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74BKFN4K )七星彩·完结篇(套装共2册) / 明月珰

  • 本店售价:RM55.25
  • 市场价格:RM65.00
  • 商品点击数:7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55.25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书名:七星彩·完结篇(套装共2册)

定价:65.00元

作者:明月珰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7月1日

ISBN:9787559407573

字数:

页码:544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74BKFN4K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明月珰,晋江原创网超人气明星写手,多部作品荣登金榜冠军。爱仿青云挽发髻,妄摘明月作耳珰,慕唐宗宋祖,喜环肥燕瘦,奈吉人已逝,唯畅想于笔尖,以尽倾慕之情。
出版作品有《七星彩(1、2)》《唯我心》《千金裘》《戏剧女神》《四季锦》《芙洛》《一念起》《八点半的星光》等。

内容提要

·言情大神明月珰人气最高力作,蝉联晋江首页各大榜单NO.1。
明月珰是晋江超人气大神,《七星彩》在作者的所有书里是人气最旺的一本,积分过10亿,书评近11万,收藏数3.5万,蝉联晋江首页月榜、季度榜、半年榜,好评如潮。
·《飞魔幻》杂志超火爆连载。
《七星彩》在《飞魔幻》做了6期的强档连载,读者纷纷热烈反映“什么时候出版”“期待上市”等!
·新增5万字番外。
·一对欢喜冤家斗智斗勇
甜宠指数升级
她:你能不能给我找个长得顺眼的?
他:可以啊。
她:在哪里?
他:你面前。
她:……
哪怕前路再艰难,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浓情蜜意
第二章 庆生缠绵
第三章 结亲无望
第四章 维持现状
第五章 沈御表白
第六章 无奈选亲
第七章 忍痛割爱
第八章 心绪难静
第九章 针锋相对
第十章 不改初心
第十一章 嫁入沈家
第十二章 互不妥协
第十三章 前往西北
第十四章 偶见美色
第十五章 今夕何夕
第十六章 引毒上身
第十七章 陷入险境
下册
第十八章 情归一处
第十九章 欲提和离
第二十章 感情如丝
第二十一章 许你一人
第二十二章 一纸休书
第二十三章 心意明朗
第二十四章 故地重游
第二十五章 三堂会审
第二十六章 爱意绵绵
第二十七章 轻嗅芬芳
第二十八章 山间留情
第二十九章 与你共我
番外一 将计就计
番外二 打情骂俏
番外三 醋意略浓
番外四 蜜里调油
番外五 美人如斯
番外六 赴三生巷
番外七 疼爱有加
番外八 竟有身孕
番外九 顺利产子

