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N30RS0H )竹马镶青梅 / 北倾

  • 本店售价:RM27.20
  • 市场价格:RM32.00
  • 商品点击数:85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7.2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原价:32.00元

作者:北倾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2月1日

ISBN:9787551130615

字数:

页码:272

版次: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N30RS0H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北倾,超人气作家,文风温馨治愈,已出版作品《谁说我,不爱你》《徐徐念之》《好想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何处暖阳不倾城》等。

内容提要

作者北倾已出版《何处暖阳不倾城》《谁说我,不爱你》《徐徐念之》《好想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等多部作品,实体书当 当网销售评价均破千条,新书读者期待值高!
《竹马镶青梅》在网络连载时荣登晋江文学网多个榜单,美好如初的青梅竹马小说,关于等待与相守的纯爱故事。
从校服走到婚纱的爱情,久别重逢后的似海情深,腹黑娱乐帝国接班人VS古灵精怪小青梅的浪漫相守。
故事题材青春,作者文笔细腻,文风清新治愈,为目前市场上热销类型,深受年轻女性读者喜爱。
全网宣传,大V推荐,封面精美,更有定制明信片赠品,极具收藏价值,更符合读者阅读口味。

目录

Chapter 01:我想和你在一起
Chapter 02:秦昭阳,情窦初开的年纪里,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Chapter 03:别哭了,再哭我就亲你了。
Chapter 04:苏晓晨,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Chapter 05:时光是眷顾他的,她还在这里,触手可及。
Chapter 06:你的存在会让我成为失眠症的忠实患者。
Chapter 07:你有秦昭阳,还怕什么?
Chapter 08:青梅竹马,是这世间最好的感情。
Chapter 09:你不能指望一个男人什么都掏心掏肺地跟你说。
Chapter 10:请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随便勾引我。
Chapter 11:你不在身边,我就会想你。
Chapter 12:我等也等了,手也牵了,嘴也亲了,你赖不掉了。
Chapter 13:不涉及我的原则问题,我通常都会纵容你。
Chapter 14:有她在,往后的日子也会风和日丽。
Chapter 15:你好好地跟我求一次婚,我一定答应你。
Chapter 16:让我留在你身边,守你一世无忧。

番外一:你是我拥有的,最美的风景
番外二: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番外三:我在闹,你在笑,从此温暖过一生

后记

文摘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凌晨三点,空荡的客厅里,秦昭阳孤身一人坐在沙发里,紧抿着双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正实时播报的新闻频道,双眉紧蹙。
他一直握着的手机因为长时间的使用而在发烫,他却似毫无所觉,停顿片刻又开始反复地拨打那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那机械冰冷的女声从未让秦昭阳觉得如此绝望。
“今日晚上10点,K市发生了7.0级大地震,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5个小时,死亡人数已经增加到了2568人……”
盯着屏幕上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秦昭阳眼睛酸得都有些发疼。他颤着手,又按到手机里那串熟悉的号码上,反复拨打。
依然还是一串忙音,那清冽的“嘟嘟嘟”声就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尖,疼得他后背都汗湿了一片。
就在这时,座机铃声大作,他接起,从那端传来一个分外焦急的声音:“昭阳。”
“嗯。”他刚开口,才发现自己已经低哑到几乎发不出声来。
他轻轻地咳了一声,也顾不得依然粗哑难听的声音,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那边顿了顿,立刻补充,“我知道你在等所以先打个电话来通知你一声,你别着急,晓晨的信息已经发过去了,现在正在努力确认。你先去睡一觉,大概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了。”
明天早上?
他的声音低沉得近乎可怕:“我等不及了,我必须立刻知道她的消息。”
“昭阳,进入K市的交通已经瘫痪了,通讯信号也没有。你再耐心等一等好不好……”
那端的话音未落,他已经站起身,利落地拿过搁在沙发椅背上的大衣:“你不会知道那个人对我而言,有多重要。”
说完,他不再多言,直接挂了电话,步履匆忙地往外走去。

