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MSR4P6S )盗妃天下:完美珍藏版(上下) / 月出云

  • 本店售价:RM50.83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175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0.83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盗妃天下:完美珍藏版(上下)

原价:59.80元

作者:月出云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1日

ISBN:9787555241256

字数:

页码:584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MSR4P6S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月出云,性情娴静,爱幻想,喜古色古香之文字,酷爱写文。其作品故事情节妙想天成,人物刻画呼之欲出,情感描摹更是丝丝入扣。文笔以清丽婉约见长,深情细腻而不失大气,风格时而醇雅秾华,间或旖旎灵秀,评者多谓深得宋人小令之意境。代表作品:《盗妃天下》、《凤隐天下》

内容提要

月出云用细腻清丽的笔触讲述了一个关于家国、道义、爱情、信念的故事。
女主从大家闺秀成长为驰骋海上的女海盗王。女海盗这一角色在一般小说中并不多见,而无疑这个角色的塑造非常成功,受到千万读者的追捧。 本文融宫廷权谋、江湖争斗、夺嫡、兵变、海战、争霸等诸多元素,保证了正剧的宏伟大气,同时,那一段生死不渝的感情,也满足了读者对爱情的向往。



目录

楔 子
第一卷临江仙
第一章挑指断弦
第二章纤纤公子
第三章初次交锋
第四章凉欢薄情
第五章王孙之宴
第六章翩若惊鸿
第七章一江春水
第八章风华初绽
第九章缱绻无情
第十章采花之贼
第十一章拨云见日
第十二章步步惊心
第十三章毁她骄傲
第十四章莫要寻欢
第十五章 心之所往
第二卷浪淘沙
第一章遭遇海盗
第二章化装宴会
第三章争霸盗王
第四章 沧海一战
第五章并肩比翼
第六章无关情爱
第七章龙啸鹰击
第八章古曲国风
第九章替她挡箭
第十章红颜一怒
第十一章动息有情
第十二章世外桃源
第十三章红绡帐暖
第十四章情不知所
第三卷 如梦令
第一章情海微澜
第二章伤她救她
第三章求而不得
第四章情肠寸断
第五章强取强索
第六章温柔陷阱
第七章悬崖决斗
第八章悠悠生死
第四卷 蝶恋花
第一章碧海龙女
第二章 你死我活
第三章王府盗药
第四章风口浪尖
第五章 咫尺天涯
第六章步步紧逼
第七章嗜血狂吻
第八章沧海难越
第九章琴音刀光
第十章活色生香
第十一章墨莲花开
第十二章凤求凰兮
第十三章运筹帷幄
第十四章天使恶魔
第十五章风声满楼
第十六章如隔百秋
第十七章刑场风云
第十八章人间无路
第十九章念奴娇兮
番外卷点绛唇
抢妻大战
江瑟瑟拒承宠失败记
墨莲和白狼皮
澈儿番外九千只鸭子



