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初上舞(套装共2册) / 藤萍

  • 本店售价:RM36.00
  • 市场价格:RM45.00
  • 商品点击数:258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36.0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香初上舞(套装共2册)

定价:45.00元

作者:藤萍

出版社:

出版日期:

ISBN:9787550019454

字数:

页码:

版次:

装帧:

开本:

商品标识:asinB01M7UGVQI

编辑推荐


暂无

内容提要


·武侠言情天后藤萍口碑之作,千万书迷翘首期待的《九功舞》系列代表,全新逐字修订,震撼回归,再掀江湖波澜!
·初入江湖,是非不断,各路英豪,合纵连横,四起风波,诡局频现,谁主天下,皆是浮尘。
·贴吧、豆瓣高分热议作品,印刻在万千读者记忆深处的新武侠力作。
·中汇影视掌门人侯小强鼎力推荐,同名影视剧开拍在即。
·随书附赠《九功舞》系列精美手绘Q版人物立卡。

目录


上册
第一章春衫惯染京尘
第二章行云梦中认琼娘
第三章我辈行藏君岂知
第四章春风十里独步
第五章河源怒浊风如刀
第六章一纸乡书来万里
第七章知己一人谁是
第八章万古春归梦不归
第九章邺城风雨连天草
第十章十一年前梦一场
第十一章两处沉吟各自知
第十二章杀气空高万里情
第十三章清夜恩情四座同
第十四章今宵风月知谁共
第十五章一生大笑能几回

下册
第一章玉白兰芳难相顾
第二章天有不测之风云
第三章人有旦夕之祸福
第四章天不教人客梦安
第五章欲托朱弦写悲壮
第六章沧江白日渔樵路
第七章日暮归来雨满衣
第八章朔风绕指我先笑
第九章明月入怀君自知
第十章白帝荒城五千里
第十一章九月寒砧催木叶
第十二章笑声碧火巢中起
第十三章东有青龙西白虎
第十四章如何雪月交光夜
第十五章十二玉楼空更空
第十六章野土千年怨不平
第十七章寂水红蓼主物华
后记

作者介绍


藤萍,2004年7月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学院。被誉为国内言情小天后,先后出版多部作品,其细腻的文笔和动人的感情受到众多读者喜爱。代表作:《夜行》、《吉祥纹莲花楼》系列,以《香初上舞》为代表的“九功舞”系列;“情锁”系列;“中华异想集”系列;“十五司狐祭”系列等。
2012年以《夜间刑事档案》开创独具一格的异能悬疑小说,并在《超好看》杂志连载代表作《夜行》,广受读者欢迎。2013年出版《夜行》实体书,首印十万,一经上市便成为畅销书。

