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J5QWP4I )我的波塞冬 / 缪娟

  • 本店售价:RM23.80
  • 市场价格:RM28.00
  • 商品点击数:14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3.8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我的波塞冬

定价:28.00元

作者:缪娟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8月1日

ISBN:9787557004224

字数:

页码:288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asinB01J5QWP4I

编辑推荐


暂无

内容提要


热播同名电视剧《翻译官》原著作者缪娟最 奇幻浪漫力作。
殿堂级实力派言情大神缪娟
本书作者为殿堂级实力派言情大神缪娟,与辛夷坞顾漫匪我思存齐名。
完美珍藏版首度面世!
本书是完美珍藏版,首度面世。
本文风格:爆笑+热辣+浪漫,还有神秘!
深情的转校生/霸道的海皇大人,一个跨越前世今生的误会。即使被百般刁难、占便宜,也要追回千万年仍忘不了的她!
采用双封面的精美装帧,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目录


第一章 多层玄武岩,初见。
第二章 云母,意外。
第三章 黄玉小佛,转转运气。
第四章 绿松石,不变。
第五章 鹅卵石,无处不在。
第六章 海藻晶,怀疑。
第七章 蓝星石,迷惑。
第八章 猫眼石,状似玲珑,实则糊涂。
第九章 红珊瑚,狭路相逢。
第十章 水草玛瑙,乱七八糟。
第十一章 花豹石,失控的情绪。
第十二章 芙蓉石,满心的羡慕。
第十三章 蓝玉髓,传说。
第十四章 雪花石,亲密。
第十五章 虎睛石,小欲望。
第十六章 天河石,没有良心。
第十七章 木变石,猜不透。
第十八章 玫瑰石,得寸进尺。
第十九章 黑曜石,风暴。
第二十章 东陵玉,信用。
第二十一章 彩虹石,雨后天晴。
第二十二章 琥珀,隐藏的秘密。
第二十三章 白水晶,无能为力。
第二十四章 白皓石,口是心非。
第二十五章 叶腊石,妆模作样。
第二十六章 红纹石,黯淡的心事。
第二十七章 海星玉,沉淀的过往。
第二十八章 蔷薇石英,心甘情愿。
第二十九章 青金石,别样的温柔。
第三十章 蓝方石,危险气息。
第三十一章 金绿宝石,软磨硬泡。
第三十二章 月光石,他们是窗前明月光。
第三十三章 樱花石,故弄玄虚。
第三十四章 橄榄石,欲走还留。
第三十五章 紫玉,恍如初见。
第三十六章 金紫晶,渐行渐远。
第三十七章 雨花石,他和她的如花流年。
第三十八章 蝴蝶石英,情节暗生。
第三十九章 和田籽玉,镌刻的记忆。
第四十章 卷纹石,我要一个答案。
第四十一章 金橘石,他的硬心肠。
第四十二章 黑翡翠,逃出生天的妄想。
第四十三章 祖母绿,又见波塞冬。

作者介绍


缪娟,生于20世纪80年代,天蝎座,沈阳人。喜欢好烟、淡酒、雪后高山和夜色中的海。原为专业法语翻译,现在在阿尔卑斯山谷小城生活。性格开朗到粗糙,不离烟酒,不停做梦。 春夏秋工作、旅行,冬天留在家里写文字,消遣自己,有幸娱乐别人。讲故事的过程中流泪、笑。这样拒绝成熟,固执年少。
经典代表作有《翻译官》《我的波塞冬》《丹尼海格》《智斗》《浮生若梦1:最 后的王公》《致命邂逅》(又名《掮客》)等。

