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套装上下册)(附海报+书签+卡片) / 玖月晞

  • 本店售价:RM33.60
  • 市场价格:RM48.00
  • 商品点击数:405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33.6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怦然心动(套装上下册)(附海报+书签+卡片)

原价:48.00元

作者:玖月晞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11月1日

ISBN:9787539987736

字数:

页码:480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16ZWE1AG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这是一篇暖文,更是一篇爽文。暖的是男女之间彼此的爱,爽的是女主如何成功逆袭,虽然属性有些暗黑,但整本书看起来会让人心情变得特别好,就连忙忙碌碌中的一口浊气都能纾解开来,很快意,非常过瘾。玖月唏的文就是这样,人物塑造能力超强,书中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非常鲜明的个性和特色,非常喜欢。
——羽羽
最开始纯粹是想看女主如何上位的,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作者人物的性格把握得相当吸引人。男女主之间的气场又足又甜蜜。
无论是倪小珞的典型傲娇和后来的成熟,还是倪小珈的强势威武霸气外露(女王我的爱!)以及后来的小小崩溃,都让人爱,尤其是在之后的某段情节里,倪小珞误会倪小珈为了加强实力,为了联姻才和越小泽在一起时,越小泽那句“联姻,哈?”我在宿舍里萌得满地打滚1我瞬间就有一种这小夫妻好有情趣,萌得人家一脸血,欲求不满啊!但是,文里我最爱的绝对是出场只有几回,但是这几回里充分显示出这娃是一个讲诚信、温柔、有礼、善良、帅气的冰山面瘫。没错,宁锦吴。
那一句“谁惹你伤心了”让我直接萌得满脸泪水啊。伤心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实在是太美好了。哪怕无关任何情感,哪怕仅仅是一句问候。而且,随身带手帕的男人绝对是好男人啊!
——井伊凉

作者介绍

玖月晞,一路行走一路漂泊。“我认为迄今做过最好的事,就是活在真实的生活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代表作:《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佛洛依德》《亲爱的苏格拉底》《怦然心动》。



内容提要

这是一个各方面配置都符合“男神”这一定义的男人与各方面行为都展现了“高智商”的女人步步倾心的温暖故事。数年修订,全新版本,新增番外,经典纪念卡片超值赠送。
网络累积阅读量超5,000,000次,百度搜索超2,600,000次,微博热议话题超3,700,000次,各大影视公司争先竞价。
这一世的倪珈活得恣意,阳光,璀璨。她的光芒照亮了她的周遭,也照亮了他的人生。
如果没有倪珈,他真的会随意找个女人联姻,然后带着淡漠的面具度过一生,终其一生也无法找到破开他心防的女人。
可是,上天让他和倪珈契合,从此,只愿,和她一起,春暖花开,一切都好。

目录

上册: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Chapter12
下册: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15
Chapter16
Chapter17
Chapter18
Chapter19
Chapter20
Chapter21
Chapter22
Chapter23
Chapter24
番外之泽珈
番外之泽珈和小包子
番外之越泽
实体独家番外

