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只待你

  • 本店售价:RM23.54
  • 市场价格:RM29.80
  • 商品点击数:33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3.5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继《我和我的猫都想你了》后,公子凉夜再创甜虐都市言情甜到极致又殇到落泪的命中相遇
世界*治愈系调香师暖暖相守*好的爱,是年少时与你遇见,长大后与你牵手。即使身处黑渊,因为有你在,所以余生都不怕。
......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余生只待你开本:32开
作者:公子凉夜定价:29.80
ISBN号:9787221142115出版时间:2017-09-01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印刷时间:2017-09-01
版次:1印次:1
楔子
*章 命运*开始的模样“阿郁,你别怕,我们肯定不会有事的,大家都说了,我命硬,死不了。”
第二章  她曾赠他以花海“你知不知道他的嗅觉是什么时候丧失的?在他妈妈被你丧心病狂的杀人犯爸爸一*毙命的时候。”
第三章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阿郁,你看我刚刚捡了十块钱,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第四章  你若死了,我便是枯骨他只是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跟罂粟花一样,他挥了挥手,就有*破空而来。    第五章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她想念他,他有一身罪孽,可他仍是这世上对她*好的人。
第六章  我爱你,以永恒的灵魂他花了七年的时间憎恨她,遗忘她,*后还是被她满身鲜血的样子打败。
第七章  就向流星许个心愿“如果你死不了,我不介意给你补一*。”
第八章  余生,请多指教“我总是梦到你一个人去冒险,而我明明站在你身后,却没有办法保护你。”
第九章  这一生,与你相错“白芷,你为什么不爱我?”“因为你是深渊,而我爱的人是灯塔。”

番外一  且看来生番外二  他活成了她的样子......楔子海拔八千多米的珠穆朗玛峰上,层峦叠嶂的雪山在眼前连绵不绝,巍峨宏大、气势磅礴,让人望而生畏。茫茫雪山之上,有两个身影正在蹒跚前行,他们脸上戴着墨镜和氧气面罩,手上拿着雪仗,正艰难地往峰顶跋涉而去。这是一个艰难又伟大的征程,他们已经在雪山上爬了四天。雪山上寒风凛冽,云雾茫茫,峰顶越来越近了,林郁疲惫的眸光微微亮了些,双脚仿佛没那么沉重了,可很快,他就停了下来。挡在眼前的是垂直又光滑的岩壁,大约两米的高度,林郁看了会儿,双手插入岩缝之中,脚尖垫在岩壁上,用力往上攀爬。突然,他脚下一滑,手上一脱力,砰地一声就摔回到原地。他摔得头昏眼花,呼吸越发沉重,仿佛下一刻就会死过去。他目光安静地看着头顶那片蔚蓝的天空,想到这一路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一时竟不知自己在天堂还是地狱。可他知道,他很快就能登顶了。那里是这世界上*的山峰,能看到*壮观的雪景。同行的夏尔巴向导将他扶起来,两人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登上峰顶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林郁脱力地坐到雪地上,扯下了氧气面罩,疲惫不堪的脸上难得浮现一抹温柔的笑意。向导坐在他身边,是个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人,他看向林郁,笑道:“您怎么想到来攀登珠峰?”林郁笑了笑,目光幽远,“我太太喜欢雪。”向导一愣,他倒是*次听到这种理由,他打趣道:“那您应该带她一起来。”林郁只是笑,没有答话。“您太太一定很漂亮吧?要不然怎么能找到您这么英俊的先生?”向导笑道。“她啊……有着这世上*好闻的味道。”林郁唇角的笑意更温柔了,略带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在这万籁俱寂的峰顶上,宛如呢喃。向导不经意地回头,蓦地看到他摘下墨镜,亮如星辰的眼眸中,藏着如海般的温柔。那一瞬,珠峰也为他失色。
