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细雨 / 烟罗

  • 本店售价:RM25.76
  • 市场价格:RM36.80
  • 商品点击数:202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3333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5.76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1.请注意,本店所有的图书均需订购
2.所有图书从下单汇款日期计算大约4~6个星期左右抵达,详情请查看下单须知时间表,谢谢 :)
3.下单后请耐心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如果缺货的话店主将会通过email联系。请等待店主确认订单后才汇款。
4.周一至周五,店主通常都仅能在晚上7时过后才能确认订单.
5.所有订单图书仅在汇款后生效,因此所有下单后3天内没汇款的一律取消哦。
6.汇款后请记得email或sms店主,不然店主是不懂谁汇款的
7.请记得,电话号码仅供汇款通知用途,如有任何疑问欢迎email店主或在留言板留言。但如果是sms或电话询问将一律不回复哦
8.最后祝大家购书愉快~ =^.^=


基本信息

原价:36.80元

作者:烟罗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日

ISBN:9787551137188

字数:

页码:282

版次:第1版

装帧:装

开本:32

商品标识:B076KWH3XQ

编辑推荐

暂无

媒体推荐

暂无

作者介绍

烟罗,本名苏瑶,青少年阅读品牌资深策划人,畅销书作家。多年来文字散见于国内各大知名期刊,其作品在读者中具有良好的口碑与影响力。主题短篇小说集《小情书》和青春治愈系长篇小说《星星上的花》自出版起,长踞全国各大畅销书榜,写作风格温暖轻灵治愈。

《小情粥》(短篇小说集)

《星星上的花》(1、2)(长篇小说)

《我们的青空》(中篇绘本

《小情书·彩虹》(《小情书》全彩插图修订新版)

《贝壳》(烟罗写作十年首本微小说集)

《星星上的花·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新长篇小说)

内容提要

《春枝细雨》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收录了青年作家烟罗、云上、阿Q、苏菲影、应小苔、公子十三、打伞的蘑菇等十几位作者的精彩短篇小说。这些作品或表达对人生的积极思考,或表现对爱情的赞美,或反映爱心亲情……故事温馨动人,语言精练优美。全彩图文结合,可读性较强。

目录

春枝细雨/烟罗
长生殿/公子十三
陈国有谢郎/公子凉夜
钗头凤/苏非影
剑仙/九歌
同归/晚乔
年年有我,岁岁与她/打伞的蘑菇
浮舟记/晏生
萋萋/狸子小姐
天水一方/应小苔
丫头/云上
浮生渡/猫可可
空梦长安/闻人可轻
雾都圣渊/阿Q
有奖征文优秀作品选登
天下第一/薄言与酒
春枝细雨/乌龟仙子