文摘

七星彩(完结篇)精彩片段 1、沈彻调整了一下坐姿,伸直了腿靠在懒人靠上,将纪澄的头抬起来搁到自己的大腿上:“睡吧,我不会打扰你的。”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气息,沈彻身上也有,淡淡而清冽的冷香,似梅非梅,让纪澄总是联想起结冰的湖面。纪澄蹭了蹭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2、进不得,退不得,她跟沈彻犟,沈彻只当是情趣,她顺从,沈彻就当她是温顺,纪澄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地儿使。她回过头去,沈彻正好整以暇地靠在懒人靠上,手指把玩着茶盏,眼尾因为笑意而微微挑起,十足十的黑狐狸。 3、茶水顺着纪澄的下巴落入她的领口,唇瓣因为刚饮了水而水润润地发亮,还有沈彻喜欢的清茶味道。“不用怀疑,就是想看着你而已。”沈彻道。有时候听起来不可思议的回答却很可能是真的。沈彻在纪澄的床畔坐了很久,美人如名画,让人舍不得挪开眼睛。 4、沈彻低头将纪澄眼角的泪滴卷了去,继而开始用唇舌描画她的唇形,小巧而饱满,让人欲罢不能。纪澄唇上的口脂已经被沈彻吃了个一干二净,唇色却因为被吮得太厉害而晕出瑰丽的樱红。 5、舞分九重,一重一色,像繁花绽放时凋落的花瓣,一层一层地绽放,牵花为丝。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笛声渐渐虚无,后一层绽开时,里面是一尊莹润如玉的妖,仅着堪堪蔽臀的荼白薄裳,就那样立在火光里的桃花林下。 精彩试读: 纪澄一觉睡到天亮之后便是三月三上巳节了。 柳叶儿一边伺候纪澄梳洗一边道:“姑娘这些时日睡得越发香了,以前半夜里总会醒好几回,昨儿我半夜里起身上净房不小心碰倒了绣墩,还以为会惊着姑娘,哪知道姑娘一点儿动静没有。那刘太医果然是妇人科的圣手,姑娘再多吃几服药,定然什么病根儿都能去的。” 纪澄笑了笑没接话,脑子里却想起沈彻说的“采阳补阴”之言,随即又赶紧摇了摇头,她怎么能被沈彻忽悠去。只是刘太医开的方子纪澄是看过的,很寻常的调理之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似乎不足以治好她好几年的失眠之症。 纪澄和沈芫她们一起到落芳洲时,那落芳洲上已经是丽人成群了。斗香会的香坛就设在落芳洲的东头。 这斗香会不拘身份,不拘地位,将自己的香囊往那收集香囊的大簸箩里一放就算成了。 斗香会收香囊的截止时间是巳时二刻,过了之后三十位评委就开始入席了。但因为香囊众多,所以每个评委都要闻上二三十个香囊,然后每个评委再推举一个香囊出来,在这三十个香囊里选出今年上巳节的“状元香”来。 这斗香会如今由京师的香料协会承办,得“状元香”的姑娘这一年到加入香料协会的香铺里去买香料都能拿到。当然世家大族的姑娘并不稀罕这个,也就是图个乐子,毕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那香料协会也只是趁机宣扬一下名头而已。 是以,纪澄她们虽然参加了这斗香会,却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转而就到水边游春去了。 纪澄她们几个姑娘正走着,迎面就见南郡王府的世子楚镇下了桥往这边过来。 楚镇眼就看见了纪澄,他寻这个机会已经许久了,打从正月里听说她要定亲之后,平日里壮得如牛的楚镇就大病了一场,等病好了听说何家另选了姑娘,楚镇那心里高兴得就像大夏天饮冰水一般。 楚镇向楚王妃旧事重提,楚王妃却再不肯松口,只说何家和纪家这亲事本来已经有眉目了,可何家为何突然变卦?定然是纪澄有什么问题。所以楚王妃怎么也不肯松口,后实在拗不过自己的儿子,才勉强答应可以以侧妃之位将纪澄纳进门。 楚镇虽然觉得委屈了纪澄,但重要的是能娶纪澄就好,所以打从二月中旬开始他就在寻机会想和纪澄把心事说一说,总得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不能贸然上门以侧妃之礼求娶。 纪澄可不知道楚镇这心思,因着沈荨钟情于楚镇,所以她一直就很避嫌,这会儿见楚镇从桥上过来,纪澄拉了卢媛的手就往旁边寻韩令则等姑娘说话去了。 “真长哥哥。”沈荨笑着往楚镇的方向迎了过去。 