*章命运*开始的模样“阿郁,你别怕,我们肯定不会有事的,大家都说了,我命硬,死不了。”(1)有人说,人的细胞平均七年会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七年之后,每个人都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曾经深爱过的,曾经恨入骨髓的,都会烟消云散。可是,当林郁的鼻尖闻到那抹香味的时候,他知道,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威尼斯公主面具的女人,正婷婷袅袅地从他面前走过,她的身材高挑而纤瘦,一身长裙衬得她婀娜多姿,那张面具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只露出秀气的鼻尖和美丽的红唇。可他不需要思考,就知道这个人是她——白芷。“这位便是蒙洛斯名气响当当的‘夜莺’,不仅长得美,赌技更是惊人,连蒙洛斯的老板秦三爷都曾是她的手下败将。”身旁的程赟看着在不远处的赌桌悠然入座的白芷,笑道。林郁听完,面色已然沉了下来。他还未回国,就早已听人提过这位夜莺,听说她嗜赌如命,常年流连赌场,因为美貌和赌技,被蒙洛斯赌场的人赋予了“夜莺”这个美丽的代号。 程赟曾不止一次在电话里以此引诱他回国。可他从未想过,夜莺竟然是她!“走吧,我们去找她赌一局。”程赟并未注意到林郁的脸色,笑着说了一声,便往前走去。林郁眯了眯眼,跟了上去,刚走近,就看到坐在白芷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把桌上的筹码全部往白芷面前一推,猥琐得笑道:“夜莺是吗?我突然不想赌了,我把这些全都给你,你陪我一晚怎么样?”白芷看着那些筹码,面色不变,只勾了勾唇,笑道:“不好意思啊,您这点筹码,恐怕不够我赌一局。”那些筹码,少说价值百万,她却说不够她赌一局。中年男人的神色立刻变了,不过他还是挤出一抹笑意,端着一个红酒杯,坐到了白芷旁边,“想要多少筹码?你尽管开口。”白芷听而不闻,施施然起立,“您自便,我不奉陪了。”她还未走开,一捧洋溢着酒香的红酒突然朝她迎面袭来,尽数浇到她的脸上,那中年男人猛地站起来,把已经撒空的酒杯往地上一扔,抓住白芷的手,恶狠狠道:“夜莺,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白芷的手被抓得生疼,脸上的红酒沿着肌肤的纹理往下流,很快就沾湿了衣襟,狼狈不堪,可她的唇角却仍挂着笑,“我一直认为脸是父母给的,不知您是我爸,还是我妈?”“你……”中年男人被她一堵,顿时恼羞成怒,伸手就要往白芷的脸上挥去。白芷的头下意识地往边上一歪,伸手护住脸,只是预想的疼痛却没有袭来,反而听到一声惨叫,她一抬头,就看到刚刚那个男人被人摔在地上,正捂着脸嗷嗷直叫。而打人的,是一个英俊无比的男人,只见他西装革履,身材颀长,一身气质清冷凛冽,站在这奢华宽敞的赌场大厅里,宛如欧洲贵族。英雄救美本该是令人欣喜的事,可在看到那张脸的那一瞬,白芷的心却狠狠一沉。七年未见,重逢却是自己*狼狈的时候。真是报应。
“白姐,怎么了怎么了?有人惹你了?”突然,一道嘹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个满脸横*的胖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挡到了白芷面前。白芷恢复镇静,摸了摸自己的面具,就她现在这模样,她就不信林郁能认出她!这个认知让白芷轻松了不少,她随意地擦了擦脸上和胸前的红酒渍,指了指地上的男人,挑唇道:“这人不长眼,想调戏你白姐,帮我好好伺候他。”胖子一听,顿时来劲了,他扭了扭粗短的脖子,又活动了下脚踝,只见他龇了龇牙,走到那男人面前,朝他胸口使劲一踹,见那人痛得惨叫连连,他乐了,“嘿!新来的吧?连咱们白姐都不认识?七胖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说着,七胖又朝那人来了几脚。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哭着求饶,白芷却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没露出半点怜悯之色。周围的人有的乐呵呵地旁观,有的毫不在意地继续自己的赌局,整个赌场丝毫没有因为这一点动乱都受到影响。“夜莺,快来!我今天一定能赢你!”隔壁赌桌有人朝白芷招了招手。“是吗?我赌你赢不了。”白芷露出一抹笑,也不再欣赏七胖打人了,转身就要走过去,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蓦地抬头,就看到林郁眸色沉沉得望着她。白芷一怔,胸腔里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为这久别却不合时宜的重逢,为这个早已退出她生命的人突如其来的靠近。