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见钟情 / 叶紫

  • 本店售价:RM25.20
  • 市场价格:RM36.00
  • 商品点击数:211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5.2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原价:36.00元

作者:叶紫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1日

ISBN:

字数:

页码:296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774CLCM4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叶紫,出生于江南水乡,爱做白日梦的天秤座女子,交游广阔且豪气干云。文风多变,喜欢尝试不同风格的写作,可驾驭各种题材。被誉为暖情天后,擅长把平淡的事写得动人心弦,用一个个故事温暖到所有人。已出版作品:《可惜不是你》《遇见你是我zui美丽的意外》《朕有眼疾》《医见倾心》。

内容提要

治愈10万言情读者的年度黑马之作!木浮生、安宁、缪娟联合推荐!随书附赠唯美派插画师倾情绘制明信片2张。无论你受过多深的伤害,总有一个人的到来,会让你对过去不再耿耿于怀。身上的伤,医生会治愈;心上的伤,爱你的人会治愈。

目录

第一章 怪你过分美丽
第二章 当年情
第三章 风继续吹
第四章 有谁共鸣
第五章 由零开始
第六章 这么远那么近
第七章 沉默是金
第八章 似水流年
第 九 章 透明的你
第 十 章 只怕不再遇上
第十一章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第十二章 有心人
第十三章 但愿人长久
第十四章 奔向未来日子
第十五章 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
第十六章 共同度过