秦昭阳在临近K市的L市下的飞机,刚到机场,来接应的人就已经派了车直接送他进入K市。K市的交通要道已经堵塞,救援的官兵只能徒步行进,车辆在逼近K市的入口时完全无法进入。
他一夜没睡,此刻双眸已经通红。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停地打着电话联系着正在参与K市地震救灾的苏辰澈。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整整12个小时,可是依然没有她的消息。
失望以及恐惧漫无边际地将他淹没,他看着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勉力地镇定了心神。
“还没有结果吗?”
“抱歉,秦少爷。”副驾上的人关切地看了他一眼,“目前并没有苏小姐的任何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他已经面色铁青,可还是暗自按捺住自己的情绪,等着前方的道路疏通。
就这段等待的时间,他的手机一直不停地响着,他握在手心里只能安静地听着广播的实时报道,不相关的号码直接掐断。
副驾上的人已经有些看不过去了,看着前面拥堵着的车辆,还是提醒道:“秦少爷,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有消息了吗?”他打断他的话,一双眸子沉得像是一口古井,看似毫无波澜,却深不可测。
副驾上的人一愣,多余的话也不再多说,转过身去继续打电话。
他只觉得自己无时无刻不是紧绷着神经,心里那根弦已经脆弱不堪,只要是一点点不好的消息,就能立刻让它彻底崩断。广播电流的“沙沙”声就像是倒计时一般,车内的气氛沉闷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解开zui上方的两粒纽扣,随意地敞开了衬衫,这才觉得似乎好了一些。
周围目力所及的就是一片灰暗,因为地震此刻还下着雨,整个世界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罩衫,连带着空气里都有着细碎的尘埃。
此刻余震不断,或轻微的或震感明显的,他却似一无所觉,一双眸子里竟是血色,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他的心越来越沉,即将沉进底端zui深处时,副驾上的人突然转过身来。
“秦少爷!”他颤着声音,有些不敢置信,“有苏小姐的消息了,可是……”他顿住,抿了抿唇,很艰难地说道,“可是情况并不乐观。”
秦昭阳就在听见“不乐观”三个字的时候,心猛然坠入了大海,瞬间筋疲力尽,连再多问一句的勇气也没有,愕然地呆坐在了原地。
就在这时,余震猛然强烈了起来,连带着这方土地都摇摇晃晃。
车前方的吊坠猛地摇晃起来发出碰撞声,即使隔着一层车窗都能听见外面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
那个人,怎么就能让他手足无措至此。


Chapter 01.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上幼儿园的第yi天,苏晓晨是被爸爸苏谦诚一路抱着进的教室。她昨晚睡得晚,早上被挖起来的时候还带着起床气。当苏爸爸把她放在凳子上的时候她还坏脾气地踢了一下凳脚,疼得自己龇牙咧嘴的。
苏谦诚揉了揉她的头发,警告她:“你不听话今晚回家要罚站。”
苏晓晨扯着爸爸的裤腿欲语还休,见爸爸半分没有妥协的意思,zui后还是默默地收回爪子,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晃着她的小脚丫。
苏谦诚和小班的老师打过招呼,就牵着她走到角落里坐着的小男孩身边。
苏晓晨不认识他,就抓着爸爸的裤腿一个劲地往下扯。苏谦诚一边拉住快被女儿扯下来的裤子,一边无奈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他拉住苏晓晨的手,干脆蹲下身来,和两个小朋友平视。
“晨晨,这位是你程阿姨的儿子,你要叫他昭阳哥哥。”
苏晓晨懵懵懂懂地看了爸爸一眼,有些好奇又有些防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孩子。
小男孩长得清清秀秀,很是好看。她看了一会儿,舔了舔唇,下意识去看爸爸,见爸爸鼓励地看了她一眼,她就鼓起勇气来,伸出手去拉他。
“你好,我叫苏晓晨。”
秦昭阳抿着唇角看了看她,不过天生洁癖,他一点也不想和她手拉手,不动声色之间就从她的掌心里抽回手,对着苏谦诚点点头:“叔叔好。”
苏晓晨手上一空,就有些无措了。
面前的小男孩这时抬眼看着她,他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只是眼神里的距离感却很是明显。就这么看着她,便能让她感知到他对她并无好感。
她顿时就搓着手,有些迟疑地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苏谦诚安抚般揉了揉苏晓晨的脑袋,对秦昭阳说:“你和晓晨同一个班,以后还要麻烦昭阳多多照顾一下她。”
秦昭阳扫了苏晓晨一眼,点点头,很是乖巧地应了下来:“好。”
苏谦诚一走,苏晓晨站在他面前偷偷拿眼去看他。他也不避,只慵慵懒懒地坐回他的小板凳,看起来单纯无害。尤其是他那张好看的脸更是给他加了分,只要他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像个小天使。
苏晓晨刚想收起视线,秦昭阳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冷冷地睨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甚至有些疏离冷淡地扫了她一眼:“自己找个位置坐下会不会?”
苏晓晨觉得她受了惊吓!

