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MXQ97NT )朕有眼疾(上下) / 叶紫

  • 本店售价:RM50.83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289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0.83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那批的结束日期起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朕有眼疾(上下)

定价:59.80元

作者:叶紫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1日

ISBN:9787555248149

字数:

页码:544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asinB01MXQ97NT

编辑推荐


暂无

内容提要


·网易云阅读年度重点推荐作品,总编钦点,言情界天后 安宁、木浮生 联袂力荐
·畅销书作家 叶紫 继《可惜不是你》后诚意巨献
·同名影视剧2017年即将开拍 因性别错位引发的一场不可描述的意外

陛下难道看不出 臣本女儿身?
哦?顾爱卿难道不知 朕——有眼疾?

·她昨天成亲了!
她和长公主成亲了!
昨晚的情景顿时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中闪过,包括昨晚洞房……

·她手中的赌注,只有殷逸对自己的一颗心和她这一腔视死如归的热血。
成,则生;败,则死。
她以命为彩头,赌的就是殷逸的心!


————————
悦读纪重磅推荐:
《只要你也想念我》:「都市暖爱畅销书作家 沐清雨 继《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若你爱我如初》后 超暖心力作」 用时间淬炼过的爱情,除了你,没有人能打败。
《总有人治得了你》:「萱草妖花 超人气之作」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一物降一物。
《以宠为名》:「淡樱 爆笑都市言情」我怕自己做的不够好,让你以为爱情不过如此。
《后来我们会怎样》:「晋江言情黑马作家 浩瀚 成名作品」 我怎敢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你不必逞强,从此我是你的千军万马。
《独爱你一味》:「晋江大神 是今 跨越种族的虐恋」写出深埋在每个人心底的那场名叫执着的爱情。
《美人娇》:「晋江古言大神 笑佳人 ZUI得意的作品」 她就当他死了,从今往后再无瓜葛。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福禄丸子 都市言情口碑之作」这世上有两种人避无可避,纠缠不休的那个他 与 他念念不忘的那个你。
《我曾这样深切爱过你》:「长宇宙 回归婚恋题材催泪力作」这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中,她不曾认输,他亦没有投降。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盛世爱 一部让人心酸着看完的青春言情」世上ZUI温暖却也ZUI无能为力的事,是每当听别人谈起爱情,我仅有能想到的就是你的名字。
《以ZUI好的样子与你相遇》:「无影有踪 带你看一场ZUI意想不到的久别重逢和ZUI艰难的破镜重圆」
《南有嘉鱼》「长宇宙 经典作品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雕心引》「原名《小药妻》 高人气作家淡樱 全新抒写古代女核雕大师曲折的奋斗历程与荡气回肠的恩怨情仇。方才你与我放了三十八盏花灯,我们有三十八世缠在一起,你无处可逃。」

即将上市:
《我们和幸福有个约定》福禄丸子 作品
《黛色正浓》笑佳人 作品

目录


第一章 两个意外
第二章 互飙演技
第三章 疑似错觉
第四章 凶案细节
第五章 逐渐沉沦
第六章 忧心忡忡
第七章 彻查到底
第八章 貌似恩爱
第九章 错综复杂
第十章 相府风波
第十一章 害怕失去
第十二章 计划有变
第十三章 朝堂风云
第十四章 天生尤物
第十五章 罪魁祸首
第十六章 水深火热
第十七章 真相欲出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第十九章 前朝秘闻
第二十章 惊世阴谋
第二十一章 混乱局势
第二十二章 与虎谋皮
第二十三章 种种怀疑
第二十四章 诛心之言
第二十五章 措手不及
第二十六章 恍然大悟
第二十七章 各方势力
第二十八章 皇家宴会
第二十九章 如何解释
第三十章 各怀鬼胎
第三十一章 边关告急
第三十二章 失去冷静
第三十三章 声东击西
第三十四章 还你自由