文摘


第一章 春衫惯染京尘

大宋都城,东京汴梁。
皇宫。
宣德楼是大宋皇宫的中心,也是汴京的中心,宣德楼南是御街,宽约二百步,两边是御廊。御街的中心为中心御道,人马不得行走。
宣德楼前,左南廊对左掖门,秘书省右廊对右掖门,东为两府,西为尚书府。从御街一直向南走,左边是景灵东宫,右边为西宫。
自大内西廊南去,西宫过后便是都进奏院、百种园药铺,直到浚仪桥大街。浚仪桥之西就是开封府。
自开封府下行三百步便是东角楼,东角楼再过去为宝箓门。
宝箓门后那一处大宅子就是鼎鼎有名的丞相府,大宋开国老臣赵普的宅子。
一个深蓝衣裳的男子缓步走到丞相府前,人说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不知这赵府如今是如何繁华奢侈、金玉满堂。
他一身深蓝衣裳已洗得泛白,但仍整齐干净,双手空空,仅背上挂着一个小小的包袱。
他在府前打量了几眼,“笃笃笃”地步上台阶拾环敲门。
“咿呀”一声门开了,门里下人探出头来,“请问公子找谁?”
“毕总管。”蓝衫男子道。
“毕总管?啊,公子就是秋寒吧?请进请进。”下人一拍脑袋,“毕总管和老爷出门去了,这会儿不在,府里只有少爷在。毕少爷还记得吗?小时候常和少爷一起玩的。”
蓝衫男子点了点头:“也十多年不见了,只怕见了人已认不出来。”
“不会不会,我们家少爷长大了和小时候一个样,还是那样整天闯祸胡闹,老爷烦着呢。”下人笑道,“这下好了,毕少爷回来了,有个人管着少爷,也不会让他那样成天不知道搞些什么,我们下人们看着也糊涂。”
蓝衫男子淡淡一笑:“你们家少爷是什么模样,秋寒早已记忆模糊,你们家少爷恐怕也不会把外人当作一回事,我如何管得了他?”
下人引着毕秋寒往府里走:“不会不会,我们家少爷贪玩爱闹,但就是喜欢朋友……”
这位蓝衫男子是丞相府总管毕九一的侄儿,姓毕名秋寒。五六岁的时候曾在赵府和丞相少爷一起玩过,但后来因为外出习武,已近二十年没有回京城。这年突然说要回来,毕总管也很意外,他差不多已经忘了有这个侄儿。
“少爷在院子里。”那下人名叫泰伯,如今已经五十多了,毕秋寒和丞相公子圣香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对毕秋寒甚是热心。
毕秋寒对这位“少爷”毫无好奇之心。丞相公子本易娇纵,何况这位少爷胡作非为贪玩奢侈的名声,他初入汴梁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并没有兴趣去见这位京城第一纨绔子弟。但泰伯如此热心,他少不得往院子里望上一望。
时是八月十八,中秋刚过,花园之内犹残留几分热闹的余气,各处悬挂的花灯也都见了残色。此时正值正午,秋老虎尚在,天气灼热,下人们都远远地在葡萄藤下避暑,试灯居到扫月楼的一段花廊悄无声息,或有串串的紫藤花微风里动动,丝毫激不起人活动的兴致。
但若凝神静听,便隐隐有阵细细的乐声从花木掩映的御廊里传来,那声音非箫非笛,非琴非鼓,音色纤细,弱而不绝。
紫藤花下,绿萝葛旁,有一个人屈膝倚靠着朱红柱子,手里一片叶子正吹着调。繁花如锦藤葛成荫,御廊之中一团锦绣令人目眩,但遥遥望来便第一眼望见此人持叶而吹的手。
手白如玉,覆着杂绣金线的衣袖和碧绿的叶子,犹显得手背的白。
他举着叶子放在脸前,望出来的只有一双眼睛。
那眼神……眼色如琉璃。
毕秋寒微微一震,这样的眼神记忆之中似乎曾经见过:“圣香?”
泰伯已大声嚷嚷起来:“圣香少爷,毕少爷回来了。”
吹叶的锦衣人抬起眼睛,眨了眨:“毕少爷?”
泰伯拉着毕秋寒走到圣香面前:“少爷忘了?毕总管的侄儿,小时候你们一起玩的。”
圣香想了想,又想了想:“忘记了。”
“反正毕少爷回来了,少爷喜欢年轻人,这些日子什么容少爷、聿少爷、歧阳少爷都不在,多个伴也是好的。”泰伯拍拍毕秋寒的肩,“听总管说秋寒武功高强,和少爷在一起也安全。”他忙着要回大门去看着,就拍拍毕秋寒,先走了。
“原来老毕给我弄了个保镖?”圣香自言自语。
毕秋寒眉峰一蹙,随即展开,一言不发。
“喂,你叫毕秋寒?”圣香懒懒地问,看来他对所谓的保镖也兴趣不大。