楚镇有些失望地扫了一眼纪澄的背影,打叠起精神来同沈荨和沈芫寒暄了两句,沈荨拿眼去求沈芫,好容易逮着和楚镇私下说话的机会,她还想送楚镇自己装的香囊呢。 沈芫本是不想离开的,虽说两家有些亲戚关系,但大庭广众之下由着沈荨和楚镇两人相处总是不好,只是沈荨那水汪汪的眼睛叫人看了又不忍心,沈芫叹息一声,在沈荨耳边低声道:“下不为例。” 沈芫借着去寻纪澄的借口离开后,沈荨有满腹的心思想同楚镇说,只盼着楚镇也能同她有一样的心思,同楚王妃说了上门来求亲,沈荨便觉得她这辈子再也别无所求了。 只是沈荨还没来得及说话,楚镇却先开了口。他刚才见纪澄拉了卢媛离开,就知道她是在避嫌,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他肯定找不到机会同纪澄说话,所以便先下手为强地同沈荨道:“荨妹妹,我有件事情求你,只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心上人有求于自己,沈荨是再开心不过的:“真长哥哥你直说便是,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楚镇如何能不懂沈荨的意思,哪怕他再不通男女之情,可从小被身边的表妹们惦记,还有那时不时就想勾引主子的丫头在侧,楚镇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沈荨心仪他。可是这艳福他享受不了,虽然心里愧疚,却也不想害了沈荨白相思,索性借眼前的机会一并了了:“荨妹妹,你能不能找个机会让我和纪姑娘单独说句话?” 沈荨一听,当时笑容就僵在了脸上,若非从小的教养使然,只怕她立即就能落下眼泪来。可就是这样,沈荨也是如被雷殛,半晌没回过神来。 “荨妹妹,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只是我实在有话同纪姑娘说,求你帮我一帮。”楚镇给沈荨作了个揖。 沈荨满腔情意顿时仿佛被冰水泼了一般,别开眼强颜欢笑道:“真长哥哥求我,我怎能不帮?” 这厢沈荨仿佛木偶人一般找到纪澄,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澄姐姐,你能不能陪我去水边走一走?” 纪澄见沈荨小脸煞白,猜着她大概是被楚镇给拒绝了,于是道了一声好。 “走吧,咱们一起去。”沈芫也瞧出沈荨脸色不好,想安慰她两句。 沈荨挽了纪澄的手臂道:“三姐许久都没同李卉姐姐说过话了,这会儿遇上了怎么能不好好聊聊,我和澄姐姐去那边走走就回。” 沈芫不放心地看了看沈荨,又看了看纪澄,纪澄朝沈芫笑了笑:“别担心,我陪着她呢。” 沈芫知道纪澄行事素来妥帖,这才点了点头。 过了桥,绕过绿柳,到处都是人影,往前去有一处小林,可供小憩,偏偏纪澄走到一半就再不肯走。 沈荨回过头道:“澄姐姐,怎么不走了?” 纪澄站在绿柳底下看着沈荨道:“除非你告诉我,想带我去见谁,否则我就要回去了。”纪澄如今是吃一堑长一智,满满都是戒心。虽然她知道沈荨不是苏筠那种人,可是好心人有时候未必不会办坏事儿。 再且纪澄多少猜着了沈荨要带自己去见谁,否则刚才不会用那么拙劣的借口推拒沈芫,也不会拉着自己不放。何况,沈荨脸上那笑比哭难看,足以让纪澄猜到楚镇对她说了什么。 “澄姐姐,我只是心情不好,想到处走走而已。”沈荨依旧不愿意说实话,她答应了楚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纪澄见状直言道:“是不是楚世子想同我私下说话?” 沈荨一惊:“你怎么知道?” 纪澄心想果然如此:“你的伤心欲绝都写在脸上了。咱们一路走过来,你连看都不想看我,可见是我惹你厌了。”纪澄叹息。 “不是的,澄姐姐,我……”沈荨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纪澄道:“阿荨,你不该答应他。” “我……”沈荨着急地想说话,却又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 纪澄看着沈荨清亮的眼睛:“阿荨,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不仅是在帮楚世子也是在帮我?” 沈荨没想到纪澄连这一点都看出来了。 纪澄心想怎么沈荨、沈彻这同胞兄妹相差如此之大,一个单纯得可怕,一个却心机深沉得可恶。 “阿荨,且不论你自己为了这件事伤心不已,便是对我,也只是害我而不是帮我。我知道你对我心存愧疚,觉得是你坏了我和何家的亲事,我早就告诉过你,姻缘姻缘讲求的是缘分,我和何家无缘,我从没怪过你。” 沈荨的眼泪开始往下落,哽咽着道:“澄姐姐,我……”沈荨的确是这样想的,反正楚镇肯定是不喜欢她的,那么索性成全了楚镇与纪澄,倒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你是不是猜到了楚世子要对我说什么?”纪澄将自己的手绢递给沈荨,“那你就应该能想到,楚王妃定然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所以楚世子才想私下找我说话。可是阿荨,你是想我去给楚世子做妾吗?” 沈荨骇然,她从没这般想过:“不会的。” “若楚世子真有心,就该知道婚姻大事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能私相授受?如今我与何家的亲事不成,外头的人都不知道在怎么想我。今日若再看到我与楚世子拉扯,只怕我妄图攀龙附凤的名声就再甩不掉了。” 沈荨连连摇头:“澄姐姐,我不是……” “阿荨,我知道你是一片成人之美的好意,可是我将来哪怕嫁给贩夫走卒,也要为人正妻,绝不会与人做妾的。”纪澄道,“所以,我不能跟你去见楚世子,我对他也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纪澄转身往回走,不忘吩咐南桂道:“你好生伺候着荨姑娘,我自己回去找芫姐姐她们。” 沈荨愣在原地久久不言也不动,末了用双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也知道自己是伤心得糊涂了,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过沈荨也是佩服纪澄,竟然那么聪明,什么都被她猜到了。 且说纪澄和沈荨一前一后回到沈芫身边,沈芫见两人神情都有些不对劲儿,而且彼此也不说话,连眼睛都不看对方,不由得心下称奇,寻着机会将沈荨拉到一边儿:“你怎么惹恼你澄姐姐了,她那样的好性儿,可不会随便生气的。” 沈荨懊恼无比,但她信任沈芫,也正想求她想个法子开解纪澄呢,便支支吾吾地将刚才的事情全告诉了沈芫。 沈芫大叹一声,点了点沈荨的额头道:“你真是糊涂啊,难怪阿澄生你的气。她但凡要是对楚世子有一点儿心思,还用得着你在里头牵线?为了你她处处避嫌,你难道瞧不见?” 这也是沈芫对纪澄另眼相看的原因。纪澄到京城来的原因大家都明白,就是为求一桩亲事。楚镇对纪澄的心思,明眼人只怕都能猜到几分,何况纪澄还那般聪慧。但以沈芫观察,纪澄可从没有过越矩之言行,反而处处避嫌,绝对是为了沈荨,否则纪澄大可以放手搏一搏。就算不能嫁入郡王府为王妃,但上了玉牒的侧妃之位总是可以拿到的。 “你怕是伤了她的心了。”沈芫又叹道。 沈荨眼里又包着泪花了:“三姐姐,我原本……原本以为我是为了大家都好。” 沈芫摸了摸沈荨的脑袋:“傻丫头,楚世子真是没长眼珠子,看不见咱们家的明珠。以后可有他后悔的。”说到这儿,沈芫心里对楚镇的怨怪可就深了,他真是心狠,明知沈荨的心意,却让沈荨去寻纪澄,他就算不体谅沈荨,难道连纪澄都不体谅?也不怕沈荨和纪澄就此反目? 沈芫哪里知道楚镇那是见怪不怪了,他的许多表妹为了他彼此都不来往的,所以于楚镇而言,沈荨和纪澄将来不和那是必然的,根本不用去顾忌。 这厢正说着话,却听见有喜庆的锣鼓声响起,纪澄闻声抬头看去,一行系着红花的锣鼓队正敲打着往这边走来,纪澄道:“这是做什么啊?” “这是喜报队,给‘状元香’送喜的。”沈芫道。 纪澄奇道:“这么快就选出来了?这排场还挺大的呀。” “那香协不就是图个噱头吗?”沈芫笑道。 虽说状元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但热闹总是人人爱看的,也不知道那领队的在问谁,纪澄只见前头的人纷纷回头向她们指了过来。 那红花队又敲起了锣打起了鼓,一路走到纪澄她们跟前来。 纪澄在报喜声中才明白,原来今年竟是她得了头名,赢得了“状元香”的殊荣。 周遭全是一迭声的恭贺之词,弄得纪澄只觉好笑,这阵仗还真有点儿像她中了状元似的。 待纪澄回到芮英堂后才坐下没多久,就见弘哥儿颠颠儿地跑进她的屋子:“澄姐姐,澄姐姐。” 