文摘

倪珈挂了电话,呆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拨通了越泽的电话。提示音响了三下后,没人接,倪珈本来就很忐忑,现在更乱,直接挂了电话。
可放下电话没多久,越泽打过来了,声音是一贯的冷清:“有事吗?”
倪珈瞬间紧张了,难道说要他陪她去逛街买衣服?
以他淡漠的性子,一定会拒绝的吧?
她张口结舌,脑子里混乱一片,结结巴巴,也只说了一个:“呃……”
对方沉默了一秒:“怎么了?”
话还是很短,但这次似乎带了一点儿人情味。
倪珈闭了闭眼,只能先撒谎把他骗出来再说!
倪珈不敢说要找他逛街,脑子里想法乱转,一咬牙:“那个,上次说,你欠我一支舞,那个,还算不算数的?”
电话那头又是沉默,两秒钟后,问:“是今天晚上吗?”
倪珈赶紧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又用力嗯了一声。不知为何,每次等她说完话,他似乎都要反应上几秒。
他说:“嗯,算数的。”
如果越家的代表人物能来,那真是很大一颗定心丸。
倪珈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顺水推舟地说:“那,我们还没有一起跳过开场舞,应该,要稍微练习一下吧!”
“哦?”听上去总有点儿意味深长的味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过去?”
倪珈赶紧客气地说:“当然,看越先生的时间了,你愿意什么时候来,都行。”
那边的越泽听了她这明显客套又不真心的话,唇角弯了弯,可声音依旧是浅浅的,听不出情绪:“刚好没事,那过会儿我去你那儿吧。”
“太谢谢你了。”她听上去似乎很开心,如释重负地开心。
越泽眸光闪了闪,挂了电话。
倪珈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下了楼。步行出去,要走过一条很宽的林荫大道。
下午2点,阳光很好,
光线从树叶枝梢的缝隙里洒进来,有一种梦幻的味道。有树的地方,空气总是很好。倪珈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似乎放松了一些。
微微侧头,就可以看见一旁碧绿的草地上,庆典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布置今晚露天party的宴会场地。
今晚,她要让大家都看到,她才是倪家真正的大小姐。
舒允墨的事,她不会再想,她不会再让她影响心情;妈妈的事,顺其自然,以后见机行事;倪珞,只要好脾气地哄哄他,就会好的。
至于她自己,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帮倪氏拿下MaxPower项目,和越爷爷的约定还要继续的。
倪珈穿过树荫之下细碎斑驳的阳光,走出院子门,立在大门口的梧桐树下。
等了没多久,越泽的车就到了。
车门打开,倪珈有些紧张。没想,先下车的,却是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像是保镖,又像是混黑道的。
黑衣男拉开靠近倪珈这边的车门,越泽走了下来,先是微微眯眼,望了望院子草地上正在布置的场地,这才看向倪珈,问:“晚上的宴会是在草地上开吧?”
倪珈点点头。
“那,你怎么跑出来了?”
意思就是,不是要练习跳舞吗?
倪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其实,我的舞已经学得很好了,不用再练习。而是,我的晚礼服还没有准备好,所以……”
越泽平平静静听着,清俊的脸上波澜不起。
倒是周围那个黑衣男,顿时冒出一股子寒气,我们老板就是让你召之即来地陪逛街的啊!
倪珈感受到这人嗖嗖的目光,立觉不对,抿紧嘴唇,有点儿心虚,抬眸望了望越泽。
彼时,他站在正午的阳光下,漂亮的脸被太阳照得异常清晰又灿烂,许是因为光线的原因,他看上去没有一贯的清冷淡漠,反倒是有一种随意的懒散。轻薄的唇角略略弯起,似乎噙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倪珈看不懂他极淡的笑是什么意思,不知他是见识了她的鬼把戏而讥讽她,还是因为受了她的骗而气她。既然不懂,她索性装作很坦然的样子,一咧嘴,嘿嘿地笑了回去。
越泽:“……”
他眼瞳微敛,神色不明地看着她没一点儿羞赧的笑脸,足足三秒后,转身,居然还很矫情地给她拉开车门:“那就上车吧。”
倪珈稍稍一愣,立刻从善如流地上去,上了车才发现,对面还有几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阴森森地看着她。
倪珈:“……”
一路上,越泽都没有说话,他个性就是如此。
至于倪珈,她想了想,越泽的利用价值就是陪她买衣服,晚上陪她跳一支舞,然后就可以功德圆满地把他这尊大佛送走。
这么一想,她也不需要刻意讨好他,所以她也不说话。
另外几个面无表情男吧,更加不会说话。
于是,几十分钟的车程,就在沉默中过去,没人爆发,也没人灭亡。
车停在B市最繁华的高档商圈专用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坐在最前边的黑衣男窜下车,跑到倪珈这边给她开车门。