“不错。”毕秋寒涵养不差,虽然被他随意当作“保镖的”,愠色也只是一闪而过。
“好土的名字。”圣香叹了口气,“好像江湖大侠的名字,是你娘给你起的?”
“姓名出身,毕某认为并不重要。”毕秋寒淡淡地道,“既然泰伯要我护你的安全,毕某就会保护你的安全,至于其他恕毕某无礼,不想多谈。”他说完淡淡地让开两三步,站在一边,清楚地告诉圣香他不屑与他这种纨绔子弟一般见识。
圣香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老毕要给我弄个保镖也要挑个脾气好的,何必这么酷?”他伸了个懒腰从花廊上站起来,拍拍毕秋寒的肩,“做人不要这么严肃,轻松点好,平常点好,如果会吃喝玩乐就更好……哈——”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突然正色问,“你会不会打牌?”
“打牌?”毕秋寒本对他随随便便就对人“动手动脚”极是不满,已是对他勉强忍耐,陡地听他冒出一句“你会不会打牌”,登时愣在当场,过了一阵才脸色难看至极地应了一声,“不会。”
“那太可惜了,我和张家两位兄弟约了打牌,正三缺一。”圣香斜眼看了毕秋寒一眼,“是男人怎么能不会打牌?真是……”他摇摇头,像见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怪物,“现在本少爷要去睡觉了,你吗……”他想了想,“跟我来。”
“不……”毕秋寒一句“不必了”还没说出口,圣香已不耐烦地打断他,“不要吵!既然是保镖是护卫就要听本少爷的话,本少爷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你……毕秋寒目中怒色一闪,圣香转过头去却没看见。
“走啦。”圣香一把拉住他的手,“这里。”
他的手掌温暖柔软,毕秋寒猝不及防地被他一把拉了去,心下微微诧异,这位少爷好快的手。拉着自己的手说不上很大力道,一点玫瑰茯苓糕的香味自他身上传来,毕秋寒脸色微沉,这等锦衣玉食睡觉打牌的少爷,怎知外边的世界有多少人一辈子连米饭都吃不起?
“这是本少爷的房间。”正自满脸愠色,圣香已拉着他走到一处门前。
匾额上写着“勿攒眉”三字。
圣香发觉他看了那匾额一眼,打着哈欠挥挥袖子:“那是一个穷酸秀才送给本少爷的,你不要以为本少爷喜欢写这玩意,吃饱了撑着。”
毕秋寒皱眉,他本就没想过这匾额是圣香自己写的。
“这是本少爷的房间,你睡那里好了。”圣香随手指了隔壁和他一模一样的房间,“咿呀”一声开门又“砰”的一声关上,“哈——我们都睡午觉去好了,下午见。”
毕秋寒被圣香指派在隔壁,推开房门,房内一榻一几,收拾得干干净净,墙上一幅长书笔意甚是端谨,和圣香门上的“勿攒眉”是同一人之手。至于写些什么,读书并非毕秋寒所长,倒也并无兴趣。只是这房间挂着圣香朋友的字画,床榻摆设都是上好的桧木,显然并不是下人的房间,乃客房。这少爷可真不知道什么是防备。他淡然在床榻之前的地上盘膝坐下,闭目宁息,缓缓用功起来。
他素来谨慎,如此放心地在一个人隔壁静坐用功也是第一次,十来日风尘仆仆,饶是他武功高强也难免疲累。若是在客栈他素来警觉,不可能如此轻松入定。
他此来汴京,探望毕九一只是其次,主要的是要到京城找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不知姓名,却身系将二十多年前江湖一场屠杀的真相,还牵涉了几个江湖名人的销声匿迹,听说那是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嫣然一笑能倾国倾城,能让英雄变成狗熊,能令守财奴变成穷光蛋,能让是非颠倒、黑白错乱的美人,上一辈的人称呼她为“笑姬”,笑姬一笑,英雄丧胆。
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京城,然后就在这个地方神秘地失了踪。
她失踪以后与她相关的众多武林好手遭到不明身份人的屠杀,死者甚多。他身受当时死者后人之托清查此事,本是身怀重任而来,却无端端在赵府变成了丞相公子的保镖,这件事说起来当真荒唐。
