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LPGLU10 )亲爱的弗洛伊德(套装共2册) / 玖月晞

  • 本店售价:RM47.84
  • 市场价格:RM59.80
  • 商品点击数:37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47.8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原价:59.80元

作者:玖月晞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9月1日

ISBN:9787550018372

字数:

页码:672

版次: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1LPGLU10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玖月晞,天蝎座AB型,一路行走一路漂泊。认为迄今做的很好的事,就是活在真实的生活之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写有推理言情小说《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亲爱的苏格拉底》等,范围涉及本格推理,古典推理,律政,行为分析;写有旅行冒险小说《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因为风就在那里》;写有言情悬疑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小南风》等。

内容提要

1、 超人气作者玖月晞经典推理言情,“亲爱的”系列第二部
读者心中推理言情代表作品,晋江网连载期间积分超3亿(365,375,584),“亲爱的”系列第二部。 第一部《亲爱的阿基米德》全平台热销中,加印数次。同名影视剧9月开拍。《亲爱的弗洛伊德》筹拍中。
2、多动症×孤独症。律政、心理学、悬疑
3、这世上,我只喜欢两样东西:星空和甄意。一样因为你,一样就是你。
4、作者全新修订版,随书附赠精美明信片&甄意专属名片
5、封面由著名插画家iiiis倾情绘制


【经典段落】
因为喜欢,就觉得很值。哪里会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想,一点儿不后悔,也不觉得丢脸,反而很开心。那段时光其实很珍贵。



“亲爱的,说说你当年是怎么拿下他的?”
当年啊,当年的事很简单,她对他围追堵截,一天十二小时缠着,连男厕所都不放过。她做了太多疯狂的事,全校同学甚至老师都开始打赌:甄意能不能追到言格。


言格
说你爱我
骗我也行。


忽然之间,就后悔了。
为什么之前的人生没有好好经营,努力奋斗?为什么没让自己拥有别人夺不去的品质,比如涵养,比如眼界,比如很多……
所以,才会在遇到一个真正优秀的人时,只能懊悔,其实配不上。


“为什么上公安?”
“我想,当警察可以把你找出来么……”
“你为什么做精神科医生?”
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他没答。


我一直觉得,像甄意这样热情专注而有生命力的女孩,不管做什么,都比别人做得精彩。”淡静的语气,带着不容忽视的肯定。“所以,如果是甄意你,有什么可迷茫,有什么可害怕,有什么可彷徨?”


你们都说我痴情,说他无情,不是的,他对我的好只有我自己知道;他有多好有多值得,只有我知道。我心里很清楚。”


“言格,你知道我是谁吗?”她问。
“……甄意。”他答。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
甄意,你是甄意啊。
分别八年,我不回想你的笑脸,不回忆你的呼唤;我再不回学校,也不走我们走过的路;
我不跟人谈你,也不愿别人跟我谈你。就连做梦,你也不来。是我没让你开心,是我,不值得你记得。


言格,我想让你开心。人生那么长,要活那么多年,一个人,不寂寞吗?每天这样,一个人开车去医院,一个人开车回家,没人和你说真心话,你也不让任何人走进你的心,不孤单吗?”
她望向窗外,微笑,“你这样,我会心疼;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手。”
言格,我多希望你开心,多希望给你带去快乐欢愉,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会一直追逐下去。
我自倾情,你且随意。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目录

第一卷伤无所依
第二卷爱非其道
第三卷栩栩如生
最终卷此间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番外卷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后记

文摘

 

