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有九思(套装共2册) / 东奔西顾

  • 本店售价:RM31.50
  • 市场价格:RM45.00
  • 商品点击数:420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31.5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君子有九思(套装共2册)

原价:45.00元

作者:东奔西顾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5月1日

ISBN:9787550016729

字数:

页码:576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1E37WC0Q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君子有九思》里的陈慕白,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男主,没有之一。他性格乖张,洁癖非常,不是时下少女会喜欢的温柔少年。我记得书中有一段“她一直当他是黑夜的撒旦,阴暗可怕,却不知道阳光下的他可以美好得像个天使。”这样的描述。我觉得可以诠释陈慕白的爱情,我们眼中的他是怎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顾九思眼里的他,是美好的,是干净的,这些对于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水冰清
属相相冲,五行相克,不合,不宜婚配。
陈慕白回复:命由己造,岂由天命。
这样的爱情,我喜欢。
——阳光
《君子有九思》里的陈慕白,是我*喜欢的一个男主,没有之一。他性格乖张,洁癖**,不像时下少女会喜欢的温柔少年。我记得书中有一段“她一直当他是黑夜的撒旦,阴暗可怕,却不知道阳光下的他可以美好得像个天使。”这样的描述。我觉得可以诠释陈慕白的爱情,我们眼中的他是怎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顾九思眼里的他,是美好的,是干净的,这些对于他而言,才是*重要的。
——水冰清
属相相冲,五行相克,不合,不宜婚配。
陈慕白回复:命由己造,岂由天命。
这样的爱情,我喜欢。
——阳光

作者介绍

东奔西顾,欢萌暖甜系青春作家,天然呆、自然萌。其作品文笔活泼轻快,内容笑点多多,温暖甜蜜的创作风格获得了众多读者的喜欢,被读者亲切地称呼为“东纸哥”。
已出版作品:
《妖孽也成双》
《回眸一笑秋波起》
《只想和你好好的》

内容提要

暖甜系作家东奔西顾期待度爆棚的情深之作,全情呈现。
夏夜微凉,夏花微绽,夏风轻暖微拂,却都不及你眉眼欢喜。
附赠全新独家番外&《夏风手记》册集&唯美贴纸。

目录

楔子 你回眸,暖风吹
踏着满地的桃花落瓣,迎着暖暖的春风,他走进屋里,她仍站在屋外。

Chapter 1棋逢对手
他心里一笑,这个小狐狸,就不该心软让她缓一缓,这一缓心思也活过来了,一句真话都甭想听到了。

Chapter 2忽明忽暗的星火
他心计深沉至此,不疾不徐地布了那么久的网,只等这一刻收网,而她,在劫难逃。

Chapter 3 相互试探,真真假假
月光下他侧脸的线条清晰漂亮,在那颗桃花痣的点缀下,上挑的眼尾越发勾人。

Chapter 4 灰蓝色的雪夜
他一直在等这个人出现,在等这个人来问他,他好回答,他真的累了。

Chapter 5 木头也会倦的
他不能想象某一天他依旧肆无忌惮地叫着顾九思的名字,她却再不会出现。

Chapter 6不屑一顾是相思
陈慕白高鼻薄唇,天生一副薄情相,看谁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纨绔少爷模样,别扭的时候更是出口伤人,此刻她却没由来地觉得……可爱。

Chapter 7流水潺潺,心意难耐
她难得看到他这样笑,没有嘲讽没有阴郁,似乎真的是在笑,眉眼弯弯,眼底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逐渐昏暗的天色里随着笑意渗出来。

Chapter 8 以爱为旗在我以上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Chapter 9谁是谁的棋子
爱一个人本来就是卑微的,不是吗?所谓的不愿再卑微下去不过是不爱的借口罢了。

Chapter 10 赠你一场空欢喜
陈慕白忽然开始烦躁,开始恼怒,没有人告诉过他,男女之间的相处竟然会有如此患得患失的时候。

Chapter 11 尚未发生
顾九思,你再这个样子,我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Chapter 12遇见的你,艳过骄阳
他记得那天他站在屋外等妈妈,透过落地窗看到屋内的小女孩眯着眼睛看向太阳,明明被阳光刺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却依然倔强地仰着头。

Chapter 13风在低吟,他在诉请
顾九思,我们之间,要么就是完完全全地站在对立面,剑拔弩张,不要心软;要么就全心全意地相信对方,心底坦荡。如此反反复复,真的是……

Chapter 14黑白的过去
顾九思,为什么你经历了那么多,可眼睛里的笑容却还是那么干净,像那穷山恶水中绽放的雪莲花?