想着想着,也就渐渐定下心来,调息入定。
等他坐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刚刚睁开眼睛没多久,一个小丫头上来敲门:“毕少爷,你起来了吗?少爷请你吃点心。”
“这么巧,我刚刚醒。”毕秋寒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衣裳站了起来。
“不是巧,少爷说毕少爷大概在这个时候就会起来,叫小云这个时候来请你。”小丫头小小年纪出落得甚是俏丽,言笑宴宴得很是活泼可爱。
“圣香?”毕秋寒眉心微微一蹙,功力越深的人入定的时间越久,难道圣香知道他的功力深浅?否则不可能预测他坐息的时间,但想起那唠叨“是男人怎么能不会打牌”的花花少爷,委实很难想象他有这种能耐。“我这就去。”
随着小云绕了几个楼阁,入眼是处清雅秀气的亭子。圣香就坐在亭子里,只不过他不是在吃饼,也不是在喝茶。
他在喂兔子。
亭里木桌上一只灰毛的大胖兔子,圣香与它鼻子对着鼻子,饶有兴趣地喂它吃烙饼。
这就是所谓“少爷请你吃点心”?毕秋寒尽力不表现他极度诧异的心情,咳嗽了一声。
“小毕,”圣香看也没看,对着他招手,“你来看我养的兔子,”他喂完了烙饼,笑眯眯地捏着大胖兔子的后颈,“这只兔子有十三斤呢,好不好玩?”
小云也一张天真的笑脸:“小灰好可爱的,它不仅会吃烙饼,还会吃肉骨头,和狗一样。”她亲昵地俯下身在灰兔子背上亲了一下,那只兔子回过身目中无人地懒懒瞄了她一眼——天下胖兔,舍我其谁。
“它今天吃菜了。”圣香宣布,挥挥手里烙饼的残骸,“韭菜烙饼。”
“真的啊?”小云担心地说,“它已经十一天没吃过一口青菜,我一直担心兔子爱吃肉是不行的,还是少爷聪明,要师傅做韭菜烙饼。”她笑了起来,拍手道,“明天做红萝卜烙饼好不好?”
“不好,明天我要让它吃大蒜烙饼。”圣香拿着条院子里拔的青草逗灰兔子的鼻子,那兔子开始不理,后来圣香把草叶悄悄塞进它的鼻孔里,那兔子大怒,一口下来,在草叶上咬出两个牙印。
毕秋寒看着这两人一门心思在那只兔子上,满肚子的浮躁愠怒渐渐都淡了。暗自叹了口气哑然失笑,他和这不知世间疾苦的两个娃儿生什么气?小云本就是个孩子,而圣香更是孩子里的孩子,别的孩子会长大,他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看着这两个娃儿嘟嘟囔囔地计较那只兔子,嘿,也真有种和外面的世界全然不同的天真。
“啊,对了,小云啊,我说了要请小毕吃点心。”圣香玩够了兔子,把它往地上一放让它自己走,“去胡师傅屋里把他私藏的荔枝甘露饼偷出来,咱一起吃。”
“胡师傅知道了会气死的。”小云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去了。
小云出去了,圣香倚袖支颔,戳在木桌上眼望花园,随即叹了口气。
“你不高兴?”毕秋寒淡淡地问。
“嗯……”圣香不置可否,又叹了口气。
“在想人?”毕秋寒仍是淡淡地问。
圣香微微一震,笑了,眨了眨眼睛:“怎见得我在想人?”他突然从桌上爬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毕秋寒。
毕秋寒瞧了他两眼,只是淡淡一笑,却不回答。他十七岁出师,十一年来闯荡江湖,若是连这点眼神都看不出来,岂非白吃了这么多年饭?
“本少爷在怨念某些没心没肺的混账,撇下本少爷一个人在京城,自己和老婆跑到不知什么鬼地方去逍遥快活,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一连七个还是这样……害得本少爷今年中秋一个人过好无聊。本来八个人两桌麻将刚刚好……”圣香趴在桌上唠唠叨叨不知在骂些什么,突然问,“小毕你是哪个门派的?”
毕秋寒猝不及防,脱口应道:“碧落宫……”虽然他反应敏捷立即住口,但也关不住已经出口的话。他十一年闯荡江湖,一直来历为谜。江湖中“碧落宫”与“秉烛寺”并列为江湖最神秘的两个地方,碧落宫传言为武林宝窟。若毕秋寒坦言来自碧落宫必然会招来无数麻烦,因而他对自己的来历一直讳莫如深,却不料被圣香这么陡然问了出来。
