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N9OHFUU )孤芳不自赏(精品典藏版)(套装共2册) / 风弄

  • 本店售价:RM48.00
  • 市场价格:RM60.00
  • 商品点击数:232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8.0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那批的结束日期起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孤芳不自赏(精品典藏版)(套装共2册)

定价:60.00元

作者:风弄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1月1日

ISBN:9787550020092

字数:

页码:64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asinB01N9OHFUU

编辑推荐


暂无

内容提要


乱世天下·四国鼎立·英雄美人·谁主沉浮?
古言大师风弄首度亲笔作序
万千读者口碑见证·古言史上绝美之作·时隔五年经典再现(精品典藏版)
一对璧人/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钟汉良、Angela baby担纲主演同名电视剧,2017年1月在湖南卫视盛大开播!敬请围观!
带你重温一段战乱年代下很凄美绝寰、荡气回肠的生死爱恋。
楚北捷&白娉婷
聪明的白娉婷,愚蠢的白娉婷,善良的白娉哼,狠毒的白娉婷,都是楚北捷深爱的白娉婷。此生不渝。
何侠&耀天公主
公主放心,何侠今生今世都不会辜负公主。总有一天,我会亲手为公主戴上四国之后的凤冠,让公主成为这世上ZUI尊贵的女人。
则尹&阳凤
只在掀帘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决定,就算得罪所有的归乐王族,也要把她娶到手。
番麓&醉菊
你这女人真可恶,越来越会撒娇了。明知道本城守什么都不怕,就怕你撒娇。我堂堂一城之守,怎能让你这样欺负?

目录


序言

第一卷缘遇相虐
什么是名将,就是能分清孰重孰轻,就是能舍私情、断私心。你白娉婷纵使再聪明伶俐得他欢心,也比不上归乐五年安宁。
楔 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二卷国悲情殇
怎么才能让阳凤明白,她爱上一个男人,她爱他,又害了他,骗了他,到最后拼了命地离开他,却回不到原以为会待一辈子的敬安王府?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三卷执手惊梦
不顾生死,不顾王族,不顾国家。第一次,枉费从出生起就被教导的责任。一往无前,只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白娉婷。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四卷红颜魂破
死,他无颜央求她的原谅;生,他无颜索取她的尸骨。他倾心相求的绝代佳人,被他亲手葬送。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五卷孤芳初绽
白娉婷,敬安王府的白娉婷,她的名字已传遍天下。她的故事,却尚未结束。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六卷江山壮丽
烟花散尽。往矣。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尾 声

番外危情

作者介绍


风弄,网络很具人气女作家,已出版《凤于九天》《蝙蝠》《不能动》《悲惨的大学生活》等数十部作品,作品均畅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以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作品《孤芳不自赏》八年来积聚了无数读者好评,被评为“第YI好看的帝后小说”,被读者视为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更是风弄首部正式授权的正本简体小说。