他认出自己了吗?七年未见,彼此都已变了模样,而此时此刻,她甚至还戴着面具,所以,他也还没忘记她吗?有那么一刻,白芷竟产生想要落泪的冲动,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挑了挑唇,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何贵干?”林郁心中的怒火被她这云淡风轻的一问,彻底激了出来,只见他冷笑一声,别有深意地问了一句,“夜莺?嗯?”白芷的脸色微微一白,心中有难言的情绪一涌而过,可她还是勾了勾唇,“先生这是想和我赌一局?”白芷话音一落,就被林郁突然拽了过去。他的力道很大,拽着她丝毫不作停留地往赌场门外走,白芷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几次都差点跌倒。她想给七胖使眼色,可七胖揍人揍得正开心,压根没注意她被人拽走了。白芷忍不住叹气,七胖这人,也就只有“喜欢揍人”这一个优点了。而程赟,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林郁刚刚是发怒了吧?一向以温柔多情著称的调香大师林郁,竟然会对着一个女人发火?虽说林郁在的地方都会有感情债,可这次未免来得太突然了吧?他才刚回国喂!难道就勾搭了他们的夜莺?白芷的手腕被林郁拽得生疼,她跌跌撞撞地被他拉着出了赌场,见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林郁!你放开我!”林郁猛地停了下来,白芷惯性地往前一扑,差点摔到地上,好在林郁及时把她拉住,一把将她按在赌场门口巨大的圆柱上。“现在认出我了?”林郁盯着她,面色冷漠。白芷看着他,不说话。林郁突然伸手把她的面具摘了下来,面具落下的那瞬,林郁有一瞬间的怔忡,七年未见,面前的这张脸,褪去了曾经的青涩,蜕变地越发清丽动人。一如——他曾梦见过的模样。“你把我带出来做什么?”见林郁一直盯着她看,白芷有些不自在地撇了撇头,问道。“你是不是疯了?”白芷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居然忍不住一笑,“林郁,别告诉我,你在关心我?”这话仿佛突然点醒了他,他突然放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白芷的心里猛然掠过一抹苦涩,她这是怎么了?他们早就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为什么这一刻,她还会生出不该有的期待?“我要回去了,林先生既然来了蒙洛斯,应该也是来找乐子的,那么还请自便。”白芷说完,也不去拿她的面具,顾自往赌场走去。“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冰冷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起,明明是夏天,白芷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她的脚步一顿,脸上连笑容也挂不住了,只轻声回了一句,“所以林先生*好不要跟我这样的人有牵扯。”说完,她就继续往前走。手腕再次被人抓住,她蓦地回头,只看见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他一用力,她就被他拽着走向停车场,白芷的脚步有些踉跄,可她跟在林郁身后,有那么一瞬,竟觉得回到了七年前的校园里。她低头盯着他们交握的手,眼睛突然泛了水雾。等她回过神来,林郁已经打开车门,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座。只听砰地一声,林郁坐进车里,重重地关上了门,冷声问道:“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我不回去。”白芷蓦地清醒回来,伸手想要打开车门,可车门被林郁上了锁,她丝毫也打不开。“不说?那去我家。”林郁说完,就一脚踩了油门。“青安商住区。”白芷见状,连忙报了地址。林郁的车开得很快,两人都没开口说话,白芷撇头看向窗外,城市的光影在她眼前一一闪过,如疾驰的时光,带着她回到那个遥远的十六岁。

