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M19NANF )江山不悔:全2册(新版) / 丁墨

  • 本店售价:RM47.84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580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7.8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江山不悔:全2册(新版)

定价:59.80元

作者:丁墨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ISBN:9787550018709

字数:

页码:

版次: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asinB01M19NANF

编辑推荐


暂无

内容提要


《江山不悔》是超人气悬爱作家丁墨继《如果蜗牛有爱情》《美人为馅》后,全新修订升级版古言巨作,附赠精美明信片,超值典藏。《大明王朝1566》导演张黎执导同名电视剧即将上映。
生死不离的旷世奇缘,惊心动魄的江山逐鹿。谁设下这命运伏线,谁堕入这乱世红尘,执手相随,莫问缘劫。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囹圄重生
第二章 惊鸿初遇
第三章 君子如玉
第四章 黑发雪颜
第五章 踏雪千洐
第六章 赤裸相对
第七章 英雄如虹
第八章 冰雪之姿
第九章 缠指温柔
第十章 湛茹寒月
第十一章 天下名将
第十二章 惊世容颜
第十三章 美人如梦
第十四章 情之所至
第十五章 痴儿苦恋
第十六章 生死离分
第十七章 生生世世
第十八章 唐门十三
第十九章 猫氏剑法
第二十章 武林大会
第二十一章 天下为敌
第二十二章 森然如雪
第二十三章 浮浮沉沉
第二十四章 碧血嫁衣
第二十五章 欲念煎熬
第二十六章 缠绵似水
第二十七章 良人归来
第二十八章 兄弟情深
第二十九章 生死相随
第三十章 孤胆枭雄
第三十一章 执子之手
第三十二章 姻缘天定
第三十三章 绝世唐卿
第三十四章 浮生若梦
第三十五章 美人迟暮
第三十六章 前尘往事
第三十七章 夜袭帝都
第三十八章 柔情蜜意
第三十九章 孤城已破
第四十章 楚氏遗孤
第四十一章 英雄盖世
第四十二章 青仑之王
第四十三章 情意绵长
第四十四章 天崩地裂
第四十五章 白发悲生
第四十六章 蛮人部落
第四十七章 英雄携手
第四十八章 神秘元帅
第四十九章 缘聚缘散
第五十章 蛮人温柔
第五十一章 父子相认
第五十二章 温柔帝王
第五十三章 花好月圆

作者介绍


丁墨,中国作协成员,多部作品位列网站人气榜、推荐榜和销售榜冠军。作品多次被国内各大读者论坛票选为年度十佳言情小说榜首,被誉为开创了女性爱情小说新模式。多部作品已输出影视版权,其中《他来了,请闭眼》于2015年登录搜狐卫视和东方卫视,《美人为馅》为爱奇艺2016年超级网剧,《如果蜗牛有爱情》为腾讯影业2016年超级网剧。

文摘


第一章?囹圄重生
夜色极深,暗色的窗棂外树影斑驳。这是帝京郊外一座偏僻的庄子,主屋内幽静而深黑,一片死寂。
叶夕试着动了动胳膊,发觉僵麻的身躯终于恢复了气力。可她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恐惧依然如同迷离的夜色,袭上心头。
距离她醒来,已经有几个小时了。她隐约记得,自己出了车祸。可是醒来时,却是泡在一个大坛子里。
房间四周古香古色,坛子就放在屋子正中。这么久一直没人来。
坛子里不知装了什么液体,冷得浸骨。坛口很宽,叶夕鼓起勇气,缓缓地从水中站了起来。此刻夜色阑珊,唯有月光如水,洒在少女的躯体上。
眼前的身体苍白而纤弱,跟她健康饱满的身躯完全不同。细致的皮肤在月光下光滑如绸缎,经过液体浸泡,更显细薄……
这是谁的身体?
她已经死了吗,然后“穿越”到这个少女身上?
可正常的人,怎么会像药物和标本一样,被泡在坛子里?
那她现在是什么?
她只是个普通大学生,活了二十一年,何曾见过这样离奇的事?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父母亲朋,还落入这样不妙的环境……
叶夕站在冰冷诡异的坛中,无措至极,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

