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吹动的羽毛

  • 本店售价:RM25.28
  • 市场价格:RM32.00
  • 商品点击数:28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5.28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暖心作者奈良辰治愈系力作,人气作家梧桐私语倾心推荐。

☆霸道总裁兼婚纱设计师VS婚礼策划师,浪漫职业戳中少女心。,

☆一场事故,三年离别,匆匆一眼,便是一生。唯愿zui难忘的初恋能退我变成zui暖心的等待,好让他用余生治愈她的心伤。

......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 潘多拉吹动的羽毛 开本: 32开
作者: 奈良辰 定价: 32.00
ISBN号: 9787559405920 出版时间: 2017-08-01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印刷时间: 2017-08-01
版次: 1 印次: 1

•伤可藏

•昔若追

•看可透

•泪若滴

•拥可得

•梦若旧

•今可悲

•空若陪

•路可失

•信若回

十一•歌可忆

十二•岁若捞

十三•情可恋

十四•心若淡

十五•错可窥

十六•意若温

十七•香可留

十八•爱若医

番外一: 日志碎碎念•不敢说的想念

番外二:再见二丁目

......

绝望掩埋了希望,时间带着假象流淌。

从厨房里倒了一杯水,我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院子的小木门。

尽管夜风已经开始略带凉意,夏天还未走远,院子里的那一片槭树还是墨绿色的,在昏*小灯的渲染下泛着微橙。光线明亮的灯下,数不清的小飞虫正聚集得欢快。

我就这么站在木门边,一边喝水一边发呆。

其实,我不太喜欢夏末初秋的夜晚,尤其是树影婆娑、香气四溢的夜晚,这会让我莫名地生出抵触的情绪来。虽然,曾经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夜猫子,有一个人也曾经戏谑地一边轻弹我的脑门一边说:“池向晴,真想在白天好好观察下你的瞳孔,看到底是不是竖线状的。”

然而现在的我,*喜欢的就是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光线充足,温度暖人。

我正在忙不迭地数飞虫到底有多少只,忽然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我一顿,下一秒,耳后果然响起一道低沉而冷淡的嗓音:“池向晴,你以为自己在演《仲夏夜之梦》吗?”

慢慢地转过身,我正好迎上卓远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他比我高足足一个头的缘故,那目光总显得居高临下。他就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露出线条弧度优美而紧实的手臂,看起来倒是很悦目。

只是下一秒,他的冷哼叫人实在没法愉快起来:“三更半夜,你怎么连睡觉都不叫人省心?”

我没好气地回应:“卓先生,我是喊醒你了还是怎样?”

卓远啪地一下按下开关,走廊一片光明。他没有动,直直地盯着我,神色沉寂,眸色却很亮:“不识好歹!”

懒得理他,我扫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就要从他身边走过去时,手腕却突然被他捉住了。我蹙眉,抬眼询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卓远一副审视的样子,那双深褐色的眸子将我的脸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仔细瞧了一番,然后冷冷地问:“做噩梦了?”

我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他拉着我的手腕往前走,一直走到厨房,接着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水杯,放在料理台上,一边打开冰箱门一边说:“你需要的不是这个。”

我看着他取出鲜奶,倒了满满一大杯,然后放入微波炉加热,我莫名有些抵触:“你干吗,我不要喝牛奶!”

卓远置若罔闻,看都不看我一眼。无奈,手腕还被他捉着,我走不了,只能再次大声嚷道:“卓远,你别装聋作哑!”

他终于转头,目光锐利地注视着我:“终于不再喊我‘卓先生’了?”听到他这句话,我鼓起了腮帮子,而他的手中多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他沉默地将牛奶递过来,而我沉默地表示拒绝。

卓远的眼神再次犀利起来,又是那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我被他盯得额头沁汗,他却连眉头都没皱,只是依旧冷冷地说:“安神,喝。”

那语气中的坚持与不容置喙叫我无可奈何,他总是这样,看起来冷淡疏远,实际上比谁都果决坚韧。没办法,我接过牛奶杯,*终还是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顿时,五脏六腑好像都随之暖和了不少。

我几步走到厨房门边,卓远正在洗杯子。我怔怔地看着他的侧影,意识过来之前,我听见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脱口喊道:“卓远!”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我。三年不见,那双深褐色的眸子似乎只比从前更加敏锐,脸上的线条也越发硬朗,甚至越发鲜少露出舒展的笑容。

但他是卓远,独一无二的卓远。

尽管牛奶杯早已不在我手中,但余热似乎犹存,我觉得双手被焐得格外热。想了想,我说:“卓远,晚安。”

他好像有点意外,因为我清晰地看到他的眉毛终于挑了一挑。卓远不置一词,只从喉咙里模糊地轻哼了一声,扭头继续冲洗杯子。

嘁,别扭的男人!

