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倾君心(套装共2册) / 云静风渺

  • 本店售价:RM41.86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436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1.86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步步倾君心(套装共2册)

原价:59.80元

作者:云静风渺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5年7月1日

ISBN:9787229093952

字数:

页码:72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0ZZHUTNG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云静风渺,又名似水静阳,红袖添香网站签约作者,思维天马行空,爱好写作,喜欢安静惬意与世无争的生活,希望每日醒来,都见得明媚阳光,愿世界美好温暖,四季如春!笔下故事擅长叙事,作品深受读者喜爱,著有《平穿花嫁娘》、《嫡姝》等。

内容提要

•端木摇•一个女人•纳兰初晴•联袂推荐
红袖添香网站千万点击,一品红文,网络原名《至尊毒后》。
女人太美,是祸水;死过一次又重生的女人,是毒药!
纵文武双全,才惊天下,亦解释不了爱恨间的一线之隔。
红尘蹉跎,几经生死,算尽天下却算不了一份情。
缘深缘浅,缘起缘灭,局中人可曾明了自己的心?

目录

第一章 重生,芳华尽敛
第二章 心机,凤飞于天
第三章 厌恶,龙争凤斗
第四章 立威,不卑不亢
第五章 病弱,达成共识!
第六章 撞见,清者自清!
第七章 震怒,自请废后!
第八章 彪悍,耳光响亮!
第九章 耍诈,深藏不露!
第十章 累了,相拥取暖!
第十一章 微服,不稀罕去!
第十二章 跳车,不可理喻!
第十三章 设计,分道扬镳!
第十四章 重遇,一对冤家!
第十五章 逆天,打了皇上!
第十六章 奸情,一定要有!
第十七章 魔星,绝地反击!
第十八章 脱险,可还要她?
第十九章 有我,不必硬撑!
第二十章 要人,兄弟相争!
第二十一章 条件,两全其美
第二十二章 惩罚,庵堂苦修!
第二十三章 素妃,防人之心!
第二十四章 不甘,候驾侍寝!
第二十五章 狠心,人言可畏!
第二十六章 送礼,不贞不洁!
第二十七章 死心,宸的选择!
第二十八章 可惜,你不是我!
第二十九章 嫌脏,半斤八两!
第三十章 诛心,萧逸之死!
第三十一章 复仇,今夜开始!
第三十二章 自损,道高一丈!
第三十三章 强求,谎言欺骗!
第三十四章 选择,永不放手!
第三十五章 走水,痛不欲生!
第三十六章 活着,狂风暴雨!
第三十七章 敌人,再生波澜!
第三十八章 遇袭,救命恩人!
第三十九章 齐王,他还活着!
第四十章 燕京,终相见!
番 外

