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M8G2FJN )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上下)(套装共2册) / 浅绿

  • 本店售价:RM50.83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26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0.83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上下)(套装共2册)

定价:59.80元

作者:浅绿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1日

ISBN:9787539995274

字数:

页码:456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M8G2FJN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一个是集呆萌独立与极度荣宠于一身的大国公主,一个是智计无双身负兴国大业的小国皇子。一次赌约之旅让两位邂逅,一场偷心骗局究竟谁输谁赢?意外的矿难,神秘的女商人牵扯出离奇的身世之谜,还有那传说中八卦盘改天换命的力量。两国之间利益交锋,他们的爱情又该何去何从?让我们期待错嫁六部曲的完美收官。
——哈露露露
初遇难防,是缘分天意,还是暗藏祸心?一路相伴,是情难自禁,还是阴谋算计?是敌是友?是情是祸?是假意还是真心?亲情,家国,责任,爱恋,仇恨,谅解,当朝公主与一国皇子的爱恨是非,恩怨情仇,此刻开启。
——梧桐
缘起八卦神盘,肩负身世奇迷,燕甯以赌约为饵踏上她的解秘之旅。她的意外救“美”,殊不知麻烦缠身,他的有意“邂逅”,却不料身心沦陷!这一场精心设计的“假”相遇,是否会变成“真”相知?穹越公主与西瑜皇子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精彩尽在错嫁良缘终结篇《真假公主》!
——沛溦

作者介绍

浅绿,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为人乐观,坚信如果面前有阴影,那是因为我们背后有阳光。喜欢文字这种简单而纯粹的表达方式,深爱细水长流的情感表达。凡事随心而至,写文如是,人亦如是。
曾出版《错嫁良缘1洗冤录》《错嫁良缘2一代军师》《错嫁良缘3后宫疑云》《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错嫁良缘5燎越追凶》《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天配良缘之陌香》《天配良缘之商君》《天配良缘之西烈月》等,作品畅销中国内地、台湾,总销量已达八十余万册,深受万千读者喜爱。作品人物鲜活、情节精彩,画面感极强,成为近年来影视界特别炙手可热的影视小说。

内容提要

1.浅绿错嫁良缘”系列畅销六十余万册,长期占据中国内地、台湾畅销排行榜。作品结构精巧,人物鲜活,情节精彩,画面感极强,成为《凤囚凰》《琅琊榜》后影视界炙手可热作品,2016年不可错过的经典之作。
2.作为错嫁系列的收官之作,《错嫁良缘6真假公主》带领我们追溯源头,解开大家从开始看《错嫁良缘1洗冤录》就感到困惑的所有谜团。为什么顾云会穿越到这个时空,顾云和夙家以及罗盘(灵石)有什么联系,等等,都可以在这本书里面找到答案。
3.本书主要讲穹岳公主燕甯的冒险之旅。这是一个想要挖坑捕获一位公主的皇子,最终把自己坑进去的故事。她与西瑜皇子庄逐言离奇巧遇,无意中解开身世之谜,并揭开黄金八卦盘谜底,为“错嫁良缘”系列画上完美句号。
4.封面由著名插画家唐卡绘制,新增2万字独家实体番外,海报、书签、Q图明信片、随机赠送1张人物Q图卡贴,完美收藏。

错嫁良缘1洗冤录》:现代法医穿越古代断案,让人大开眼界,目瞪口呆!腹黑丞相眷恋傲酷女主,竟然缠绵不绝,柔情似水!
错嫁良缘2一代军师》:女特警穿越成古代女军师,断案、练兵、夜袭、剿匪、巷战、反恐、海战轮番上演,让人热血沸腾,与大将军冰与火的情感较量波澜起伏,笑料百出,让人忍俊不禁。
错嫁良缘3后宫疑云》:看那深入宫门、才情绝艳的青枫,如何破开宫闱迷云,步步为营!
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 聪颖果敢的将军府夫人顾云的女儿夙素孤身独闯唤狼岛,斗海盗、解奇谜、收萌宠、邂逅属于自己爱情的故事。
错嫁良缘5燎越追凶》讲述了外表冷淡却内心温柔的楼相府千金楼辰和散漫不羁、痞气十足的衙门捕快靳衍痕,携手验尸破案,寻找八卦盘之谜的冒险之旅。延续了险象环生又酣畅淋漓的叙事风格,读之令人大呼过瘾。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被人盯上了
第二章费尽心机
第三章 女贼
第四章心存疑惑
第五章 孤男寡女
第六章 冒名顶替
第七章 演技派
第八章 云瑶郡主
第九章 筹谋
第十章吃醋
第十一章 嫁祸
第十二章 开始倒霉的庄逐言
第十三章醋熘小逐言
第十四章 白捡了一个保镖
第十五章 要他死
第十六章带她走
第十七章再给我一点时间
第十八章终于找到你
第十九章我是你母亲
第二十章公主殿下的怒火
第二十一章嘴硬心软
第二十二章你走吧
第二十三章永穆族
第二十四章灵石的秘密
第二十五章故人
第二十六章贼喊捉贼
第二十七章真假公主
第二十八章心乱
第二十九章我回来了
第三十章化解诅咒
第三十一章我愿意为你
番外一人生赢家
番外二楼家公子
番外三皇后的排场
番外四双胞胎
 