(2)彼时她是班里横行霸道的女霸王,是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门门功课都考*名,嗯,倒数的。而林郁,则是出了名的好学生,家世优良,品学兼优,除了不爱与人交流之外,似乎没有别的缺点。那时他们都才十六岁,一个是扶不起的烂泥,一个却是云端上的高阳,是*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个人。起因是她的同桌江燕燕小姑娘,此人从初中开始就看了很多言情小说,一直生活在偶像剧的幻影里,把林郁当成白马王子来意*,然后壮着胆子给他塞了情书。正巧班主任经过,林郁就顺手把情书给了班主任。江燕燕当时就懵了,被班主任批斗后,抱着白芷扎扎实实地痛哭了一顿。白芷的个性一向冲动,见江燕燕哭得这么惨,正义感立刻就上来了,当下就拍了拍桌子,在教室里对着林郁吼了一声,“林郁,你给我出来!”彼时正是午休时间,同学们纷纷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他们。只是,白芷已经出了教室,林郁却是头也没抬,安静地低头写作业。白芷在走廊上等了两分钟,见林郁还没出来,顿时火了,直接杀回教室,冲到林郁面前,敲了敲他的桌子,咬着牙道:“我让你出来,你听到没有?”林郁抬了抬头,看了她一会儿,才冷冷淡淡地开了口:“我不收情书。”“噗……”班上的同学听到林郁的话,顿时哄堂大笑。 白芷的脸黑了。敢情他以为自己要给他递情书呢?!白芷瞪了眼班上的同学,众人立刻憋住了笑。她咬了咬牙,直接拽住林郁的手腕,把他拉出了教室。“你不知道江燕燕是谁罩的吗?”白芷把林郁按在墙上,以一副“大哥”的姿态凶神恶煞地问道。“江燕燕是谁?”林郁似乎也不生气,只是安静地问了一个让她崩溃的问题。白芷凶神恶煞的表情差点破功,她忍了又忍,吼道:“就是早上给你递情书的人!”林郁的表情有片刻的茫然,“有这个人吗?”“……”这对话真是没法继续了……*后白芷气馁地放林郁回去了。也就是那时候,她*次注意到林郁,这个出色又安静的男生,哦,不对,是健忘的男生,好像从来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喜怒,亦不关心外界。只是那时她不知道,有一天,这个人会成为她心底那不能触摸的部分,深入骨髓,不能忘怀。
车子急遽地停下,白芷回过神来,一回头,就听到林郁不带感情的两个字: “下车。”白芷看了眼车外,原来已经到了。她打开车门,看了林郁一眼,他转头看向车前方,没有看她,白芷沉默地下了车。“白芷,”林郁突然出声唤住她,“不要再去赌场。”白芷的脚步一顿,她没有回头,一言不发地往小区里走去。这个小区是农民房,常年租住着三教九流的人,每一幢楼的下面,都开着各式小餐馆,脏乱差,但却热闹得很。林郁看着白芷的身影渐渐淹没在夜色里,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不由蹙了蹙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郁按下接听键,就听到程赟饱含八卦意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林郁!我都打你多少个电话了!你把我们的夜莺带哪儿去了?”“怎么?”林郁沉默了片刻,冷冷淡淡地开了口。“秦三爷带了几个贵客,都想找她赌一局呢!”“她不接客。”林郁的面色霎时一沉,声音里不由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味道,“告诉秦三爷,以后蒙洛斯没有夜莺了。”“什么?”程赟的音量顿时提高了,“喂喂喂,你几个意……”程赟话还没说完,林郁就把电话给挂了。他重重地靠在椅背上,有些出神地盯着白芷离开的方向,双手不由紧握了起来,一直沉着的面色上,竟流露出一丝难言的痛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平静,驱车离开。他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人正站在阳台上,安静地看着他的车子疾驰而去。
白芷在阳台上站了很久,才走回房间。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只见她魂不守舍地从衣柜里拿出睡衣,然后慢吞吞地走进浴室。一进浴室,她就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当她的目光落到那一袭长裙上时,她的脸色猛地一变!她竟然把*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今晚蒙洛斯赌场的老板秦三爷特地交代她,会有贵客来临,要她准备陪玩一局。她身上这身长裙,便是秦三爷让人送来的。这于她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既然是秦三爷的贵客,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白芷想到这里,连忙冲出浴室给秦三爷打了个电话,是他的助理接的,只说秦三爷给贵客另外作了安排,要她不必费心。白芷挂完电话后,脸色便有些变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就这么错过了!