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若桃花 / 羽井缺一

  • 本店售价:RM19.75
  • 市场价格:RM25.00
  • 商品点击数:267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19.75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面若桃花

原价:25.00元

作者:羽井缺一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日期:2010年4月1日

ISBN:9787546326283

字数:

页码:256

版次: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03HYSQ70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天涯莲蓬鬼话版主莲蓬、苏京,天涯舞文弄墨版主蜘蛛、怀旧船长,腾讯读书频道江寒,悬疑出版人郑辉,悬疑作家鬼马星、大袖遮天、一枚糖果、我性随风,联袂推荐! 我喜欢《面若桃花》,光这书名就特别吸引我,内容更让我流连。故事本身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从文字中触摸到了她的精神内核,忧伤而又美丽,灵动之中带着一种让人怜爱的神经质…… ——悬疑作家:李西闽
羽井缺一的小说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即便是写恐怖小说,在她的字里行间,仍然洋溢着作者的善良和灵气。这样的文字应该让更多人看到! ——出版策划人:闫超
羽井缺一在《面若桃花》中延续以往的写作风格,将神秘的东方元素镶嵌在字里行间,恐怖悬疑与纯真爱情很好地糅合在一起,使人不由自主被牵引着,走向未知而意外的结局…… ——悬疑作家:庄秦

作者介绍

羽井缺一,王雁羿,厚爱“羿”字,为此拆字衍化出笔名——羽井缺一。
常驻天涯莲蓬鬼话,有相当高的人气,《面若桃花》网络点击率创同类小说新高。
2008年出版第一本小说《女吊》,开始了文字的飘荡之路……

内容提要

1.惊悚悬疑小说一直为市场热捧,而购买此类图书的很大一部分是女性。“惊心之恋”系列是专为女性读者打造的惊悚悬疑幻想类精品读物。不仅具备惊悚离奇的气氛,还加入了女性读者喜爱的爱情故事。惊悚+言情的完美结合,是市场上最适合女性读者阅读的惊悚类读物。
2.作者在天涯莲蓬鬼话具备相当高的人气,《面若桃花》网上创点击率新高,并得到天涯莲蓬鬼话版主莲蓬、苏京,悬疑作家李西闽、庄秦、一枚糖果,影评人、编剧顾小白,出版策划人闫超等人的强烈推荐。
3.书中对于惊悚气氛的营造非常充足,不管是深山中的古老大宅、地理位置独特的村寨,还是八年换棺等奇特习俗,都从一开始便能抓住读者的心。

目录

【一】八年换棺
【二】凶兆?吉兆?
【三】画像下的老太太
【四】乌鸦与绣鞋
【五】一只眼睛
【六】少了头的“生”
【七】失踪的小拂
【八】受惊
【九】暗藏杀机
【十】水清不见字
【十一】水里盛放
【十二】惊见
【十三】醒目
【十四】晚餐
【十五】是人还是鬼?
【十六】蛇绕
【十七】薄如意
【十八】斜角纸
【十九】来访
【二十】催婚
【二十一】毒药
【二十二】手
【二十三】问
【二十四】伤
【二十五】老太太
【二十六】撕破
【二十七】怀疑
【二十八】雨水
【二十九】凋落
【三十】浮生如斯
【三十一】霍亲
【三十二】疏远
【三十三】开放前厅
【三十四】无眠之夜
【三十五】不告而别
【三十六】丢失
【三十七】假山
【三十八】真相
【三十九】逃生
【四十】逃亡
【四十一】面若桃花