文摘

第一章 重生,芳华尽敛
“不要——”
“不要——”
蓦地,从噩梦中惊醒,沈凝暄用力抓住身下的锦被,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许久之后,呼吸总算顺畅,她的额际早已冷汗涔涔,身上的中衣,也已然被汗水湿透!
松开抓着锦被的手,轻轻抚上胸口,感受着自己仍然十分急促的心跳,她眸色
微敛,起身行至窗前,伸手将窗子打开。
时令三月,春寒料峭。
微凉的晨风,迎面而来,使得本就一身寒意的她,忍不住缩了下身子。
清晰的冷意浸入毛孔,让她更真切地感受到,她还是活生生的人!
重生!
这两个字,虽然荒诞,但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她的身上。
那日,纤指断,容颜毁,烈火焚尽一切!
在濒死之际,她方从沈凝雪口中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与沈凝雪并非一母同胞,相反,她的生母还是被沈凝雪的生母虞氏迫害而死,而她则认贼做母十数年……
在得知一切真相之时,她心中有悔,有恨,更有深深的不甘!
于一片火光之中,她以为自己可悲的一生终于走向终点……但,再醒之时,她却发现,老天爷许是看她实在可怜,居然让她回到了七岁之时,让她有了将一切从头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会好好活着。
岁月,恍若指尖细沙,无声无息,匆匆流过。
经年之后,她将行及笄礼,又到了那个如噩梦般的年纪!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自小跟随沈凝暄的侍女青儿端着洗脸水进屋,抬头一望,见沈凝暄正站在窗前,她面色微变,忙放下水盆,快步上前把窗子关了:“大清早的,二小姐怎能在窗前吹风?万一着凉可如何是好?”
“无碍的!”
对青儿盈盈一笑,沈凝暄由着她扶着向里:“我没那么娇贵!”
“二小姐是主子,在奴婢眼里就是娇贵!”与沈凝暄披了衣服,青儿利落地倒了热水,伺候她洗漱更衣。
须臾,在梳妆台前落座,看着镜中尚算清秀的容颜,沈凝暄抚黛眉淡笑,思绪纷飞。
两世为人,谁对她真心,她明辨于心。
是以她重生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以身体孱弱,需要静养为由,在经过父亲和虞氏应允之后,与远在边关的姑母修书一封,便被姑姑接去了边关。
在边关,有姑母庇佑,她平安长大。
直到两年前,她婷婷玉立,他的父亲左相大人才差人接她回府。
正是在那时,她以一张假面,掩去那张曾经让她送命的倾世容颜!如此,在过去两年间,她在相府之中,虽不受宠,却也安然度日。
“二小姐?”
轻唤怔愣出神的沈凝暄,青儿将发髻簪住,好奇问道:“您想什么呢?竟然如此出神?”
回过神来,从镜中笑看着青儿,沈凝暄轻道:“也没想什么,就想着青儿若来日嫁了人,我这头该由谁来梳……”
青儿一听,一脸的不乐意。
“奴婢谁都不嫁,这辈子就跟着二小姐!”
沈凝暄轻轻一笑,对青儿的话不置可否,起身前往花厅。
花厅里,早膳早已备好。
待沈凝暄用罢早膳,青儿刚吩咐丫头撤下,门外的卷帘丫头便走了进来。在沈凝暄面前轻福了福身,丫头低眉禀道:“二小姐,大小姐来了。”
丫头语落,沈凝雪宛若黄鹂般的嗓音,已然传进花厅:“暄儿,姐姐来看你了!”
“姐姐!”
淡淡敛眸,沈凝暄笑着起身迎了上去:“你今儿怎么来得这么早?可是想我了?”
或许重生之后,她恨得发狂,但是经过过去几年的沉淀,她已然可以将心底的仇恨掩饰得很好。她安慰自己的话,永远只有一句,那便是——一切,来日方长!
“自然是想你了!”
温婉一笑间,沈凝雪绝美的容颜上,梨涡浅显,她态度亲昵地拉着沈凝暄的手,轻说:“你回来这两年,哪一回不是我来清辉园看你,何时见你到我那园子里去过!”
沈凝暄勾了勾唇角,撇了撇嘴,自嘲笑着:“姐姐人生得美,又得爹爹娘亲宠爱,自然园子也美得紧,我过去了,只怕坏了你园子的精致!”
“说什么呢?”
嗔怪着笑看沈凝暄,沈凝雪随她一起落座,“好妹妹,姐姐今儿来,是有事情要求你!”
沈凝雪的一声好妹妹,让沈凝暄心中不由想起前世惨死之时沈凝雪也是这样唤她。
低敛了眸,将神情掩饰得极好,她弯唇轻笑:“你我是亲姐妹,姐姐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哪里来求不求的!”
闻言,沈凝雪嫣然一笑,轻唤贴身丫头:“碧儿!”
“奴婢在!”
碧儿应声,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幅 画作而入。
见状,沈凝暄心中了然。
自从初回府时,她“不经意”间替沈凝雪题了一幅字后,近两年里,她时不时会拿着 画作过来,让她代为题字,而她自然欣然应下。
示意碧儿将 画作放下,沈凝雪笑吟吟地看向沈凝暄:“今儿午后,我要出门,这画妹妹务必替我题了字!”
“好!”
视线自 画作上一扫而过,沈凝暄了然弯唇而笑。
送走了沈凝雪,沈凝暄便带着青儿到了书房。
今日,沈凝雪差人送来的,是一幅八骏图!
图画之上,骏马扬蹄,气势磅礴。
与沈凝暄研墨的时候,青儿斜睇了眼字画,不由笑问:“这马画得真好,落印又是子真,与前些日里那幅水墨田园出自一人之手,二小姐……您说这子真先生,到底是何方人士,竟能让大小姐如此痴迷?”
凝望着画中骏马,沈凝暄眼底笑意浅浅。
沈凝雪心比天高!
这子真先生,还能是谁?
轻轻抬手,接过青儿手里的毫笔,她淡笑不语,垂眸落笔。
时候不长,将 画作收好,沈凝暄命青儿亲自送去彩云阁。
窗外,不知何时,竟落起雨来。
她盈盈起身,倚立窗前,怔怔出神!
算算日子,再有一个月,便是盛夏了。
前世里,她便死于这年夏天。
今生,一切重新来过,她绝不允许,悲剧再次重演。
深深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沈凝暄一直不曾察觉,书房门外那道炙热的视线。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不见她回神,那人终是忍不住向前一步,进入书房:
