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CCNANAE )一生一世笑苍穹1:天曜凤起(套装上下册)(附海报+书签) / 君子江山

  • 本店售价:RM50.83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749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0.83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一生一世笑苍穹1:天曜凤起(套装上下册)(附海报+书签)

原价:59.80元

作者:君子江山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3月1日

ISBN:9787555235095

字数:

页码:566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CCNANAE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她是天曜“荒唐无能”的太子洛子夜;他是天曜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凤无俦。凤洛两人的爱情既不光芒万丈也不闪闪发光,而是充满了小打小闹和大吵大闹,这才是嚣张二人组“相爱”的正确打开方式吧。
——山皇陛下么么哒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亦是宠她上天的人! 他之于她,是深情不可辜负的那颗朱砂! 看过这本书之后,我总是幻想他是真的存在的。
——森屿
不论是《一生一世笑繁华》里的澹台凰和君惊澜,还是《一生一世笑红尘》里的南宫锦和百里惊鸿,亦或是如今这部堪称经典之作《一生一世笑苍穹》里的洛子夜和凤无俦,只要是在君子江山的笔下出现,必定是个栩栩如生的角色。打架、卖萌、腹黑、冷漠、甜蜜、虐心、阴谋、战争,这些看似复杂多变的小情节构架起了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他们行走在江山华美的恢弘世界里,像一帧帧电影画面。
——小珠阿珠
他睥睨天下,傲然霸气,没有什么入得了他的眼;她夹缝求生,足智多谋,愿一生安平。他说他护她一世平安,只要她顺从;她说她早晚有一天要踩他于脚下,为何顺从。他为她寻宝,她为他吃醋,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姻缘早已注定。且看二人如何笑看苍穹,指点天下!
——妖言倾卿

作者介绍

君子江山,网络笔名:惑乱江山。潇湘书院大神,轻松搞笑文代表作家,当代爆笑文第一人,擅长在幽默笔风中,执笔直戳人心软处,文风令人捧腹而不失细腻,深受读者喜爱。其作品《一生一世笑繁华》、《一生一世笑繁华•终结篇》(原名《卿本凶悍之逃嫁太子妃》)出版上市后热销。《一生一世笑红尘》(原名《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畅销多时,连续断货!《一生一世笑苍穹》(原名《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一经推出引发读者大规模发评、讨论、推荐、点赞!
作者新浪微博:@大山寨帅裂苍穹帝尊

内容提要

比《太子妃升职记》更逗比、更爆笑的轻松穿越文!
网络原名:《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已有5146285人爱上此书,已有27732人收藏、推荐了此书!持续震惊45285381人次,万千读者为之着魔!
当女扮男装的太子,撞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是阴谋阳谋之下争权夺势,
还是彼此看对眼后暗度陈仓?

人家的爱情,你侬我侬,情话绵绵。
这两人却激烈碰撞,逗比搞笑,鸡飞狗跳!


目录

目录


【第一章】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第二章】爷没有傲骨,全是排骨
【第三章】帅哥们,你们听我解释
【第四章】感恩的心你有没有
【第五章】我已经不能和你愉快地么么哒了
【第六章】为把凤无俦吊起来打而读书
【第七章】情敌加起来绕皇城四十圈
【第八章】情商感人的摄政王殿下
【第九章】亲爱的小臭臭,人家可想死你了
【第十章】对这个只看内在的社会绝望了
【第十一章】叫声夫君听一听
【第十二章】爷是个有洁癖的人