作者介绍


叶紫,本名叶涛,出生于江南水乡,爱做白日梦的天秤座女子。
喜欢尝试不同风格的写作,乐此不疲,希望自己的文字能温暖所有人的心尖。
代表作:
《可惜不是你》,写尽ZUI让人怀念的青春。
《遇见是你我ZUI美丽的意外》,幽默诙谐的轻喜剧,暖萌文,广受欢迎的治愈系都市暖文。
《相思未向薄情染》,颇得梁氏武侠精髓,江南小女子演绎爱恨情仇。
《朕有眼疾》、《可惜不是你》已授权影视改编。

文摘


"顾今息的仕途生涯出现过两个意外。
首个意外是殿试时,当今天子正好龙肚子有点不舒服,说俗了,就是略微有点……拉肚子。
也许是憋得太狠了些,龙袍时不时还会一抖一抖的。
待念到顾今息的名字时,她缓慢出列。
龙袍不抖了,准确地说,是皇帝殷逸怔住了。天子一道似有若无的眼风,轻飘飘地扫过顾今息,他慢条斯理地道了声:“你叫顾今息?”
“正是。”顾今息低低回应。
高高在上的天子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上前一步。”
顾今息纳闷,愣愣地抬头。
殷逸招手示意:“上前一步,朕有眼疾。”声音动人,表情煽情得有点假惺惺。
天子身旁的太监头上直冒冷汗:皇帝什么时候患上了眼疾,他怎么不知晓?
顾今息无奈地走上前一步。
“再上前一步。”殷逸眯起眼。
就这么来来回回地,顾今息上前了整整四步。最后,皇帝忍不住了,忽地龙袍一晃,大大方方地走下了四步,相当近地扫了顾今息一眼。
臣子全都僵住,为何皇帝今朝有点龙阳倾向了?
待他们回过神来,皇帝已经坐回龙椅,吩咐太监宣告退朝后,从容不迫地出恭去了。

第二个意外是圣旨下来那天,顾探花被红艳艳的绣花球给砸中了。
一般情况下,丢绣球的总是大家闺秀。
可这次不同,这次丢绣球的是当朝公主。
公主扔绣球选驸马,其实是有原因的。
当朝四皇叔殷臻东征西杀,打得藩国求和,使者还向皇叔暗示,他们的可汗会向皇帝的妹子殷逦公主求亲。
皇叔回去一说,公主知道后,抱住床柱子,死活不远嫁。最后,太后也被惊动了,深夜召见皇叔,坦言和亲这招不行。
能文能武的四皇叔只能给太后出主意,要不趁使者还没进京,咱先包个皇家大场子,让公主没事扔绣球玩吧?扔中哪个,嫁哪个。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使者也不能说什么。
而就在公主包场子扔绣球的日子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公主的手莫名地一抖,绣球砸到了顾探花的乌纱帽上。
顾今息抱住大绣球,有点欲哭无泪的样子。这、这、这、这皇家兄妹都有点病啊。
于是乎,公主爱、皇帝宠的新一代驸马爷,横空诞生了。