因为苏晓晨平时的生活里鲜接触到同龄的小朋友,苏谦诚生怕女儿将来会融入不了社会,所以提前一岁先送进幼儿园适应环境。不过他绝对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决定,影响了苏晓晨的一生。
苏晓晨被老师安排在秦昭阳的前桌时,小腿还打了个颤。抱着她的小书包就坐了过去,坐过去之前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两眼。
秦昭阳对此一点反应也没有,该干吗干吗,只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抬眼对了上去,然后他就看见苏晓晨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转身飞快地坐下来。
秦昭阳鬼使神差地就钩住她的小板凳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眼看着苏晓晨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突然愉悦了起来,笑眯眯地对她伸出手来:“摔疼了吗?”
苏晓晨眼里都是雾气,水盈盈的,似乎一眨眼就会掉落。
看着眼前白净的手指,她抬头看了看他,捂着屁股站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手按着板凳小心翼翼地坐上去,等屁股挨着了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秦昭阳也不恼,收回手来坐回他自己的位置。
身边坐着的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霸王,笑得直拍桌子:“秦昭阳你故……”
话音未落,就被秦昭阳一记懒洋洋的眼神看得心虚到扭过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苏谦诚是在苏晓晨一天之内撞了两次桌角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家的客厅对于苏晓晨来说活动范围有些小了。
没过多久,苏谦诚就买下了“帝爵世家”的别墅,和秦家做了邻居。
苏晓晨刚搬过去的时候还被蒙在鼓里,忙着把自己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玩具往楼上搬,简直累成了一条狗。晚饭还没吃就睡着了,等她被妈妈叫醒洗完澡出来飘过窗前的时候一双眼睛立时睁得滚圆滚圆的,不敢置信地往窗对面看。
秦昭阳正在换睡衣,窗帘只拉上了一半,她站在窗前,看着秦昭阳高清无码版本的胸口惊吓万分。
秦昭阳套上裤子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下意识地往对面一看,简直震惊了好吗!居然有人偷窥!
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可苏晓晨觉得,即使这样,他的五官依然精致好看。
秦昭阳快走几步刚想拉上窗帘,可定睛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居然是他平常没事欺负着玩的苏晓晨!
苏晓晨满眼都是太子爷白嫩嫩的胸口,见他明显发怒的样子仗着他逮不到她还很欠扁地眨了眨眼。可其实她也只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已,直到对面的人恼羞成怒地拉上窗帘,她才默默地转过身,捂着有些热热的鼻子,惊恐地跑去告诉爸爸,她看见了秦昭阳。
那一晚苏晓晨翻来覆去了很久才睡着,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满桌的白斩鸡。然后她刚想掰下鸡腿来,那只白斩鸡就变成了秦昭阳,她想告诉他她搬到了他家的隔壁,以后能不能上下学的时候,秦昭阳变回刚才那只白斩鸡追了她一晚上……
隔日她自然过得水深火热……如果非要举例说明那种难熬程度,嗯,苏晓晨觉得还不如被白斩鸡追一晚上来得更美妙。

