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良缘1洗冤录(完美珍藏版)(附明信片+书签+海报) / 浅绿

  • 本店售价:RM33.83
  • 市场价格:RM39.80
  • 商品点击数:191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33.83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错嫁良缘1洗冤录(完美珍藏版)(附明信片+书签+海报)

原价:39.80元

作者:浅绿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6月1日

ISBN:9787555237044

字数:

页码:344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GJ2LW4A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非常喜欢卓晴的性格,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在还没太搞懂状况的时候,就可以用她的专业知识去帮助别人,沉着冷静地应对着突如其来的事件。绿绿把情节控制得非常好,没有拖沓,故事很快就将我们带入一个又一个悬疑案件中去,丝丝入扣,扣人心弦。
她的文笔清新,文路温馨感人,从陌香,到商君,再到错嫁良缘,带给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震撼。绿的文笔简练精悍,绝不拖沓冗长,没有华丽而不实的辞藻,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安排的合理到位,几乎没有漏洞,作为网络文学作者,这是很不容易的。
绿绿写卓晴感情那部分的时候把温馨的情感表露殆尽,字里行间真切的感情流露,令人不忍释卷。那种如小溪涓涓流水般的感情发展,让人觉得特别温馨。
——读者评论

作者介绍

浅绿,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为人乐观,坚信如果面前有阴影,那是因为我们背后有阳光。喜欢文字这种简单而纯粹的表达方式,深爱细水长流的情感表达。凡事随心而至,写文如是,人亦如是。
曾出版《错嫁良缘1洗冤录》《错嫁良缘2一代军师》《错嫁良缘3后宫疑云》《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错嫁良缘5燎越追凶》《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天配良缘之陌香》《天配良缘之商君》《天配良缘之西烈月》等,作品畅销中国内地、台湾,总销量已达七十余万册,深受万千读者喜爱。作品人物鲜活、情节精彩,画面感极强,成为近年来影视界特别炙手可热的影视小说。

内容提要

1.浅绿错嫁良缘”系列畅销五十余万册,长期占据中国内地、台湾畅销排行榜。作品结构精巧,人物鲜活,情节精彩,画面感极强,成为《凤囚凰》《琅琊榜》后影视界炙手可热作品。
2.《错嫁良缘2一代军师》讲述了现代女特警顾云和穹岳国将军夙凌的故事。现代女特警成古代女军师,断案、练兵、夜袭、剿匪、巷战、反恐、海战轮番上演,让人热血沸腾,与大将军冰与火的情感较量波澜起伏,笑料百出,让人忍俊不禁。
3.完美珍藏版封面由著名插画家唐卡绘制,新增实体番外,精美典藏明信片、Q人物图、书签,完美收藏。

错嫁良缘1洗冤录·完美珍藏版》:为生者请命,为死者洗冤。现代女法医古代断案,让人大开眼界,目瞪口呆!腹黑丞相眷恋傲酷女主,竟然缠绵不绝,柔情似水!
错嫁良缘3后宫疑云·完美珍藏版》:看那深入宫门、才情绝艳的青枫,如何破开宫闱迷云,步步为营!
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 聪颖果敢的将军府夫人顾云的女儿夙素孤身独闯唤狼岛,斗海盗、解奇谜、收萌宠、邂逅属于自己爱情的故事。
错嫁良缘5燎越追凶》外表冷淡却内心温柔的楼相府千金楼辰和散漫不羁、痞气十足的衙门捕快靳衍痕,携手验尸破案,寻找八卦盘之谜的冒险之旅。
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穹岳国公主燕甯为了寻找身世真相,离开都城前往佩城,与心存利用的西瑜皇子庄逐言,开启了灵石中的八卦盘,终解开了八卦盘千年的秘密。