纪澄赶紧搂住弘哥儿,怕他跑得太快撞到桌椅上:“怎么了?” “听说你的香囊今年是‘状元香’,是不是啊?”弘哥儿兴奋地道。 纪澄心想这消息倒是传得挺快的:“是啊。” “澄姐姐,我要,我要。”弘哥儿急急地道。 纪澄其实早就备好香囊了,那些香草本就准备得有多的,今日既然中了彩头,她一回府就让柳叶儿带着小丫头将香草装入事先买好的香囊里,给各房的女主子都送了去。 “小孩子不应该佩香囊的,香气醒神容易影响你的睡眠。”纪澄道。 “我不会随时都戴的,练字的时候我才戴。”弘哥儿拉着纪澄的袖口道,“澄姐姐,你的香囊是不是桃子味儿的?” “不是,我就是加了些薄荷、紫苏、香蜂草,还加了干橙片。”纪澄从柳叶儿手里接过香囊递给弘哥儿。 弘哥儿放在鼻尖闻了闻:“哇,好清凉啊,提神醒脑。” 纪澄估摸着那些评委大概是被香花熏得鼻子腻味儿了,所以才会将她这香囊封为状元香。 “嗯,还可以解酒后头疼之苦。”纪澄笑道。 弘哥儿一听就道:“澄姐姐,再给我一个吧,我送给爹爹一个,他每次喝了酒都会头疼。” 纪澄有些为难,但是弘哥儿年纪太小,她又不能向他解释,如果她送了沈御香囊,就会被人误会对沈御有心思。 “澄姐姐,好不好嘛?”弘哥儿继续摇着纪澄的袖子撒娇。 “自然是好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纪澄又拿了个香囊给弘哥儿。 弘哥儿回到老太太屋里时,黄夫人正坐着陪老太太说话。 “又骗了你澄姑姑什么好东西?”黄夫人拉了弘哥儿到怀里问。 弘哥儿把香囊举起来:“这个,状元香。” 黄夫人从弘哥儿手里拿过来闻了闻,香气很清冽,怡人心脾,但并无太浓郁的花香,初闻时不觉得有什么奇特,但是多闻几次后就让人觉得十分喜欢了。 “澄丫头这香草配得真不错。”黄夫人不怎么赞人的性子都忍不住开了口。 “是啊,刚才她给我这边也送了些来,只怕你屋里也已经有人送过去了。”老太太笑道,旋即又叹息一声。 黄夫人当老太太的儿媳妇这么多年了,如何能不知道老太太的心事。她让丫头将弘哥儿带出去玩儿,这才开口道:“澄丫头的才貌品行都上佳,不过亲事的确是坎坷了点儿。老祖宗,我有个想法,虽说刘太医说澄丫头的身子能恢复,但谁也不敢保证,若是贸然帮她说亲,将来害了两个人都不好。我有一房侄儿,他爹爹在琅琊郡守的任上,今年二十有六,前年先头娶的那位去了,留下两儿一女,怪可怜的,身边也没个人。我那侄儿老祖宗也是见过的,就是叶朗,您觉得将澄丫头说与他如何?” “啊?是他啊?人倒是真不错。只是澄丫头的事情还得问过她家里人才好。”老太太道。 “这次阿芫成亲,纪家肯定也会来人的,叶朗的父亲不能随便离任,所以阿芫成亲是他从琅琊过来,两家正好相看相看。”黄夫人道。 老太太点点头:“这样是妥帖。” 且说这厢老太太和黄夫人都在替纪澄的亲事操心,另一头沈荨却也正哭得伤心欲绝,下头的丫头实在劝不住,安和公主又去别院小住了,所以只好求到了九里院去。 沈彻衣裳都没换,直接就去了沈荨的屋里,沈荨正趴在被子上哭得昏天黑地的,沈彻则坐在次间里安静地喝着白水。除了他自己的茶,他在外面基本不怎么饮茶。 里间沈荨的哭声还在继续,哄女人虽然是沈彻的长项,但这些女人里绝对不包括自家姐妹。 沈彻稍坐片刻,觉得沈荨没有停的打算,起身就准备往外走。 里间开始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再然后就是急切的脚步声:“二哥!” 沈彻其实并没走,只是四周看了看而已,治沈荨他还是有手段的。 沈彻看着妆容散乱的沈荨道:“怎么了,谁那么不开眼地惹我们阿荨啊?” 沈荨的脸边还有泪痕,不过她早就哭够了,只是等着有个人哄而已,偏偏她二哥哄别的女人很有一套,但是在她身上一点儿功夫都不肯花。 “二哥近在忙什么,你都很久没来看我了。” 沈彻道:“女大避父,何况我只是你哥哥。九里院的路你又不是不认识。” 沈荨气得跳脚:“你就是这样当我哥哥的啊?你连我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都不问?” 沈彻懒洋洋地道:“还用问吗?是楚家那小子有眼不识金镶玉吧?” 沈荨不想说话了,有个什么都能猜中的哥哥感觉真的不太好。 “你着什么急?娘亲打算把你留到十八岁,咱们家阿荨就是二十岁再出嫁也会很多人抢着上门提亲的,在家做姑娘多自在?还是你迫不及待想去伺候公婆了?”沈彻道。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