苏晓晨上中班的时候很悲剧地和秦昭阳做了同桌,她换了座位之后一整天都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如果秦昭阳起身或者坐下等这些动作再大一点,估摸着她下一刻就敢捂着心脏吓得晕菜过去。饶是淡定如太子爷,也愣因为被她那副明显嫌弃的表情郁闷了好久,一整天没一个好脸色。
苏晓晨那时候刚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发了新书下来迫不及待地就签上了大名。写完自己的,她就好奇地想看秦昭阳的名字长什么样。
秦昭阳已经收拾好了书本,她偷偷地掀开一角还没来得及看,他的手往下一压,毫不怜香惜玉地压在她的手背上:“你干吗?”
苏晓晨抽回手可怜巴巴地咬着手指头看着他:“我想看看你的。”
秦昭阳瞥了她一眼,十分怀疑她是否能看得懂,但还是很大方地把书递了过去。
苏晓晨接过作业本偏着脑袋仔细地看着上面那三个字,非常深刻的发现汉字的确博大精深,如果不知道他叫秦昭阳,她真的是一点也不认识它们。
秦昭阳看她一头雾水的样子,难得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后来,她上了大班,依然是秦昭阳的同桌,而且还在秦昭阳手把手的指导下学会了翻字典,认字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不仅能够理解秦昭阳名字里的含义,甚至在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里找到了共同点。
秦昭阳的阳可以理解为阳光,她苏晓晨的晨也可以理解为阳光。
秦昭阳看着她在白纸上写着他的名字,虽然歪歪扭扭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眼前的小姑娘除了胆小了一点,烦人了一点,智商“捉急”了一点,胃口大了一点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不好……
他心里默默地把这些缺点数完,难以抑制地叹了一口气,是没有什么别的不好,不过也没救了就是。
幼儿园的学习生涯就这么结束了,苏晓晨毫无意外地稳坐学渣中的战斗机,以这种牺牲自我的形态获得了“好宝宝安慰奖”,老师还给她奖励了一朵小红花,让她努力进步。
苏晓晨受到了鼓励,越发斗志昂扬:“争取下学期再拿安慰奖!”
“噗!”秦昭阳终于笑了,然后似乎是想起什么,问她,“小学你去哪儿上?”
“我们不在一起吗?”她理所当然的,可说完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这些年她活在秦昭阳的阴影下,可没少受过欺负,什么时候他们两个能和平相处了?
午后的阳光正暖,她坐在阳光里,一张脸生机勃勃的,唇边还带着甜甜的笑意,一双眸子弯成了月牙状。
他一时被她身后的阳光晃了眼,微微皱了眉头移开视线:“我们不在一起了。”

原本毕业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苏晓晨却反常地晚饭只吃了一小碗就没精打采地去客厅看动画片了。苏谦诚不放心,观察她一整晚,zui后见她迷迷糊糊地只穿了一只鞋子就上楼睡觉终于忍不住把她拉了回来。
苏晓晨已经困得不分东西南北了,苏谦诚问起的时候,她却难得神智清醒地说:“秦昭阳说不跟我一起上小学。”
从学校回来就魂不守舍,却是因为这件事。他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尖:“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苏晓晨很是别扭地看了爸爸一眼,另一只拖鞋也不要了,直接跑上楼睡觉了。
苏晓晨并没有到国家法定的上学年龄,所以的确没办法和秦昭阳一起上小学。而且苏晓晨的学习能力差,如果提前上学,会跟得非常吃力。
苏谦诚清楚自己女儿几斤几两,就给她报了学前班先跟着适应一年。其实说起来,苏晓晨这样也算是走捷径了。苏爸爸为了她的将来,可是煞费苦心地打地基啊。
不过,当苏晓晨在学校门口看见正往里面走的秦昭阳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一把甩开爸爸的手就跑了过去,甚至胆大包天地拉了太子爷的书包一把。
秦昭阳被拽了一下转过身来,就看见苏晓晨看着自己拽过他书包的手发呆,见他看过来立刻把手背到身后,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他看了眼几步之外的苏谦诚,很友善地问她:“有事吗?”
苏晓晨条件反射地听出了他那“咯吱咯吱”牙齿互相摩擦的声音,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又视死如归地点了点头:“有事。”
秦昭阳先是向苏谦诚问了好,这才耐心十足地等着她开口。
爸爸在身边,苏晓晨小朋友的胆子也大了不少,脆生生地问道:“你不是说不跟我在一起吗?”
“学校是你开的吗?”他反问。
苏晓晨顿时噎住了……