目录

第一章血八卦盘
第二章错身入嫁
第三章 初见夕颜
第四章畏罪自杀
第五章 提刑大人
第六章 入住相府
第七章身染怪病
第八章温泉小苑
第九章 如此倒霉
第十章 宫宴风云
第十一章 错嫁夕颜
第十二章 拜访请教
第十三章 又见顾云
第十四章飞刀之谜
第十五章谁在说谎
第十六章你是凶手
第十七章太后逼婚
第十八章琴师沐风
第十九章伤心欲绝
第二十章寻找证据
第二十一章卓晴遇险
第二十二章夕颜发怒
第二十三章全城恐慌
第二十四章求助顾云
第二十五章失心女尸
第二十六章意外发现
第二十七章凶手现形
第二十八章凶手疑云
第二十九章以身犯险
第三十章真凶落网
第三十一章婚礼前奏
第三十二章婚宴惊变
第三十三章可乘之机
第三十四章言听计从
第三十五章最后赢家
第三十六章 洞房花烛

文摘

楔 子 血八卦盘

今夜的月亮异常明亮,却被一层血红色云雾笼着,使得原本清雅的月华,看起来阴森异常,连空气中仿佛也透着血腥味。凌晨两点的夜晚格外的寂静,只有树叶被风摩挲得沙沙作响,没有人会去在意夜空的诡异。
一辆本田越野警车呼啸而来,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停在法政楼前。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的腿潇洒地跨下车,来人是一名年轻女子,高挑清瘦,身材不低于一百七十五公分,细碎的短发清爽利落,素白的衬衫有些皱。大半夜的,她的精神看起来异常的好,眼神执著坚定。
顾云微微眯眼抬头看去,漆黑一片的大厦还有一间房间亮着灯,十三层解剖室!她唇角轻扬,卓晴不接电话,十有八九还在解剖尸体!她走进大楼,门卫大伯立刻走了出来,看清来人,大伯熟络地笑道:“顾队长,来找卓法医啊?”
顾云点头回道:“嗯。”
“我刚才巡夜的时候看见解剖室的灯亮着,她应该还在忙呢,你们还真是辛苦啊!”都凌晨两点了,一个还在解剖,一个还要过来等资料,刑侦这行真不好干。
顾云微微一笑,熟练地推开楼梯间的门,迈开长腿,朝着十三层走去。一般情况下,她都不会乘电梯,她没有幽闭恐惧症,只是单纯的懒得等而已。
看着那道清瘦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门卫大叔失笑摇头,“两个工作狂。”他在这栋楼里做了十几年门卫,工作狂见多了,年轻人,能吃苦是好事,这两个娃,不用几年,一定能升职!
走进十三层,走廊上的灯还亮着,但是所有办公室的门都已经锁上,顾云并没有去解剖室,而是斜靠在卓晴的办公室门外,思索着近日发生的连环凶杀案。
半个小时后,浅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顾云眯眼看去,卓晴一脸疲惫地走出解剖室,她身后的记录员邢蓝也是满脸倦容,抱着一箱证物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怎么样?验尸报告出来了吗?”才走近办公室,两人立刻被堵了个正着!看着斜靠着门框,精力充沛的顾云,邢蓝哀号,“顾队长,您也太夸张了吧!现在是半夜三点耶!”
顾云轻轻挑眉,笑道:“所以呢?”
挫败地垂下肩膀,邢蓝无奈地回道:“所以您稍等,我马上去整理,天亮之前一定有结果!”难怪顾队长和卓医生能成为好朋友,两个人都是工作狂!
看着耷拉着脑袋走进办公室的邢蓝,顾云扬声笑道:“多谢了!”
卓晴已经打开对面她的专属办公室,顾云立刻跟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卓晴特有的清冷低音缓缓响起,“怎么,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
“去你的!”白了她一眼,顾云斥道,“这个月频发女性被杀案件,李局长眼睛都快喷火了,现在刑侦二队的人,哪里还分白天晚上!”
办公室门口有一个隐隐反射着亮光的东西,顾云走过去捡起来一看,那是一面镶嵌着八卦图形的金色小盘,会装在证物袋里的,应该是证物吧。
走到卓晴面前,顾云问道:“这是什么?”
看清顾云手里的东西,卓晴暗骂,邢蓝这丫头,做事总是这样毛躁,这么重要的证物也能丢!坐直身子,卓晴回道:“死者衣服口袋里找到的,等检验科的同事检验之后,应该就会到你手上了。”
一听是这宗案子的证物,顾云立刻来了精神,办公室只开了盏小台灯,她索性掀开百叶窗,借着今晚异常明亮的月光仔细研究了起来。眼睛专注地盯着手里的东西,顾云完全没有注意到暗黑的夜空在她拿出八卦盘对着月亮的时候,渐渐被猩红色的流云所覆盖。
奇怪,刚才看明明是金色,怎么现在看,就变成红色了呢?难道反面是金色?翻过来细看,另一面也是一样的血红八卦图,整个小盘子似乎还隐隐透着红色的光芒,怎么会这样?!
“嘶——”心里疑惑着,手上忽然一痛。
卓晴起身走到她身后,问道:“怎么了?”
低头查看手指,只见食指上一道深深的血痕,几滴鲜红的血落在证物袋上,顾云无所谓地笑笑,“没什么,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
手指上的伤口很深,血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顾云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卓晴皱眉,卓晴从旁边的书架上拿来药棉,捂在顾云的伤口上,冷冷地哼道:“按住伤口!”
顾云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点小擦伤吗!
按着伤口的药棉很快又被血浸湿。卓晴锐利的眼微闪,什么东西这么锋利,竟然连止住血都困难?拿过顾云手中的东西一看,卓晴大惊,“怎么会这样?!”
什么让一向冷傲的卓法医大惊失色啊!顾云也好奇地伸过头来,一看之下,顾云也惊异地叫道:“血……渗进去了!”
原本滴在透明证物袋外的血滴不见了,血居然出现在血红八卦图上!怎么会有这种事,血液穿透了证物袋……
“糟了!”一怔之后,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这回报告难写了。”
两人相视苦笑,头疼着如何解释顾云的血液会出现在证物之上,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滴渗入八卦盘的血迹,正沿着弧形的沟槽,流入阴阳相交的中心……当血液落入中心的那一刻,八卦盘忽然放出一道极强的红光。卓晴和顾云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光芒一闪而过,主检法医室里,还是那盏小台灯,地上躺着两个晕倒在地的身影。
顾云手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已恢复如初,没有一丝伤痕。金丝八卦盘稳稳落在她们的身侧,毫无异状。窗外的天际,月华清朗,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