文摘

一生中,我们都要去一些陌生的地方,接触一些陌生的人。
我们不知道,哪些地方,去了以后,永远不会再去;哪些人,见了这一面后,亦成永远。
我们更不知道,哪些地方,去了之后,我们永不会再回来!
宛如我们的红颜,曾经明媚绝艳,面若桃花,哪一夕后蓦然发现齿缺发秃,老态龙钟。鲜活的生命,鲜活的美丽,只不过春梦一场……
一八年换棺
如果不去严思汝家,她或许永远不会看到这出诡异的“八年换棺”。
如果不是一周前严思汝向她求婚,她或许不会千里迢迢跟他前来。
如果她身边有父有母,有可商量、可替她拿主意的亲人,她或许不会这么快就答应他的求婚。
如果……
宫莲不知道,这个暗藏隐秘的世界,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他的家乡,比她想象中的要远。
那是车到不了的地方,宫莲与严思汝下了火车,租了辆马车,一路颠簸,一路尘土,才到了一条小路口上。
前面这条小路是陡峭的,弯弯的,向上无限延伸,像是有大片的山丘等待在路的末端,又似是下坡,谁知道那路的后面是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小路两旁全是绿得发黑的灌木,密密匝匝的,浓密得几乎要遮了天。这是一条马车过不了的小路。严思汝付了车钱,满含歉意的眼神看了看宫莲,宫莲这才知道,得下车了。
不知为什么,在提步欲行时,宫莲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不安。她看了看未知的幽暗前方,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她疑虑地犹豫着说:“我怕……”
“怕什么?”严思汝停下脚步,看着宫莲的眼睛。
“我怕你们家的人会不喜欢我。”宫莲用低低的声音答道。
“瞧你,又胡思乱想了。”严思汝走了过来,放下行李,握住宫莲的手。宫莲的手有些冰凉。
从严思汝手心中传过来的温暖,使得宫莲忐忑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宫莲提起了行李,做出往前走的姿势。
严思汝笑了。
两人提着行李,穿过了这条小路。
在攀爬这条小路时,宫莲产生了很奇怪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包围在一片窒息的灌木丛中,越挣扎越会受伤害似的。她小心翼翼地走着,可越是小心,越觉得身边有芒刺在悄悄逼近,那些尖利的刺宛如不是依附在它们的宿主上,而是飘浮在空气中,会随时出来扎得人体无完肤……
就在宫莲被自己的这种意念折磨得快要发狂时,原本逼仄的空间,突然刮来一阵猛烈的风,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走到了小路顶点,看到了整个暴露在他们眼前的山。
山毫无奇异之处,只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神秘,如盘旋在山顶上的云雾,萦绕在四周。
宫莲的感觉没有出错,不远处的景象让她悚然一惊。
她看到,入云参天的竹林,墨绿的林梢大团大团的,给山造出阴森的阴影,无数草棚下的断碑破棺,留着风雨侵蚀的痕迹,突兀醒目。山上有一群穿着森森白衣的男女,正安静地围在一口破棺旁,只有一名老者引颈如歌如泣地唱着。听不懂他唱的是什么,他的声音忽而凄惨嘶哑,忽而高亢庄严,像是一具没有力气的躯壳在同自己的灵魂打架,又像是在召唤身旁已死去的魂,再次复活。
老者的声音幽幽地回荡在空旷的山林中,黑压压的群山之间有回应,似无数魂魄在争先恐后地呼应着。
“八年换棺!”严思汝发出兴奋的声音。
宫莲不解,问:“什么是八年换棺?”
“我们这里,每过八年生者一般都要给故去的亲人换一次棺木。这可是八年才得一见的。没想到,我们一回来就看到了。宫莲,我们过去看看。”
“你说的可是给死人换一口棺材?”宫莲问。
“就是这个意思。”
“不!”宫莲吓得有些变色了,拒绝道,“这有什么可看的,别去了。”
“去吧。”严思汝说,“每一次换棺都会有预示。它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提示参与换棺的某一个人将会遭遇到什么。你不知道,换棺的预示是很准的。与其听瞎子算命,还不如去看一次换棺。这是最好的占卜吉凶祸福的机会。”
“可是你瞧,那里的人那么多,最终测算的是谁的吉凶祸福,恐怕谁也不知吧?”
“所以换棺的人要越少越好。一般都是自家亲人,外人无法参与其中的。”
“可你……”宫莲更纳闷了。
“我?”严思汝脸上微微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毫不掩饰地说,“我是严家大少爷,我能参与到族中任何一家的换棺仪式中去。这也是对方无上的荣耀。”说完,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像是看透到她内心深处,笑着问:“想去看看吗?或许这次预示的是你的未来也不一定。”
宫莲犹豫了。她是真的怕见死人,她甚至能想象出棺材中的尸骸是怎样的狰狞可怕……但尽管如此害怕,还是敌不过对换棺占卜的好奇。
或许,潜意识里谁都在希望,希望自己是人堆中最独特的一个——或许最与众不同的!或许最贵不可言的!或许与神秘力量或神秘信仰结缘的!或许……或许都是忘却的回归,期盼着有一个声音,告诉你,最想的结果、最近的距离,就在眼前。
严思汝拉着宫莲的手,稍稍一用力,后者的脚步便迟疑地跟随上了。
果真如严思汝所言,原本那些人肃穆地站立着,表情凝重,一看到严思汝,他们先是一惊,但都没有表现出不快,仍旧是静默着允许他与她的靠近,甚至给二人让出了一条直达坟墓的通道。
其他的人都俯首帖耳地站立在一旁,只有一名很美艳的女子很突兀地僵立在一旁,一双凤眼配着她的表情,有几分跋扈,她冷冷地盯着他们。
宫莲感觉到,对方强烈的敌意,正从全身上下的每寸皮肤、每个毛孔中散发出来。
被这种眼神紧紧跟随着,没有人能感觉到舒服。
老者仍然在凄厉地唱着,刚才从远处听着倒不觉得如何,走近了,这像极了哭泣的丧曲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等他俩走近,宫莲更觉害怕。她后悔自己刚才任由好奇心牵引,竟然真走到这里,看到眼前这口由草棚盖着的棺材,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死亡之气环绕在身旁。
棺材前放了个案几,案几两边的烛台上各插着白烛,香炉上三根清香还袅袅地飘散着轻烟,一些茶果点心摆放得整整齐齐。
而案几前方的棺材,经过了风雨的八年,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看来再不换棺,的确对不起住在里面的尸体。
正在宫莲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四周一片死寂。她感觉到异样,猛然抬头,只见老者不再唱丧,他将三支清香抽出,合在手里,对着棺材拜了三拜,然后将香猛地倒插在土里,又快速地做了一个手势。两个蒙着面的男子走上前来,拿开草棚,合力移开了破棺盖。棺盖发出腐朽木头摩擦的声音,“咯——吱——咯——吱——”当棺盖掀开时,宫莲能闻到从棺材里飘荡出来的霉烂之气。
……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