文摘

 

第一章 被人盯上了
赶了一天的路,燕甯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离焕阳城最近的大城县——梅城。
看着满天落霞和热闹喧嚣的街道,燕甯暗暗舒了一口气。虽然出门之前,她就做好了风餐露宿的准备,但一想到要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岭露宿,她还是有些忐忑。
好在今晚她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想到晚上能好好洗个澡,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她就觉得被秋风吹了一路的脸,没那么僵硬了。
进了城,燕甯倒没急着入住客栈,她牵着马在街上逛了一圈之后,放弃了位于城中央,看起来华丽又贵气的“秀和楼”,选择了一家叫作“安平客栈”的小客栈入住。
这家客栈不大不小,门堂看上去干净雅致,所在的位置也不算偏僻。燕甯对它很是满意,她将马交给等在客栈门外的小厮牵到后面的马厩喂草,自己跨步走进了客栈。
此刻正值晚膳时间,大堂里已经有几桌客人在用膳了。店小二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长得很普通,但手脚麻利,勤快又有眼力,很得掌柜赏识。这不,虽然招呼着大堂里的几桌客人,但一看到有人走进来,他便立刻迎了上去,笑道:“姑娘,住店还是打尖?”
“住店,要一间安静的房间。”
说话的女子不知是疲惫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音色听起来有些低,与一般女子轻柔娇美的嗓音很不相同,听在耳朵里有一种别样的味道,另类的悦耳。
这嗓音委实特别,大堂里用膳的人都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看清那独特嗓音的主人之后,不禁都一怔,大堂内一时间竟没人再说话。
女子穿着一袭绯红的长裙,漆黑如墨的长发被她用青玉扣束了起来,柔顺地垂在身后,一条黑色的腰带紧紧地束在腰上,将她纤细却挺拔的腰身展现得淋漓尽致。
绯红的衣衫将她衬得皮白如玉,而她的容貌,更是让人惊艳,尤其是眉心那一颗朱砂痣,仿佛将她整个人点亮了一般。本来眉心有痣的姑娘,一般都给人一种眉目如画、眸光如水的感觉,但这位姑娘却完全不同,她双眸黑亮,眸光清冽,眉宇间透着清正之气。
店小二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子,直到对上女子墨色的眼眸时,才猛然回过神来,尴尬地别开眼,急急忙忙在前面带路:“姑娘里面请!”
女子的身影消失之后,大堂内才又重新热闹起来。
这家客栈并不大,一楼是大堂,二楼有十多间厢房。想着女子之前提的要求,店小二将她带到后面的小院,院内只有五六个房间。店小二推开最靠东边的厢房,小心翼翼地问道:“您看这间怎么样?”
厢房倒是不小,里间和外间被一面朴实的屏风隔开,整个房间基本没什么装饰,看起来干净简洁,燕甯点了点头,吩咐道:“下去吧,准备两道你们店里的招牌菜,一会儿送到房里来。”
小二又是一怔,他见过不少江湖侠女,豪爽明艳、冷傲清高、泼辣刁蛮,各种各样都有,这位姑娘虽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却没有一丝江湖气,更奇怪的是,她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让人在她面前不自觉地卑微起来,莫名其妙地想把腰弯得更低几分。
真是邪门了,店小二摸了摸鼻子,也不敢多待,连忙回道:“是是!小的这就去准备。”
店小二离开没多久,晚膳就送过来了,味道普普通通,好在燕甯也不挑食,填饱肚子之后让人送来热水,匆匆洗了个澡,天刚黑就上床歇息了。
安平客栈本来就是一家闹中取静的小客栈,亥时之后,周围几乎没有人走动了。今晚客栈的生意似乎不太好,小院里除了燕甯之外,居然没有其他住客。如此一来,小院就显得更静了。
小院中只挂了一盏灯笼,微弱的光线仅能让人隐约看清院内的小路,三更刚刚敲过,一道黑影从墙外极快地闪了进来,落地无声,一个瞬间就蹿到了燕甯所住的东厢房门口。
只见那黑衣人微微弯腰贴近木门,从腰间摸出一把纤薄锋利的短匕首,利落地将匕首沿着门缝伸了进去,刃尖轻轻一挑,门闩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响声之后,门便缓缓地开了。
黑衣人没急着进去,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屋内没传出任何动静,他才将房门轻轻推开,敏捷地闪身进入屋内。