瓢泼的大雨伴着轰鸣的雷声,大风将残破的窗户吹得东倒西歪,啪啪作响!一座小破庙的侧屋里,蜷缩着三个年轻女子,大红的嫁衣,在这漆黑阴森、到处透着陈腐之气的庙宇中,显得格外诡异。
一道电光闪过,终于能看清几个女子的样貌,三人皆是豆蔻年华,绝美的左脸,能让所有女人嫉妒,男人倾慕。只可惜,她们右边的脸颊被划了两道深深的刀痕,几乎毁了整个右颊,在这电闪雷鸣的夜里,显得颇为狰狞。
“我不甘心!”倔强的眼死死地盯着破庙外雷电交加的雨幕,青枫紧咬着的下唇几乎破皮流血。
缓缓抬起头,靠着青枫的肩膀,青末懂事地小声安慰道:“二姐,你别害怕,听说你要嫁的那个楼丞相,是难得的谦谦君子,文治武功,无不出类拔萃,他,应该不会亏待你的。”最可怜的是大姐,要被送进宫里,传说穹岳王喜怒无常,嗜血霸道,温柔娴静的大姐怎么受得了!
青枫嗤之以鼻,“谁稀罕!”转过身,她一手握着大姐的手,一手握着小妹的手,狠狠地低吼道,“我好恨!凭什么穹岳国主一句话,就可以为所欲为!凭什么皇上的无能,要我们青家去承担!凭什么他杀死了我们的爹娘,我们还要作为他进贡的礼物去讨好穹岳!”
轻柔地抚摸着青枫因为嘶吼、仇恨而变得扭曲的脸,青灵低叹道:“就凭穹岳是六国霸主,受各国朝拜。就凭皇上是一国之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谁让我们只是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命运从来都不是掌握在她们手里的。
甩开青灵的手,青枫霍然起身,背过身去,不甘地回道:“女子又如何!我就是不去穹岳!”
看看二姐倔强的背影,再看看大姐忧虑的脸,青末怯怯地说道:“就连这张人人倾慕的脸,我们都毁了,他们还是要把我们送到穹岳去!二姐,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不是吗?”
手轻轻抚摸着仍旧痛入心扉的脸颊,青枫深吸一口气,咬牙回道:“就是死,我青枫也绝不任人摆布!尤其那个人,还是双手沾满了爹娘鲜血的昏君!”
青灵一惊,急道:“枫儿,你想干什么?”
缓缓转过身,青枫双手紧握成拳,坚定地说道:“姐,我要留在皓月,留在爹娘身边,即使留下来的,是我的尸体!”
似乎迎合着枫儿的话一般,一道玄白的闪电直劈而下,亮光照在枫儿的脸上,青灵看见了她的决绝。
罢了,紧紧地抓着青枫的手,青灵忽然觉得如释重负,她淡笑道:“好!姐姐陪你,反正活下去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不用去想将来要面对的一切,或许是一种解脱!
半蹲在地上的青末也赶紧起身,抓着她俩的手,急道:“姐姐们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末儿无论如何,也不离开你们!”
青灵迟疑了,心疼地看着一脸单纯的末儿,她或许还不明白死的意义,她才十五岁啊!
迎着末儿那双清纯的大眼睛,青枫也心如刀绞,但是一想到她要许给那个据说是战场上出了名的冷酷屠夫,她立刻打了一个寒战,说道:“大姐,末儿这样单纯善良,留她一个人在世上,也只会受苦而已,今天我们就在这破庙里,一家团聚吧!”
看着三双交叠在一起的手,青灵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青灵用力点头,说道:“好!一家团聚!”三人抬头看了一眼顶上的房梁,默契地相视一笑,这是爹娘离世以后,她们第一次笑,因为过了今天,她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三人利落地解下腰间的红绸腰带,将这身绚丽的红衣扒下来,只着一身素白中衣,轻抛红绸穿过房梁。站在残破的方桌之上,将脖子套入红绸之内,没有迟疑。