文摘

金雁归为他这个威胁感叹不已:“这倒稀罕了,做贼还这么横?”
“那要看在谁的地盘上,”他压抑着咳嗽声,肩膀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在我的地盘上,我说谁是贼,谁就是贼,我想当贼,大家都得老老实实地被我惦记,这世道谁是道理?手里有枪就是道理。”
明明是强词夺理,但在乱世,偏偏又无可辩驳。
金雁归在心里细细品味了一番,然后低低地叹息一声,抱着琴匣,随着他走出了院子。
他停下来,有些不解:“骑马还带着这个?”
她坚持道:“军人不能不配枪,琴师也不能不带琴。枪是少帅的命,琴是我的命。”
副官早就备好了马,领头的一匹马毛色雪白,见霍勉过来,欢快地蹬了蹬蹄子。
霍家住在城中,要骑马只能出城,他先上了马,向她递过一只手:“上来,我带你。”金雁归不动。他只是笑,目光冰冷,像紧盯猎物的毒蛇。金雁归倒没被吓住,“扑哧”一笑。
“九年前,那天是五月初四,眼见着要过端午了,舅家的表妹来我家过节,吃了晚饭,火不知道怎么就烧了起来,我爹烧成了一个火人,他拼尽最后一口力气,帮我撞开了门,我逃了出来,嗓子却毁了。”
霍勉牵了牵嘴角,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你想说什么?‘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瞧不出来,小小女子还有这么一腔骨气。”
“哪能啊,”金雁归摇头,“我爹换给我的命,我得好好爱护才是。”
“帮我拿下琴。”她把琴匣抛到霍勉手里,两手一分,就着旗袍的开衩撕出了一道口子,然后利落地踩着马镫,翻身上了马。
她的身子小小的,软中带着暖,让霍勉想起小时候捉的兔子,他喜欢极了,连去学堂都舍不得丢开,悄悄揣进怀里,又怕先生发现,表面上坐得端正,心却乱得很,不知道是兔子拱的,还是因为紧张乱了节拍。
这感觉实在熟稔,于是他犹疑地开口:“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
她扭头睇他,晶亮的眸,眼梢处微微扬起,勾起一个柔美的弧度。
“少帅这搭讪可真老套。”
策马出了城,停在了郊外。
两个人正准备下马,一阵尖锐的风声响起,他一手按下她的脑袋,子弹从头顶擦过,射进了道旁的柳树上。
他一手并着辔,一手扭头开枪回击,马受了惊吓,撒开蹄子向树林深处奔去。
实在颠得厉害,金雁归不知道哪一下会被甩出去,人贴在马背上,死死抱住马脖子,风急速地从她耳边掠过,从齿缝钻进喉咙,呛到了气管里。
她猛地咳嗽起来,身后的霍勉却屏息凝神,每扣动一次扳机,暗处都有一个人倒下去。
过了好久,枪声终于稀疏下来,马也终于停了下来,她回头看了看霍勉,他的脸色在暗夜里自得像一张纸,好像放尽了全身的血液,只剩下一个干瘪的躯壳。
终于确定安全了,他才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出来。
金雁归问他:“内奸肃清了?”
她本就疑心,他怎么会忽然起了兴致要去骑马,原来是使个障眼法,趁机把心怀不轨的人钓出来。
活该她倒霉,白天做了出头的椽子,晚上就成了诱饵。
他摇头:“哪能呢,只要有利益在,内奸永远都肃不清。”
她有些生气,又可怜他:“你的人跟近一点就好了。”
话虽如此,她也知道人跟得太近,对方自然不好下手,既然给敌人创造了机会,就要让敌人相信这个机会的真实性。
他不说话,她也就跟着沉默,因为愤愤,呼吸有些急促。
良久,他问:“生气了?”
她乜了他一眼:“你说呢?”
他冷笑:“我早应该把你丢出挡枪子的。”
多个人终究掣肘,按他的脾性,就算不让她挡枪,也会把她丢到地上,让她自求多福,但枪响的那一刻,他还是护紧了她。
她也知道他的初衷虽然不地道,但好歹还是保了她一条命,形势比人强,尽管她现在恨不得给他一枪,还是低声道了声谢。
他挑挑眉:“那你拿什么谢我?”
她敷衍他:“少帅富可敌国,跺跺脚北地七省都要地震的,什么谢礼您能看上眼。”
他不理她的揶揄,径自想下去:“先攒着,我想到了再找你讨。”
她不作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到底还是不乐意。
看这样子副官还得一阵才能到,他拉着她下了马,不远处就是霍家的驻军,抬头望去,能看到营房里星星点点的灯火。
他负着手站着,人其实还不到三十岁,但气质沉郁,好像已经在耄耋之年走过几遭,又重新回到了青春年华。
这家国太小,小到容不下他的野心;这家国又太大,大到他迷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初心。
他听她问:“先夫人……是个怎样的人?”
先夫人指的是他故去的太太,据说他与妻子伉俪情深,尽管妻子没留下一儿半女,也坚持暂不续娶,给太太守孝。
他没回答,她便不再说话。
过了好久,他问她:“你过世的丈夫呢?” “他是个读书人,可惜眼睛不太好,我就常常念书给他听,他说我有一副好嗓子。”
话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顿了顿,她接着说:“他脾气很好的,爱笑,我从没见他发过脾气,对谁说话都轻声细语的。那年槐花开了,我想给他烙槐花饼吃,到街上买了米,又去笔墨铺子买了一令宣纸……”
她的唇边带着点点笑意,好像沉醉在往昔的回忆中,嗓子毁得彻底,声线早就不复当年的甜美,但是过往在她的嘴里仍旧是甜的。
像刚出锅的莲子糕,甜而糯,带着腾腾的热气。
霍勉看着她,忽然有些烦躁,冷冷地打断她:“其实死了也挺好,谁知道活到现在是不是个人憎狗厌的样子。”
她愣了片刻,抬头去看天。
夜幕压得很低,延展到尽头与地平线相接,漫天的星光垂下来,落在草丛上,是清冷的夜华。
P10-13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