文摘

【第一章】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威重宫墙之内,长长的黑色地毯铺路。宫人们分列两侧,齐齐低着头,恭敬地跪着,那样子似在膜拜神祇,怀着深深的敬畏,等待着王驾的来临。
摄政王殿下,年少掌权,独揽朝纲,铁腕手段,震慑天下,四方诸国无不臣服。皇上赐其以“孤”自称,显示与皇帝同等地位。
摄政王,对于他国之人来说,是魔!对于他们天曜之人来说,胜神!
王军开道,王旗飘扬。
一顶黑沉的轿子走在王军中央,一股强大迫人的气势狠狠压下,所有人屏住呼吸,连仰望都不敢。
轿子被人稳稳当 当地抬着前行,抬轿之人个个面无表情,眼神如刀,根本不看跪在路边的人一眼,仿佛看一眼便是抬举了他们。
轿中,黑玉长榻上斜靠着一人,一袭黑色锦袍,胸口衣襟微微散开,邪肆莫名。刚毅狂傲的眉,长若鸦羽的睫,高挺如悬胆的鼻,优美带着邪佞的唇,刀削般的面庞,只是一眼,便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一阵脚步声传来。
他猛然睁眼,一双黑色中带着鎏金辉光的眸子,迸出霸凛寒芒!
一刹山河碎,一刹万物臣服!
“阎烈大人!”脚步声近前,轿外侍从低头行礼。
一名黑衣俊俏的男子,大步过来,跪在轿前:“王,阎烈前来复命!戎国之人,心知已经触怒您,其君王携丞相,此刻正跪在摄政王府门前请罪!”
男人听了,合上双眸,声音低沉悦耳,却充满轻蔑:“让他们跪着。忤逆孤的意思,必将付出触怒孤的代价!”
“是!”阎烈起身,神色从容,并未讶异。
这时,一声惨叫从宫墙的另一端传来:“哎哟——”
男人眸色渐沉,隐隐不悦,显然被吵到了。
阎烈立即开口:“王,是太子。听说……听说他今日又摸了护国将军的……的屁股,皇上下令杖责。”