简直不可原谅!白芷扬起手,想狠狠地打自己一巴掌,可手掌快落到脸上的时候,又没出息地收了回去。算了,就算她现在剖腹自尽,也挽不回这个错误。检讨书是写定了……她再次走回浴室,冲完澡后,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白芷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子里不时闪现林郁的身影,他变了,变得很不一样,从前的他是个安静又温和的少年,而现在,他变得强大又冷酷。他已经是一个足够成熟的男人,成熟到可以时常流连花丛,满世界都是他的花边新闻。白芷打开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林郁”两个字,首先跳出来的,便是他和当红明星打得火热的八卦新闻。林郁,国际首屈一指的调香大师,二十岁调出人生中*瓶香水,名为“dream(梦境)”,一经面世,就惊艳全球。从此他一夜成名,成了香水界众多奢侈品品牌争相哄抢的香饽饽。此后每年,他都会推出一款限量版香水,款款都是爆款,不管是风头*盛的明星还是家产无数的名媛,都不能抗拒他调出来的香水。及至今日,他在香水界的地位已经不可动摇。而他英俊的外表、极致的调香技能,更是为他招揽了一大票桃花。各大媒体都调侃他为“大众情人”,因为有他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花边新闻。白芷向下翻着图片,一张张都是他和不同的女人亲密相处的照片,有一起喝酒的,有互相调笑的,还有勾肩搂腰的……看到后面,白芷已经看不下去,她有些烦躁地将手机扔到了床尾,把床捶得砰砰响,为什么从前那个安静到近乎木讷的少年,会变成一个撩妹高手?!为什么他会变成一个名人?让她不得不被动接受他的各种动态?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和他相忘于江湖,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现在他在江湖上放浪形骸,混得风生水起,她却只能默默地看着,连个男朋友也没有?真是……不公平地让人想哭啊!
而另一边,韩市*富丽堂皇的高端会所里,某个宽敞的包厢里却传出一片欢声笑语,俊男*手持酒杯,推杯换盏。而向来都能左拥右抱的林郁,此刻却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一杯一杯得喝着酒。他的脸色很差,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所以没人敢去惹他。突然,房门被推开,只见程赟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他一来就奔到了林郁旁边,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说,你到底把夜莺带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陪秦三爷和他的那几个客人玩到现在,输了一千万他们才放我出来!”林郁抬了抬眼皮,“不就一千万,你平日里输得还少?”“输给*的感觉跟输给大叔的感觉能一样吗?”程赟斜了斜眼,一脸不认同。突然,他眼尖地看到林郁手边放着一份资料,他转了转眼珠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了过来,“这什么呢?我看看。”他低头看了几眼,突然有些怪异地看向林郁,“你这么快就把夜莺的资料找出来了?你跟她到底怎么回事?”林郁面无表情地把资料拿了回来,没有说话,他的脑海里一直循环着资料上的那几个词:高中毕业,居无定所,赌场常客。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当年她明明考上了国内**的大学,为什么她没有去?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3)第二天一早,白芷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手机响了起来,她眯着眼睛看了眼来电提示,放到耳边道:“江肖黎,你知道我有起床气吧?”那边仿佛丝毫没听到她的这句话,顾自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嫂子,救命啊……”白芷倏地坐了起来,“怎么了?被人打了?”“不是……”江肖黎哭了会儿,犹犹豫豫道:“我在蒙洛斯里面……”“你敢跑去赌?”白芷的音量顿时拔高了,“江肖黎你是不是想死?”“……你再不来我就真的要死了……”“你给我等着!”