Chapter 15小九,别怕
他一生狂妄,却从未赢过她一场。

Chapter 16 回转的宿命
这是命,是劫。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Chapter 17 此心安处是吾乡
见不到他的日日夜夜里,他的眉眼在她的心里描绘了无数次,可描绘的次数再多,也不及真的出现在眼前带给她的震撼和安心。

Chapter 18 雪花下的棉花糖
雪花落在她粉嫩的唇上,陈慕白心中一动,低头覆上她的唇。

Chapter 19心相守望,地老天荒
几年前的雪夜里,已是情愫暗生,缠绵缱绻,这一世的温柔和爱意都在不经意间绽放无边,入骨入髓,无怨无悔。

番外一人间有味,相意暖阳
番外二礼物
番外三云上清欢
番外四你是我的小确幸

文摘

顾九思遥望着钟楼的方向努力绽放出一抹笑容,顺着路接着往前走,她早已没了退路,无论前方等着她的是什么,她都只能往前走。
才走出没几步就看到陈慕白懒洋洋地靠在寺院门前晒太阳,双手抱在胸前,半眯着眼睛似乎在听钟声,慵懒得像只猫。
顾九思又走近了几步才听到他嘴里还在轻声数着。
“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听到脚步声,陈慕白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闭上眼睛接着数。
“一百零五……一百零六……一百零七……一百零八……”
随着钟声的结束,陈慕白慢慢睁开眼睛,悠闲肆意地轻触着手边的白雪,慢悠悠地念出首诗来:“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顾九思看得出来,陈慕白是真的心情愉悦。似乎每每偷闲暂时逃离那个牢笼时,他的心情都不错,一贯凌厉的脸部线条都柔和下来,一身清贵,眼角眉梢带了丝散漫随性。直到陈慕白看着她不说话时,顾九思才感觉到有些尴尬,有些手足无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顾九思再和他独处时,总有些不好意思。她之前只是觉得他可怕,让她头疼,可现在却总有些说不出的别扭,只能低下头去尽量避免和他对视。
陈慕白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红,似乎并没有捉弄她的打算,很是随意地扬扬下巴问:“手里拿的什么?”
顾九思立刻愣愣地递了过去,“舒画送的,给你吧。”
她难得这么老实,陈慕白瞄了一眼,心不在焉地回绝道:“女人用的东西,给我干什么?”
顾九思似乎捧着的是块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留也不是,为难地看向陈慕白,“我也不要,那怎么办?”
她早上大概只是随意地抹了把脸,粉黛未施,晶莹剔透,连眉毛都是淡淡的,朴素清雅得像是一幅水墨画。此刻站在冰天雪地里,身后便是寺庙里氤氲缭绕的烟云,看上去有股飘逸出尘的味道。
她一脸纠结,眼底又带着期冀地看着他,似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双眼睛竟让他心中一动。
陈慕白很快回神,垂下眼帘掩饰着什么,“不是什么难事,不要就换了钱捐给寺里,他们高兴得很。”
顾九思很是乖巧地点点头,“哦。”
陈慕白之前手里一直拿着个什么,摆弄了半天忽然叫她:“过来。”
顾九思往前走了一步,“怎么了?”
陈慕白冲她招招手,“你躲那么远干什么,再过来点。”
顾九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又往前走了几步。
他坐在石阶上,顾九思微微弯腰看着她,谁知下一秒,他竟然伸手去抓她的头发。顾九思头皮一麻,本能地直起身来,很快刺痛涌上心头,她下意识地惊呼一声。
陈慕白抬手往她的方向松了松力道,“别动!”
顾九思只能又弯下腰去,皱着眉侧身配合着陈慕白。
陈慕白揪着她的头发挑了半天,突然使劲扯了几根下来。顾九思捂着头皮直起腰来瞪他,“你干什么?”
陈慕白也不回答,低着头捣鼓了半天,然后向她摊开掌心,淡淡地开口:“喏,拿去吧,送你的。”
今天第三次收礼物的顾九思已经相当淡定了,只是陈慕白这人,连送别人礼物的方式都这么……别致。他懒懒地坐在那里,微微抬眸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用的“送”而不是“赏”,已经相当给她面子了。
顾九思接过来看着手里黑乎乎像长着长尾巴的虫子一样的一团毛发,沉默半天问:“这是什么?”
陈慕白浅浅蹙眉,也是一脸奇怪,“头发啊。”