文摘

瑟瑟紧随夜无烟后面,走到崖畔。只见伊冷雪手腕上捆着一根素帛,素帛的一端捆缚在梅枝上。那根梅枝不算粗,山风吹得伊冷雪的身子摇摇晃晃,每一次晃动,那梅枝便也随着晃动,似乎随时都会折断。
  “王爷,救救我!王爷……”伊冷雪低声哭诉道,玉脸惨白,那双清眸原本黯淡失神,见到夜无烟那一刻,刹那间好似看到救星一般,黑眸闪亮,凄声喊道。
  夜无烟凝视着伊冷雪惨白的脸上那纵横交加的泪痕,很显然,她已经哭了很久了。他从未见伊冷雪这般脆弱之时。可见,她心头,是多么的恐惧。
  是谁?将她挂在这里,他的瑟瑟,不是这般残忍之人啊。
  他的眸光触到伊冷雪身上披着的雀羚披风,他蓦得狠狠抽了一口气。这件雀羚披风,他自然识得,是他命春水楼里的绣娘为瑟瑟缝制的。可是此刻,竟然披到了伊冷雪身上。
  他回身,凝眸望向瑟瑟,眸底一片墨霭。
  “江瑟瑟,你何以要这么做?”夜无烟凝声说道,嗓音嘶哑。
  瑟瑟久久地看着他,他的话语就像利刃,将她努力弥合的痛再次生生撕开。她闭上眼眸,再次睁开,眸底一片绝望:“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夜无烟看到瑟瑟眸底的绝望,心头一颤,他也不信瑟瑟会伤害伊冷雪。
  “王爷,属下有事禀告!”原本守在一旁的侍卫上前说道。
  “说!”夜无烟冷声道。
  “王爷,属下探查到赫连傲天带着草原十二禽向黑山崖赶来。”侍卫沉声说道。
  瑟瑟心中一惊,未料到风暖也来了,这一次,她恐怕说什么,夜无烟都不会信她了。他定是以为她和风暖联手掳了伊冷雪。果然,夜无烟凤眸一眯,眸光定定锁住瑟瑟,黑眸中布满了复杂的幽光。
  “江瑟瑟,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他的声音很沉静,听不出来任何波澜。只是,那语气却是极冷的,他的眼神更冷,好似山巅的冰雪。
瑟瑟满心的苦涩和疼痛,他不信她,他终究是不信她啊!她还解释什么,解释了他也不信。她扯了扯唇角,发出一连串的笑声,有一点狂傲,有一点邪气,其间,隐含着难言的苦涩。
  “夜无烟,是我掳了她,你要救她是吗?很好!”瑟瑟翩然拧身,几步便站在了那棵老梅树之下。伸指,一点一点将腰间的新月弯刀拔了出来,横在了老梅的枝干之上,似乎随时都会砍断那根枝干。
  “你要做什么?”夜无烟失声呼道。
  “掳了她,自然是要杀了她了。”她冷冷说道,“不过,你若执意要救她,也不是不可。百招之内,你若是胜我,那便将你的新娘带走。”
  她一字一句,轻轻说道,语气淡漠而无情。
  她的手指缓缓从新月弯刀上划过,清澈的刀光,映出她清丽的容颜和绝丽的风情。
  他望着她,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眸光却清澈犀利,隐含着淡淡的苦涩。
  “好!”他颔首,没有一丝犹豫。
  瑟瑟微笑,她就知道,他是不会犹豫的。就如当日,他让她为伊冷雪驱毒一般。她甚至怀疑,就算伊冷雪要他的命,他也会不带一丝犹豫的奉上。
  “不过,不用刀剑,空手相斗。”夜无烟沉声说道。
  瑟瑟微微笑了笑,他是怕她一个失手,将梅枝砍断吧。她收手,将弯刀一点点缠到腰间。
  “出手吧!”她冷冷说道,崖顶上的风,带着丝丝凉意,一袭青裳在风里曼舞,使她看上去像即将乘风归去的仙子。
  她出手,招招狠辣;他出手,也没有留情。
  风过处,白梅残雪零落如雨。
  一招,两招,三招……
悬崖之上,袖影漫卷,掌风凌厉。
几棵老梅被两人劲力所激,散出漫天花雨,花雨间弥漫着浓郁的芳香,令人熏然欲醉。
瑟瑟的武功,虽然不如夜无烟,但他要在百招内击败她,却也不易。她运起内力,长袖膨胀,袖影漫卷,如行云出岫,冷香袭人。纤细的手掌,从袖底划出,好似出水白荷,拍向夜无烟前胸。夜无烟伸掌,掌风带着凌厉的气势,架住了瑟瑟的手掌。
  双掌相击,瑟瑟的眸光越过相交的手掌,望见了夜无烟波澜不惊的容颜和眸底的墨霭,她心底,划过一片凉凉的冰晶。
  他们不是第一次决斗,在春水楼,哪一夜,她没有和他酣战一场?只是,彼时,他都是让着她,陪着她玩。今日,虽然,她感觉到他依旧没有用全力,但是,却是招招凌厉,很显然没有闹着玩的意思,他是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赢她,好救下伊冷雪。
  瑟瑟凄然而笑。
  两人斗得正酣,只听得“咔嚓”一声轻响,瑟瑟身形一顿,回首望去,但见的那根梅枝终于抵不住伊冷雪晃动的身子,竟然即将折断。瑟瑟距离梅树较近,她清眸一眯,足尖点地,向着那株寒梅跃去,同时腰间弯刀已然出手,向着伊冷雪卷了过去。