青灵看了一眼身边的姐妹,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枫儿,末儿,下辈子,我们还做姐妹!”
“嗯!”青枫、青末用力点头。三人手牵着手,轻踢方桌,红绸倏然紧绷,三条鲜活的生命渐渐流逝。
押送青家姐妹去穹岳的士兵正在破庙的正殿休息,眼看着快停的雨,忽然又有瓢泼之势,闪电惊雷越见疯狂,像是要把这间本就飘摇的破庙劈个粉碎。
其中一个小兵缩了缩脖子。现在还是春天,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春天下这么大的雨呢!随意扫了一眼青家小姐所在的侧殿,这一看可把他吓个半死,在一道道闪电的白光下,三条直挺挺的影子在半空中荡来荡去,衣袂翻飞!怪叫一声,小兵连滚带爬地跌在李旭面前,惊呼道:“鬼……有鬼啊!”
“什么?”李旭一怔,顺着小兵的视线看过去,三条飘摇的影子也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青家小姐上吊了!李旭急忙起身踢开侧殿的房门,只见红衣满地,三双殷红的绣鞋就在眼前晃荡着。李旭吓得后退一步,嘴上慌乱地叫道,“快快快!把她们弄下来!”
一群士兵手忙脚乱,终于将三个女子弄了下来,三人全部面色发黑,双目紧闭。
李旭盯着最靠左边的青末,急道:“她怎么样?”
小兵小心地摸了一下青末的鼻息,回道:“她……死了。”
李旭颤抖着手指向另一个,急道:“这……这个呢?”
小兵探过鼻息后,收回手,看李大人的脸色苍白,吓得也不敢回答,只是轻轻地摇头。
都死了?!李旭冷汗直冒,这青家姐妹是穹岳王钦点的进贡人选,现在就这么死了,他焉有命在!只怕皓月国劫数难逃了!就在李旭万念俱灰的时刻,小兵忽然叫道:“大人,这个还有气息!”虽然很微弱,但是绝对还活着。
“真的?太好了!快把她弄上车,快请大夫!”终于还有一个是活着的。李旭指挥士兵们七手八脚地把嫁衣胡乱套在青灵身上,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地上的另外两具尸体。
破庙外的惊雷一声响过一声,刺眼的白光如一道道利剑,地上的尸体显得更加孤寒。小兵心里害怕,却也不忍心将两个可怜的女子暴尸破庙,他拿起地上的嫁衣,小心地盖在她们身上。正当他想起身离开的时候,一道不同于闪电的红光一闪而过,地上毫无鼻息的两人忽然睁大了眼睛——
“啊——”小兵的尖叫声响彻破庙!已经走到主殿外的李旭不耐烦地呵道:“你又鬼叫什么?”
“她……她们……”这一次,小兵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路狼狈地爬出侧殿。
两具女尸至于把他吓成这样?李旭生疑,再次走进侧殿,却发现刚才毫无声息的两个女子胸腹奇迹般地微微起伏,眼睛虽然紧闭着,脸色却不那么青紫了!
“真是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李旭狂喜,她们没有死!他的命总算是保住啦!“来人来人,把她们带走!”
风雨中,士兵把两人扛出了破庙,正要送到青灵所在的马车上,李旭忽然叫道:“等等。”
这三个人又是毁容又是自杀的,这次没死,难说下次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心中一番计较,李旭沉声说道:“把她们分开来,一个人装一辆马车,不许她们再见面。还有,在她们饮用的水里下迷醉散,一定要活着把她们送到穹岳国!”
“是。”三人立刻被塞进了三辆马车内,到穹岳之前,她们将再无机会见面,也再没有机会走下马车。
青家姐妹,你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自己,谁让你们长得倾国倾城,谁让你们才情逼人,谁让你们名扬六国!穹岳国点名要的女人,别说是毁容了,就是死,你们也必须死在穹岳,一切都是劫数!