K城的四月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正值下午课,学生们举着课本书包在校园里飞蹿。
甄意踏着水洼快步跑到巷口的大树下,抬头望见嫩绿的树芽和北方高高的天空。
巷子尽头一幢晚清民国的小楼,院子里白樱盛开,落英缤纷,静谧典雅如桃花源,与周遭的教学楼相映成趣。
春风拂过树梢,树叶间的雨珠簌簌落下,冰冰凉掉到脖子里,甄意一个激灵,蹿进雨幕,一鼓作气跑进巷尾的小楼。
木门吱呀,室内多是老木家具,温馨而惬意。
老式收音机里,播音员念着新闻:“林子翼强奸案受害人唐某自杀后一星期,兰亭区人民法院认定证据不足,驳回对林子翼等四人的强奸诉讼。昨天,受害人方表示服从判决。这场耗时三月的……”
甄意脱下外套,抖了抖衣服上的花瓣和雨滴,见窗户没关,雨水全打进来,赶紧拿挂钩钩上木窗,锁了插销。
房子只有爷爷住,他是K大哲学系的老教授,一生醉心研究,从来不修边幅。别说关窗这种小事,连一日三餐都要提醒。拿现在的话讲,是高智低能的老孩子。
甄意这四个月忙得脚不沾地,没时间来看爷爷。早年嫁入豪门的表姐请了保姆张嫂照顾爷爷。今天张嫂请假,甄意便过来。
落地钟指向两点半,爷爷午睡该起了。甄意准备上楼,见红木椅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纸盒,美国寄来的。她才想起远在华尔街的姐姐寄了礼物祝贺她人生第一个大案子宣告结束。的确是大案子,多少律师同行一辈子也遇不到。
甄意拆开纸盒,镶钻露背短裙,蓬蓬白纱,外罩窗花裁剪设计,相当惊艳。细心的姐姐还替她搭配了手拎包、高跟鞋。
客厅电话响,她接过来歪头夹在耳边:“你好?”
那边似乎略感意外,顿了一下,低缓道:“甄府?”男人的嗓音低沉温润,甄意直觉心中有根弦给这声音拨动。甄府?这称呼太尊雅古意。转念想,爷爷书香门第,桃李满天下,称“甄府”算不得迂腐矫情。
她纳闷的片刻,那边并不着急,不浮不躁地安静等待。
静谧中,只听木窗外,雨打芭蕉。
甄意回神,赶紧放下衣服,握好电话:“是甄家,找哪位?”
“我与甄教授约好三点拜访,不知教授是否在家?”
“在的。”
“谢谢。”他淡雅致意,挂了电话。
爷爷下楼,穿着皱皱的棉布长衫,白发糟糟,像晚清的邋遢秀才。甄意说有人要拜访,给爷爷梳了头,苦口婆心半天,劝不了他换衣裳,无奈把长衫熨一遍了事。
屋外雨水淅淅,调频收音机低低播报:“……庭审现场,检控官尹铎与受害人律师甄意利用出其不意的法庭盘问将几位被告的辩解驳斥得体无完肤,法律专家分析认为林子翼等四人将被判最低十年有期徒刑。可第二次庭审,辩护人提出有力证据表明受害人唐某本身为性工作者,随后唐某不堪重压跳楼自杀身……”
啪!甄意面无表情,关掉收音机。
雨停了,她重新打开木窗,一扇扇拿木棱支好。打扫完屋子,窗明几净,又给书房里煮好待客的茶,这才抱着衣服上楼。
衣服量身定做,穿上飘逸出尘,甄意心情不错,脱下短裙,忽听爷爷惊嚷:“发大水啦!”
甄意抓了件衬衣扑下楼,就见爷爷倒开水,泼了一桌。桌子上热气缭绕。她立即就近取下衣帽钩上的风衣拦住水势,不让开水流去爷爷脚上。
“老头子别怕,没事了!”她俏皮地安慰爷爷,却听身后有人关门,很轻很缓,似乎不想引人注意,但木门古旧,难免出声。
从楼上跑来,她虽然衣衫混乱,但也没到“非礼勿视”的地步。这门关的,真让人尴尬。
她不痛快地上楼,没多久,爷爷在楼下喊:“意儿,客人要走了。”
甄意偏不去送,瘪着嘴,不情不愿地扬声:“再见!”对方没答。
人走了,她才出来,地板的水渍已清理干净。她心中讶异,爷爷连拖把在哪儿都不知道。看来是客人做的,担心老人不小心踩上去摔倒。桌上也擦干净了,垃圾篓里一件大衣。