唯恐夜长梦多,大婚定在了三天后。
顾今息愁容满面,状元郎慕云霄却羡慕有加:“听闻公主貌若天仙,顾探花当真是有福之人。”
新科榜眼袁青山也在一旁说道:“恭喜恭喜,能与皇家结亲,顾兄从此平步青云,前途不可限量呢,还望以后多多提点小弟我。”
顾今息端着酒杯,醉眼蒙眬:“你们谁爱娶公主谁娶去,我可不稀罕。”
慕云霄忙捂住他的嘴:“顾兄,谨言慎行啊。”
此时三人正在京城最有名的望江楼,慕云霄和袁青山为恭贺顾今息大婚做东请了宴饮。幸好慕云霄喜静选了包房,应该没人听见顾今息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他使了个眼色,袁青山会意,缓步走到门口朝外张望了下,然后关上了门。
顾今息一杯接着一杯灌自己酒,没一会儿就醉趴在了桌上。
慕云霄唤他几声:“顾兄,顾兄。”
回答他的是轻微而有规律的呼吸声。
慕云霄抚额:不能喝还这么逞强,幸好酒品不差,喝醉了也只是睡觉。他对袁青山道:“袁兄,只能你我二人扶他回去了。”
袁青山满口答应,可刚一出门,就呼道:“哎哟,我肚子疼,慕兄,你等等,我先去个茅房。”这一去,便没了踪影。
慕云霄摇摇头,知道不能指望这不靠谱的袁青山,好在顾今息长得纤细文弱,他一个人还应付得过来。
现下,各中举考生还未安排官职,仍旧住在客栈之中。慕云霄半扶半抱着顾今息,送到他房中,还好心地绞了块帕子给他擦了擦脸,顺便给他凉了一碗茶,以防他半夜醒来口干。做完这一切,慕云霄才甩了甩手,打算回房。
而就在这时,顾今息幽幽地叹了口气,眼睛半开半合地慢慢坐起。
慕云霄吓了一跳:“顾兄你醒了?”
顾今息很不舒服地低吟一声,嗓子嘶哑,慕云霄仔细听了会儿才听出他在说:“水……”他赶紧道:“你坐着别动,我端给你。”
顾今息喝了几口水,满意地躺下了,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险些碰翻了茶盅。而慕云霄一个没留神,被顾今息带倒,直接跌在了他身上。
顾今息毫无所觉,继续呼呼大睡,慕云霄却愣住了。他撞到的地方异常柔软,哪怕他没有太多经验,也觉出了不对。
慕云霄狼狈地爬起身,神情呆滞地站了一会儿,在自己胸口摸了摸,明显和刚才的感觉是不同的。他闭了闭眼,然后倏然张开,看向顾今息,他比一般男人体形纤弱,眉眼也精致几分,他沿着脖子往下看,方才令他错愕的地方,和他一样扁平无起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瞧了半晌,到底是没有胆量摸上去。
思忖片刻,慕云霄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上前小心翼翼地拨开顾今息耳边的碎发,果然不出他所料,在顾今息小巧的耳垂上发现了耳洞,他脑子里登时嗡了一声。
看着躺在床上的顾今息,只见她身形纤细,脖颈纤长优美,容貌清丽,肤色白皙,再联想到她平日里说话举止斯文,个子比他和袁青山足足矮了一头,他恍然大悟,没敢再瞧她一眼,匆忙落荒而逃了。

皇宫之中。
此时华清宫一片混乱。
“长公主找到了没有?”皇帝殷逸着一身明黄色龙纹长袍,微微阴沉了声音道。
殿下候着的内侍李公公打了个寒战:“回……回皇上的话,已经派出了大内高手去找,还没有找到长公主,只是听把守北门的两个侍卫说沈太医领了一个貌似长公主的人出了宫……”
“你说什么!你是说长公主和那个沈太医私奔了?”殷逸早就听闻长公主喜欢太医院的那个年轻太医,只是没想到他们真敢这么做。
殷逸的脸色沉下来,仿佛极度阴沉的天气。
跪在地上的李公公头也不敢抬,只望着地面不说话。
“来人!快去给朕找那个沈太医,给朕把他带回来,朕要好好问问他!”殷逸怒道。
大内侍卫首领晓春着一身黑衣进了殿,领命道:“是。”
“回皇上的话,沈太医……沈太医他……他也找不到了,他家中无父无母,侍卫找去他家时,他的一身官服整整齐齐地摆在房间的床上,人和行李都已不见。”李公公瞬间紧张到尖细了嗓音,声音说不出地惊慌。
他早已知道这事,却不知该如何回禀皇上,他心里微颤,恐怕他这条命无论如何也活不下来了。
“什么?”果然,殷逸脸上满是怒气,“李公公你真是越来越会办事了。”
李公公急得满头大汗:“奴才罪该万死!”
“你给我滚出去!到慎刑司去领五十大板!”殷逸抬起金丝绣花纹金靴,一脚踹在李公公肩上。
这奴才仗着跟了他十几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敢欺瞒他!
“是,奴才这就去,皇上息怒。”李公公一把老骨头连滚带爬地出了华清殿。
皇上总算留了他一条老命。
“来人,立刻给我送急谕到各地方郡县,秘密搜索长公主的行踪,还有那个沈太医!”殷逸一声吩咐,声音不容置疑。
“是。”晓春凌厉的眼眸微动,利落地单膝跪地领命。
殷逸坐在大殿之上,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
“叩见皇上,太后娘娘有旨,想接长公主进殿。”地上跪着的一个小公公禀报道。
“什么,太后马上要见长公主?”殷逸变得惊讶不安起来。
其实长公主的事在宫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只是他封锁了消息,命令所有人不要告诉太后,他唯独担心的是太后,怕太后知道长公主私自出宫会着急。
“太后正在安慈宫等候。”
这可怎么办?殷逸有些烦躁,长公主怎么还不回来,难道她这次是下了决心要离开?
也不管他这个做哥哥的有多为难。
殷逸背起手,在殿中来回踱步,良久才停下来,难道要他这个皇兄再装扮一次?幸好他和长公主乃双生子,也对她的性子熟悉,装扮起来足可以假乱真。
“你去回禀太后,长公主马上就过去。”殷逸转身下了决定。
唯有这样才行。

