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错(套装共2册) / 尤四姐

  • 本店售价:RM47.84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291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7.8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金银错(套装共2册)

定价:59.80元

作者:尤四姐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6月1日

ISBN:9787511037794

字数:

页码:520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71JNDRQV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婉婉这一生有始有终、有理有节、有情有义。她一方面要捍卫她的国,一方面却深爱也依偎自己的夫君。她自尊高洁、心怀天下,所以她能得到宇文良时的敬慕。
宇文良时图谋天下,有勇有谋,然而机关算尽,故而有一天,人要的太多,老天爷也看不下去。好的东西,谁不向往,敢要你就别后悔,追逐的是雄途霸业,拿心头挚爱献祭足够,想要与最 爱的人携手终老,也必得有拱手江山的觉悟。

——读者 白鼠


婉婉的难得在于不再以爱情为至上,而是以信念为毕生的底线和追求。无谓男权,不被爱情所迷失,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而坚守。这一点就算是到了新时代也有非凡的意义!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婉婉的堂堂浩然之气,巍巍铁骨铮铮,已然贯入磅礴云海,与日月凛然长存!

——读者 绿扶苏

作者介绍

尤四姐,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签约作者。80后狮子女,偶尔激进,更多时候恋家、散漫、懒惰。爱花爱草爱古言,向往无组织无纪律的生活。
已出版作品:《宫花红》《旧春归》《锁金瓯》《宫略》《透骨》《红尘四合》《浮图塔》《禁庭》《世家》《临渊》《潜鳞》等。
微博:O尤四姐O

内容提要

藩王与公主温柔缱绻的阴谋与爱情,他对她步步算计,却也情根深种。
帝王之路,杀机四伏。他是设局之人,机关算尽,赢了天下却输了真心。
内含单行本专属番外!

她是受尽荣宠的大邺长公主慕容婉婉,
他是权倾一方的南苑王宇文良时,
十年前紫禁城里无意间的相救,
换来他十年后的非卿不娶。
当她得知自己嫁给他竟是他的精心谋划,
对他失望之余渐渐筑起了心墙。
他一步步攻城略地,将她心中的戒备瓦解。
当她将自己的真心一点一点交付给他,
他的野心却渐渐浮出水面。
他借着朝廷的征调令挥兵北上,直取京师,
婉婉为大邺苦心斡旋,与他明争暗斗,
却一招不慎,误中反间计,
全然不觉自己沦为他图谋天下的一枚棋子。
山河破碎,身世浮沉,
万劫不复的慕容婉婉又当何去何从?

目录

暂无

文摘

《金银错》尤四姐

  


第1章 眉黛春山
 
四月初三,天气晴好。
  今年有过一回倒春寒,三月中旬一夜夹雪的北风,吹白了紫禁城的明黄琉璃瓦。大家的语气里都带了些惆怅,忧心今年的花期要迟了,没想到月末收梢的那几天一个回马枪,大大地暖和起来。
  阳光在檐角兽的眉心跳跃,毓德宫的殿门关上了半边。台阶下添香的宫女把上夜遗留的灰烬倒进漆盒,隐约听见殿里传出小心翼翼地哼唱。她调转视线,和廊下侍立的人相视一笑,小太监比个噤声的手势指向殿内,另半边的殿门也缓缓阖上了。
  长久居住在一个地方,即便是雕梁画栋,也有厌倦的时候。不单她们这些服役的宫人是这样,宫里的贵人主子也是这样。
  