刚开学这几天都是苏爸爸亲自接送,苏晓晨并没有机会再跟秦昭阳碰见。所以当苏谦诚说以后需要她跟秦昭阳一起回家的时候,她也只是片刻的犹豫之后就点头答应了。
隔日早上,秦昭阳就在家门口等她一起上学。一路上苏晓晨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他一个心情不好把她扔在半路了,始终跟在他的身后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就这么跟在秦昭阳身后跟了一个学期,苏晓晨才突然想起来她当初一直想问他为什么两个人还是在同一所学校,可是他却在上一年级。
太子爷侧头睨了她一眼:“知道智商两个字怎么写吗?”
苏晓晨这个倒霉孩子老实地摇了摇头。
秦昭阳就很直白的告诉她:“你看,你连这点智商都没有。”
苏晓晨点点头,“哦”了一声,温顺得不可思议。
秦昭阳难得有了一丝欺负人的愧疚感,看了她一会儿,还是没忍住:“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苏晓晨看了他一眼,很沮丧地又摇了摇头。
秦昭阳:“……”欺负低智商反应迟钝的人,一点快感也没有,反而郁闷得要死。被欺负的人连自己受了欺负都不知道,这真的是太打击他了好吗!

半年后,苏晓晨也上一年级了。
对于已经上过学前班的小朋友来说一年级的课程并没有难度,她难得翻身做主人,成了班级里的优等生,还当上了副班长。虽然后来她发现副班长就是个跑腿的,也丝毫没有影响她对这个一官半职的喜爱。
也因此,她才知道秦昭阳是有多出色。
她在当上少先队员的那一天看见秦昭阳作为二年级的代表站在学校的讲台上念演讲稿,班主任那时候就扬扬得意地告诉他们,站在上面的是她教过的zui聪明的学生。
戴红领巾的时候,苏晓晨因为是副班长带领着女生的队伍站在第yi排的第yi位,正好是秦昭阳亲手给她戴红领巾。
她看着他拿起红领巾抖了抖,她的眼皮就跟着颤了颤。
秦昭阳唇角立刻有了淡淡的笑意,也不再吓唬她,折好了红领巾替她亲手戴上。
这不是他们第yi次挨得那么近,却是苏晓晨第yi次跟秦昭阳挨得那么近却没办法跑。
他个子比她高些,倾身给她戴红领巾的时候嘴唇就在她的眼前,她看着那抿着一抹笑的嘴唇鬼使神差地舔了舔自己的。
秦昭阳低头打着结,一双眼睛就微微地垂了下来,在他的眼睑下方覆上淡淡的阴影。他身上还有很好闻的清冽香气,她一时看得入了迷,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秦昭阳给她打完结才敏锐地感觉到两个人彼此之间呼吸相闻,他一抬眼就对上了苏晓晨清澈明亮的眼睛,那眼底还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他一愣,站直了身体。
苏晓晨反射弧比较长,等他退开一步距离了这才回过神,一张脸热得不行。
接下来就是跟着宣誓,少年意气风发,就站在她的身侧,直到那一刻她才发觉自己是在不断长大。