文摘



知道何侠暂时无碍,娉婷便打算寻机离开了。
其实,早该走了。离开镇北王府并不难,她向楚北捷提过要出去走走。开始的两次,后面都远远缀着人跟踪,最近的一两次,楚北捷已经放心让她独自出门了。
盘缠没有,但楚北捷送她的两三个镯子已经够使了。
至于路线,更不在话下。
她思虑周全,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
过了十月,秋天到了。树上的叶子眼看着一天比一天黄,再过不久就会悠悠飘下,归到根旁。
已经到了该走的时候,可她居然舍不得。
楚北捷习惯了每日要她弹琴、唱曲,他总是闭着眼睛静静地听,手上打着拍子,露出欢畅的笑容。
那笑容印在娉婷心里,是甜的。
娉婷也习惯了为他弹琴、唱曲。哪天楚北捷不唤她来弹琴,她就知道一定出了事情。不是王宫里出了不愉快的纷争,就是边关将领又做了不该做的事。当然,有时候是另外一些原因。
像前日,楚北捷便不许她弹琴,“昨夜里又咳嗽了?不用掩着,这么大的王府,里面的事我能不知道?又不是请不起大夫,你瞒着我干什么?”
数落娉婷一顿,楚北捷的脸色居然一直都冷着。她不知道,晚饭后楚漠然也被训斥了一顿。他的反应比娉婷大,连夜为娉婷换了间上好的屋子,备好新丝被新枕头,还押了陈观止来诊脉。
“这个人有什么好?”娉婷倚着窗,出神地看着风中黄叶,“本来就是对头。偏偏又欺负人,又轻薄人,半天不说一句好话。一会儿谦谦君子模样,一会儿又摆王爷的款。”最后她叹了一声,“真是个叫人琢磨不透的人,谁跟他谁吃亏。”
侍女请她去陪楚北捷吃饭。娉婷进了屋,楚北捷说:“今天的菜你一定爱吃。”
果然,上来的都是地道的归乐风味,其中一碟蒸茄子、一碟酱八宝最为诱人。
“你最近总不吃东西。今日一定要吃多点,我特意请归乐厨子做的。”楚北捷兴致好,连连为娉婷夹菜。
娉婷尝了一口,享受着唇齿间的茄香,再试酱八宝,轻轻笑起来,“说起吃东西,王爷不如我呢。你请来的归乐厨子并不地道,做的也不全是归乐菜。例如酱八宝,明明是北漠国的名菜,怎么就掺在里面了?”
楚北捷恍然,“原来这样,我换了他,下次叫新来的厨子做归乐的八宝菜。”
娉婷却又摇头,指着酱八宝说:“我喜欢吃这个。王爷不知道,我是北漠人。”
“哦?”
“嗯,不过从小被卖到归乐而已。我从前最爱吃这道菜。”她为楚北捷夹了一块放到他碗里,“王爷也尝尝吧。”
烛光辉映,两颊添了光彩,楚北捷听她柔声笑语,不禁靠了过去。
“我想尝你。”他直言。
娉婷心中一凛。
男人的身躯缓缓逼近,腰肢又被他轻薄地搂紧,让人躲也躲不过去。她羞涩地扭头,结果把耳朵送进了“虎口”。
“哎呀!”耳朵猛然生疼,手上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王爷......不......”
“不什么?”楚北捷邪气地低笑,含着她精致的耳垂,细致地舔着,“我早就认定你了,你想跑也跑不了。日后,我上沙场也带着你去。”
唇被狠狠吻住,娉婷惊惶的目光如导火线,将楚北捷的欲望燃成一片火海。
“我要娶你。”让娉婷稍得喘息的空隙,楚北捷沉声说。
“王爷?”娉婷难以置信地看着楚北捷。她困惑地皱眉,一切来得太快,这根本不合她的计算。难道若即若离的相处没有奏效?
她是阳凤,归乐的琴伎,一个逃跑的侍女。
而他,堂堂东林镇北王,说要娶她。
楚北捷沉下脸,“不愿意?”
娉婷瞪大眼睛,楚北捷离她太近,搂着她的身躯太灼热,此刻的他太英俊,一切来自他的举动都充满了诡异的魅力。
娉婷向来自豪的冷静此刻逃得无影无踪。
“嫁给我。”
“为什么?”
“你擅琴、能歌、兰心、巧手。”楚北捷俊朗的笑容像毒药一样侵蚀她的心,“跟那些女人比,我宁愿娶你。”
“我......”
“我们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娉婷楚楚可怜地被他桎梏在怀,楚北捷的语气温柔如水,浸过她的口鼻,她几乎站不稳,仿佛要融在楚北捷的掌心里。
“永不相负?”一个字一个字从她齿间清晰地跳出来。
楚北捷将她搂得更紧,细细噬咬着她的脖子,粗犷的男人气息笼罩着她,“不错,从今之后,你是我的王妃,我是你的夫君。”
镇北王一如往日在沙场上那般步步紧逼,娉婷节节败退。
“不行的......”她低声挣扎。
“为什么?”
“我是......是琴伎。”
“我喜欢你的琴。”
“我配不上王爷。”
“我配得上你。”
她还是仓皇地摇头,咬着唇,“我......我不够美。”
楚北捷凝视着她,咧嘴笑了,“给我一个人看,够了。”
娉婷沉默了。她水灵灵的眼波哀怨地转了一圈,心头不知不觉泛滥着酸和痛。离了,明日便要离了,这不是归乐,这是东林。面前男人的千军万马踏毁了她生长的地方,他虎视眈眈地看着归乐,用计促使大王迫害敬安王府。
可楚北捷的怀抱如此温暖,暖得叫人舍不得推开,在他深情的凝视下,也舍不得说一声“不”。
她的心从怦怦乱跳渐渐平静下来。冷静没有回来,想的事情居然更疯狂了。既然要走,既然要离,便是一放手不回头。“不甘心”三个字,从她内心深处猛地跳到眼前。
一道精光闪过善言的眸子,娉婷已经打定了主意。
“王爷......”她轻轻地唤着,忐忑不安地抬头看着他,“我不奢望当王妃,可我......”话到中途,又咬住下唇。
楚北捷温柔地抚过她的唇,“说下去。”
“不,不说了。”酸楚和快乐交织成动人的歌,娉婷快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她长叹一声,仿佛一瞬间舍弃了所有的矜持,猛地抱上楚北捷,仰头楚楚道,“金风玉露,只求今夜一次相逢。”
痛快地,舍弃了,拥有了。
自己的坚贞,自己的身子,都抛到脑后。明日起无缘再见已是幸事,说不定还要在沙场厮杀时刀剑相向。
她不管,今夜是属于自己的。自己是属于他的。
楚北捷以为自己听错了,先是愣住,转眼却意气风发,仰天长笑。打横抱起面前佳人,大步跨进卧房,将她轻轻平放在床榻上。
低头,仔细打量一遍那清秀的眉、白皙的手。
他说:“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嗯。”娉婷点头,眼泪淌了下来。

宝钗落地,青丝散开铺在枕上,好一道惊心动魄的瀑布。情是灼人的,不经意对上的眼眸,已叫人看痴了。
轻轻一扯,丝带飘到床下,白皙的肌肤露出一点端倪,吞了楚北捷的魂魄,让他的热血从脚底涌上来,轰地冲上头顶。
“绝世有佳人......”他喃喃着俯首去吻。那红唇透着属于娉婷的香气,甜美如桂花。
“王爷......”
“不是王爷。”
她心领神会,改口,“北捷。”
“当日定南,今日北捷。”他试图缓解她的紧张,说起了旧话,低沉的声音在屋中回响。
窗外,月正圆。
镇北王府内,低吟如歌。东林归乐两地的人儿,一个丢了魂,一个失了心。

媒体推荐


暂无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