“小暄儿,想什么呢?竟如此出神?”
沈凝暄心神一怔,却是无奈一笑!
是了!
今生一切重新来过,她原本的生活轨迹变了,却也多了前世里并没有的人!
她身后的男人,锦衣玉带,丰神俊朗,面如冠玉,此刻他那一双瞳眸如寒星一般,正饶有兴味地盯着她。
“先生,你来晚了!”淡泊的视线,依旧停在窗外,沈凝暄不曾回头,只唇角勾起的弧度微微上扬,“姐姐才刚走没多久!”
他,名唤萧逸,在沈凝暄的前世当中,并未出现,可这一世,却于两年前进入她的生活,是她回府之后,她的相爷老爹请来专教她琴棋书画的先生!
直到后来相处久了,她才知道,这萧逸入相府与她为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在乎的,是那燕京第一美人,她的姐姐——沈凝雪!
“是吗?”
薄唇虽只浅勾,却魅惑人心,萧逸俊美的脸上不无惋惜之色:“我来了,美人走了,无缘一见啊!”
微转过身,见萧逸如此,沈凝暄淡淡一笑:“我今儿心性正好,先生陪我对弈一局如何?”
“对弈?”
萧逸唇角微勾,不满摇头:“我是先生唉,怎好每日被你牵着鼻子走?”
沈凝暄轻笑,朝外走去:“我让翠儿将棋盘设在凉亭里,你可来,也可不来!”
目送她头也不回地离去,萧逸璀璨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宠溺之色!
初晨,春雨绵绵,春意微凉。
清辉园的后花园里,细细的雨丝,扬扬洒洒地飘落荷塘,漾起丝丝涟漪,将满塘荷花衬得娇艳欲滴。
荷塘边上,落有一座结构考究的八角凉亭。
凉亭内,沈凝暄与萧逸对桌而坐。
萧逸轻轻落下一子,笑得如沐春风:“小暄儿,该你了!”
“先生又没个正经儿!”
神情淡定,只恬然一笑之间,沈凝暄轻抬皓腕落下一子!
“为师正经得很哪!”连忙正色,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萧逸看了眼棋局,修长的眉毛不禁轻皱了皱!薄唇轻抿成一条直线,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笑叹着摇头说道:“你这一子落得……还真是漏洞百出!”
“先生没听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莞尔一笑间,沈凝暄又落下一子。
这次,萧逸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静静凝视着自己的对手,知他需些时间考虑棋路,沈凝暄悠然侧目,看着不远处正从细雨中撑着伞徐徐而来的中年女子,她眉峰不禁轻挑。
府里的人,都管这中年女子叫张妈。
这张妈,是虞氏身边的红人,过去两年,张妈对她这个总是活在自己姐姐光辉之下的二小姐虽也礼遇有佳,却甚少会到清辉园来。
须臾,张妈进入八角凉亭,将雨伞折起搁在一旁,她边弹着衣衫上的雨珠,边对沈凝暄福身说道:“相爷和夫人命奴婢请二小姐到前厅,道是有话要吩咐。”
闻言,沈凝暄眉心轻褶,黛眉蹙起。
“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沈凝暄紧蹙的眉头一直不曾舒展,淡声问道。
“是!”
张妈点了点头,有些顾虑地看了萧逸一眼,见萧逸一直在观棋,她继而出言说道:“宫里来人了,奴婢方才也只模糊听了一句来,说是太后在二小姐及笄礼时,会差大长公主过府,只怕是要在相府为皇上选出一位皇后来!”
张妈的小道消息一出口,莫说沈凝暄神情一滞,就连正在与她对弈的萧逸,也是神情明显一变!
仔细算来,当今皇上已然登基两载。
大燕的后宫之中,从来不缺女人,但后位却一直虚悬至今!
“要从相府选么?”短暂的怔愣之后,沈凝暄眸中波光流转,斜睇对桌男子一眼,她别有深意地淡淡笑道:“有姐姐在前,何苦让我过去,牡丹花开正艳时,我这片叶子岂不多余?”
世人皆知相府的大小姐沈凝雪姿容天生,有倾城之色,仰慕者更是多如过江之鲫,就连此刻坐在对面的萧逸,也是因仰慕她的美貌,方才在相府为二小姐选师之时,想方设法赖在相府内。
而她这位二小姐……多了脸上那张皮的她,虽长得不丑,也算得上清秀佳人,但若是与沈凝雪相比,便有天壤之别了!
“既是相爷和夫人让二小姐过去,想必便是有不可推脱的理由……也许二小姐去了,能荣幸当选也不一定呢!”沉寂许久,到底又落了一子,萧逸的脸上仍旧挂着魅惑人心的笑容。
他的情绪,并未因沈凝暄的话,出现丝毫波动。
也许所有人都会以为,他留在相府是为了一亲沈凝雪芳泽,但唯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沈凝雪花落谁家,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即便果真有人会中选,那人也该是姐姐,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自己最是明白,倘若我能当选,那母猪都能上树了!”听出萧逸话里的挖苦之意,沈凝暄嗔怪着对他翻了翻白眼,却不见一分粗俗,啪的一声将棋子落盘,她慧黠一笑,从容起身:
“姐姐若是当选,先生的情路便到了头儿,不过在那之前,眼下这局棋,你可是败了的!”
“青出于蓝啊!”
眉形皱成八字,萧逸好看的嘴角轻抽了抽,一脸郁闷地看着转身离去的沈凝暄……
“先生何时教过我下棋?”
淡淡一瞥,对萧逸挑眉一笑,沈凝暄轻轻抬步,自他身侧擦身走过,随张妈前往前厅。
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萧逸一直未动,只是他握着折扇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微微泛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他初入相府,是为沈凝雪不假。
不过两年过去,他对沈凝雪的这份心思,早已烟消云散。
是以,沈凝雪为后,他一点都不会失望!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