  午后温暖的光从窗口照进来,青砖上映出一方辉煌的菱形,那是天然的舞台。婉婉喜欢这个时候关起门唱一出昆曲,当然得背着嬷嬷。没有唱词,按照记忆里的鼓点婉转哼着,脸上敷起厚厚的粉,勾出玲珑的红唇,像模像样地甩水袖,施施然回眸一笑……这个时候不是帝姬,是个做着伶人梦的姑娘。只是她没有观众,两个从旁协助摆裙尾的宫女一直垂着眼,到她最后唱完也不见鼓掌。她难免失望,但是不悲伤,找到云头榻睡个午觉,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揉着眼睛看天边晚霞,有燕子飞过来啦,一个俯冲,抓虫吃呢吧?宫廷生活枯燥乏味,自己不给自己找乐子,早就憋死八百年了。
  她起身,打算卸了这身行头,到镜前照脸,还没定睛,小酉从宫门上进来,站在槛前招呼:“主子,咱们南墙根儿下的西府海棠开花了,您不去瞧瞧?”
  是个好消息,她每年都有这个习惯,第一簇花枝上要挂红绸子,祈愿她的花开得比文华门外的好。找了根束发的宝带,疾步走到树下,刚发的新蕊,弱不禁风的样子。她的个子比小酉矮,踮起脚尖也还差一点。戏服的袖子又太大,把手抬高,顺顺溜溜地滑到肩头,露出了一双光致致的臂膀。
  小酉忙把她的手压下来,左右看了看,小声道:“仔细落人眼,叫嬷嬷知道了又要骂。”接过去一笑,“奴婢替主子挂上吧!”
  婉婉道好,安然掖着两袖站在一旁,落日余晖照在脸上,眼睛明亮如星辰。
  她开始数,一根两根……从四岁起每年不落,到现在已经十一根了。当初给树披红还是她的生母徐贵妃教给她的,徐贵妃是南方人,翰林家的小姐,骨子里总有挥之不去的诗情画意。她说海棠是月老的眼睛,给树戴花,将来能保佑她嫁个好驸马,母亲的话,一直牢牢记在心上。后来徐贵妃过世,她每每想念她的时候就来这株海棠树下看红绸,一看就看了这么多年。
  “你说……攒够多少能遇到好姻缘?”她转头问小酉,“二十根够不够?”
  小酉打趣她,“主子想嫁人了?这还不好办!老话儿说了,皇帝的妹子不愁嫁,等见着万岁爷,您露点儿口风,什么都有了。”
  她脸上一红,嘀嘀咕咕:“瘸了舌头的,拿我消遣起来了……”
  小酉兀自笑了一阵才开解她:“您别愁,哪儿用得上二十根哪,依我看,再等一两年也成事儿了。您不是太后亲生的,场面上更要做得漂亮,总不能把您留成老姑娘吧!”她抚了抚下巴畅想,“咱们以后得找个名门之后,有钱、长得俊、人品好、疼媳妇儿,就足了。”
  婉婉伸出一根小指头想挠头皮,临了又缩了回去。徐贵妃病逝那年她才六岁,并不是怕没人照应她,堂堂的大邺帝姬,还愁吃不饱饭吗?不过得找个养母,记在人家名下。女孩儿事多,将来出降什么的且得操心。深宫里的琐碎都是女人管着,前朝的皇帝是不过问的,当初爹爹亲自把她送到坤宁宫,那时候起她就认别人当娘了。
  只是很可惜,不是人家肚子里出来的,总隔了一层。多少回了,她想表亲近,太后都是淡淡的,时候长了她也灰心。现在就怕被人草草打发出去,公主金贵,进了别人家的门,也就那样了,还是迟些,仔细挑拣挑拣的好。然而不出降,永远得待在紫禁城里,有无数的教条约束着,一言一行甚至一瓣橘子从哪儿下嘴都有具体的定规,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怪投错了胎,如果她是男的有多好,即使不能像哥子们一样从政,也能跟着司礼监的那帮人出去采买采买。
  小酉挂好了宝带,她眯着眼睛仔细看,那绦子上镶有金线,在余晖里偶见金芒一闪,仔细瞧又没了。
  不知怎么,今天傍晚特别安静,几个小太监瘟头瘟脑地站班,不像以往带着精气神,都有些蔫蔫的。
  想起来了,最厉害的精奇嬷嬷下半晌会亲,到现在都没回来。得亏李嬷儿不在,否则她敢画着脸谱穿着戏服到处跑,非把徐贵妃也骂活了不可!
  她一缩脖子往殿里走,怕晚了碰个正着,回头数落起来,从针头线脑谈到家国天下,实在太遭罪。要说她最怕的是谁,大概就是精奇嬷嬷。帝王家规矩重,每位皇子帝姬从出生开始就派专人看护。宫人有精奇、水上、嬷嬷三类人,分管不同的差事。嬷嬷是奶妈子,自己奶大的孩子自己心疼,比较好说话。水上专管烧水洗衣,不问规矩。精奇就不得了了,俗称看妈,顾名思义,就是不错眼珠盯着你,你说话声儿大了,笑起来咧嘴了,都在她们说教的范围。皇子们读书苦,寅正二刻就得起床,起不来的精奇嬷嬷敢上板子。帝姬呢,虽然不受皮肉苦,读书之外还有女红,稍有不对就挨呲,精神上也是种折磨。
  她快步到了廊庑底下,背着手要进殿里,忽然顿住了脚,“怎么还没上窗户?”
  什么叫上窗户,夜里玻璃窗外再上一层纸窗户,这是每天的例行。毓德宫里有个干粗使的缺心眼儿丫头,哦了声说:“回主子,肖少监下半晌来过了,晚上八成不来查职了。”
  ……
  “肖少监不来,我还在呢,就撂下了?”她气哼哼地,“上窗户!”
  她一向好脾气,见她这回恼火了,几个宫人吐着舌头,把毓德宫前的这排窗框都按了上去。婉婉顶着一张浓墨重彩的脸看了半天,觉得她们不会偷懒了,这才转身进殿里。
  小酉打水来给她洗脸,边洗边道:“皇上这两天圣躬欠安,主子不去瞧瞧吗?上回您扭了脖子,万岁爷还连着两天来探望您呢!”
  她叹了口气,“皇上也不知怎么,上年中秋受了寒,病气一直延挨到今天。我原想去瞧的,乾清宫里看得比别处都紧。太后还说那些妃嫔来着,让别成天变着法儿上御前,万岁有成山的机务要忙,没的给他添堵。我知道不是说给我听的,可我自己也得知情识趣儿。”顿了顿又细琢磨,“昨儿听说咳血了,是二哥偷着告诉我的,我和厂臣打听,他东拉西扯地搪塞我,怕是真的。我也想去瞧瞧,要不明儿上慈宁宫请太后的懿旨,要是应准了,我再过乾清宫去。”
  小酉嘟囔:“太后也真是的,嫡亲的兄妹,还避这倒灶的嫌!”
  也是没法子,大邺的教条就是这样,男女有别,到了一定的年纪,说话都得隔几步,所以帝王家,想亲厚也亲厚不起来。
  