房间里很黑,黑衣人眯了眯眼,勉强看清了屋内的情况,在外室找了一圈之后,似乎没找到要找的东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朝着内室走了进去。
刚走到屏风外,黑衣人猛然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对危险气息的敏锐判断让他脚步一滞。下一刻,他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肩膀立刻感觉到剧痛,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这是什么暗器?太快了,快得他连躲的时间都没有。黑衣人心中惊骇,双眼圆睁,看向内室。他原本以为应该睡得酣然的女子正站在床前,朦胧月色下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看到纤细挺拔的身姿,就好似她已经这样站了很久,而他居然蠢得没有发现!
黑衣人惊讶的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在燕甯以为他要冲进来的时候,他迅速转身跑出了屋子。
燕甯皱了皱眉头,追了出去。刚跑到院中,就看到那抹黑影已经飞快地掠出墙,身姿矫健轻盈,一点不显狼狈。
燕甯看了一眼院内留下的几滴殷红血迹,又看了看早就空无一人的墙头,手指轻轻摩挲着扣在掌心中的两枚飞刀,凝神思索了片刻,最后并没有继续追出去,而是悄声退回了屋内。
安平客栈对面,一座三层小木楼的二楼房间里还点着灯,咚咚两声轻响之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道黑影顺势闪身进入了屋内。
开门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魁梧的身材十分健硕。闻到黑衣人身上浓重的血腥味,男子刚毅的脸庞上一双虎目微敛,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黑衣人抓下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庞,即使肩膀受了伤,他依旧站得笔直,回道:“她警觉性极高,属下刚刚进到房里,还没能靠近内室,就被暗器击中了。”
魁梧男子看了一眼黑衣人肩膀上的伤口,是贯穿伤,暗器没有留在体内,伤口处理起来并不麻烦,只是一名女子竟能用暗器将归云的肩膀击穿,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男子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问道:“她武功这么厉害?”
黑衣人想了想,摇了摇头,有些挫败地回道:“没能交上手,拳脚上的功夫不知道如何,但是她暗器使得非常好,速度快,内劲足,根本避不开。属下本想将她引出客栈,让守在客栈外的兄弟能趁机进到房间里去,只是……”
“只是人家根本没上当。”一声轻笑忽然响起,黑衣人这才发现,屋里并非只有他和魁梧男子两个人。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他正站在半开的窗户边,从那扇窗户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安平客栈的小院。
黑衣人想到刚才自己任务失败的丑态都被这年轻男子看在眼里,惭愧地低下头,不敢接话。
男子长了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颗虎牙,让他显得尤为年轻,若忽略那眼神中幸灾乐祸的味道,看起来倒真像是个无害的青涩少年。
男子也没有为难黑衣人的意思,对着他摆摆手,说道:“好了,快去把你的伤治一治,大半夜的,流一地血,也不怕吓着本少爷。”
黑衣人嘴角抽了抽,抱拳行了礼,二话不说立刻退出了门外。
男子半靠着窗台,笑着的嘴角咧得更大,他睨了一眼同他一样靠在窗边却完全隐身在黑暗中的人,兴致勃勃地笑道:“这位公主好像和一般的公主不太一样啊,逐言,你原来想出来的那个俗套的法子,我看是不管用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良久,黑暗中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她估计是不太喜欢被偷,那就只能——抢了。”
“……”年轻男子嘴角的笑一僵,这么流氓的话,也只有庄逐言能用这样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来吧。