第一章 魂穿异世



夜幕降临,将军府前厅里,烛火通明。偌大的屋内,除了一套粗犷霸气的红木靠椅之外,还有两个男人,一坐一站,一闲适一躁动。年轻男子在前厅走了几个来回,终于忍不住看向坐在一旁不动如山的清瘦男子,问道:“二哥,那个女人就这样丢进大哥房里,行不行啊?”
大哥今天就从北疆戍边归来,一回来就看见自己床头躺着个女人,到时候不掐死她就要掐死他们!怪只怪皇上,没事儿送什么女人啊,将军府里连个丫环都没有,忽然多个女人,叫他们往哪里摆!
夙任头也不抬,继续轻柔地擦拭着手中的银枪,笑道:“那是皇上御赐给大哥的女人,不丢他房里,难道丢你房里?”
夙羽一听,立刻嫌弃地吼道:“去,我才不要!”他最讨厌那种弱不禁风、自认为才学出众的千金小姐,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夙任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家里来个女人也是一件好事,没事的时候还能看看热闹。
“不要什么?”低沉的男声响起的同时,高大挺拔的身影已出现在屋内。夙凌风尘仆仆地刚回府,身上暗黑的盔甲还未卸下。
“没什么!”夙羽干笑两声道,“大哥,你回来了?”夙任白了他一眼,废话!
“嗯。”夙凌冷冷地点头,随手将头盔脱下,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夙羽瞪着夙任,朝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夙任向夙凌说关于他房间里有个女人的事。夙任直接低下头,任夙羽把眼睛眨瞎,也当做没看见。夙羽气恼地狠狠推了夙任的肩膀一下,夙任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两人眉来眼去,推推搡搡。夙凌不耐地冷声说道:“你们俩干什么?婆婆妈妈的,有话就说。”
夙凌面露不愉,夙羽也不敢再推诿,大声回道:“皇上御赐的女人今天中午送到了,现在就在你房里。”
夙凌握着茶杯的手一僵,鹰眸中划过一抹厌恶。他冷声回道:“在后院找一间空房,让她自己滚过去。”该死!皇上居然真的把女人送到将军府,难道他夙凌想要个女人,还会没有吗?!
夙羽一脸为难地站在那里。夙任干脆直接摇头,轻咳一声,强忍着笑意回道:“现在估计不行。”
“为什么?”看着夙任脸上诡异的笑容,夙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夙任低头继续擦着手中的银枪,不回答。夙凌再看向夙羽,夙羽闷声回道:“你进去看了就知道。”
两个人怪里怪气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难道她还长了三头六臂不成。