 ……
  关于请安,每天的对话都差不多,婉婉给太后纳福,接了宫女端来的茶向上进献,太后接过去喝了一口才让坐,她就恭恭敬敬问安:“母后昨儿歇得好?”
  太后眉心微蹙,“这两天不自在,前半夜倒好,后半夜总不大安稳。”
  婉婉向上看,太后穿着鹤纹团花对襟褙子,保养得宜,四十多岁的人,脸上几乎没有苍老的痕迹。只不过可能真睡不好,眼下浮起一层淡淡的青影,较之以往是略显憔悴了。
  “依儿臣的见识,八成是气血虚耗,母后要保重自己的身子,着太医院进些益气的方子才好。”她腼腆地把手压在膝头上,“母后睡不好,婉婉很担心,若母后应允,婉婉夜里给母后上夜,母后要什么,婉婉来伺候您。”
 ……
  太后说不必,“你身子也弱,经不得这么折腾。我跟前有她们,你不必担心我。”又破天荒地问起公主今早的饮食来。
  公主身边的带班太监垂手哈腰:“回太后娘娘,长公主殿下今早进了半碗江米粥,一个奶饽饽,进得香。”
  太后微点头,“胃口还是小了些,底下人要多劝着点儿,主子结实,是你们的福泽。”
  陪同前来的人忙跪地领旨,婉婉心里也略安定了,暗忖今天太后心情不错,回头说要去看望皇帝,应当不会阻挠的。
  自己心里正计较,隔着南窗户看见皇后领人进来了,她掖裙站起身,悄悄退到了太后座旁。门上传来太监击节,穿着丹凤襖裙的皇后像只硕大的蝴蝶,引领众妃嫔栖在了慈宁宫宝座前的地毯上。