辰时还未到,店小二已经将大堂收拾干净,迎接新一天的到来,他刚想抬手伸个懒腰,就看到一道绯红色的身影从小院中走了出来。
店小二眼前一亮,赶紧迎了上去,笑道:“姑娘起得真早,要不要在店里用些早饭,我们店的桂花糕和鲜香鱼片粥可是很出名的。”
燕甯点了点头,无可无不可地回道:“嗯,那就上一碗鱼片粥一碟桂花糕吧,另外帮我准备些干粮路上吃。”
“是,小的这就去准备。”店小二连忙点头,往后厨跑去。
掌柜纳闷地看着店小二那狗腿的样子,不禁好笑,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勤快,难不成是看人家姑娘好看?这么想着,掌柜便也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子两眼。
燕甯此刻可没心思注意别的事,她在思考,昨夜的黑衣人潜入她房中,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一被她发现就跑?那人身手不凡,若是正面对上,不用飞刀她估计也没有胜算,所以他肯定不是普通的小毛贼,那么他是谁派来的呢?会不会是……那个女人?
想了好一会儿,燕甯暂时也没想出什么头绪,随便用了些早饭,趁着城门刚刚打开,人还不是很多的时候离开了梅城。
梅城过去便是环山县,顾名思义,那是一座被群山环绕的小县,因此官道大多绕山修建,道路并不宽敞,两边草木繁盛,有些阴森。燕甯在官道上行了两个多时辰,渐渐进到了环山县的地界,周围的树木越发高大茂盛起来,几乎遮蔽了正午的阳光。
就在燕甯考虑着要不要停下来吃个午饭,顺便让马儿休息休息的时候,前方几十丈远的地方,一棵横倒在路中央,少说有上百年树龄的大树映入她眼帘。燕甯轻拉缰绳,让马的速度慢下来,微微眯眼看去。
昨日并没有大风大雨,就算是有,也不应该只断一棵,树的断口非常新而且整齐,显然是人为造成的。
目前这种情况,难不成是……拦路抢劫?
她刚这么想着,左右两边的草丛忽然一动,四个提着长剑的人影从中闪了出来,将本就不宽的官道堵得严严实实。
燕甯眨了眨眼睛,有一种哭笑不得又有点小兴奋的感觉。
四人摆开阵势之后,也不啰唆,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只求财,姑娘只要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留下,就可以离开了。”
燕甯打量着眼前忽然冒出来的四人,不太确定地问道:“你们是……山贼?”
之所以迟疑,是因为这四个人的打扮让她有些……疑惑。他们穿着最普通的棉布麻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奇就奇在,他们的头整个用黑布套了起来,就露出两只眼睛,真的有必要包得这么严实吗?现在的山贼都这么谨慎?
四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前开口的男子才低声回了个“是”字。
燕甯没有下马,居高临下地看过去,发现这四人不仅打扮奇怪,给人的感觉也和一般人不同,他们身材相当,一样地挺拔,一样地健硕,甚至连站姿都一样。四个人好像只是随意地聚在一起堵住官道,细看之下却不难看出,他们所站的位置可攻可守,相互之间相辅相成。她想要突围而出,并不容易。
燕甯的心情凝重了起来,这些人,并非普通山贼。
燕甯故作轻松地一笑,说道:“我身上没什么银子,这点小钱各位大哥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喝茶吧。”一边说着,燕甯一边把手探入包袱中,拿出了五十两银子,将内力聚于腕间,朝着领头说话的男子扔了过去。
婴儿拳头大小的银子朝脸面飞了过来,男子双目微睁,连忙伸手接住。一股极大的劲力冲撞过来,若非男子做足了准备,必定被这股力道逼得倒退几步。但也因此,男子没能缓冲这股力道,整只手都麻掉了,若不是头上包着布,燕甯一定能看见他一张俊脸疼得完全扭曲了起来。
一个女子的力气为什么会这么大?!他肩膀还有伤啊!一定裂开了!没错,这个倒霉的二次受伤的人,就是昨晚被燕甯飞了一刀的黑衣人归云。
归云暗暗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冷酷:“姑娘衣饰精美,包袱鼓胀,座下马匹高大健硕,一看便知身家不菲。姑娘孤身一人,绝不是我们的对手,我等只是求财而已,识时务者为俊杰,姑娘还是莫要顽抗为好。”
男子声音虽然冷,燕甯却没有感觉到多大杀气,仿佛真的只是执着于她的钱财,这是为何?难道她猜错了,他们真的是只为求财的山贼?
燕甯心中疑惑更深,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她微微一笑,继续试探道:“几位看起来并不像落草为寇的山贼,我身上虽没什么银两,却有些人脉,梅城知州宋大人也会卖我几分薄面,几位可是遇到什么难处?不妨说出来,或许我还能帮上忙。”
坐于马上的女子神色悠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似乎被四个男人围着不是什么危险的事,她甚至还驾马朝他们走近了几步。
归云不得不承认,她确实非常聪明,先是用五十两银子探路,让人知道她并非软弱可欺的弱女子,顺便还能试试对方的身手,之后又表明自己人脉广,与官家关系匪浅。若真是一般的山贼流寇,只为求财并非冲着她来的话,权衡利弊之后肯定也不愿与她为敌。
可惜,他们就是冲着她来的啊!归云在心里用力地叹了口气,故作蛮横地喝道:“没什么难处,就是缺钱!”
“……”燕甯忽然不想追究这群人到底是什么人了,算了算自己与四人之间的距离,燕甯满意地点了点头,回道,“如此的话,那就只能作罢了。”
归云还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的意思,便看到燕甯的手轻抚了一下腰间的黑色腰带,之后便是熟悉的白光一闪。
归云大惊,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小心”,四道流光便分别向着他们四人的方向射过来,他们若是不躲,必定重伤,若是躲开,那就只能让路。电光石火之间,四人潜意识地往后避开,也因此一直被堵死的官道终于露出了一条不小的缝隙。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