文摘


我叫安菲。十九岁。
苦难的高中毕业以后,我的样子有了比较大的改变。我现在是长头发,波浪卷,及腰。我喜欢化一点妆。走在校园里,经常有同学上来跟我用英语说话,我支吾几句就会露馅,那同学会说:“还以为你是外国人,想练练口语。”
我说:“说日语吧,我会讲日语。”
“那你是哪个专业的?咱们认识一下吧,我是……”
大学里如饥似渴的男生很多,不仅是对知识,更是对女同学。
我算是校园里长得不错的女生,但是这并不能充分描述我在班里所受的优待。
优待如下:我在班里是文艺委员,运动会时各班分列式,穿短裙子举牌的永远是我;扫除我从来不参加;过节我永远有花(含三八妇女节及母亲节);我从来不用自己打开水,每天晚上都有男生给我打两壶开水,一壶用来喝,一壶用来洗脚;班里大部分同学放假回家会给我带点礼物什么的。
上次暑假后返校,少数民族小孩给我带了个一看就很厚重很值钱的银饰,说:“你好好留着,这个很灵。”我说:“不是鬼脸吗?”他一下子把我的嘴捂住:“大神,不可亵渎。”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我说了,不是因为我好看。哦不对,不仅仅因为我好看。
我是地质系连续两届唯 一的女生,分母是五十六个男同学。
他们在系内能看到另外两个女性,一个是辅导员,三十二岁,人大哲学女博士(人大啊,哲学啊,女博士啊——我就不说她至今单身的事儿了);另一个是教大学语文课的老太,那天她带孙子来上课,上课中间离开教室去接电话,一着急,一吼,连坐在后排睡得正香的少数民族小孩都醒了。语文老太说:“我带着他,谁也别想带走。你媳妇要去美国,你让她去——”
所以,也不奇怪了吧?不算我自恋吧?情有可原吧?
我跟外语学院的女孩一个寝室,她们比较时髦。2007年夏天开始有人剪去流行多年、不断演变的长碎发,梳“沙宣头”,就是后面很短,两鬓较长,很像大耳朵的那种发型;后来是“bobo头”,那是头上蓬蓬,齐眉斩一圈椭圆形小刘海的短发。后来连鞋拔子脸型的姑娘都梳这个“bobo头”了,同寝室的她们终于跟我谈了:“安菲啊,我妈都不梳大波浪了,咱能换一个发型不?你不换也行,跟清华的友好寝室的联谊活动,你就回避吧。”
我很生气,我很纠结。
我捧着我的《海底两万里》泡脚的时候想:我学习这个充满了男儿气概的专业,我留这个显老二十岁的发型,还不都是因为一个人。

我十二岁的时候因为数学成绩好上了育才学校,就是各省都有的选拔特长儿童的那种“畸形中学”,说是一路六年念下来,别人考北大的时候,你能直接照亮美国的常青藤,反正进去的时候谁也没提后来分流的事儿。于是我十四岁的时候就分流了,数学反正是挺好,就是语文总也不及格。分流的意思是我不能直升本部的高中,得参加中考,也就是说,我从特长生又被打回普通少年的行列了。
我很生气,我很纠结。
中考前我也不看书了,不学习。
自己赌气天天游泳。
也没人管我。我爸爸是军舰的舰长,一走几个月,他行驶的海域经常连电话信号都没有,我联系不上他,只能是他给我打电话。上次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问我:“教你蝶泳,练得怎么样了?爸爸回去再带你去潜水。”
我妈妈除了学习什么都能管,尤其给我补钙补得好,蓝瓶的,双钙合一的,关键在于易吸收,反正那个夏天我开始长个子。我后来知道,也不能多要求她别的什么,她是个舞蹈家,三十多岁了,还在领舞《吉赛尔》。她很诧异我数学好,很诧异我考上了育才。我分流了,她反而觉得有其必然性,因而没再管我。
我游啊游的,有一天就游抽筋了。
我呛了一口水,昏迷之前还想:要是在浅水区该多好。