  夜无烟心中一惊,伸掌拍向瑟瑟,掌风凌厉,带着冷冽的气势。原以为这一掌,她会避开,不再阻着他去救伊冷雪。然,未曾料到,她却不闪不避,身姿依旧向伊冷雪飘去。夜无烟心中大痛,可是想要收回掌力,却已经是不可能了,眼见得那一掌击在瑟瑟胸前。
  手中弯刀在瑟瑟手中,此时柔软宛若一条素帛,裹住了伊冷雪的腰身,用力一带,将她送上了崖顶。而她却被夜无烟那一掌击得喷出了漫天血雾,洒落在皑皑白雪上,红得刺目,红得艳丽。
  她轻盈的身子同时被推向悬崖之下,向幽深的崖下坠落。
  “瑟瑟!”夜无烟惊骇地大叫,直直冲向悬崖,伸手一探,却仅仅抓住了瑟瑟的衣袖。而他,也被瑟瑟坠落的身势拉落下了大半个身子,足尖勾着崖上凸出的树藤。
  两人一上一下,悬吊在悬崖上岌岌可危。
  瑟瑟抬眸向上望去,透过朦胧的山间薄雾,看到了他那张伤透了她心的容颜。
  遥想当日,他身着战袍,在四月的柔光中,撞入她的视线,整个人如同隐在鞘中的剑,静海深流,潜而不露。彼时,她便看透了这个男人斯文之下的凌厉,儒雅之下的霸气。只是,他的身畔,还有着伊盈香,她所有的爱慕只能掩入心底。当她遇到了明春水,被他的洒脱和惊世才华所吸引,彼时,她以为终于摆脱了自己对他的恋慕,殊不知,她喜欢明春水,或许就是因为,他身上,似有若无有着他的影子。草原上那一夜,他替她挡箭,让她的心一度很纠结,以为自己是个不专情的女子。
  却原来,兜兜转转,她的一颗心,始终挂在他的身上,不管是夜无烟,还是明春水,不管他如何对她,她还是爱他的。
  纵然此刻,他一掌拍在了她胸前,她依旧清清楚楚地知晓自己的心,她爱他。
  只可惜,她的情,她的恋,她的痴,终究只是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
往事,如魔幻一般,纷至沓来,记忆中的每一副画面、每一句言语,都像是针一样,刺得瑟瑟心坎一阵一阵的剧痛。这一掌,彻底将她的心拍碎,碎落在胸腔里,再也收拾不起来了。
所有的回忆在这一瞬间,化为一片白茫茫的盲点,就像是轻烟,无形地蒸发了。
她想起腹中的孩儿,心底一阵绞痛。他应该还不知这个消息吧,看样子,云轻狂还没有告诉他,可是纵然他知道了,又能怎样?
  一切,都已不可逆转!
  她喜欢孩子,一直都很喜欢。
  她曾经想过,将来若是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幸福,让他快快乐乐得活着。可是,此时,她就连出生的机会都给不了他了。
  他的爹爹不喜欢娘亲,而娘亲恨他的爹爹,他就算出生了,也不会幸福。
  苦命的孩子!
  她抬头望向夜无烟,玉脸清丽而绝艳,唇角却勾着一丝笑意,那笑容里有一丝悲哀至极的意味,就像一朵即将开到酴醾的花,尽情绽放后,就是凋零、陨落。
  “瑟瑟!抓紧我!”他心惊地唤着她。这一刻,他看到她眸中那令人一闪而逝的决绝,莫名的,可怕的决绝。
  瑟瑟抬眸,望着他一向深邃沉静的黑眸中,弥漫着无穷无尽的惊骇和恐惧。她笑了,灿烂地笑了,可是,如此灿烂的笑容中,却隐含着无边的凄凉。
  “夜无烟,后会无期。”她说,语气温柔,好似这山间的云雾一般云淡风轻。
  她伸手,却不是去握住他的手掌,而是,在灿笑中,撕裂了和他之间最后的一丝牵连。
  “不!……”夜无烟凄声大叫。
  瑟瑟的身影急坠而下,苍白的脸上是一抹艳绝的笑靥。长发翩飞,青裙曼卷,在皑皑白雪的背景中流曳而去,像一朵绝美的优昙,刹那凋零,犹有暗香残留。
  泪水,从腮边不断滑落,坠入到无底的深涧中,摔得粉身碎骨。
  这一生,她最恨掉眼泪,在她看来,那是懦弱的表现。可是自从遇到了他,她不止一次伤心得想要落泪。可,她忍着。
  而此时,她却再也忍不住了。
  前所未有的,绝望与悲伤的眼泪不断地涌了出来,滚烫的热泪轰然如倾,纷坠如雨,难以自抑。
  此刻,她方才明白,一个人若伤心绝望到了极点,也只有哭了。以前不哭,她以为是她坚强,此时方知,那实在是不够伤心的缘故。
  她哭着,似乎要把这一世积攒的泪水全部流光一般。
  哭吧,反正,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再流泪了。反正,不管如何哭,也不会有人看到她的眼泪了。
  瑟瑟凄楚地想到,身子越来越轻盈,就像飞一样。
这样的结局,或许是老天对她最后的怜悯,让她死在他的掌下,永远断了对他的情根。自此以后,她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她的心,再不会因为他,而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