一身素白色丝帛锦衣长裙,上绣明丽的盘云纹小花,身姿窈窕高雅,镜中的人远远看去就是一个秀美可人的女子。
殷逸望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不由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摆驾安慈宫。”他双眸闪过一丝睿智,冷冷地道。
说到他与长公主,不同便是眸光,男子眼中的锐利是让人不可忽视的,他也唯有尽量掩藏自己了。
殷逸苦笑,皇妹真是给他这个皇兄出了个可笑的难题。
安慈宫里,太后早已坐立不安,手不停地绞动着丝帛,头伸长着,平日慈祥的目光此时带着焦灼,不断地望向殿门外。
她今早听宫中有人传言说她的女儿殷逦偷偷出宫了,似乎还是和一个男人一起走的,传言有些不堪,把他们皇室说成了什么样子,真是太不像话了,而且重点是她不相信殷逦会不管她这个母后私自离宫。所以她上午忙派人去找女儿,正好可以攻破这一谣言。
“长公主到!”门外太监尖细的嗓音道。
太后着一身华贵宫装,忙起身向门外走去。
“逦儿!”
“母后。”殷逸身体微僵,见太后一副担忧的样子,忙改声音学着长公主的样子行礼道。
他不敢多说,怕露出破绽。
太后端详着女儿,那修长的眉形、温柔如水的双眸、笔直如玉刻的鼻子、小巧的唇,不是她女儿又是谁?
“这些个多嘴多舌的宫女,竟然敢说我女儿跟人跑了,哀家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们。”太后见了“女儿”,自然松了口气,不由得怪罪那群丫头一番。
“女儿就在母后身边,怎会离开?”殷逸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简直和他那个妹妹一模一样。
他知道太后在这宫中也是无聊得紧,太后一辈子最疼她这个女儿,疼到有时候让他这个儿子都忌妒,不过有这样一个和善的母亲在身边,他也知足,他定不会让母后失望。
“还是女儿贴心。”太后满意道。
太后说着,想要拉起他的手入座说话,殷逸微僵,怕他这双男子粗大的手露出破绽,忙用长袖遮了手指拉住太后,另一只手扶住她。
“逦儿,母亲知道上次那个藩王求亲的事让你很不满意,后来母亲和逸儿商量后已经让他替你推掉了,这次你抛绣球选亲,选中了那个新科探花,母后瞧过他的样子,看着不错,你觉得如何?”太后一坐下,便忍不住关心起殷逦的亲事来。
殷逸垂眸,眸中微动,闪过一丝促狭,忽然想起了那个女子,顾今息。
那个女子有一双清亮有神的眸子,像一潭清澈见底的幽泉。女扮男装,真是有趣。
那日抛绣球,他故意选了她,她当时微蹙起纤眉,一副懊恼的样子,让他不有得觉得好笑。
殷逸的嘴角不由得弯起了一个弧度。
“果然女儿看上了他!这是他的福气。”太后看殷逸垂眸轻笑的样子,以为女儿是在害羞,一拍她的手,开心地道。
“这下母后可以放心你们三日后成婚了,母后之前还以为你不喜欢他,想逃婚呢。”太后又道,话语中带了欣喜。
太后忽然便说起三日后的大婚。是呀,殷逸差点忘了,抛绣球之后便定下了成婚的时间。
抛绣球那日,皇妹死活不肯出来,眼看时辰快到了,他这个做哥哥的只好换了女装替她招亲。他一眼便看到了顾今息,选她有两个理由:其一,她是个女子,不会有损公主的清誉,也是权宜之计,待藩国求亲一事过去后,再给她另择如意郎君;其二,顾探花人很有意思,有她在宫中,日子必定不会无聊。
没想到长公主会一走了之,如今,事情只怕弄巧成拙了。
“母后说笑了,女儿对他不过是有些好感罢了,女儿觉得这事不必太急,我与那人刚认识,还是多接触,先了解看看。”他可不能让太后下令即日成婚,至少得拖个十天半月,让他有时间寻到皇妹。
“逦儿你不知,这种事有感觉了就该立即成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个探花郎看上他人怎么办?迟则生变呀,男人的心思你不懂。再说逦儿你都十八岁了,年龄也不小了,你看你皇兄都成亲娶皇后了,你还不加快动作,那些大臣知道了,还以为我女儿嫁不出去呢。”太后语重心长地道。
不得不说太后考虑得倒挺长远的,而且似乎有些心急。
说起他和皇后的婚事也是,办得那般着急,他秉着一种为了政治、为了朝廷将就一下的心思,也就同意了。
他心中想起这件事,到底还是有些不满意。
“母后可否容女儿考虑些时日,婚期稍推迟几日如何?”殷逸现在想的就是拖时间,等等再说,等到长公主回来。