白芷挂了电话,飞快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洗漱了一番就出了门。白芷风风火火地赶到蒙洛斯,找到江肖黎所在的包厢后,一把推开了门,然后就看到江肖黎和另一个跟他一般大小的男生站在角落,造型狼狈得让人不忍直视——竟然只穿了一条内裤!“你别告诉我你输得只剩一条内裤了!”白芷上去就给了江肖黎一个爆栗,咬牙问道。江肖黎吃痛地摸了摸头,委屈道:“嫂子,我知道错了……”“人既然来了,钱带来了吗?这两个小朋友可还欠着我一百万呢!今天要是不还清了,谁也别想走!”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开口。白芷这才抬头看去,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带着粗金项链的中年男人,边上还站着三四个小弟模样的人,看着都很面生,应该是*次来蒙洛斯。“你输了一百万?”白芷一听,扬手又给了江肖黎一个爆栗。“姐姐,都是我不好,肖黎是被我拉来玩的……”江肖黎边上的男生有些难为情地抬起头来说道。“哎呀,都说别告诉她了……”江肖黎用手肘撞了撞那男生。白芷翻了翻白眼,也不理他们,只叫来了赌场服务员,低声吩咐道:“查查他们昨晚的赌局。”赌场里不乏有人出老千的,如果对方出了老千,她自然有办法收拾他们。服务员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朝白芷摇了摇头。白芷心里一阵失望,认命道:“从我的账上给这位先生划一百万。”那中年人见白芷这么好说话,不由喜形于色,吩咐边上的人道:“把衣服还给这两位小帅哥。”说着,他站起身,走上前拍了拍江肖黎和另一男生的肩膀,笑道:“叔叔我今晚还来,想要把钱赢回去,就来找我。”几人拿到钱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白芷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心里跟割*一样疼!那可是一百万呐!白芷憋着一肚子火,走出了蒙洛斯,江肖黎追上来,“嫂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朋友呢?”白芷看了眼他身后,问道。“他先回学校了。”江肖黎话音刚落,白芷就伸手揪住了江肖黎的耳朵,恶狠狠道:“我说过多少次不准你踏入这种场所,你还给我明知故犯!”江肖黎连连告饶,“嫂子,这是个意外,我真的不敢了!”白芷见他眼睛都红了,有些无奈地放开他,“早饭还没吃吧?”江肖黎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别说早饭了,昨天晚饭就没吃,嫂子你看我是不是瘦了一圈?”白芷继续翻白眼,但是眼中却流露出一丝笑意,“走吧,我带你去吃大餐。”蒙洛斯附近有个五星级豪华酒店,白芷带着江肖黎进了酒店,给他点了一桌菜肴。“嫂子,那一百万我会想办法还你的……”吃到一半,江肖黎突然抬头看着白芷,认真地说道。“怎么还?去卖身吗?”白芷摸了摸下巴,挑唇问道。说实话,江肖黎的长相其实很不错,唇红齿白的,还带着天然的呆萌,是现在的小女生*喜欢的小鲜*类型。“我……我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江肖黎红着脸抬了抬下巴,“反正我会想办法的。”“呵呵。”白芷冷笑。“嫂子你不可以这样鄙视我!”江肖黎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行了,还什么还?那么点钱,你嫂子我一个晚上就能赚回来了!”闻言,江肖黎不由皱了皱眉,“你刚还让我不要去赌场,你自己却经常去!”“我是成年人,我做事有分寸。”“我都二十岁了!我也是成年人了!”江肖黎不服。“再废话我让你去卖身还债!”白芷瞪了他一眼。江肖黎悻悻地闭了嘴,埋头苦吃。过了会儿,他又抬起头来,继续道:“嫂子,等我大学毕业,你就不要再去赌场了,到时候我赚钱养你。”白芷听了,眼眶突然一湿,可她很快就笑了笑,“好啊,我等着。”江肖黎顿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脸颊上两个酒窝分外明显。白芷看着他的笑容,有些怔忡。她从未想过,她会有这样一场姐弟缘分,如果三年前,江肖尘不曾帮她挡那一*,那么此刻帮江肖黎解决问题,带着他吃饭的人,应该就是他了吧……白芷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趁着江肖黎去洗手间的间隙,她叫来服务员结账。结完账刚站起来,她就看到林郁和程赟从不远处的卡座上站起来,看到她的时候,林郁的面色微微一僵,反倒是程赟微笑着和她招了招手。程赟也是个喜欢玩乐的公子哥儿,去蒙洛斯和她赌过好几次,并不招人讨厌,所以白芷大大方方地回了个笑容。