“哎哟!好疼,好疼,好疼!”妖物睁开眼,脑袋微蒙,看了看眼前情景,自己正趴在板凳上,臀部火辣辣的,微微一动,眼泪就要流出来:“什么情况?”
一名太监赶紧上前,搀扶道:“太子殿下,早就告诉您不要再非礼朝臣,他们一定会找皇上告状!这下好了吧?哎,奴才扶您起来!”
太子殿下?!不会吧?
她顾不得许多,飞快地一扯腰带,伸手往裤子里一摸,没有男人该有的“装备”,嘿嘿,满意而笑,她还是个女的。
宫人们惊愕地张大嘴。
太子伸手摸入自己的裤裆,又慢慢露出猥琐的笑容,难道太子在当众……当众自我满足?
确定自己还是个女的,心情好了不少!妖物收回手,看见大家都用一种被雷劈过的眼神看着她,她窘了一下,也明白自己刚才的动作不妥。
扶着她的太监支吾道:“太子爷,您……”
她伸手搭住他的肩膀,解释道:“你知道的,正常的男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有一些不妥的生理反应,我方才只是缓解一下。哦,对,像你们这样不正常的男人,是不会明白的。”
太监听罢,眼里顿时含了一泡泪——殿下戳人痛处!
“对了,你们方才说我是因为什么挨打来着?”她问了一句。
一名太监回话:“启禀太子殿下,因为您摸了护国大将军的……的屁股,将军找皇上弹劾您,皇上才下令……”
“啥?!”未听完,她眸中已喷出一团火——将军的屁股她还没摸到,自己的屁股就先疼成这样,这合适吗?她一撸袖子,怒道:“那将军在哪儿呢?”
“将军……将军刚刚去觐见皇上了……哎!太子,您走错了,是在东面。”
“啊,不对!太子爷,您找将军做什么?您不会还想摸吧?”宫人飞快地跳起,赶紧跟上。
妖物头也不回地询问:“那将军长得英俊吗?”
“呃……相当英俊!”您不是见了将军,起了色心才摸的吗?
“很好!爷非要再摸一把以消心头之恨。”她身为堂堂太子,不是美婢环伺、美男绕膝,却是醒来就差点被打残,而最重要的是,那个传说中的美男的屁股也没摸着,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宫人吓了一跳,飞快道:“爷,您别去了,皇上刚打完您!”
她不理。
宫人认命,又道:“唉,算了,您非要去就去吧,大不了再被陛下打一顿,反正对您来说也是家常便饭!”
她一边往前走,目光一边扫射,寻找英俊将军的身影,同时不耐地回话:“爷可是太子,大不了再被打一顿,还能被处死不成?”再说了,想打她妖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宫人一听有理,点头:“也是!只要您不得罪年少执政、独揽朝纲的摄政王殿下,整个天曜皇朝,也没人能真的将您如何!您……”
他这般说着,惊恐地看着他们的太子殿下,已经如一道光般射了出去,竟是朝着摄政王殿下的王驾。
他腿一软,眼前一花!
殿下不要命了,冒犯摄政王,就算他是太子,也必死无疑。
“太子——”他赶紧呼唤,但是她跑得太快,没听到。
妖物远远地就看见一行人抬着一顶轿子,周围侍卫的杀伐气势,和将军这样的身份很是符合。
一定是了。
她顾不上身后那个多嘴多舌的宫人,一阵狂风刮过,她往轿子前方一挡。
气氛骤冷,随即轿子周围气压一沉,强大的魔息压下,显然轿中之人已动怒。
跪在一旁的人见这情况,齐齐为他们不要命的太子殿下捏了一把冷汗——太子殿下今天早上吃药了吗?冒犯摄政王,他不要命了?
轿子停在半空,杀气弥漫,整个空间都已紧绷,仿佛只要有一丝异动,就会爆裂开来,夺掉所有生灵的性命。
所有王驾侍卫都等着王一声令下,夺取眼前之人的性命——太子殿下在王的面前,也不过草芥。
气压低沉,这下饶是妖物,也不得不承认这番气势逼人。轿子离她还有十米远,她却被轿中之人无形中散发出的威压迫得有屈膝的冲动。
但,她是来出气的,不是来膜拜的。
抬头,望向那顶轿子,她挑眉道:“你就是那个被我摸了屁股的将军?”
四周一片沉寂,所有人连倒吸一口冷气都不敢。
几秒后,轿子里面传出声音来,低沉悦耳,魔魅而充满磁性,一种上位者蔑视蝼蚁的语气:“若是,如何?”威严霸凛,狂傲慑人。
这种狂拽的语气让她很是不悦,她昂首,挺胸,收腹,气沉丹田,河东狮吼:“也不如何!滚出来,给爷再摸一把!”
这一声落下,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屏息凝神,都只觉得,太子殿下今日恐怕要横尸在此。
就在此时,轿子四周慢慢散出一股魔息,恍惚间,人们仿佛看见了烧灼的地狱之火。
妖物眉心一皱,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果然,她正想着,一团黑气如疾风利箭,猛然从轿中射出,冲着她的方向狂驰而来!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条件反射地飞快跳起,速度堪比电光石火,快到肉眼几乎看不见。
然而,她成功地避过了那团黑气,还是被黑气周围的气流扫到,险些栽倒在地。
随后,轰的一声巨响,自身后响起。她扭头一看,身后十米处被炸出来一个大坑,显然是刚刚那团黑气的杰作。坑很深,目测十米有余。这股力道要是落在她的身上,肯定把她炸成肉泥了。
这样想着,她又仔细瞅了一眼,深坑周围没有任何武器,所以,这八成就是传说中具有强大破坏力的内力了。
如果她刚刚没有避过……她咽了一下口水。
虽然她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但是看看这个大坑,看看那顶稳如泰山的轿子,再看看轿子周围面无表情、像看牲口一样——不,是像看死去的牲口一样看着她的侍卫,她清楚地认识到,寡不敌众,何况轿子里的人还是高手。
这时,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明确告诉她摄政王是唯一不能得罪之人的宫人终于跟了上来,左右一瞄,弄明白了眼前的情况,险些吓晕过去。
妖物没在意他那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只当他是看见身为他主子的自己,险些被人炸死了,感到害怕,才面色惨白,于是她伸出手,一把将那个宫人抓过来,拎到自己身前。
随后,她表情狂拽,抖着大腿望着轿子,威风凛凛地对那个宫人道:“你!告诉轿子里的小兔崽子,袭击太子殿下,也就是我,是什么罪。要把他的九族诛灭几遍,才能抚平本殿下因为他的行为而遭受的身心创伤。”
当太子就是好,官二代加富二代,她为所欲为的时代就要快乐地来临了!
