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编号B017K5O1EI )春闺梦里人(下) / 白鹭成双

  • 本店售价:RM21.20
  • 市场价格:RM25.00
  • 商品点击数:9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1.2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原价:25.00元

作者:白鹭成双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1日

ISBN:9787539987682

字数:

页码:290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16

商品标识:B017K5O1EI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白鹭成双。90后网络写手,目前著有《春闺梦里人》、《凰歌潋滟》、《宅中歌》等八本小说。

内容提要

古风领军人物 白鹭成双
春闺系列完美落幕之作
万千点击 演绎励志女配逆袭传奇
女生必读经典人际修炼手册
卦不敢算尽,惧天道无常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朝堂纷争,棋逢对手,谁能笑到最后?
家宅难平,不饶不休,谁是幕后主使?
她默默隐忍,他步步跟随
在纷杂的尘世里,惟愿与你携手笑傲这江山

目录

第一章 朱玉润是个好姑娘
第二章 当个新郎官?
第三章 侯爷的喜好
第四章 拿印鉴是个技术活儿
第五章 别想美了爱情
第六章 不期待的相遇
第七章 祭祖大典
第八章 愚蠢的女人
第九章 猪一样的队友
第十章 爱是深情,不爱便绝情
第十一章 系统提示:您的白莲花已升级
第十二章 粮食的战争
第十三章 人间芳菲尽
第十四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第十五章 一对紫玉一千五
第十六章 意外惊喜
第十七章 自作孽
第十八章 送你一把伞
第十九章 宁愿再等三年
第二十章 最大的忠臣
第二十一章 用粮食可以打开城门
第二十二章 好一个长郡王
第二十三章 不放
第二十四章 糟糠
第二十五章 一生最爱
第二十六章 真心莫给
第二十七章 你走吧
第二十八章 挑战
第二十九章 男人靠不住
第三十章 需要娶的和不需要娶的
第三十一章 天堂地狱
第三十二章 与你并肩
第三十三章 捧心
第三十四章 春闺梦(大结局)
番外一 摘下月亮送给你
番外二 铁罐子的内心世界
番外三 好好的故事
番外四 单身男人的苦,你们懂吗
番外五 珠圆玉润

