒,从鼻尖一直蔓延到心底。
世界,变作一片柔和的银白包裹中的水光荡漾……
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见过你?
(二)
花千骨闭上眼睛,用心细细体会寻找了一遍,身体仿佛化作一阵清风,从绝情殿的东南角刮起,贴着草地,慢慢吹拂过每一个角落,突然灵犀一动,双目一睁,惊喜道:“我找到了!”
低头往池中望去,白子画的身影正出现在荡漾的水面上。
可是居然……
花千骨呆在那里,感觉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到了顶点,直往上冒,然后鼻血喷涌而出。
“谁?!”白子画几乎是立马警觉,转过身抬起头来,冰冷凌厉的眼神穿过水面,直直地望向花千骨,吓得她一阵腿软,出了一身冷汗,倒退了好几步,池中景象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糖宝也傻了一样,依旧痴痴地望着清澈见底的池面发呆,长长的口水一直流到池里,害得水里的小鱼差点以为那只笨笨的小虫子是不是对自己一见钟情。
花千骨的鼻血依旧止不住地往下流淌着,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苍天哪,她看见什么了?她不是在做梦或者在梦游吧?
银色月光下,师父大人居然这个时候,独自一人,在后山溪流汇聚成的小小瀑布的如丝细流下沐浴。那是怎样瑰姿艳逸的人间绝景啊!哦,苍天,她居然看到了师父大人的裸背!
虽然只是一刹那,师父的长发随意往前披散,露出背部的优美线条来,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背也可以这样美的。
而正因为没有看见他从来都高不可侵的冰冷眉眼,光瞧见了月光下、雾霭中他的背影身姿,清华出尘中竟然又带了入骨的媚惑,仙气中又糅合了一丝妖冶。那样白皙透明的肤色,莹如美玉,反射出的月光明晃晃地刺痛了花千骨的眼眸,心就好像被剜了去似的,只知道随着他的每一个举动而跳动。连一向把师父敬如菩萨的她,都不由得心中有了些莫名的异样,激动得流淌下一地鼻血。光是这样眨眼所见,已经让她的世界旦夕幻灭,碎成飞灰,更不用说让她想象他在水下的下半截身子。
她虽还是个孩子,但《七绝谱》读完,这世间事几乎全在脑中,不由得脸红得快要爆掉。
那裸背不停地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的鼻血就片刻不肯停止地流啊流。她一路流一路清扫销毁罪证,终于溜回卧室,很适时、很舒服地让自己流着口水、发着花痴、做着美梦晕倒在大床上。
(三)
他一贯爱笑,因为美人笑起来会更美,所以在天下人面前猖狂地笑,在部下面前阴险地笑,在敌人面前狠毒地笑,在花千骨面前开心地笑……窃笑、媚笑、微笑、冷笑,无论何时,他总是笑着的,不同的笑展示出他不同的风情以及不同的心情。
可是此刻,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冷冷地望着白子画,脸色一片肃杀,犹如最雍容华贵的牡丹上覆盖着白白的一层霜,颜色却越发明亮起来,仍然艳似盛世繁花。
很少人见过他的绯夜剑,因为以杀阡陌的能力极少需要出剑。他更从不佩剑,因为佩着剑很难搭衣裳,那样就不够美丽了。
他出剑只有两个字:绝杀!
白子画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杀阡陌,面上没有丝毫怒色,眸子里更看不出半点情绪。一袭素白的长袍简单干净,黑发如瀑,随意披散,尽管风大,依旧垂如缎、顺如水,丝毫不乱。只是这些日子,三千青丝再无人为他束。
他的风姿远在九天之上,那种美只能用“神圣”一词概括,连多看一眼都让人觉得是种亵渎。
他举剑,眸似云间月,皓腕凝霜雪。
“冰敛横霜”四个字,于他,于剑,都再贴切不过。
很难在两人中分出个高低上下来,杀阡陌胜在颠倒众生的外貌,白子画更胜在天下膜拜的风骨,但都不输于对方的是各自的能力和气势。
看着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皆冠绝六界的二人之间的这一场对决,几乎每个人都各怀心思。
蓝羽灰、夏紫薰,单春秋等人自然是一手心的冷汗,且不提白子画有多厉害,杀阡陌刚在墟洞中已经气力耗尽,受了重伤。又凭借一人之力击毁长留结界,更是伤上加伤。
摩严、笙箫默知道白子画的状况更是不容乐观,同样如坐针毡。
虽然正邪易辨,但随之赶来的轩辕朗,还有轻水等长留弟子却不由自主隐隐祈祷着杀阡陌能胜,否则花千骨性命堪忧。
“你们要对她怎样?”杀阡陌知道三尊会审已结束,以长留规矩之森严,小不点儿定是凶多吉少。
“与你何干?”白子画冷道。
“我要带她走!休想拦我!”