顾云再次尝试活动已经发麻的手脚,可惜,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想要坐起身子,却发现她引以为傲的腰腹力量荡然无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子被绑得结结实实,脸被一块大布盖着,她干脆闭上眼。她只记得那天晚上去找晴,然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证物,接着一道红光闪过,只一阵头痛,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难道她和晴被绑架了?到底是谁绑架的?她感到身边的环境、身上的服饰都发生了变化,一切都透着诡异的气息。脑子有些乱,听觉却依然敏锐,门外似乎有人,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闯了进来。
夙凌刚跨入屋内,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屋内漆黑一片,他点了一盏蜡烛,烛光昏黄,照得床上火红嫁衣的女子格外惹眼。
夙凌脸色奇差,究竟在搞什么?把女人丢在他床上就算了,还绑成这个样子!他将头盔往桌上一放,心情越发烦躁,他随手挑开女子脸上的红巾,本以为会看见一张惊恐万分或是哭得梨花带雨的脸,不料,迎视他的竟是一双怒焰缭绕的眸。
什么样的女人会有这样一双眼睛?夙凌凑上去看。
她有一张精致而年轻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在烛光映照下留下淡淡剪影,饱满的樱唇,傲挺的俏鼻,整个人看起来娇小得仿佛用力一捏就会碎掉一般。夙凌蹙眉,他最讨厌这种娇滴滴的小姐,若不是她那双别异的眸,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顾云也在打量眼前这个冷峻不羁的男人。健硕的身体站在床前,几乎挡住了本来就不明亮的烛光,背光之下看不清他的长相。他身着暗黑盔甲,外露的皮肤呈现健康的古铜色,整个人看起来英武不羁。最吸引顾云眼眸的是那双夜色下鹰般锐利冷戾的眼,在刑侦队、缉毒队、防暴队都待过的她,自然见过比这双眼睛更加暴戾阴鸷、狠辣残忍的眼,但是眼前这个人比起那些人显得要更坚定刚毅、正气凛然。但是他为什么要穿着盔甲?!
顾云身子被绑得动弹不得,虽然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素来冷静的她并没有慌乱。,她低声说道:“麻烦你先帮我松绑。”很久没有开口说话,声音有些喑哑,但是她还是一下就听出,这个声音并不是她自己的!
顾云心下一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那天晚上看过那个那黄金八卦盘之后,一切都不对劲儿了。
顾云稍稍别过头,夙凌看见了她背光的另一侧脸上有两条刀疤,看样子像是新伤。他伸出手,抓住顾云的下巴扭向一边。
温热的手忽然抚上她的脸颊,顾云的心倏地一跳,呼吸也为之一凛!想要别过头,可这个男人手劲儿大得惊人,她一动也动不了,心一横,顾云张嘴咬上了夙凌的手腕。
她咬得用力,不一会儿就在口中尝到了血腥味,但是那个冷傲的男人只是皱了皱眉,连哼都没哼一声。仿佛她只是在耍小脾气。顾云气结,既然咬他没用,她不白费力气了。
夙凌冷然收回手,低头看着两排深深的牙印,眉头越皱越紧,他冷声问道:“你是青末?”他记得皇上要送她的女人是叫这个名字。坊间流传,青家三小姐青末温顺情柔,甜美娇俏,他实在看不出眼前的女人哪里温顺。是皇上在耍他,还是传闻不可尽信?
什么青末?顾云一头雾水,但是却没有急于否认,只是冷静地说道:“给我松绑。”一切都要等手脚重获自由,弄清事情的原委再说。但是,夙凌直接走向一旁的木架,把身上的盔甲一件件卸下来挂好,再也不看床上的顾云一眼。“这里是将军府,不是你肆意妄为的闺阁后院,要想在这里待下去,就给我安守本分。”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夙凌便潇洒地出了屋外。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平静,顾云依旧被死死绑着。瞪着纯白的床帷,顾云愕然。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顾云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这是一间五十平方米左右的大房间,整个房间的陈设极其简单,除了睡床,屋里还有一套红木椅和矮几,床边竖着一个挂盔甲的木架子,全是实木家具,房间给人的感觉和刚才离开的男人很像——硬朗冰冷。