甄意脑中电光火石,她拿客人的风衣扑火?翻出一看,她居然拿杰尼亚高级定制时装当抹布。
甄意哀号,抱着风衣飞也似的冲出门。
巷子口停着辆黑色保时捷,有人恭敬地给他撑着黑伞,他西装笔挺,弯身要上车。
“请等一下!”她飞快跑,在水洼里踢踢踏踏,泥水四溅。
他直起身,微微侧头,却没回身。
不知是因为车,还是因为人,路过的学生纷纷侧目。
她跑去他身后,发觉他个子很高,背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上没有一丝褶皱。身旁的撑伞人看甄意一眼,目光凉淡。
春风一吹,树叶上雨珠坠落,砸在伞面噼里啪啦响。甄意立在伞外,猛地缩脖子,声音不卑不亢:“刚才不小心拿你的风衣挡水,我洗干净了还你?”
“不用了。”他淡淡道,躬身要上车,却稍稍一顿,“甄教授的指点远比一件衣服珍贵。”
爷爷现在的精神状况还能搞研学?
甄意纳闷,但她向来随性,既然他说不值一提,她也不纠结,转身要走,却瞥见他俊逸秀美的侧脸。
好似不远处落樱花瓣随风飞来,她有些怔愣,
“言格?”她微微不确定,抱着他的风衣上前一步;看清楚后,大方笑道,“好久不见。”
“抱歉,我不记得你。”他说罢,折身上了车。
她知道他对人忘性快,毫不介意,还很高兴在他乡见到:“你忘啦,我是甄……”
话没完,撑伞人关上车门,甄意只瞥见他线条利落的下巴,非常白皙。
甄意望着车离去,不介意地耸耸肩。分离已有八年之久,以他寡淡的性格,早该把她忘干净了。如果她还像中学时那么不知羞,定会故作嘴快,笑嘻嘻说:学长,我是和你早恋的女孩,看脸皮薄的他羞得耳朵红。但她不似以前那么疯癫,他还似以前那般对她漠不关心,打招呼都没必要。
回屋,爷爷坐在餐桌前吃核桃布朗尼。
甄意夺餐盘,故作瞠目:“你这老头子又不听话,这把年纪能吃甜食?”
爷爷抓着叉子,十分委屈:“是木糖醇的。”
“诶?”果然木糖醇特制,谁这么有心?桌上还摆着几罐坚果:核桃、腰果、榛子、夏威夷果……玻璃罐上贴了便签,字迹清俊,写着“每日3颗”。
甄意把盘子还给爷爷,问:“刚才那人是谁?”爷爷早退休,不可能是他的老师。且他早年就出国了。
爷爷抓抓头:“苏老师推荐的。”
苏教授和爷爷是同事,搞医学的。爷爷搞哲学,在圈子里久负盛名,即便退休,也常有小辈叨扰请教。
记得那年在绿树成荫的深城,他说要出国学医。现在看来,他搞哲学去了?这么一想,和他那淡,很淡,非常淡的性格真是奇搭。初见,十二年;分别,八年;时光飞逝啊。
甄意拿勺剜一小块布朗尼,木糖醇口味,亏他想得出来。她戳着黑乎乎的蛋糕,忽而想起追他的那些年,看《呼啸山庄》,二十年,凯瑟琳变了鬼,也要在风雨交加的夜回希斯克里夫身边。那时她以为她有凯瑟琳的深情。但渐渐她意识到,有几个男人像希斯克里夫那般爱到癫狂?
女孩长大了,得知道什么叫现实,什么叫青春得意须尽欢,尤其是年轻女子的青春。
旧时光一闪而过,甄意挑了挑眉,……遗憾的是:那么漂亮的脸蛋不能为己所用。作为外貌协会会长,她痛心疾首。她笑自己的不正经,乐了,杵杵爷爷的手臂:“老头子,哪天看到帅到掉渣的后生小辈,介绍一个给你孙女,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爷爷不理,乖乖吃蛋糕。甄意瘪嘴瞪他。
这些年,她再也没有像那样追一个男生了。
还记得,她背着手跟在他身旁,认真地说:“言格,借我一样东西吧。”
他淡淡看她,眼神在问:什么?
“Kiss!”她咧嘴笑。
“……”
“别走……你放心,我会还你的。……哎,你别跑啊!……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甄意约了大学同学司瑰吃甜品。毕业那年,两人一同进警署,甄意工作几个月后辞职重新读研。几年过去,司瑰已实现她从小到大的理想:刑警。