“打得赢我再说。”
杀阡陌双目赤红,懒得再多说废话。当下意念凝聚,真气运转。周身皆被烈焰环绕,真气如游龙四处飞腾。手中绯夜剑轻轻一提,浮云踏浪,转瞬间已出了百招有余,速度之快,叫人咂舌,纵是仙魔,远远的也只望得见他紫色的身影。
绯夜剑赤红色的真气吞吐不定,热浪逼人。白子画凌空翻转,轻易而又巧妙地躲过他一波波凌厉而凶险的攻势,稳稳落在海面上。
杀阡陌闪电似的疾追而来,长袖旋转,绚光流舞,犹如花开。火凤也随之盘旋而下,玫瑰色的红光与绯夜剑交相辉映,炫目缤纷。
众仙观微二人大战,心中都是七上八下。
摩严也忍不住冷哼:“妖孽,果然有些门道。”
白子画始终不慌不忙,以退为进,以守为攻。杀阡陌出百招,他只出一招。绯夜剑与横霜剑狠狠相击,空中惊雷炸响,闪电划破天幕。
众人看得紧张,额上都不由得沁出汗来,一个个屏气敛息,心跳如鼓。
暗云翻涌,狂风肆虐,二人在惊涛骇浪中转眼已斗了数百回合。
白子画见杀阡陌功力竟比之前争抢流光琴一战时提升更多,变得更加诡异莫测,妖异凌厉,也不由得暗暗心惊。而自己毒伤初愈,真气不济,勉强与同样负伤的他战个平手。
而面对杀阡陌完全不要命的打法,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白子画渐渐加快攻势。他无心与杀阡陌争什么胜负,但此战若败,长留颜面何存。
白子画右手结印划过天地,顿时空气中出现无数冰凝的细小水结晶,狂风中犹如水波剧荡,四周景色都像水中倒影摇曳变形。杀阡陌的身子在空中一滞,天地陡然间极冷,似乎连空气都被冻住。一条红色火焰从他剑上盘旋而出,蜿蜒怒舞,紧紧将横霜剑缠绕住,力道之大,似乎要将其扭曲变形。冰火互斥,只听得一片“吱吱”的响声。
白子画左手推掌而出,仿佛捉住蛇的七寸一样将火焰从剑上扯了下来,用力一扬,横霜剑变作长鞭带着火焰直向杀阡陌席卷而去。
此时,趁着众人都在紧张观战,单春秋趁机发难,率领妖兵魔兵向长留攻了过去,妄图抢到花千骨。顿时四下一片混乱,剑芒横飞,光波四射,火光熊熊,杀声震天。仙魔混战,威力之强、真气之猛、速度之疾,比人间的战争不知激烈了多少倍。
白子画长剑不断与杀阡陌相击,冰霜与火花四溅。
“不要打了,师父,姐姐!不要打了!”花千骨心急如焚,努力传音过去,二人却充耳不闻。
白子画迅驰如风,银色光波从掌中击出,杀阡陌惊险躲过,低头却见整个海面顿时都被冰冻住了,连波浪都凝固成翻飞的形状。
见仙魔混战,四周形势越发不容乐观,白子画不再犹豫,出手更加凌厉。
摩严也紧急下令:“将那罪徒即刻押往诛仙柱受刑!”
花千骨就要被带走,杀阡陌怒不可遏,一时乱了分寸。白子画再不想跟他做无谓缠打,使出全部真气,一掌落在他肩上,直灌而入的内力几乎将杀阡陌的每根血管和经脉都冻到爆裂。杀阡陌不闪不避同样满是烈焰的掌落到白子画身上,却仿佛打在棉花和云朵里,白子画的内力深不可测,绵绵流长,杀阡陌感到手掌如浸泡水中。
杀阡陌自知比不过他,却硬撑着一口气一直战到此时,怎肯轻易罢手。长剑一挥,仰天长啸嘶吼,四处爆破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却见周遭无论仙魔肚膛纷纷裂开,身体瘫软,吐血而死,足有上千余人。
摧心化骨?白子画心头一惊,受如此重伤还敢用如此招式,果真是不要命了!
“我好心留你不得!”白子画厉声呵斥,全身真气往剑上凝结,横霜剑瞬间透明犹如冰刃。
杀阡陌早已杀红了眼,快要滴出血的眼睛狂傲俯视众人,仙魔皆是一片胆寒。
“就算是死,我也要整个长留来给她陪葬!”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