这是一位外表粗犷如大汉,内心温柔如少女的汉子,他猜想着吧,他家三哥居然来陪这位小姐买衣服,这是从来没有过也是极度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位小姐的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可是吧,他家三哥一直在男人堆里混,没交过女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和女人相处,真傻!刚才坐在车上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太不解风情了!
温柔汉子心想,其他人也是冷冰冰的表情,会吓到这位柔弱的小姐,最终会牵连他家三哥失恋的。他立志要为三哥的人生大事尽一份力。于是,给倪珈开门时,粗犷的汉子十分温柔地冲她笑了。
倪珈瞬间一抖,笑得比哭还难看。
粗犷男郁闷了,心是好的,却不该吓唬小朋友。
倪珈还是反应很快的,回了个笑容。
人家的笑容才是天真烂漫温暖人心好吗?粗犷男很受伤,默默蹲墙角去了。
越泽特意问了倪珈一句:“有特别喜欢的牌子吗?”
倪珈随意回答:“Valentino。”两人便去了Valentino旗舰店。
越泽走进店时,店员小姐的目光立刻直勾勾地射过来,倪珈假装没看见,暗自腹诽,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是容易招蜂引蝶。以后谁要是跟他过,绝对倒霉。
倪珈目光漂移,还挑选着衣服时,越泽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件怎么样?”
倪珈回头,就见越泽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的抹胸轻纱长裙,裙子是束胸设计,裹胸处的丝绸布料自然堆砌成细纹褶皱,简单又大方。
胸部以下则是柔美清婉的长裙,裙摆高低起伏,穿上会露出纤细的小腿,而那身裙摆静止时看上去柔顺又服帖,极显身材,可轻轻一晃,又有层层叠叠的纱在缓缓飘舞,像晕开的水雾。
越泽道:“party是在晚上,白色的最显眼。因为是露天,会有夜风……”
倪珈明白了,她几乎可以想象到风吹之时,这件裙摆上的无数层轻纱妙曼飞舞的美景。
她有些意外越泽会考虑到这么多,从他手里接过裙子,说了声谢谢,就去试衣间换去了。
更巧的是,这件长裙刚刚合身,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倪珈走出来,店员们纷纷惊叹地睁大了眼,就连越泽一抬眼,看见她时,深邃的目光也凝滞了几秒。
倪珈瞥了一眼镜子,她皮肤本来就白,完全能压得住一袭白色,这条裙子无论是款式还是细节,都很完美,简洁大方,清纯又不失妩媚。
初看还像上班的乖乖女,再一看又像是撩人的性感女郎。
倪珈很满意,开心一笑:“我就要这个啦!”
越泽见她突然冲他笑得那么甜,有些不太自然地挪开目光,对店员道:“就要这个了。”
倪珈刚要转身去换衣服,又想起什么,对店员道:“这件衣服我来付钱,不要收这位先生的。”
越泽极轻地抿唇,没有尴尬,复而道:“这件裙子就当作生日礼物吧,还是,你想让我重新去给你挑礼物?”
倪珈听他这么说了,无所谓地耸耸肩,大方落落地说:“既然这样,我就开心地收下了。谢谢越先生。”
越泽眸光深深,望她一眼,觉得她这种随意的性格蛮轻松的,不会让人觉得别扭又负担。
他没再多说什么,结账去了。
“珈珈,你怎么也在这里?”店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倪珈一愣,宋妍儿?她不是陪舒允墨逛街去了吗?
看过去,可不是?宋妍儿和舒允墨,两人手挽着手亲亲密密地走过来。后面还有,倪珞。
倪珞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倪珈,很尴尬,到一旁就停住了脚步。
可舒允墨见他不过来,还特意冲他喊:“珞珞,你在那边干吗?快过来啊,倪珈也在呢!”
倪珞就是不过去,独自在店面一角晃荡。
此刻他有些怨舒允墨,喊他干什么,他不想让倪珈看到他陪另外一个姐姐在逛街。
说实话,他还在和倪珈怄气。他讨厌她像家长一样,凭着自以为对他好的想法,就肆无忌惮地干涉他的生活,所以他很想找法子气她,气得她跳脚才好。
然而这样陪着舒允墨逛街买礼物,却把倪珈撂在一边,他心里并不好受。
只怪舒允墨的电话打得太早,他已经答应她了。而且往年生日,他都是和舒允墨一起过的,习惯了。
可是为什么他今天就是觉得那么别扭呢?
倪珈看了倪珞一眼,他站得很远,且自始至终都看着外边,很明显不敢和她有目光交流。
再看舒允墨,一脸骄傲又显摆的笑容,倪珈的弟弟和闺蜜都在她这边,多快活啊。
可看到倪珈身上这件裙子,舒允墨有些吃惊,她穿着太漂亮太好看了。今晚的生日party,她一定会是主角的。
舒允墨不太舒服,某个瞬间,余光里目测到一个优质男往这边走过来。舒允墨换了温柔可爱的笑容,拉住倪珈的手:“珈珈,生日快乐哦,我们都生日快乐。”
倪珈冷淡地拂开她的手,不明白她突然这副样子又是搞什么,可抬眼看见越泽朝这边走过来,立刻就明白了。
舒允墨热情地寒暄了几句,才无限柔美地装作无意一瞥,看向走过来的那个陌生男人。