顾九思觉得大概是自己没表达清楚,又重新问了一遍:“我知道这个是我的头发,请问,除了我头发之外的物体是什么?”
陈慕白指着自己坦坦荡荡地回答:“胎毛,我的。”
顾九思低头看了看,颜色很淡,伸出手指摸了摸,也很软,好像真的是胎毛。她完全想不到,陈慕白还会留着自己的胎毛。
或许是她脸上的纠结太过明显,陈慕白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个结不好看吗?我学了很久。”
顾九思继续一脸纠结地去看手里松松垮垮勉强可以称作一个结的东西,完全看不出这个“结”的结构,似乎只是乱七八糟地将两股头发勉强纠缠在一起。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去看陈慕白那双修长白皙的手,皱眉。
那么好看的手为什么就只是个摆设,中看不中用呢?他那绝对不是手,是爪子,不对,动物的爪子都比他灵巧。
此时的顾九思并不知道,在那么久那么久之后,这双被她嫌弃万分的爪子是怎样坐在阳光大好的清晨,在金色的光圈里一脸温柔认真地给一个软萌的小姑娘梳出漂亮的小辫子,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还记不记得他曾经如此笨拙过。
还有,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这个毛团到底是不是个“结”以及这个“结”好不好看,而是……
顾九思深吸了口气,坐到陈慕白旁边耐心地解释:“慕少,你知不知道一男一女的头发缠绕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送完礼物打算继续倚着寺庙的门柱晒太阳的某人一脸莫名,“就是放在一起喽,能有什么意思?”
顾九思看了陈慕白半天,不确定眼前一脸纯良的某人到底是在演戏,还是本色出演,又捺着性子问了一句:“那结发夫妻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你总该知道吧?”
陈慕白越发高傲,微微扬着下巴,“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说过。我就是觉得过年了该送你点什么,可是我没准备,反正我身上的东西都挺珍贵的,一根头发也是值得珍藏的,你说是吧?可是胎毛太少了,挽不成一个结,就借你的头发来用用,有什么问题吗?”说完又拿出一个小巧的红色束口锦囊袋,把那个“结”拿过来塞进去,然后一起塞到顾九思手里,嘴里还嘱咐着,“收好了,别丢了。”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顾九思一眼,有些别扭,有些不自在。
顾九思的注意力被手里的锦囊袋吸引了过去,并没觉察到平日里的陈慕白并没有这么多话,他一向是不屑于向别人解释什么的。
她摸着手里的锦囊袋,质地很好的绸缎,上面用金线绣了个福字,很是精致。顾九思看了半天,越发的迷茫,“这是……”
陈慕白闭上眼睛晒着太阳,很随意地回答:“我妈留给我的。”很快又补充了一句,“胎毛本来是放在这里的。”
顾九思看着手里的第二块烫手山芋,递到陈慕白眼前,“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陈慕白感觉到了她的靠近却没有睁开眼睛,薄唇轻启道:“先放你那里吧,你帮我保管。如果……”
他顿了一顿,才继续开口:“你再还给我。”
顾九思还想再说什么就看到陈慕白不耐烦地睁开眼睛,皱着眉赶她道:“你还有事没有,没事就自己玩去,别挡着我晒太阳。”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顾九思觉得今天的陈慕白有些诡异,可再说下去他肯定要开始冒火了,只能暂时收了,想着以后找个机会再还回去。
陈慕白在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之后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某个快要消失的背影,微不可察地吐出口气。
顾九思回到房间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还是掏出那个结来,按照大致的结构修修整整了半天,才终于能看出这个结的轮廓来。
她拿出手机查了半天,又照着图片辨认了半天才发现,陈慕白打的这个结,名字叫……同心结。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