我醒过来时在自己的床上,看见我妈妈和另一张很好看、很年轻的男孩的脸。我赶快伸手护在胸前,还好有毛巾被。他们看我醒了,松了一口气。
男孩问:“要不要喝一杯水?”
其实我不渴,可是我声音小小地说:“嗯。”
我妈妈去倒水,我看着他。他大约长我几岁,白皮肤,眼睛又黑又亮,鼻子和嘴巴长得很端正,还厚嘟嘟的,像是《一吻定情》里的柏原崇。
我醒过来就没有什么事了。我妈妈开车带着我们两个去餐馆吃饭。
妈妈跟我说:“你就是胡闹,要不是莫凉哥哥,你就……”
“莫凉哥哥?”
我觉得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可是又实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不是有人骂脑筋不好的人“你大脑进水了”吗?我就是刚进过水的。
妈妈说:“你忘了莫凉哥哥?我们经常说起他的。莫叔的儿子,在日本上学,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哦,我想起来了,这才是个厉害的人物。
莫叔是我爸爸的大副,他的孩子三年念完了别人念六年的中学后,进了著名的大学,两年念完了别人念四年的大学,如今在日本做研究生。他几岁?十八九,差不多。
我说:“莫凉哥哥,你在哪里念书啊?”
他欠身回答我说:“东京国立大学。你知道吗?”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我,声音又轻又有礼貌。
“我知道,是日本最 好的学校。”
他笑笑,没说不是。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哪所大学拿首都的名字命名,又耀武扬威地叫什么“国立”,一般差不到哪里去。
那天吃饭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我妈妈的朋友刘叔。
我们坐在私房菜馆靠窗的位置,窗外是梧桐树,叶子在5月里水润润的,影子投在英俊的莫凉身上。
我一直不停地向他提问题。
“莫凉哥哥,你是博士吗?”
“还没有,硕士才一年级呢。”
“哦……那你学什么的?”
“海洋地理。”
我当时听了真的很敬仰:多么聪明的人啊,多么了不起的学问啊,他把海洋和土地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往一块儿弄,怎样的智商啊!
莫凉看着我,我看着他,我后来想他从那个时候已经了解我在这方面理解能力的低下了,于是耐心地解释道:“安菲,所谓海洋地理,不是把海洋和大地放到一起研究,不是既研究太平洋又研究泰山。”
“哦……”
“是在研究海洋下面的地理和地质现象。”
我不知该怎么接话。
他想一想,换了一种方法来解释说:“海下面不是平的,有山有谷有高原,知道吗?”
“嗯。”
“我们就是要研究这些东西,发现它们活动和变化的规律。”
原来如此,真是不能把什么东西都对号入座啊。
但是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刚才不知道:“哦,跟我想的一样。”
我这越描越黑一说完,连刘叔都笑了。
我妈妈说:“莫凉,你什么时候回日本去?”
“假期很长时间,我大约7月份回去,阿姨。”
“菲菲要参加中考了,你有没有时间?你能不能帮帮阿姨,给她上上课,补习一下?”
莫凉略一沉吟:“阿姨,我有时间。”
亲妈妈啊。
就是那个夏天,这个把我从深水区捞出来的男孩子,把物理和化学公式编成顺口溜帮我记;我背不下来《核舟记》的时候,他就用钢笔敲敲我的头;他把英语课文打印下来,里面的重点词汇留空让我填写,又是语法练习,又是完形填空……
学习其实就是一股劲的事儿。
从那年开始,我念书就有了劲头。
我有了一个想要学习的专业,我有了一所想要上的学校,我有了放在心里面的男孩子。他样子英俊,态度可爱和蔼,眼睛像是黑葡萄。
中考结束,成绩在二十天以后公布。
可是莫凉在那之前就要回日本了。
临走时,他送我一块石头。

我当然把那块石头留到现在。手掌四分之一大小,黑色,分层,层间沟回是褐色的,一眼看去平淡无奇,可是仔细观察,这块石头的表面有暗暗的白色纹理,那是一个女孩的侧面,低垂着头,样子幽怨。
那天他指给我看了,我觉得很有趣。
更有趣的是,这块坚硬的石头,可以浮在水面上。
我们把它放在我家花园里养金鱼和青蛙的大水缸里,青蛙“扑”一下从一片莲叶上蹦过来栖在上面。
莫凉说:“这是一枚火山石,多层玄武岩的断片。那是火山爆发后由火山玻璃、矿物与气泡形成的非常珍贵的多孔形石头,我在富士山下面拾到的。送给你。”
我收藏得很小心,留到现在。
花有花语,石头也有石头的语言。
能浮在水面上的多层玄武岩在说:初见。

媒体推荐


缪娟的文字令人着迷,我翻了很多关于希腊神话,如果拿来改写,都没有找到一个能超越《我的波塞冬》的了。爱的时候,他低眉顺眼,怒的时候,剑拔弩张。但有时候多情又温柔,幼稚又刚愎。好在他学乖了。这是缪娟书里一向的喜剧光环,看着很爽。好在她也遇到他了。不然海神的几千年等了不是很可惜?
——读者陶凛凛
缪娟的作品一大特点就是浪漫,总能用她的书把我残缺的少女心缝缝补补,让我至少对爱情还保留一点女性的幻想。安菲特里特是一条学艺不精胆大包天的小海豚,因为喜欢宝石竟敢去偷海皇的三叉戟。小仙女敌不过情场老手,浪子也敌不过爱情。缪娟在过去与现实之间任意来去,游刃有余,这书的回忆与现实看似像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独立的故事,却被她巧妙地串联起来,并在其中慢慢交代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男主的性格特点。
——读者Christ
很久没有看过这样清新的文了,看时只觉得眼前一亮,仿佛是一道光,轻轻地击中了我的心房。
哦,是波塞冬——那个骄傲尊贵的海神。千年之前,他们曾那样执着地爱过,爱到天地变色,始终无悔。初见时,他是不可一世的海神,她是可爱的海豚,上天眨一眨眼,他们注定相遇。爱情的种子在初见时便已种下,只是,当局者迷。于是,就这样不停追逐,不断重逢,直到最后结合。千年等待,一朝相遇,处处都是小甜蜜。甜蜜的故事里有甜蜜的小幸福。
——读者Tournesol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