文摘

第一章 朱玉润是个好姑娘


身上都没件衣服,季曼咬牙:“让人知道侯爷闯世子夫子的房间图谋不轨,侯爷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名声是什么?”宁钰轩一把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湿淋淋地溅了他满身也不在意,“我什么时候在乎过那个东西。”
早在他打开城门之时,宁钰轩三个字就已经成为不少人心里暗自诅咒的名字了。
季曼微微一怔,被他抱着,身上的水都蹭了个干净,身子被放在床上,麻利地裹着被子一滚。
“侯爷要与在下一夜情?”
“一……什么?”他欺身上来,略微不满地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说我不明白的话?”
季曼抵着他的胸口,认真地道:“一夜情就是两个没有感情的陌生人上床,释放内心欲望的一种方式。”
刚要吻上她的额头,却被这句话说得顿住了。宁钰轩低头,静静地看着她:“你和我,是没有感情的陌生人?”
“至少不是合法关系。”季曼干笑两声,“侯爷给的休书,在下还一直珍藏着。”
身子僵硬在了床边,宁钰轩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抿唇道:“我都忘记了,你已经不是我的夫人了。”
“嗯。”季曼随手拿了一件床上的衣裳穿上,“天色不早了,侯爷还是早些回去吧。”
“好。”宁钰轩起身,离开床榻正准备出去,又想起来道,“我来找你,是打算说,明日户部朱侍郎家有一个宴会,是贺朱家老夫人八十大寿的。你要不要随我去?”
户部侍郎?那可是户部副官,正四品的大人。先前当侯夫人的时候不觉得人家官有多大多厉害,现在成为平头老百姓,才发现那真真是该巴结着的人呐。
季曼就差摇尾巴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宁钰轩道:“多谢侯爷,在下明日定当等着侯爷一同去。”
宁钰轩淡淡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推开了门不知道关上,以至于季曼坐在床上,都被门口吹进来的风弄得有点冷。
第二天傍晚,宁钰轩的马车在正门等着,季曼将好好哄着去休息了之后,麻利地就跟着跳上了马车。
“侯……”柳寒云正走到门口,本想说今日有宴会,她作为正室,是不是也该跟着去?结果宁钰轩根本没有打算带上她,竟然就带着好好的夫子去了。
这位季夫子最近也真是得侯爷器重,也因着对好好的偏心吧,把什么好的都给他了。
柳寒云叹息了一声,转头回自己院子。
季曼一路上都在暗想该做些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忌讳。宁钰轩靠着车厢打了个呵欠,倒是漫不经心地道:“朱侍郎家有一子,与好好同岁,只是顽劣不堪,颇为让他头疼。你去,他应该还是挺欢喜。”
微微一怔,季曼转头看他,这人是在帮她的意思吗?
“他不喜人话多,你自己注意便是。”宁钰轩扫她一眼,撑着头闭上了眼睛。
季曼这个感恩戴德啊,家里有尊大佛还是有点用处的。虽然万一宁钰轩哪天要是知道了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估计是不会继续帮她的,但是现在能为她想着,带她来走后门,也是能让她有些感激的。
虽然这人可能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季曼不急,仇慢慢报,先得让自己站稳啊。
朱府门口人来人往,马车都要没地方停了,季曼本来还在担心,哪知宁钰轩的车直接开去了后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拱手相迎:“侯爷亲临,真是令叔友不胜感激。”
这人虽然穿的是常服,可是看起来这么肥头大耳的,一般人也到不了这个程度。看对宁钰轩这股子恭敬的样子,还自称其字,多半就是户部侍郎无疑。
季曼先宁钰轩一步跳下了马车,朝他行了礼之后,就捞开帘子让宁钰轩下来。
奴才的模样倒是学得很像,宁钰轩看她一眼,站在门口对朱叔友点了点头:“朱大人。”
朱侍郎笑道:“因着正门口人多,所以叔友才在后门相迎,还请侯爷与这位大人莫要见怪。”
季曼笑着拱手:“在下不过是侯府夫子,大人唤一声季满即可。”
朱叔友呵呵笑了两声,一双眼睛将季曼打量了个遍,又看向宁钰轩道:“侯爷里面请。”
朱府也算是金碧辉煌,季曼一路走进去,四品之官,亭台楼阁,都快赶上陌玉侯府了。
宁钰轩与朱侍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季曼就安静地跟在后头,时不时听见一句“小女”什么什么的,心里忍不住嘀咕,这些人还真是没闲着,不停想往宁钰轩身边塞人啊。可惜了宁钰轩还在三年孝期,不能有喜事,再怎么想塞也是白搭。
经过一个院子的时候,旁边突然就冲出来一个小姑娘,横冲直撞的,径直就冲进了宁钰轩的怀里。
“玉儿!”朱侍郎脸色一变,怒喝一声。
季曼就站在后头看着,心想这又是一出偶遇的好戏码啊,只是不知这朱家小姐长得如何。
宁钰轩这等对女色不抗拒之种马,伸手将人接住了扶了起来,看清朱小姐的脸之后,笑了一声道:“小姐小心些。”
季曼往他身边蹭了蹭,一伸头就看见了这位小姐的尊容。
“这是小女玉润,冒犯侯爷了。”朱侍郎擦着额头的冷汗道。
朱玉润,也是人如其名,一张脸圆圆的,身材也有些圆润。虽然长得不难看,但是这样微胖的身材,显然不太符合宁钰轩的审美。
看见自家爹爹的眼神,朱玉润才回过神来,松开宁钰轩的衣裳,不好意思地站到朱侍郎身边去:“玉润见过侯爷。”
宁钰轩点了点头,就继续和朱侍郎道:“方才说的长郡修路支出一事……”
完完全全被无视了的朱小姐,没有发生任何她想象中的浪漫情节,小嘴嘟了起来,不乐意地跟在后面走着。