却发现是,越泽?
越泽这种冷淡又冷漠的人怎么会陪着倪珈逛街?难道他喜欢倪珈。她见过的综合条件最好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男人,居然喜欢倪珈。倪珈不是喜欢宁锦年的吗?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倪珈看见舒允墨惊怔的表情,眼珠一转,起了心思,她小鸟一样欢快地朝越泽扑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撒娇道:“越泽哥哥,谢谢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啦。我很喜欢哦!”
越泽被她刺激得眉心一抖,这女人亲密的举动和娇嗔的语气是要闹哪样?
他刚看见舒允墨的时候,就知道这两人今天又要不对付了,可他也没料到倪珈会受这么大的刺激,然后转过来刺激他啊。
可他还是很配合的,垂眸淡淡一笑:“只要你喜欢。”
宋妍儿和舒允墨同时呼吸停了一秒,越泽居然笑了,好看得会把人迷死好吗?
倪珈正仰着小脸望着他,看见他唇角眼底淡淡的温柔笑意,心跳瞬间有些混乱,皮相好的男人就是会不经意地勾引人。
不过,越泽显然不喜欢这种小女生的鬼把戏,提醒她:“把衣服换回来走吧。”
倪珈最懂见好就收,乖乖跑进去换衣服,可她又担心舒允墨在外边施展媚术,不到一分钟就换好衣服跑了出来。
越泽没想到她这么快,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舒允墨完全无视倪珈,娇滴滴地问越泽:“越泽哥哥,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你只给倪珈送礼物,不给我送,是不是太偏心了。”
宋妍儿在一旁特开心,还帮着允墨期待着。
她一看,舒允墨明显对越泽有意思!珈珈还说她对宁锦年有意思,怎么可能嘛?哎,虽然她知道珈珈和舒允墨关系不好,可珈珈这样往允墨身上泼脏水,她真的很为难。要是珈珈能懂事一点和舒允墨和平相处就好了,她就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话说还是以前那个穷珈珈比较好,比较乖,现在的珈珈变得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舒允墨和宋妍儿都无比期待越泽能有什么表示。可,越泽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淡定地说了一个字:“哦。”
然后,没有然后了。
舒允墨一时间讪讪的,不知怎么接话,更不知道她哪儿错了。毕竟,从来没有男人拒绝过她的任何要求。好在舒允墨也知道得体,笑了笑:“我只是开玩笑的啦。”
越泽直接当没听到,回都不回,只看着倪珈,等着店员帮她把衣服装进盒子里。
舒允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落在店员手中那件白色丝裙上,真心很漂亮,是那种一眼惊艳百看更美的漂亮;还是那种女人看了都想要男人看了都想让自己女人穿的那种绝色。
舒允墨轻轻地笑:“这么漂亮的裙子,应该是越泽哥哥选的吧?”
越泽还是不接话加没表情。
下一秒,舒允墨问店员:“这件裙子,你们店里有几件?”
店员还没回答,倪珈先冷冰冰道:“舒允墨,你难道要和我撞衫吗?”
舒允墨想到有男人在场,倪珈就这么说她,很怒,却装作委屈的样子,哀哀看着倪珈。
宋妍儿也帮腔:“珈珈,是你这件衣服太漂亮了,所以看见的人都会想要啊。而且闺蜜穿一样的衣服也是亲密的表现。允墨她想和你买一样的,是想和你亲呢。就像我,允墨也经常买和我一样的衣服,我都觉得很好呢。”
倪珈没什么表情地看她一眼:“如果以后她看上你的男人,你要不要分她?”
宋妍儿和舒允墨同时变了脸。
宋妍儿是真的委屈了,她们是闺蜜,珈珈怎么能这么说话伤害她?亏她还一心一意想缓和她和舒允墨的关系。宋妍儿很委屈,最终还是选择原谅。算了,她就这样,谁让自己是她好朋友呢。
舒允墨是真怒,爱情本来没有先后,谁有魅力谁上。衣服也一样。
今天她就偏要买这件裙子,倪珈又能拿她怎样。
一旁的店员小声道:“这条裙子是高定的,我们店只有一件。”
舒允墨面容一僵。
然而,身后的越泽淡淡发问:“其他旗舰店呢?”
倪珈一愣,这男人思维跳脱要干什么?
片刻前还羞耻的舒允墨心中狂喜,原来越泽的冷漠是伪装吗,其实他还是很浪漫的?亦或是倪珈对她的刁难刺激了他的保护欲,因祸得福啊!
店员回答:“应该有,五六件左右吧。”
越泽点点头,语气不容置疑:“那好,你去查一下,把其他店里所有同款的这套晚礼服都调过来,我都买了。”
店员诧异,立刻笑:“好的,我们尽快给您送过来,不知道是要加急,还是?”
倪珈面色微白,默默盯着盒子上的白色蝴蝶结。她还需要越泽帮忙,所以此刻她是不能挑战他的。
“不用,我会叫人来取的。”越泽很平淡地说完,看向倪珈,“好了吗?”
倪珈不明白了,他是要干吗?但人家的事情,她也不好问,只点点头。
舒允墨原以为越泽是想买一件给她的,没想就这么没头没尾了,有些失落,可转念一想,或许越泽只是等她开口而已。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