很快,苏晓晨就三年级了。
一日中午,她捧着餐盘默默地挤掉了他身边的男同学就坐了下来。
秦昭阳斜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
果然没过多久,苏晓晨默默地塞过来一张字条:“你随便看一下就好了。”
秦昭阳果真随便地扫了一眼,苏晓晨觉得他估计连纸上有没有标点符号都没看见。所以又往前推了推:“哎,你认真看一眼啊。”
秦昭阳慢条斯理地认真看上一眼:“然后呢?”
苏晓晨很是为难地看着字条上“我考砸了”那几个大字,蓦然垂下头去:“你今晚装作有事来找我行不行?”
“是数学?”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看见她悲愤地点了点头,突然缓缓地笑起来,“不好意思,我救不了你。”
秦昭阳还记得苏晓晨一年级考砸了数学,闷闷不乐地跟在他身后回家。那天晚上他把椅子滑到窗口,很清晰地看见苏晓晨举着考卷泪流满面:“我真的不是故意考那么差的!真的是题目太难了。”
“运用题真的太难了!”她抽噎着又重复了一遍,可怜巴巴地把题目念出来,“什么妈妈出门买了20个苹果,家里还有15个梨,又分给小朋友,还要切好装在碗里……妈妈你从来都是让我直接带皮啃的!”
他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等那头终于没有了动静,便抬手去敲窗。
苏晓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过来开窗,很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你找我吗?我妈妈让我拿着试卷面壁思过呢,等会儿还要给她一个积极向上的检讨,不然我就要把这个分数给吃下去了。”
秦昭阳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眼她手里试卷的分数,很是嫌弃:“我觉得你还是做好把分数吃下去的准备吧。”
苏晓晨愣了一下,低眉顺眼地“哦”了一声,小媳妇样地关窗准备吃分数了。
秦昭阳对苏晓晨乖巧的样子完全没有抵抗力,犹豫了几分钟披上衣服就去帮苏晓晨解围了。当然,他之后后悔得恨不得塞苏晓晨吃下整本数学书。
这么想着,秦昭阳更是坚定了袖手旁观的念头,转身走了。
晚上,他一做完作业就顺手开了窗,没过多久就听见苏晓晨在那边抽噎的声音。他认真地搭着他的汽车模型,等那边安静了下来,这才抬手去敲她的窗口。
苏晓晨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来开窗,语气不善:“干吗!”
“看你吃试卷。”他抬眼看着她,眼底的戏谑毫不掩饰。
苏晓晨被他噎了个半死,就要关窗,他抬手拦住,声音不轻不重的:“试卷拿来我看看。”
秦昭阳接过她的试卷从头扫到尾:“其实韩阿姨冤枉你了。”
苏晓晨眼睛就是一亮:“你也这么觉得是吧!”
秦昭阳嗤笑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睛,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你不是不用心,是真的智商不够。”
苏晓晨刚扬起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
简直不能愉快地做邻居了!