环视了一圈,最让顾云眼前一亮的是悬挂在木架旁边的一柄长剑,剑身四尺,通体银白,剑鞘上没有任何纹饰,剑柄部分有白玉镶嵌其中,整把剑给人一种孤傲冰冷的感觉。
她一直很喜欢冷兵器,这把剑实在太合她心意了,它也正好可以帮她解脱困境。顾云希望用腰腹的力量站起来,可惜,身体起到一半,再次瘫倒在床上。最后顾云只能像虫一样扭动着来到大床的边缘,将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脚先伸到床下,然后是臀部,可惜一个没控制好,一屁股坐在地上。
嘶——倒吸一口凉气,顾云无奈地坐在冰冷的地上,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她顾云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下个床就已经让她气喘吁吁?
歇了一会儿,顾云慢慢地站直身子,但是站定之后,顾云心下一沉!不对,她的身高……好像矮了很多!而且长及脚踝的头发也让她惊异莫名,她留短发都十几年了,哪里来的长发?
深吸了一口气,顾云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她现在的目标应该是先解开绳索。看了一眼高悬的长剑,顾云再次蹙眉,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以她的身高,根本连剑尾都碰不到。能让她搭脚的,唯有那些实木椅子,但是椅子和长剑的距离起码有七八米,她现在被绑得连动一下都困难,怎么搬得了那么重的实木椅子?
昏黄的烛火忽明忽暗。冷眸再次环视了一遍空旷的房间,确定自己别无他法之后,顾云开始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实木椅子挪去。在实木椅子旁停下身子,顾云缓缓下蹲,再一次坐到了地上。把脚缩起,踩住实木椅子的凳角,用力一蹬……椅子比她想象的要重得多,她已经用尽全力,椅子却只挪动了十几厘米!
抬头看看不远处的长剑,按照这个速度,她要到达那里,无疑是一次“万里长征”。暗暗咬牙,顾云再次缩腿、蹬腿,一遍遍地重复,直到她的脚掌麻木,她也一刻没停过。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当实木椅子终于到达墙边的时候,顾云缓缓抬起头,窗外淡淡的红霞已经映入屋内,昭示着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汗水沿着额前的发丝滴到地上,顾云低下头,用裙摆随意地擦了一把,濡湿的裙角显示着她一夜的艰辛。轻轻活动早已麻木的双脚,好一会儿,双脚终于有了知觉,顾云才慢慢贴着墙壁站了起来。
一阵眩晕袭来,顾云靠着墙站了好久,缓过劲儿来才挪动着爬上木椅,抓紧剑尾,把剑从墙上拿了下来。
冰冷的剑身让顾云觉得很舒服,抚摸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挪到剑柄处,用力拔了很久,长剑终于出鞘。
即使是背对着长剑,顾云也能感觉到长剑出鞘的那一刻,一股寒气袭来,剑锋之利,可想而知。
小心地将剑慢慢靠近双手间绳索的位置,顾云感觉到绳子的存在后,用力一拉剑柄,拇指粗细的麻绳居然立刻断开。身上的绑缚忽的一松,顾云差点从木椅上摔下来。
好不容易站稳,顾云迫不及待地欣赏起手中的长剑。剑身洁白如玉,几乎与剑柄上的白玉同色,她看不出这是什么金属才会有的光泽。剑鞘上没有任何纹饰,剑身上却能看到如鱼鳞般细小的花纹,剑锋泛着森白的寒光,白玉剑柄上刻着两个字——冰炼?
苍劲有力的字体,与温润的白玉形成鲜明对比。果然剑如其名,她刚才的感觉没有错,靠近长剑确实能感受到一股寒气。
欣赏了一番之后,顾云捡起剑鞘,将长剑完好地挂回墙上。折腾了一夜,身上层层叠叠的红裙热得她满身是汗,她脱掉最外层繁复的霞帔长袍,只穿着里边的红色长裙。手脚终于重获自由,顾云轻轻活动手腕。忽然,她惊异地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天,心怦怦的越跳越快。这双手细嫩白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商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