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妃(套装共3册)(附海报+书签) / 凤轻

  • 本店售价:RM55.86
  • 市场价格:RM79.80
  • 商品点击数:1115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5.86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盛世医妃(套装共3册)(附海报+书签)

原价:79.80元

作者:凤轻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3月1日

ISBN:9787555235156

字数:

页码:76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CCNANB8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凤轻很神奇,行文简直是朝堂与战场、江湖与后院各种剧情切换毫无压力。
——秋慕安
明明是丝丝入扣、环环相接的宫斗权谋故事,凤轻却写得妙趣横生,常常让人忍俊不禁。
——细雨凄迷锁清秋
从《盛世良缘》到《盛世谋臣》(出版名《繁星皓月不如你》),再到《盛世医妃》,凤轻架构了一个高耸巍峨的皇宫、一个气象不凡的江湖、一群义薄云天的儿女、一段段真挚刻骨的爱情故事。
——墨玥卿
默默看凤轻的书好多年,书中时不时冒出来的诙谐语句总是让人捧腹大笑,故事逻辑性很强,人物性格多样,情节曲折,适合细细品读,适合放书架里收藏,适合推荐给每一个书虫。
——wy微雨燕双飞

作者介绍

凤轻,潇湘书院大神,大气磅礴古言作家,擅长描写江山争霸传奇和男女权谋爱情游戏。文字幽默、清雅有余味,故事情节发展节奏快,人物刻画细腻而不脸谱化,是万千忠实粉丝拥趸的实力派作家。已出版《盛世良缘》、《繁星皓月不如你》,繁体版《一品红妆》(网络名:盛世嫡妃)等。

内容提要

1、 他,天生紫眸,明为生父不祥的郡王世子,背地里却是威慑江湖的紫霄殿主。
她,生而克母,看似被放逐乡野的国公千金,暗地里却是辣手无情的神医杀手。
当杀手头子遇到金牌杀手?争锋相对还是勾搭成奸?

2、未来夫君一双紫眸受尽世人耻笑,她却觉得,如此美眸世间罕见。既然她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不如好好享受美男吧!只是……皇城之中的日子却不是那么好过的。

3、新婚夫妻携手并肩斗权贵,斗渣爹,坑新皇,平叛乱,治瘟疫,金陵城中步步惊心、杀机无数。这对欢喜冤家能否杀出一条安稳平坦的通天大道?已有2896855人读过此书,已有14550人收藏了此书,2016年不容错过的盛世良缘系列,且看逗比夫妻的搞笑日常与险象环生的宫斗大戏!


目录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南宫无瑕
第二章 初回金陵
第三章 自取其辱
第四章 色即是空
第五章 乱起辰州
第六章 战地红颜
第七章 汉王宝藏
第八章 星城郡主
第九章 自作自受
第十章 大婚之期
第十一章新婚燕尔
第十二章所谓真爱
第十三章金陵世家
第十四章如疯似魔
第十五章灵州之乱
第十六章帝王之殇
第十七章皇权博弈
第十八章血溅宫闱