然而刚发出一点沙哑的哭声,就听到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在院落里响起。叶夕一惊,抹了眼泪,重新浸入水里,犹豫片刻,闭上了眼,大气也不敢出。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摇曳的烛火照了进来。叶夕眯眼看过去,是两个男人,身形都很高大,穿着非常古朴的衣服,按照她的记忆,应该是某个朝代的武士服。
“随雁,可真是听到声响是从这个屋子传出来的?”个子稍矮那人细声细语地问。
被唤作“随雁”的男子答:“正是。许是有鼠,仔细查探一番,切莫伤了小姐。”
另一人嗤笑:“什么小姐,不过一具尸身,偏偏将军当成宝贝般。你瞧她那张白脸,半夜瞧着,可真叫人胆寒。”
随雁低声道:“不要多说。”
叶夕听得心头巨骇,他们口中的“小姐”“尸身”,明显是朝着她说的。
她穿越到了一具尸体里,死而复生?
可是什么人会把尸体泡在坛子里?想到这一点,她比之前更恐惧了。
见他俩走过来,叶夕连忙闭上眼,心突突地跳。
两人开始在屋中翻找。忙了一阵,并无所获,但也没离开,而是支起烛火,端来些酒食,就在房间外的廊道里对饮起来。
喝了些酒,他们聊了起来,因为门没关,叶夕听了个大概。
原来这两人是负责看守她这具“尸身”的侍卫,一个叫刘准,一个叫陈随雁。这具尸体叫“颜破月”,是当朝镇国大将军颜朴淙的义女。
然而听两人暧昧的语气,颜破月更像是颜朴淙养大的娈女,从小锦衣玉食,只等十六岁生辰,两人便要圆房。
可一个月前,颜破月意外病逝,颜朴淙雷霆震怒,并未将她下葬,而是放置在这里。陈随雁两人也被贬到别庄,看守尸体。
听他们说到这里,叶夕脑子里倒模模糊糊涌上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头也一阵阵地疼。隐隐只见雾气深深的庭院、模糊的男人背影,耳边还有少女低声的啜泣……虽然这些记忆混乱不清,但叶夕已经感觉到,那颜破月可能真的只是颜朴淙的玩物。
这个认知,让叶夕越发害怕。她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这时又听随雁说:“将军是什么人,何曾做过徒劳无功的事?你道将军花费如此多的银子保存小姐尸身,只是为了相思?”
另一人奇道:“那是为了作甚?”
随雁压低声音:“小姐这几年来是怎么养大的?吃的是千金难求的兽血虫草,从不沾荤腥;每日在寒潭水中浸泡两个时辰,又在千年难得的寒玉床上睡足四个时辰——你当她只是将军的义女、将军的宠妾?”
叶夕一怔。
却听那随雁冷笑一声说:“此事并不难猜。将军的武功大胥朝第一,内力修为出神入化。他必是用小姐的身躯,在修炼某种高深绝顶的武艺。”
另外那人答:“你所言极是。但如今小姐已经作古,留她尸身却又是为何?”
随雁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极为阴冷:“那许多名贵材料,都喂进了小姐的肚子,你说将军会将她如何?活着能用,死了未必就不能用了。”
他没有明说,叶夕却听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不只是玩物,还是练功的工具?
那颜朴淙到底是什么人?
光是这个名字,就让她莫名地不寒而栗。

曾经的叶夕,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出身普通人家,又有一份温柔善良在里头。所以平日很得同学、朋友喜欢。然而乐极生悲,就在她大学毕业前夕,路遇车祸,一命归西。
这样性格的叶夕,在一夜的惊慌绝望后,慢慢恢复了镇定。她甚至告诉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自己其实是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虽然这个颜破月的过往,实在又糟糕又离奇。
尽管重新振作起来,她所处的环境却非常紧迫,没有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因为她被当成尸体,饿了一天一夜,已是饥肠辘辘;另一方面,听随雁他们闲聊说,过几日那颜朴淙就要来别院看望“她”。
她必须在那之前逃走。因为如果颜朴淙武艺极高,他很可能就会察觉她死而复生。虽然对这个男人几乎毫无印象,但是想到他做的那些事,就让她避之唯恐不及。
至于就算真的逃出去了,没有身份,没有钱,如何安身立命,却不是她立刻能解决的问题了。
可又等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机会。陈随雁和另外那人虽不是一直在她的房间里,但这庄子本就不大,时而能听到他俩走动、说话的声音。
叶夕等得都快绝望了。她甚至开始做“成为颜破月”的心理准备——这样至少能活下去。可是如何让颜朴淙相信自己死而复生?这个时代,有没有鬼怪灵异之说?她不会被当成妖孽烧死吧?

就在她惴惴不安的时候,机会来了。
第三日傍晚,陈随雁两人照例在她房间外头的门檐下喝酒,低语了几句,那陈随雁忽然笑道:“去看看又如何?若是中意了,你我兄弟又不是没有钱银,赎回来做老婆便是。”
另一人却迟疑:“可是……”
陈随雁淡淡道:“便做对食夫妻又如何?”
这两日,叶夕听他们闲聊,大概也知道两人被送到颜破月身边看守时,不知是何原因,已经不能人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却原来附近庄子里有一私窑,新进了两个年轻美貌的窑姐。陈随雁两人以前年轻力壮,甚是喜爱美色。然而不能人道之后,已久不能尝个中滋味。约莫是心有不甘,想学宫中宦官,买些美貌女子,做对食夫妻,满足扭曲的欲望。
后来都是些下流话语,叶夕听得对这两人渐生恶感,只想把耳朵塞住。
幸运的是,两人的酒越喝越多,最后便要出庄去寻花问柳。另一人还有些迟疑:“小姐尸身在此,离了守卫,恐不妥。”
陈随雁却笑道:“将军还未来,你就如此紧张。此事你我二人又不是第一次干,怕甚?且一具泡在毒水中的尸身,谁能盗走?”
叶夕心头一凛。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终于远去了。又过一阵,偌大的庄园,竟半点声音都无。叶夕几乎是颤抖着从坛中爬出来。
这时却发觉双足有点沉,低头一看,是一对润润的金环,套在脚踝上。这让她觉得恶心——曾经的颜破月,被当成宠物养起来了吗?
蹲下想解掉,却发觉那金环不大不小、丝丝入扣,竟半点也脱不下来。索性也不管了,她跌跌撞撞到了屋门口,望着幽暗的夜空、沉寂的山岭,眼泪差点掉下来。
暗自平复了一会儿,她从椅背上抓起陈随雁丢下的一件外衫,将身躯一裹,又在房中翻找一阵,所幸找出了一锭银子和一些吃剩的饭食。她胡乱扒了几口,又带上几个馒头,趁着夜色,用尽全身力气,跑出了深黑的庄园。在山中翻爬了两日,第三日午间,终于出得山来,到了一个寻常小镇。因她衣着凌乱,人人都以为是乞丐,并未近前。她拿银子买了衣服和食物,又学农妇用头巾挡住脸,改头换面,然后漫无目的地继续前行。

媒体推荐


暂无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