“碧落宫啊——”圣香已经拖长声音充满赞叹地“啊”了一声,“好厉害的地方。小毕你的武功肯定很有看头。我听说——”
他的“我听说”还没有说完,毕秋寒打断他,“圣香,关于毕某的师承,可否答应我不外传?”
他说得严肃,圣香诧异地看着他,歪着头:“我不答应。”
毕秋寒脸色微变,他从未听人在人家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还能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不答应”四个字:“这件事对毕某很重要。”
“如果你答应我几件事我就答应你不说。”圣香笑嘻嘻地继续歪着头看着他。
滞了一滞,毕秋寒竟觉得有些困窘,一时大意竟被这花花少爷逼到这等境地:“什么事?”
“你先答应了,我才说。”圣香咬着嘴唇笑,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你不答应我就先叫起来了——毕秋寒是出身碧……”他当真那样拖长声音叫了起来。
虽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但一则门规所限,二则他此行大事在身怎么能再招惹了一身麻烦?毕秋寒截口打断:“答应你就是。”
圣香住嘴,笑吟吟地看着他,“啪”的一声从袖里摸出一把金边折扇打开来扇了几下。他看毕秋寒的眼神就像屠夫看着案板上的一只肉猪。过了一阵子,等到毕秋寒忍耐不住口齿一动要开口问的时候,圣香一笑,“咔”的一记折扇敲在他的头顶,“第一,本少爷教你,不管面前是什么人,弱智也好白痴也罢,朋友也好儿子也罢,不能说的事时时要提醒自个儿记住;第二,不准在本少爷面前自称‘毕某’;第三,不准在本少爷面前摆你那江湖大侠的架子;第四,你到京城来干什么可否说来本少爷听听?”他说得一溜子快,折扇一敲即收,扇子收回来的时候他的话也已经说完了。
在此之前,要给毕秋寒说有谁能一记扇子敲上自己的头顶心天灵盖,他是绝对不信的。圣香这一敲绝非完全的实力,而是他出手太快,毕秋寒丝毫没有想过圣香会武,等着他开口刁难也从未想过他会突然一扇子往自己头上敲来,几个“没想到”加在一起,圣香轻轻易易地就得手了。但毕秋寒很清楚,人在江湖,若是有什么东西“没想到”,那就是死。圣香那一扇子若是带足了真力,无论圣香功力深浅,只要他想的话,足够让他脑浆迸裂了,他没有,即是手下留情。
他的脸色在圣香扇子收回的时候已经一片惨白,他目光深幽地看着眼前若无其事扇风的少爷公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地吐出来:“圣香少爷,你戏弄得我,觉得很好吗!”
圣香把他这句话当作赞美,笑眯眯地点头:“我当然觉得好,我是天上地下举世无双英明神武倾国倾城冰雪聪明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的大好人。”
毕秋寒滞了滞,他是自尊心极强的人,被圣香如此耍了一把若说不对他憎恨厌恶到了极点是假的,但是他的确重诺,答应过的事绝不抵赖。虽然心中怒火上冲,却还勉强铁青着一张脸:“我到京城是为了寻找一个二十多年前失踪的女人。”说完了他转身就走,多看圣香一眼都怕自己会忍不住怒火爆发当场劈了这少爷。
“等一下。”圣香招呼。
毕秋寒深吸口气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事?”
“其实刚才你说漏嘴的时候可以这样,”圣香拉开两边的脸皮做鬼脸,“然后说‘我骗你的’不就可以抵赖了吗?”他笑嘻嘻地看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毕秋寒,“还有啊,你干吗说‘我到京城是为了寻找一个二十多年前失踪的女人’这么详细?你可以说‘我来京城找人’或者‘我来京城办事’不就行了?做人要有点创意嘛,老像你那样死脑筋很容易阴沟里翻船死得不明不白……”
“少爷,胡师傅……胡师傅……”远远地小云尖叫着奔来,“胡师傅昏倒在房间里……”