文摘

精彩试读:
卫君陌微微挑眉,打量着眼前的蓝衣少女和整个书房。她才刚刚回来就能让丫头如此恭顺,可见这位南宫家大小姐手段确实不凡。只见眼前的少女端坐在书案后面,神色平静却并不冷漠,他觉得只要她肯微微启唇一笑就能够让人感觉到无限的善意和纯真。但他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之前看他的时候眼底闪过的凶光。
南宫墨也在偷偷打量着卫君陌,他长身玉立,清隽不凡,一头黑色的长发一丝不苟地束在身后,淡青色绣着云纹的衣衫让他整个人显得冷若冰霜。只是那双眼睛……南宫墨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手,她发现自己似乎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将视线集中到他的眼睛上。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南宫小姐。”
“卫世子。”
书房里一片沉默,好一会儿卫君陌只得开口道:“舅舅的伤,南宫小姐真的有办法吗?”舅舅当年是为了救太子才落下病根的,这件事就是当今圣上也颇为关注,所以,南宫墨是否能真的能够治好舅舅是相当重要的。他相信南宫墨不是信口开河的人。
南宫墨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道:“南宫墨岂敢拿燕王殿下开玩笑?”
“如此,就有劳南宫小姐了。”
南宫墨扬眉,“卫世子和燕王殿下感情很好?”
“自然。”
靠着椅背,南宫墨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扶手,问道:“如此,卫世子打算用什么来付诊费?”
卫君陌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问道:“南宫小姐,是想要在下的眼睛吗?”
南宫墨脸上的笑容一僵,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果然看出来了。许多时候人之所以能够占得先机,就是因为敌明我暗。一旦让人明白了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事情就麻烦多了。她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要不要杀人灭口呢?
卫君陌深邃的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笑意,道:“金陵皇城……并不好玩。”
南宫墨定定地望着他。
“据我所知,已故的南宫夫人娘家已经没有人了。”卫君陌继续道,“令兄虽然疼爱南宫小姐,但是在楚国公府那样的地方,也只怕他并非绝对可靠。”
南宫墨笑道:“卫世子的意思是,你很可靠?如果连兄长都不能相信,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卫君陌想了想道:“我有你想要的,你也有我想要的,这不是最可靠的联系吗?”
“譬如?”
“我想要治好舅舅的伤,南宫小姐需要在金陵皇城里有个依仗。”卫君陌道。
“你指的是靖江郡王府吗?”南宫墨笑道。
卫君陌眯眼,平静地看着她道:“南宫小姐的胆子不小。”
“还好。”南宫墨笑吟吟地道。
“你应该知道,如果陛下知道你医术不凡,同样会下旨让你医治舅舅的。”卫君陌提醒道。南宫墨主动医治,可以得到燕王府的一个人情,一旦由陛下亲自下旨,那可就不一样了。
南宫墨不以为然,“医术这个东西,有还是没有,其实只有当事人说了才算的。”
“看来不能指望南宫小姐医者仁心了。”
“嗯,就像卫世子看起来也不太沉默寡言一样。”
卫君陌道:“一年之内,燕王府和靖江郡王府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另外,我会付诊费。”
南宫墨挑眉,“多少?”
“三万两。”卫君陌道。
南宫墨不为所动,卫君陌微微眯眼,面不改色地继续加码,“五万两。”
“……”
“十万两。”
“……”
“三十万两!”卫君陌沉声道,眯眼望着眼前的少女不停转动的眼眸。
“这个……”好心动怎么办?三十万两啊。
“五十万两!”
“成交!付现金我马上治!”她终于还是受不住金钱的诱惑,拜倒在金钱攻势下。
卫君陌扬眉,望着眼前笑得春光明媚的少女,好一会儿才低头从袖袋里取出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土豪掏钱的动作真是各种帅啊。捧着手中厚厚的一沓银票,南宫大小姐笑得更加灿烂了。她毫不犹豫地扯掉了之前准备好的药方,重新提笔刷刷地写好了新药方,恭敬地奉上,“一开始有点痛苦,但是我保证三个月内药到命除……不,药到病除。如果还有什么病,可以随时来找我,包治疑难杂症。”
卫君陌怀疑地瞥了她一眼,伸手将药方接了过来。看个病要五十万两,她真以为他钱多烧得吗?
“我当然不是觉得卫世子会这么倒霉了。但是,你的亲朋好友、仇人路人,谁有病了都可以来我这里治,只要有钱一切好商量。”南宫墨捧着银票,心情愉悦地说道。
卫君陌点点头,看来偶尔介绍几个倒霉鬼给她,以此来维系彼此的关系也不错,“我要三成。”
南宫墨的笑容顿失。居然跟他要提成?这男人真的只是面瘫冷漠而已吗?
“半成!”
“两成。”
“一成半。”
“成交。”
“哼!”南宫墨眼珠子一转,笑吟吟地问道,“话说,卫世子,你哪儿来这么多钱?”随身带着五十万两银票,这不是普通人做的事情,即使是王公贵胄也不会这么豪阔吧?这只能说明,五十万两对某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整个靖江郡王府一下子能拿出五十万两现银吗?
“等你嫁进靖江郡王府的时候就知道了。”
“……”

卫君陌坐在另一边,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无瑕,生气了?”
南宫墨睁开眼睛,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卫君陌眼中的笑意更深,轻声道:“母亲说,等到楚国公府的宴会结束之后,就去楚国公府下聘。”
“你真的要娶我?”南宫墨问道。
“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无瑕想要反悔吗?”卫君陌淡淡问道。
不知怎么的,南宫墨感到一丝危险,顿时睁大了眼睛,警惕地盯着眼前的男子。
卫君陌摇了摇头,道:“无瑕怕我?”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道:“我说怕你了吗?”
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头顶的秀发,柔声道:“那就乖乖的,我不揍你。”
“啪!”南宫墨毫不客气地将他的爪子拍了下来,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卫君陌也不动怒,平静地收回了手,轻轻吐出几个字,“母老虎。”
“卫世子嘴这么毒,金陵城里的人们知道吗?”南宫墨咬牙切齿。母老虎?本姑娘就算是杀手也是最温柔善良无害的杀手好吗?
卫君陌淡定地说道:“别人知不知道不要紧,无瑕知道就可以了。”
南宫墨俏眼微微一眯,淡粉的樱唇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她抬手轻轻撩起耳边的发丝,咬牙道:“我现在知道了。”
卫君陌平静地拿起马车里的一个苹果递过去,道:“别生气。”
南宫墨浅浅一笑,伸手接过,道:“我不生气!”
卫君陌犹豫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看着眼前的姑娘气嘟嘟的小脸和怒火腾腾的明亮眼眸,卫世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哎哟,小心!”行驶中的马车突然剧烈地一震,南宫墨险些扑了出去撞向了跟前的桌子。
卫君陌长臂一伸,一把扶住了她,“小心。”
马儿显然是惊着了,马车并没有停止晃动,反倒是晃动得更加剧烈起来。卫君陌干脆一把拉过南宫墨搂进自己怀里免得她被撞伤了。
南宫墨前世今生活了二十多年,哪里有跟男子如此接近过,当下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一掌拍向卫君陌。上一次她忍了,可不代表她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忍。
卫君陌似乎毫不惊讶,抬手挡下了南宫墨拍过来的手。
南宫墨眉梢一挑,另一只手也跟着拍了上来。卫君陌胳膊一抬,将南宫墨圈进了怀里,另一只手也同时握住了南宫墨的手,轻声道:“乖,别闹。”
南宫墨顿时气红了脸,若是在外面她还能跟卫君陌拆招,在这狭窄的马车里根本施展不开,完全是谁力气大谁赢,若是两人真的拼起来把马车给弄翻了,那就更难看了。卫君陌刚才的话仿佛将她当成了个孩子,让南宫墨更加不高兴。南宫墨一张嘴,低头就朝着他扣住自己的手腕上咬去。
“唉,小心小心!”马车又是一抖,卫君陌也跟着向后倒去。南宫墨被他扣在怀里,只得跟着往后倒去。幸好卫君陌垫在后面,不然的话只怕要撞得不轻了。卫君陌闷哼一声,低头道:“好痛。”
南宫墨顿时愣住了,回头看他,“伤得很重?”
“撞到了。”卫君陌道,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痛苦之色。
南宫墨知道他撞得不轻,连忙拍他的手,道:“快放开我,谁让你要……”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为了她,南宫墨说不出来多管闲事的话来,只得闷闷地住了口。