“啊……轿子里的小……小兔……兔……”宫人吓得眼角飞出泪花——太子殿下真不知道这是摄政王殿下,还是假不知道啊?难道太子殿下不知死活地意图染指摄政王?
宫人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轿子前方的阎烈,已经表示对她的嚣张完全不能忍。
他微微抬起手,轿子四周的侍卫,动作整齐划一地将手放至腰间,唰的一声后,齐齐举起剑来,目标十分明确地对准了妖物,看那样子,只等阎烈下一个动作,就会冲上来把她剁成肉泥。
这场面一出,妖物嘴角一抽——古代的太子原来这么没有地位吗?
被她抓着的宫人快要哭瞎。
不是太子没有地位,而是摄政王殿下太有地位。太子殿下,您能不能不要这样抓着奴才?奴才在您的正前方,要是被先砍死了怎么办?
就在这个可怜的宫人悲伤之时,轿中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低醇磁性,似夺魂的魔咒,却无法掩盖语气中的霸凛与轻蔑,漫不经心地问:“竟避过了吗?”
这话,显然是在问他方才出手,妖物避了过去的事。
阎烈闻言,低头朝着轿子的方向,朗声道:“王,的确避过了!”
这话一出,轿中人猛然睁眼,精芒迸出,浓眉挑起,不怒反笑:“孤出手,竟也敢避?”
这话,好似在这里,他就是准则,不容违逆。
妖物嘴角一抽。这是什么论调?他出手就不能避,难道她应该站在这里等死?就是要死,也让她先把他的屁股摸了吧?她还不知道他的臀部手感如何,有没有弹性呢!
到这种时候,还心心念念地想着摸美男子屁股和手感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她了。
不过,等等……她眉头一皱,方才那个小子的称呼,是“王”?不是将军吗?
她还没来得及发问,不远处,一个宫人飞快地跑来。
见自家太子殿下还没死,宫人似乎非常惊讶且惊喜,赶紧跪在宫道中央,颤抖着身子道:“摄政王殿下,皇上有……有重要的事情,请太子殿下过去一趟。奴才……奴才是来传话的。”
他话音一落,妖物这才确定,自己认错人了。
想起方才路上隐约听宫人说,摄政王是唯一不能得罪的,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悲惨!那么,皇帝遣人传话要带她走,应该是想救她命吧?
谁知,轿子里面的那位,并不打算给皇帝这个面子。
他狂傲的声音传出来,异魅邪肆,令人心颤:“能不能活着见到皇上,要看太子的本事!”
他话音一落,轿中再次袭出一团黑气,朝着妖物而来。
“天啊!”她捂着被杖责的屁股,飞快地跳起来,往远处一阵狂奔。
这个摄政王的战斗力太强,近身搏斗她或许有机会赢,而远程较量,自己绝对不是对手。面子诚可贵,但这种时候还是跑了再说吧!
她打算跑了,从未被人忤逆、冒犯过的摄政王殿下,却不打算放过她。
幻化成黑气的内力,一股一股,朝着她袭来。
她捂着屁股一边逃命,一边猛跳,伴随着轰轰轰的巨响,她前后左右的地面被炸出了一个个大坑。
最后一下没炸到她的身体,她衣服的下摆却被震到了,缺了一块,剩下的部分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飘啊飘,虽然不至于露点,但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
她面容扭曲,怒火已经到了临界点,扭头指着轿子愤怒地嘶吼:“你给老子等着,这梁子结大了!”
话音刚落,又是一团黑气冲着她砸来。
她赶紧一扭身子,再次惊险地避过,咬牙切齿地咆哮:“爷告诉你,爷今天可不是逃命,爷是太子,爷公务繁忙,爷去处理国家大事了!至于你的屁股,爷改日再摸!”说完扭过头,她捂着屁股一蹦一跳地飞奔而去。
一群人看着她逃命的样子眼角抽搐——太子殿下是什么时候变得又傻又可爱的?
她跑得很快,在一团一团内力的轰炸下,十分努力地上下跳跃着飞奔,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屁股着火的疯猴子。
风撩起轿帘。
轿中男人望着远处那抹身影,泛着鎏金光芒的黑瞳眯起,磁性冷醇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丝轻鄙的笑意:“竟都避过了吗?”
能避过一次,也许是巧合——他出手虽没用全力,也足以致命——对方竟能全部避过,那就有点意思了。
阎烈也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妖物飞奔而去的方向。如此迅敏的身手,的确不像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太子殿下,要知道他们天曜皇朝的太子殿下,可是泛大陆有名的草包,作风荒唐,纨绔不化,什么时候学到了这一手?
他微微低下头,对着轿中人道:“王,可要属下派人盯着太子?”
轿中传来一声笑,霸凛如旧,含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傲慢,声音冷沉,却有着令人毛骨悚然之感,嗤道:“不必,他必将付出触怒孤的代价!”
这一语,带着独属于王者的威慑、征服,与不容违逆。
阎烈低下头,开口:“属下明白!”
触怒王的人,向来只有死路一条,太子殿下,自然也不能幸免,所以不必浪费时间去监视他,终归是将死之人。
先前跟在妖物身后的宫人听了这话,胆战心惊地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自己回去后,应该致力于给自己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好吃好喝的新主子!太子殿下这样得罪了摄政王,怕是命不长了。
他匆匆跪下,行了一个礼,后退数步,朝着妖物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个来传达皇帝命令的太监一同退下,怀着同情的心,赶紧去追妖物。
轿中人唇畔扯出蔑然的笑,缓缓合上了双眸。
轿子再次稳稳前行,朝宫外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太子殿下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好过,或者说,根本没有日子可以过。