季曼看着她,觉得有些同情。一见钟情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得看脸啊,脸不行,起码也要有点身材吧,朱小姐要啥啥没有,但是值得表扬的是,她有一颗勇敢的心。
跟着他们走了一路就算了,快到喜宴会场的时候,朱玉润一把将季曼拉到了旁边。
没错,就是一位千金大小姐,直接将一个陌生男子拉到了一边。
“你是侯爷的亲戚吗?”朱玉润眨巴着眼看着季曼问。
季曼想了想,算不算亲戚呢?她孩子管他叫爹,应该也算亲戚吧?遂点头。
“那……那侯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朱玉润扯着帕子问她。
低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位小姐,看年纪应该也不小了,按理也该出嫁了。
“他喜欢苗条的,温柔的。”季曼没给她一点幻想空间,“而且他还有一年的孝期。”
朱玉润垮了脸,眉毛都耷拉了下来,颇为沮丧地道:“好不容易瞧见个比他好看的……”
说到这里,朱小姐顿了顿,抬头看了看季曼。
“你是做什么的?”
季曼转头望着那边的喜宴,她应该跟过去的,得赶快摆平这里:“我是给世子上课的。”
“夫子?”朱玉润的眼眸亮了亮,拉着她道,“你有妻室了吗?”
太阳穴跳了跳,季曼干笑两声拂开她的手:“没有,但是暂时还不打算娶。”
被女人看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季曼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挣脱开,飞一般地往宁钰轩身边跑去:“失陪了。”
朱玉润站在角落里,依旧在碎碎念:“得嫁了得嫁了,再不嫁就来不及了。”
转身就往院子里跑。
季曼惊魂未定地站在宁钰轩旁边,他还好心地递了杯水过来:“不要乱跑。”
“是。”季曼跟标杆似的立在他身边,跟着见了不少达官贵人,个个都夸她什么学识渊博,明明都没有说两句话,哪儿看出来的渊博啊?
寿宴进行到一半,有丫鬟跑来跟朱侍郎嘀咕了两句,朱侍郎神色微变,挥手让她下去。
“听闻季夫子尚未婚配?”季曼正在吃菜,听见朱叔友这么一句,一口菜差点喷出来,连忙站起身来道:“在下不急成家。”
宁钰轩在不远处与一群朝臣寒暄,朱叔友看他一眼,伸手就将季曼拉到了一边。
敢情这个习惯也是家族遗传。
“季夫子在陌玉侯府,前途也该是一片光明,”朱叔友一脸和善地看着季曼道,“听闻还有些家业?”
“……家里有亲戚在开粮行。”季曼干笑了两声。
朱叔友点点头:“最近进贡的米也该换了,一直是刘记米行进的,但其实哪家米行的米都差不多。季夫子家里是何处米行?”
进贡的米!季曼倒吸一口凉气,有些戒备地看着他道:“朱大人太过抬举了,在下家里不过是小米行……”
“呵呵。”朱侍郎轻轻笑了两声,“何必谦虚,只要成了贡米,什么小的大的,不都会立刻身价百倍?这件事说来也巧,恰好就是我在负责,内务府那边,我也是有熟人。”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季曼干脆就直接问了:“大人有何需要在下效劳的地方?”
能把这么大块肥肉让出来,估计这忙不会小,季曼也没猜错,真的不小,朱叔友张口就道:“季夫子既然没有家室,那看小女如何?”
见过愁嫁的,没见过这么愁嫁的,朱玉润是得有多可怕,才会要她父亲赔上这么个代价才能把她嫁出去?
季曼有些欲哭无泪,她不是带把儿的,就算你把皇宫给她,她也娶不了女人啊。
“我也知道这事急不得,你可以慢慢考虑。”朱叔友拍拍她的肩膀道,“毕竟小女也真是……哎。”
坦白说朱玉润也不是很难看,季曼有些不解,为何愁嫁成这样了?
归途的马车上,她就问了宁钰轩这个问题。
宁钰轩一脸踩着狗屎的表情看着她:“他要你娶朱家小姐?”
季曼点头:“估计是看我相貌堂堂……”
“不能娶。”宁钰轩打断她,黑着一张脸道,“先不说你是个女人,就算是个男人,娶谁也不能娶朱玉润。”
“为何?”季曼有些惊讶。
“她未出阁而怀有身孕,是不贞不洁之人。”宁钰轩一脸严肃地道,“你也最好离她远些。”
季曼微微蹙眉,回想起朱玉润那身板,看来不是真胖,是有些孕后发福。
古代女人未婚先孕,多半不是要羞愤上吊就是要被人骂得不敢见人的。可是这位朱小姐好像很开朗,一双大眼睛还生动得很。季曼不觉得她不贞不洁,现代单亲妈妈多了去了,有这样的心态,倒是不错。
回去府里,宁钰轩默默在她房间坐了一个时辰,喝了两壶茶,然后就走了。季曼没空猜他什么心思,第二天给好好上完课,又赶着去粮行看情况。
“季夫子。”
刚跨进粮行,就听见一个黏腻腻的声音,一转头,果不其然又是朱小姐。
周围的人看着她,都在指指点点,朱玉润却像没有看见一样,径直走进粮行,站在她旁边问:“今日天色不错,季夫子有空能陪玉儿去游湖吗?”
“呸,不要脸!”
季曼还没答话,外头就有个路过的老婆婆看不下去,随手丢了个臭鸡蛋砸在朱玉润的脚边。
好端端的裙子就脏了,季曼微微皱眉,朱玉润却当没看见,抖了抖裙角依旧看着季曼。
“去吧。”季曼也不知道自己是同情心作祟还是好奇这个女子背后的故事,点了点头。
粮行里的伙计眼神古怪地目送他们出去,只有严不拔打着算盘,拉住了丢了鸡蛋想走的老婆婆道:“清扫地板,或者赔两文钱。”
朱玉润拉着季曼,一点也没避嫌,丫鬟都没带个,上了画舫就招呼季曼去坐。
“朱小姐可是有什么事?”季曼明知故问。
对面的女子看着她,笑容收敛了起来道:“都说商人不喜欢亏本,今天我来找夫子谈生意的。”
季曼苦笑一声:“如果小姐希望在下能娶了小姐,那可能这生意谈不成。”
“为何?”朱玉润皱眉。
“我不举。”季曼一点也不羞愧地道。
朱玉润脸红了红,竟然笑了:“那更好了,我还白送你一个儿子呢!”
季曼:“……”
喜当爹吗?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