“你说了算。”卫君陌道,“但是,为了别的男人生气,无瑕,我会不高兴。”
南宫墨一怔,抬头看着眼前依然面色冷肃地男人,有些无奈。抬手捏了捏他的俊脸,笑道:“不高兴又如何?”
“我在生气,要补偿。”卫君陌低声道,低头吻住了那片他觊觎已久的芳唇。南宫墨一怔,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被他趁机榨取了更多,“无瑕,我跟他们不一样。相信我…”卫世子何等聪明,不用去查都能猜到南宫墨对阮郁之的反感所为何来。
“嗯…”南宫墨无措地点头,面对某人不动声色却渐渐逼近的压迫感,她从最开始的警惕到了如今渐渐地放松甚至是懒得挣扎了。想必…某人很快就能够达成目的了。搂着他的肩膀靠在男子厚实的怀中,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叹息:其实她早就相信他了吧?到底在不安什么呢?她南宫墨何时变得这般的胆怯懦弱徘徊不前了?
“我相信你。”南宫墨低声呢喃道。
“卫君陌。”
“嗯?”卫君陌低头,望着怀中因为这个吻而变得更加娇艳动人的女子。南宫墨在他耳边低声道:“卫君陌,咱们…圆房吧。”
紫色的眼眸一凝,过了片刻方才回过神来望向怀中的女子。深邃的紫眸顿时变得更加的深沉,仿佛里面燃烧着什么看不见的火焰,又仿佛随时都会从紫眸中爆发出什么一般,“无瑕…你不后悔?”
“自然。”南宫墨轻声道。
连告辞都来不及,被卫君陌急匆匆地拉回靖江郡王府,刚一进房间整个人就被扑到在了床上。
“卫君陌,你干什么?!”南宫墨没好气地道。
“你说呢?”卫君陌俯身望着她低声道。
南宫墨脸上微红,想起自己自己刚刚答应了什么事,清丽的容颜染上了一片红云显得格外娇艳。
“那什么…等等、等等行么?”
“等不了。”金丝腰带被人拉开,俊美无俦的容颜离她越来越近,直到双唇叠合在了一起。
“君陌…别…”南宫墨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竟然有些无措起来了。
微凉的唇变得火热,缠绵的亲吻着眼前的女子,“无瑕,别怕…相信我。”
相信你我会死。那种随时会被人吞噬一般的恐惧感让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根本听不进卫君陌的话。但是那缠绵的吻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她让她避无可避。南宫墨咬牙,忍无可忍,就不必再忍了!
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顿时掉了各个。南宫墨居高临下望着跟前的俊美男子,笑容可掬地拍拍他的俊脸道:“还是本郡主来宠爱你吧。好个俊俏的公子,给本郡主笑一个?”
紫眸掠过一丝淡笑,假装没看见某人的紧张。
“无瑕,你真的敢么?”
“我敢不敢,你试试看就知道了。”南宫墨粲然一笑,低头吻住了那优美的薄唇。男子眼底笑意更盛,抬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无瑕……”
缠绵的拥吻中,谁也没有在意什么时候再一次易位,只有在南宫墨想起来的时候再奋力的抢回,然后再一次的陷入令人脑子都迷糊成一团的水深火热之中。暗金色的纱帘不知何时落下,件件衣衫飞落到地上沉沉叠叠纠缠在一起,犹如注定将会纠缠一生的两个人。
窗外,星河绕月,万籁俱寂。
窗内,银烛高烧,春意融融。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顾客购买的还有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