圣香登时住嘴。
毕秋寒差一点就怒火爆发,此刻就如一桶冷水当头泼下,出事了?“胡师傅在哪里?”他急声问。
“他的房间在厨房后面。”小云指着东南角,“怎么办?少爷,岐阳少爷在不在?能不能请他过来救人?”
“岐阳?”圣香看着毕秋寒一闪而去的身法,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岐阳不在,他最近要考试。”说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你去药房要点丹参冰片什么的,煮一碗水端到老胡房里去。”
等毕秋寒到达胡师傅的房间的时候,泰伯正给一位约莫六十的老人把脉。
“如何?”
泰伯摇头:“年纪大了少不了多些毛病,我想没什么大事。”
“泰伯看来很通医道。”毕秋寒微微一笑,“依我看也是年纪大了,心肺不好才昏倒了。”
“呵呵,府里的下人多少都会点,不算精通。”泰伯呵呵地笑,“少爷心脏不好,所以下人们谁都学点,以防不时之需。”
圣香心脏不好?那少爷活蹦乱跳嬉皮笑脸深藏不露,哪里像个病人?毕秋寒皱眉,不是被娇纵得太过火,没病当有病宠着?
“咿呀”一声门开了,人还没进来声音先进来:“泰伯啊,你人在这里,大门怎么办?万一我爹回来了,你让他站门外喝西北风?这里有我,你去吧。”
泰伯听到圣香的声音就笑开脸:“是,我的好少爷。”他果真放心去了。
圣香进来,挥挥手让毕秋寒让开,俯下身听听老胡的心口:“小毕帮我把老胡脚那边的床抬起来一点。”
人命关天,毕秋寒默不作声地把胡师傅的床榻抬起来三寸。
圣香的手指在胡师傅颈项边揉了几下,过了一阵,胡师傅吐出一口长气:“我的好少爷,又辛苦你了。”
圣香见他醒了就停手了,支颔笑吟吟地看着他:“好一点没有?”
胡师傅笑了:“少爷亲自救我这条老命,如果还不好,那岂不是辜负少爷的心意?哈哈。”他想坐起来,圣香按住他:“躺一阵,等腿上的血多流回心脏一点再起来,否则老胡你再昏倒了你的好少爷我可就不管了。”
“是。”胡师傅笑着躺回去,“可是老胡如果一直躺着,今天的晚饭怎么办?”
圣香眨眨眼:“这个嘛——肚子饿的时候再说。”
“少爷。”小云端着药汤进来了,“你要的药汤。”
圣香左手端过来,右手往下一压。毕秋寒不自觉依着他的手势放下床榻,放下来才隐约一阵懊恼,他何必如此听话?却听圣香言笑晏晏:“老胡把这个喝了,你的好少爷就变戏法,变出全府的晚饭来。”
老胡端过药汤,笑呵呵地说:“我才不信,少爷可不能再叫遇仙楼送菜过来,上次送了被老爷骂了一顿,这次你再叫老爷可就要打你了。”
圣香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的老胡,上次那可是本少爷八岁时候的事了,亏你还记得。”他托着腮帮看胡师傅,“放心,我不出门就能变晚饭出来。”
“我喝了,少爷你的晚饭在哪里?”老胡喝完了药汤,碗底一亮。
“啪”的一声,圣香的折扇在手,往老胡的床下、柜子里、地板上各自指了指:“荔枝甘露饼、茄汁酿火腿、酸甜白菜,还有十坛五华龙蛇酒,老胡你说够不够府里做晚饭?”他笑眯眯地看着老胡。
老胡的一张老脸登时通红,他有时喜欢偷偷喝几杯,自个儿手艺又好,在屋里藏了许多下酒菜,又私酿了几坛好酒,居然让圣香给翻了出来。“少爷你就不能给我留点?老胡就这么一点家底都给你挖了去。”
“不能。”圣香一本正经地回答,“挖走别人的家底是你少爷我的私人兴趣。”
小云在一边偷笑,毕秋寒本自一肚子火气,此刻也不自觉嘴角上扬。这少爷虽然可恶,但总也有些讨人喜欢的地方,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行走江湖十一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圣香啊……凝视他越久,少时的记忆隐约浮起来一点点,为什么记忆中小时候的圣香总有一双琉璃似的眼睛,那样的眼里没有哭也没有笑,是一种……非常奇怪……非常奇怪的眼神。

媒体推荐


暂无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