  
第2章 天长漏永

  磕头,问安,都有一定的章程,然后按着品级分立在两旁,太后有话问,只管回答你的,若没有吩咐,停留一盏茶工夫,便可以告退了。
  太后跟前说得上话的,只有皇后和两位嫔妃,一位是邵贵妃,另一位是郑惠妃。婉婉对这三位娘娘的认识都不深,宫里人等闲不交心,通常不过一点头,过去就相忘了。只知道赵皇后和邵贵妃水火不容,贵妃生了荣王,皇后无所出,所以皇后除了空有个架子,论起实惠来根本不及邵贵妃。至于另一位郑惠妃呢,一双眼睛就透着机灵,容貌不是很出众,但是善逢迎,会来事,据说在宫里人缘极好。
  请安的人都散了,太后才问起皇帝的病来,皇后轻声细语地说:“精神好一阵坏一阵,人也恹恹的,不怎么爱说话。我昨儿命人在园子里摆了榻,趁着春光正好,请万岁出去赏花晒太阳,谁知他并不情愿。”言罢悠悠一叹,“这怎么好呢,我心里着急,也没有办法,思来想去,贵妃走得勤,我看还得请贵妃费些心思,劝解皇上为宜。”
  婉婉不由得抬眼看向邵贵妃,见她不安地挪了挪身子,脸飞得通红。
  宫里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个,说话不必声色俱厉,脸上带着笑,看似寻常的一句家常,却足以要人命。
  自从皇帝生病以来,太后最忌讳的就是女人出入乾清宫。照她的话说,乾清宫乃龙盘虎踞之地,女人阴气盛,常出入,会压住阳刚,甚至带累国运。皇后是国母,偶然关心皇帝的身子也就罢了,贵妃是怎么回事?胆敢不拿太后的旨意当回事?
  太后不说话,皇后似笑非笑看着邵贵妃,邵贵妃起先倒还有些焦急,可慢慢也平静下来了,垂眼道:“皇后殿下这话不知从何而起,要说忧心皇上病势,宫里谁不忧心,谁就该死!皇上以前一向爱吃我小厨房里做的点心,我的确常让人做了,亲自送到乾清门上去。可每回都是交给曹大伴就止步,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更别提劝解了。皇后殿下一句笑谈,让太后娘娘信以为真,那不是坑我,是坑了太后娘娘了。”
  邵贵妃不是善茬,彼此针尖对麦芒,似乎都不好下台了。婉婉还是和缓的声气,迟迟道:“我前两天在园子里遇见延年了,他趴在池子边上看小鸭子凫水。近来他拜了师傅,有程子没见他,进益了不少,说话全不像个五岁的孩子。我是想,何不让延年到皇上跟前去,别人说十句,顶不上延年说一句,母后的意思呢?”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邵贵妃听人夸她儿子,自然心里舒称,皇后被邵贵妃撅回了姥姥家,正愁没台阶下,把孩子抬出来,暂且也解了她的困,两下里都太平了。
  这位长公主,不哼不哈的,有时候倒有点急智。皇后抚了抚马面裙上的蝙蝠祥云纹膝襕,转过头来打量她——她穿鹦哥绿的对襟褂子,头上绾双髻,俏生生别了一对慈姑叶金蛙小簪头。良好的教养为骨,个人的品格为肉,除了令人惊艳的相貌,还有种和她年纪不相符的,浸透到骨子深处的贵重。只是到底太年轻,脸上稚气未脱,但她不存坏心,所以眉眼坦荡荡。
  皇后轻轻微笑:“长公主说得是,万岁疼爱荣王,谁的面子也不及他大。”复对太后道,“我听嬷嬷说了,母后这两夜睡得不香甜,咱们在这儿,没的扰了母后清静。若母后没有旁的吩咐,咱们就告退了。”一面说着,一面对太后施礼,见太后略一颔首,退出了慈宁宫暖阁。
  婉婉随她们一起出来,本想请太后示下去看皇帝的,却因为刚才临时出的岔子没能说出口。小酉搀着她走在夹道里,慈宁宫离乾清宫不远,出了隆宗门就能看见,但如今不得许可,还是不敢贸然去探望。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