文摘

医见钟情:第一章 怪你过分美丽
深夜。
S市越发地冷了,不过是深秋的季节,窗户上已经落了一层白雾。温寒坐在桌旁写病历,手指冻得有点木,伸手搓了搓食指,裹紧了身上的棉衣,看了一眼窗户,握拳用掌侧在那层薄雾上压了一下。
一个小小的脚印。
她乐此不疲地印着,像是有个小人从窗角一路踩了上去,她撇撇嘴,忘记了是谁教她这样幼稚的玩法的。
夜班总是难熬的,虽然急诊的病人并不多,可也不能安安生生地睡觉,心始终在嗓子眼悬着,听见敲门声就心慌,哪怕是上夜班的护士往来走动,她都会惊醒。
她睡眠本来就浅,加上提心吊胆,睡了反而比不睡还不踏实。
她起身去开水间接了杯热水,撕了一包速溶咖啡进去,轻轻晃了晃杯子。
最近她的偏头痛更厉害了,一熬夜就更加严重,她自己本身是医生,对乱吃药这样的恶习深恶痛绝,所以除了喝咖啡,想不到其他的好法子。
楼道里只听见护士清浅走动的脚步声,温寒叹口气,揉了揉阵痛的太阳穴,低声安慰自己,再熬几个小时就好了。
刚捧了咖啡坐下,身后就传来“笃笃”的脚步声,她使劲按了按眉心,把病历收拾好,不忘暗骂自己一句乌鸦嘴。跑进来的是上夜班的护士丁洁玲,见了温寒,手一指外头,言简意赅地介绍:“温大夫,急诊送上来的病人,胫腓骨楔形骨折,急诊做了简单的固定止血就直接送来了。”
温寒把棉衣脱了放在桌上,露出内里穿着的白大褂,她边戴口罩边往外走:“怎么不送手术室?”
丁洁玲愣了一下,想着急诊送上来时的交代,赶紧回复:“急诊的老师让你先打钢钉固定,如果有需要的话,他们再接病人上手术室,不过就算上了手术室,手术还得你做。”
打钢钉就是在手术过程中进行的,何必多此一举,温寒回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
丁洁玲接收到她的眼神,赶紧补了一句:“来人是院长的亲戚,说担心去手术室的路上折腾太多时间,先来骨科处理一下。”
难怪!急诊要转去骨科,要科室交接,要两个科室挂号,还要做检查、领药,可不折腾时间。
温寒“嗯”了一声,没有多说,抬步往外走。
她身后的丁洁玲这才偷偷松了口气,跟着她出去。
丁洁玲来骨科工作不到一年,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这个科室她最怕的不是护士长,而是温大夫,她说不上来为什么,按理说医疗组和护理组是相辅相成却又互不相干的,温大夫不会给她带来直接威胁,可她就是害怕。
她来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见温大夫笑过,她总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不辨喜怒的表情,眼底像是蒙了一层雾,冷漠淡然却又令人捉摸不透。她说话并不高高在上,为人也不会惹人诟病,可就是太过冷静镇定,生气了是那样的表情,不生气还是那样的表情。
丁洁玲想起同事李惠静的话,说温大夫就是一把咬骨钳,看着精致好看,摸起来却是透心的凉。她当时乐不可支,笑李惠静驴唇不对马嘴的形容,不过回头一想,又觉得有道理,温大夫可不就是这样吗,看起来温良无害,实则冷冰冰的,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没有多余的感情。
温寒快步在走廊里穿行,丁洁玲跟在她身后偷偷地思索。她似乎从来没见过温大夫穿便装的模样,她总是穿着白大褂,一条浅色的牛仔裤,一双帆布鞋,常年戴着一副暗黄色的圆框眼镜,镜片上有很多细密的划痕,
雾蒙蒙的一片,加上从不离嘴的口罩,她本身的面容几乎无法辨认。
又是李惠静说,说温大夫太刻板,那么年轻的女孩子,非要把自己打扮得跟老修女似的,万年不变的马尾,万年不变的装束,还有那万年不变的磨花了的眼镜。李惠静说,她奶奶有一副一模一样的老花镜,连划痕都差不多,看见温大夫,就像看见了奶奶年轻时候的模样。
丁洁玲笑着捶了她一下,反问:“那你怕不怕温大夫?”
“怕什么怕,她又不打我不骂我。”李惠静嘴上反驳,可眼神还是躲闪了一下,丁洁玲了然地偷笑,她们俩一样,都怕。
这种怕和对护士长的那种怕不一样,这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近乎本能的反应,说文雅点,叫敬畏,因为对她这个人独特气场的崇拜而衍生出来的敬畏。
胡思乱想间,已经到了清创缝合室内,温寒推门进去,丁洁玲赶紧追上去,顺手带上了门。
温寒推推眼镜,扫视了一下用平车推上来的病人,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真高,两米长的平车堪堪地放下他颀长的身体,他肩宽腿长,看着真是挤得慌。
她的视线一扫而过,最后停在他的左腿上,她抬手摸了摸胫骨外缘,探手一捏,就听见躺着的人闷哼一声,心中了然,抬头看向送他过来的急诊护士:“什么原因?”
那护士支吾半天才说:“好像是……车祸外伤。”
“你连病因都没搞清楚就往上送啊!转科记录怎么填的!”
丁洁玲看不下去,出声反驳了一句。并不是她多嘴,是因为这样的事儿追问起来特别麻烦。上次就有个没有交接清楚的病人送上来,值班大夫连夜处理伤口、清创缝合,末了,急诊的主班上来才说,交接错了,最重要的不是骨折,是COP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得赶紧转呼吸科。
这样的乌龙事件一出,弄得三个科室都不好做,说好的下不为例,没几天,又来一个拎不清的。
“这个不应该是车祸外伤吧?没有擦伤和软组织损伤,也没有多发伤,只有这一处,倒像是高空坠落,重点落在了左腿上造成的。”
温寒开口,声音清凉细腻,潺潺而过。丁洁玲回头看她,发现她表情未变,依旧是冷然疏离的模样,没有因为交接不清楚有任何不满,专心看着她的病人,仿佛事不关己。
隔着那个雾蒙蒙的眼镜,丁洁玲看不清她的神色,只知道她这样的人才算得上喜怒不形于色,宠辱不露于形,永远的泰然自若。想起她趁着这会儿工夫已经评估了病人的病情,自己却只是逞了口舌之快,顿时觉得泄气,和温大夫比起来,她真的太弱了,像个上蹿下跳的猴子,办不了实事,倒惹了笑话。
“嗯,是从伞上跳下来的,撞到了石块。”
温大夫话音刚落,躺着的人就开口说话了。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