司瑰在西北长大,特有北方的爽朗豪情,连自诩总攻的甄意偶尔也娇滴滴地唤她死鬼。
对“死鬼”这个大家都会叫的绰号,司瑰深知无力回天,可今天,她想抗争:“甄,我要改名。”“名字和梦一样是反的,你安全活了24年。”甄意安慰得敷衍,点了杨枝甘露和芒果西米捞,扭头见司瑰不满地眯眼,她立刻做出推心置腹样,“反的,你看我叫甄意,其实我很假。”
司瑰嘴角抽搐:“这倒是。”
甄意抢先付了钱。司瑰仍深陷名字漩涡:“甄,我要改名。在警署成天被一帮爷们叫小厮(司),我本该是警署一枝花。”“让他们别叫姓,叫名。”
她黑脸:“你让男人们暧昧地叫我小鬼(瑰)?”
“取英文名吧,Rose。”“肉丝。”
甄意哈哈大笑,司瑰知道被耍,从桌底下狠踢她一脚。
“妈妈喜欢玫瑰,就叫我司瑰,她完全可以叫我司玫。”司瑰扼腕。
“你希望刚进警署的毛头小子叫你师(司)妹?”
司瑰表情有如灰飞烟灭,额头栽到桌上:“我这么倒霉?怎么叫都不对!我就是为论文《论名字的重要性》而生。”甄意笑个不停。
见她这样,司瑰才默默舒了一口气。唐裳和林子翼的案子牵绊甄意太久,唐裳跳楼后,司瑰怕她情绪有差,今天试探一番,才挑明:“最近情绪还好吧?”
甄意自然明白:“嗯,依旧淡定。”
司瑰鼓励:“你在庭上表现惊艳,这场官司让你一战成名。要不是唐裳自杀,或许是另一种结果。”“你们结的案,她真的是自杀?”“你怀疑什么?”
“没,随便一问。”甄意认为唐裳不至于寻短见,可她也不能挽回什么。
司瑰:“坊间传言,你卖了证据为唐家争取到300万的私了费?”
甄意挑眉:“警察小姐,你要审问我?”
司瑰不追问了,她没站在甄意的位置,无法评论她的选择。那段时间,甄意作为唐裳的代理律师,协助检控方打官司,比检控团的人还拼命。她大概猜得到甄意做了什么交换,这或许是系统内有些人希望的。她并不认同,她认为惩恶是社会的必须。但她也知道这个案子因为四个被告的强大背景进行得有多艰难,检控团举证不力,压力反而落在代理律师身上。她知道甄意这几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到处搜集证据找证人,天天遭受威胁,撑着自己,撑着风口浪尖上情绪不稳的唐裳。她比所有人更想把那四人送进监狱,但最终……
甄意低下眼眸,想起唐裳妹妹唐羽的话:“坐牢有什么用?甄律师,能判死刑吗,能让他们死吗?不能吧,十年?以他们的背景,关三年我都怀疑。到时再让媒体渲染我们的悲剧?那我们家的痛苦算什么,我姐的死算什么?笑话还是闹剧?如果是这样,就当我姐是炒作,网友不都这么说吗。我宁愿拿300万弥补给爸爸妈妈。人都死了,要狗屁的正义有什么用?不要跟我说把他们绳之于法,让其他人免遭伤害,我没那么高尚。”
不经意间,甄意笑得寂寞。
司瑰见了,暗怪自己多嘴,岔开话题:“杨姿怎么没来?”
“补觉。”杨姿是甄意在深城的高中同学,高考一起来K城,如今在一个事务所工作。
甄意含着芒果,几句话概括一段恩怨情仇,“杨姿跟了个离婚案,男的找小三,转移财产,说女的闲职做太太吃他住他用他的,没资格要钱,给她几万分手费不错了。有个儿子,男的不放,说女方没本事抚养。女方不肯离,天天哭诉当年如何恩爱。听说吵得昏天暗地,杨姿累得胸都瘦了。”
司瑰扑哧一声,同情地点头:“我见过这种时刻的女人,一肚子可怜苦水。哎,全往杨姿身上倒,估计她听多了对人生要失去希望。”
甄意瞪她:“杨姿是男方的代理律师。”
“……”司瑰翻白眼。
“所以说女人不自立自强,变成男人的依附,没有主动权,就注定毁灭。你看,打个官司连好律师都请不起。”甄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