“好的,没问题。”太后眉开眼笑,一道代表年纪的鱼尾纹现出,可是看起来怎么都让人感觉有些狡黠。
殷逸心中微松,思虑着可以放松些日子。
“再给逦儿两天时间考虑,五日后成亲,拖久了便又有流言蜚语了。”太后看着殷逸道。
“什么?两天?”殷逸瞪大了好看的双眸,原来他的母后在打这个主意。
太后知道长公主的性子,虽温柔却也倔强,她不想逼太紧,怕真把长公主给逼走了,可还是想她尽快答应。
“不行,至少再给女儿十天时间考虑。”殷逸用了不容置疑的口气争辩道,这是他做皇上惯用的口吻。
随即他又怕露出马脚,忙委婉地加了一句:“女儿想要多留在母后身边,不想离开。”说出这句话时,殷逸忽然觉得很别扭,他这是在跟他母后撒娇啊。
从小时候父皇去世,坐上这个皇位开始,他就没有再跟任何人撒过娇,包括他的母后。
“公主府没建成之前,逦儿还会在宫中住上很长一段时日呢,每日都可以来看母后。”太后眸中带着慈爱,对殷逸的话倒丝毫没有怀疑,“而且母后还想早日抱孙子呢。”
殷逸身体微僵,他母后也在跟他撒娇呢。
那是太后从来不曾对他露出的一面,这些年他有意保持距离,倒让母子之间的感情也疏远了。
殷逸忽然不想拒绝太后,可是……
“那再给女儿七天时间吧,女儿没想好。”殷逸无奈地道。
“不行,五天。”太后也是个倔强的人。
“六天……”
“三天必须办,母后等不及了。”
殷逸想要翻白眼,太后把时间越说越短了。
“好吧,那就五天。”
看太后一脸神采飞扬的样子,殷逸不想让她生气,五天就五天吧,他会尽快找到皇妹的。
说完这些,殷逸本想着可以离去了,他还有政事要处理,于是准备起身跟太后告别。
谁知太后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眸中带了一丝明朗的笑意,似还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殷逸耐心地坐好,像一个听话乖巧的女儿,他这么多年欠下太后的母子情太多,确实该好好补偿。
“母后还有什么话想对女儿说吗?”殷逸压着声音问道。
“母后的乖女儿,成亲的事定了,那成亲之后的事你知道吗?”太后有些粗糙的手拂了拂殷逸垂落一侧的乌发,细心地问道。
“成亲之后的事?”殷逸不由得怔住,成亲之后什么事?他母后想说什么?
太后看女儿微微蹙起的眉,便知道她不懂。
“笨丫头,母后自然是说……那事。”太后宠溺地轻拍了下女儿的头,在殷逸耳边提醒道。
闺房之事?殷逸顿时感觉耳根微红,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顾今息的身影。
他母后是说……
“母后……”殷逸忙想解释些什么。
“这种事啊,女子要主动一些才好,不能等着驸马来找你,像我和你父皇当年……”太后开始高谈阔论起当年的勇猛之事,想要教女儿明白为妇之道。
殷逸听着,不由得脸黑,随即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来。
“母后……”殷逸又想打断太后。为妇之道?若是有一天太后知道今天听她说话的是她的儿子,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些尴尬。
殷逸显然低估了他母后的说教功夫,愣是插不上嘴。
原来太后和皇妹之间这般亲密无间,这便是儿子与女儿的差别吗?
“逦儿,驸马今后便是你的夫了,你要留住他的心,要打扮漂亮些,在外要宽容大方,回到家在床上嘛,你便要懂得诱惑。”太后认真地道。
殷逸嘴角微抽,他想问,母后你一直便是这样吗?
“还有这闺房之事,你要……”
“呃……母后,儿臣……女儿还有事,有什么话咱们日后再说吧。”听太后又说起某些话题,殷逸几乎是弹跳起来,他此刻脸色黑红相间,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母后教导得真是够详细,他想,这番话还是母后日后再和他皇妹说吧。
殷逸尴尬得有些口齿不清,差点露了馅儿,不等太后再多说一句,他伸手阻止了太后,起身便往殿外走。
“哎,逦儿,别走呀,母后还没说完呢,这种事母后知道你有些害羞,这是正常的,不过母后是在教你人生必修的一门学问呢。”太后仍在身后唠唠叨叨。
“女儿知道了。”殷逸想阻止太后继续说下去。
“那好吧,那母后日后再跟你说,正好日后也教逸儿一些为夫的道理。”太后最后送殷逸出殿门时道。
殷逸顿时身体抽搐一下,差点栽倒。
他的母后……