妖物当然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工夫,自己就被打上了死亡的标签,在那些人眼中,她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
奔出了那位摄政王内力的射程后,她终于停了下来,扶着一旁的柱子喘气。
扫了一眼自己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衣摆,又回忆了一下自己穿越前后发生的事,刹那间热泪盈眶,她觉得这真是比一天到晚想静静,还要苦不堪言的凄惨人生——别问她静静是谁。
至于那个杀千刀的摄政王,最好别犯到她手上,不然有他好看的。
一阵脚步声传来,她的随侍宫人终于追了上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悲怆,斜瞄那两个人一眼后,决定问点正事:“我叫什么名字?”
“啊?”宫人一愣,惨白着一张从看见她招惹了摄政王,就没有恢复过红润面色的脸,哆嗦着开口:“太子殿下,您……您的名讳奴才不能直呼啊!您,您……”您不是在逗我吧?被摄政王殿下吓得把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让你说你就说!”她语气不耐。
宫人咽了一下口水,看她的表情是认真的,慢慢地道:“洛……洛子夜!”
洛子夜?骡子野?
她嘴角一抽,也没多话。
就在这时,另外那名宫人也奔了过来,一看见妖物——不,洛子夜,飞快地道:“太子爷!您没事就好。陛下让您马上过去,这回可是发了很大的火……还有,护国将军也在……”
“我能不去吗?”她实诚地问。
皇帝发了很大的火,那个告了她御状的将军也在,估计不会有好事等着她,那她去干什么,送上门找轰炸?
太监一愣,随后尖着嗓子道:“不去?!太子殿下,您这是打算抗旨吗?”
她长长叹气:“带路吧!”扯上抗旨,就是大罪了,她还吃罪不起。
太监赶紧在前头带路。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1
用户名 购买数量 购买时间 状态
SIN 1 2017-10-30 21:02:53 成交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最末页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1
用户名 购买数量 购买时间 状态
SIN 1 2017-10-30 21:02:53 成交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最末页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