苏晓晨下课的时候去还秦昭阳的数学书,昨晚他奚落归奚落,但还是多管闲事地给她把做错的数学题挑了出来,在数学书上折了几个角扔给她之后就去睡觉了。
她回去翻着看了一遍,脑袋磕着书桌磕了好几下。嘤嘤嘤,这些题目长得一模一样啊,浑蛋!
她一如往常蹦蹦跳跳地下了楼,刚到拐角一探出脑袋就看见秦昭阳和他们班主任站在一起。小男孩眉清目秀的,一张脸上的五官精致好看,背着光一双眼睛漆黑得跟黑宝石一样。
苏晓晨看得小心肝就是一个扑通,默默地把脑袋缩回去了,捂着心口深呼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就听见秦昭阳的班主任对他说:“昭阳,你要跳级这件事跟你爸爸妈妈商量过了吗?”
苏晓晨傻眼了,跳级?秦昭阳都四年级了,马上就要放暑假了,难道要跳到六年级?
秦昭阳似乎是沉默了一下,声音清冷:“还没有,不过我相信他们没有意见。”
班主任叹了一口气:“你一向是一个有自己主意的小孩,今天晚上跟家长说过之后记得给老师打个电话。有些话我必须跟你父母说清楚。”
秦昭阳没说话,应该是点了点头。因为苏晓晨只听见班主任踩着高跟鞋的声音,越走越远。
她拿着书站了片刻,想着是装作没听见呢还是现在跳出去问一句:“秦昭阳,你又在炫耀你优等生的优越感吗!”想了片刻才猛然想起自己是来还书的,一拍脑门也没看前面转身就要站出来,正好跟秦昭阳撞了个正着。
秦昭阳睨了她一眼,抽过她手里的数学书:“你什么时候学会听墙角了?”
苏晓晨捂着鼻梁疼得倒抽凉气,他这么问起她就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你又没说不能听,学校你家的啊!”说完嘀嘀咕咕地转身上楼了。
倒是秦昭阳没想着苏晓晨现在竟然敢胆大包天的顶撞他了,拿着书站在原地颇有些……不明状况。
吃火药了?
火药吃没吃不知道,不过苏晓晨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件事发生不久苏晓晨正好跟班里的宣传委员一起布置公告栏。她站在小板凳上贴文章,盯着旁边秦昭阳获得全省奥数一等奖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鬼使神差地偷偷拿下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宣传委员那边正好忙完了过来帮她,看她脸色红红的很是关心地问道:“晓晨你是不是发烧了啊?”
苏晓晨刚干了亏心事心虚得狠,摇了摇头,一头的冷汗。
宣传委员帮着她把公告固定住,关上小窗口的时候,不轻不重地“咦”了一声:“秦昭阳的照片哪儿去了啊?”
苏晓晨的脸更热了:“不……不知道……”
宣传委员狐疑地看了好一会儿:“估计是被老师拿掉了吧。”
苏晓晨赶紧点头:“一定是这样。”
说着收拾了东西就往教室走,手摸着口袋时差点哭出来,她刚才脑子一抽干了什么事啊!
这件事让苏晓晨一下午都没好好地集中精神听课,连带着放学回家的路上都一直在开小差。
苏晓晨做了亏心事觉得谁都能发现,回家洗澡的时候就用一种很遗憾的语气跟妈妈说:“秦昭阳他要跳级。”
……
“嗯,你昭阳哥哥比你出息多了。”
苏晓晨默认了,闷着不出声。
听说女儿的自尊心被打击了,等苏晓晨穿上睡衣出来的时候,苏爸爸就一把抱起自己的心肝宝贝去床上煲心灵鸡汤了。
苏晓晨穿着一身奶牛睡衣,小肚子圆滚滚的,被爸爸一挠痒就缩在他的怀里笑,笑声清脆又好听。
苏谦诚屈指钩了小姑娘的鼻尖一下,问:“你知道你为什么叫晓晨吗?”
苏晓晨摇摇头。
“因为你是在早晨出生的,爸爸妈妈都希望你朝气蓬勃的。你爸爸还是比较出息的,能给你一个好的环境,所以也不需要你以后有多大的成就,开开心心的就好。”他确认她听进去了,才循循善诱,“但是你昭阳哥哥不一样,他是男子汉,他必须要有上进心。”
言下之意就是,秦昭阳无论怎么变态的打怪升级那都是正常的……
“当然,爸爸不是让你就不好好学习了。你也是大孩子了,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要明白自己的追求,这样说你能听懂吗?”
苏晓晨听得一知半解,可大概的意思还是模模糊糊地摸到了,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苏谦诚很满意:“那你告诉爸爸,你的人生追求是什么?”
苏晓晨想了一会儿,很认真地道:“想体验一下什么叫学神,我也想跳级。”
苏谦诚生怕一晚上的教育结果都被打回原形,闷闷地笑了一声也不再打击她,只是在日后免不了让她亲身实践一番,终于明白了那个道理——她就算是驾着七彩祥云,怒踩风火轮都追不上聪明的秦昭阳。
她可以努力当学霸,但学神这种天赋异禀的生物实在不适合苏晓晨这样的……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