几日后。
丞相府门口,鞭炮声、锣鼓声响彻云霄。因公主府尚未建成,而顾今息高中探花,拜入丞相门下,所以这喜事便在丞相府举办。
众宾客随太后入座,主持拜堂礼的程大人喊道:“拜礼开始!”
锣鼓声响起,满堂的红色装扮直把整间厅堂弄得喜庆非凡,这是皇室的一次盛大的婚礼,众人瞩目。
后堂里,顾今息却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驸马,你叹什么气,莫非不想娶本公主吗?”遮了红色柔纱喜帕的殷逸见顾今息一副没神采的样子,不由得打趣道。
他还没有不满呢,她倒先叹起气来。
“不,公主美若天仙,我怎会不想娶,我求之不得呢,我这是一声欢喜的叹气,公主没听出我这一声叹息里含着多少激动吗?”听到长公主的不满,顾今息忙解释,还装模作样地又高叹一声,表达心中的“欢喜”。
顾今息心中微紧张,长公主可是皇上的亲妹,当今太后捧在手心里的宝,她可不能得罪她。
“驸马这声叹息还真是叹得有水平,连本公主都没听出来。”殷逸冷哼一声。
顾今息顿时擦了下满头虚汗。
“长公主、驸马爷入堂!”主持亲事的礼官高声道。
顾今息忙讪笑着伸出手对长公主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殷逸嘴角微勾,轻柔地把手放在了顾今息的手心。
“公主,你的手好结实啊。”顾今息边走向礼堂,边捏着长公主的手小声道。
喜帕下,殷逸挑眉,准备抽回手指,又被顾今息捏紧。
“本公主前几日被蚊子咬了。”殷逸咬牙切齿道。
“哦,难怪,咬得不轻呀。”顾今息正色道。
“……”