我心情舒畅地走回二楼,重新躺进被窝里,大概是那杯热牛奶的缘故,手脚都舒服了不少。刚闭上眼睛,隔壁传来一道轻轻的关门声,我想应该是卓远回房了。

其实,隔壁才是客房,而我睡的这间,是卓远自己的卧室。

我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会睡进卓远的卧室,对他说晚安。因为,我根本就没想到还会再重遇他。

眼前恍惚浮现出他冷淡的眸子,我在心里再度默念:卓远,晚安。

第二天中午午饭之前,卓嘉洁和杭誉敲开了别墅的大门。

卓嘉洁一见到我就立刻扑了上来,给了我一个狠狠的拥抱,外加落在腮边的一个香吻。“宝贝儿,听说你被我哥绑架过来了,他终于做了件人事!”我干笑着抬眼看一旁的杭誉,生怕他用眼神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果然,杭誉一把将卓嘉洁揽回去,手掌轻轻摩挲着她的肩,温柔地笑说:“嘉嘉,这下你该放心了吧?”说到话尾的时候,杭誉转头面向我,那笑容里阴冷的味道让我毛骨悚然。

没办法,谁叫我本是他们婚礼的策划师,然而在婚礼开始之前,却成了酒店一起凶杀案的*发现人,导致这场婚礼就此被毁了。幸好卓嘉洁向来没心没肺,要换作是我,早就想老死不相往来了。

虽然,导致这场婚礼彻底被毁的,还不仅于此。

卓远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和早餐的时候不同,他换了一件立领的白衬衫,两边的袖子都挽到了胳膊肘之上,露出坚实而又修长的手臂线条。卓远很喜欢运动健身,虽然这和他的职业一点都不搭,这一点既叫我疑惑又叫我欢喜着迷。

“来了?苏姨应该快做好饭了。”他淡淡地说,直截了当地跳过了寒暄。

作为堂妹,卓嘉洁早就习惯了卓远的言简意赅,兴冲冲地就想拉着我往厨房跑:“苏姨苏姨,我来吃你做的狮子头啦!”

苏姨是卓远请的钟点阿姨,每天上午来洗衣服、收拾屋子,再做一顿午饭。三年前的时候卓远还没有雇请苏姨,因此,我对苏姨不甚熟悉,至今也就说过三次话。

卓嘉洁刚跑进厨房,苏姨已经笑呵呵地转过了身,圆圆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贪吃,也不怕苏姨笑话你。”

卓嘉洁抱住苏姨的胳膊,笑嘻嘻地卖乖说:“苏姨才不会笑话我,苏姨做的狮子头*好吃了,全F市没有哪一家能比得上。”

我站在一步之外,静静地看着融洽欢笑的她们。其实我很羡慕卓嘉洁,生来乐天的性子,和谁都能热乎成一片,我却做不到。

苏姨稍微侧了一点,对我点点头示意,我回给她一记微笑,转身打算去餐厅摆置餐具。然而刚走到拐角处,却听到了杭誉的说话声。

“这架势,看来她的事情你是管定了?”

我没有听到卓远回话,只听片刻的安静之后,杭誉又说:“当初嘉嘉非要让她做我们的婚礼策划师我就不太赞同,别的不说,光说之后曝出了那样的事,她现在可真是F市响当当的人物啊!哥,我叫你一声哥,你别再管她的事了行吗?”

“你再这样的语气,以后别来了。”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惯常的言简意赅,却让我眼里一热。

“卓远,你不是吧!别告诉我你对她还余情未了,那白薇薇怎么办?”

杭誉这张嘴真是字字戳中要害,听得我一颗心全然悬了起来。

“今天下午,我已经约了薇薇。”

他依旧是波澜不兴的语气,冷淡的语调,但我在听到这句话的刹那,也听到了自己的心“扑通”一下掉进冰水里的声音。

白薇薇,出现在卓远生命里已经十五年之久的白薇薇。

三年甚至更久之前,白薇薇是我眼里的一粒沙子,揉也揉不掉。不过毕竟只是一粒沙子,迎风吹一吹倒也就没事了。

而今,我却是白薇薇心里的一根刺。一个月之前,白薇薇穿着粉色的洋裙,踩着十厘米的白色高跟鞋出现在我面前,趾高气扬地看着我,并且恶狠狠地指责我说:“池向晴,你怎么有脸回来F市!”

......

六年前,池向晴和卓远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六年后,她重回故里,却发现自己青梅竹马成了别人的“男朋友”,而卓远始终拒绝承认自己和“现任女友”的关系。

所有人都知道,卓远是家族的继承人,可没人知道,作为知名婚纱设计师,他*的愿望,其实是让向晴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挽着自己走进教堂。

所有人都相信,池向晴的无心之失造成了多年前的那场医疗事故,可没人想过,她才是那场事故的受害人。

那些被隐藏的真相,被曝光的内幕,终于让向晴明白,他们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年少时光。

可若没有那一场场错过和误会,也许她不会发现,就算时光远去,卓远也依然等在原地。

——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能治愈一颗心。

............

奈良辰,曾用笔名夏云锦。闲暇时舞文弄墨,喜欢自由,喜欢遇到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然后再微笑地挥手告别。从南京辗转到香港,如今再回到上海,期盼着某一天能万水千山走遍,在文字中勾勒出我的温暖世界。

已出版作品:《陌上繁花绽》《江月照君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温暖留在左心房》《彼时雨如霖》等。

......

商品属性

属性名称
属性值
是否是套装
书名
潘多拉吹动的羽毛
定价
32.00元
出版社名称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作者
奈良辰
ISBN编号
9787559405920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