“一拜天地!”
顾今息和殷逸恭敬地对天地一拜。
“长公主和驸马爷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堂下官员议论。
不远处,慕云霄好看的眉轻皱了下,眼底有些担忧。
“公主,他们夸我们的话你可别当真,都是些阿谀奉承之辈。”顾今息小声道。
她有些担心,生怕长公主看上她,事先提醒。
“你觉得本公主的美貌配不上你?”喜帕下,殷逸好笑地逗弄顾今息。
他自然知道顾今息的心思,想和他保持距离,真是想得美,他偏不。
“不是这个意思,是我够不着‘郎才’啊。”顾今息急道,又不敢太大声。
别惹怒了长公主,成亲之后给她好看。
“二拜高堂!”
“本公主说你够,你就不必谦虚了。”殷逸趁着转身,又小声说了一句,声音仅够他们两个人听到。
顾今息回头,眼神有几分复杂地望了望长公主,微拧下眉,怎么感觉这传闻中温婉的长公主不那么好说话呢?
两人各怀心思,对着高堂上的太后又是一拜。
“逦儿,我的逦儿,今后要时常来探望母后,呜呜——”太后情绪有些激动地上前抓住殷逸的手。
殷逸微怔,心下也有几分难受,他的母后如此希望女儿能在身边。他不由得回握住了太后的手:“母后……”
母“女”两个深情相拥。
顾今息在一旁看得直想翻白眼,明明长公主是招驸马,行完了礼还得回宫,怎么两人演得跟把长公主嫁到藩地似的,要哭也该是她这个做驸马的哭好吗?
顾今息正犹豫着要不要也扑上去一起痛哭一场,忽然母“女”两人情深够了,起身。
“夫妻交拜!”程大人又是一声高喊。
殷逸瞬间平静下来,顾今息与他彼此相对,对望一眼,共同一拜。
“啊!”顾今息与殷逸离得太近,一个不小心,两个人的头撞在了一起。
“嗯!”顾今息捂了一下额头,瞥了一眼对面的长公主,怎么长公主还有铁头功呢?
随着顾今息的一撞,殷逸头上的红纱差点掉落下来,他忙伸手扶住。
他瞪一眼顾今息,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笨,真是麻烦,也不知道怎么考中探花的。
“礼成,送入洞房。”
顾今息正迷糊间,只听程大人一句高喊,她瞬间稍微放松,巴不得马上回房休息。
顾今息带着几分兴奋地朝众官员行了礼,抓了对面殷逸的手臂准备进入洞房。
殷逸见她这副急切的样子,反手捏了她一把。
“啊,你捏我干什么?”手臂上的痛让顾今息瞬间忘了对面公主的身份,不满地道。
忽然,她身后有两个官员朝她走来,伸手拉住了她:“驸马,长公主可以进洞房休息了,你可不行。”
“为什么?”顾今息不明所以。
她为什么不可以走?
“驸马爷要陪酒,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难道驸马爷要把我们这群宾客扔在这大堂上不成?”一官员提醒道。
顾今息这才想起来,不由得拍了下脑门:“哎呀,可不是,我怎么能就这么扔下各位大人呢,真是说笑了。”
顾今息回头无奈地看向长公主,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顾今息被几个官员拉着朝宴席走去,殷逸望着顾今息离去的背影,在喜帕下轻轻一笑,这个女人真有趣。
喜宴上的各官员,上至一等大臣,下到地方官员,无不对顾今息这个驸马恭顺有礼。
一等官员想要拉拢她这个新科探花,她是今后朝中的新势力。而地方官员巴结她,是想要升官发财。总之今夜她是中心,无人不来与她说话。
而这酒便必不可少,她推也推不得。
“驸马好酒量,再来一杯!”在顾今息被灌了许多杯酒之后,仍有人把酒送过来。
“好,干杯,祝各位大人升官发财!”"

媒体推荐


暂无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