“嫂子!快快快!下午有一堂课提前了,是个魔鬼教授,不能迟到!”突然,餐厅里传来一道突兀的急吼声,只见一个年轻的男生从洗手间出来后,拿着手机一路小跑过来,拽着白芷就往门口狂奔。白芷被拽得猝不及防,丝毫没有看到林郁的脸在听到那一声“嫂子”后,瞬间就沉了下来。“白天的夜莺和晚上的夜莺真是判若两人,你说是吗?”程赟嘿嘿一笑。 的确,刚刚的白芷只是穿了一身普通的T恤牛仔裤,还扎了马尾辫,乍一眼看去,还以为她是个大学生,跟昨晚婀娜多姿的美艳模样判若两人。“谁能想到,刚刚那个女人,会是蒙洛斯的夜莺,还跟过曾经的堂口老大呢?”程赟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你说什么?”林郁的语气突然有些森冷地响了起来。程赟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林郁,“你昨晚不是查过她的资料了吗?”“显然是那份资料不够全面。”林郁冷笑一声。程赟被他笑得毛骨悚然,摸了摸胳膊,道:“你跟夜莺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见到她就变得这么可怕?”“还不快说!”“欸,你真不知道吗?三年前她跟过青云会分堂的老大江肖尘,当时江肖尘把她宠上了天呢,后来青云会内斗,发生*战,江肖尘给她挡了一*,没能救回来。不过夜莺也算有情有义,不仅亲自给江肖尘操办了葬礼,还拿到了他弟弟江肖黎的抚养权,刚刚那位,应该就是江肖黎。”程赟顾自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林郁的脸色越来越差,“而且听说夜莺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跟过别人,应该还是对江肖尘念念不忘吧……”“够了。”林郁突然出声打断了程赟的话。程赟这才抬头看他,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差得可怕,程赟吓了一跳,“喂,你怎么了?”林郁看也没看他,直接进了电梯。没有人知道这一刻他心里翻起的滔天巨浪,他以为这七年只有他放纵不堪,却未曾想她过得比他更加放纵。辍学?赌博?和黑帮的人鬼混?*战?白芷!你好!你好得很!林郁的心里有难以抑制的怒火奔腾而过,他真想,真想掐死她!可随着怒火而来的,却是如刀绞般难言的痛苦。林郁匆匆回到酒店套房,眉头紧锁地从药箱里拿出一颗药,快速地吞咽下去。这才有些脱力地倒在床上。
“阿郁!”遥远的时光里,青春明媚的少女惊恐的尖叫声突然响起,彼时的他正被人强行拽上一辆面包车。那是那一年*悄无声息的一场绑架案的开端,就连绑匪也想不到,会凭空冒出一个不相干的少女。慌乱之中,林郁只来得及吼一声:“别过来!”可是少女却充耳不闻,反而发疯一般的冲过来,“你们是谁?你们放开他!”她不要命似的扑过来紧紧地拽住他,试图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和歹徒抗衡,不让他被人拽到面包车里。 “你干什么?你快走开!”他又气又急又怕,狼狈之中出声吼她。可她却死活不放手,眼见行动受到了阻挠,为首的歹徒直接把她也一并绑进了面包车。那个黑暗的夜晚,他们被扔在不见天日的货仓里,她小小的身子与他绑在一起,明知道下一秒就有可能是死亡,可她却一滴泪都没有掉,反而安慰他,“阿郁,你别怕,我们肯定不会有事的,大家都说了,我命硬,死不了。”那是他这一生*动容的时刻。
林郁突然有些痛苦地捧住头,不,不能想,不能怀念,不能后悔……他猛地坐起身,下床在香薰机里滴了几滴安神的精油,这才重新躺到床上,让自己陷入短暂的睡眠中。......高中时,白芷和林郁成了同班同学,彼时的白芷叛逆、刁蛮,是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一次大雨中的邂逅,林郁洞悉了白芷的伤痛,两人成了*好的朋友,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相约一起入学。入学前,林郁却得知白芷是当年轰动全城绑架案首犯的女儿,而他正是当年的受害者。林郁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更痛恨白芷的隐瞒,与她断绝关系,远赴巴黎留学……七年后,林郁回国,他以为这七年只有他放纵不堪,未曾想她过得比他更加放纵。 林郁以试香为名,忍不住靠近她,却发现了当年案件的惊天秘密,更发现了白芷身份的秘密……在白芷身处深渊,无法言说时,只有他,可给予她一方温暖。他说:“余生只想与你执手。”............公子凉夜,把文字当成信仰,不写不成活。想用一支笔,写尽世间美好爱情,相信所有善良美好的女孩,都能遇到温暖明亮的少年。短篇作品散见于《星星花》《萌出没》《花火》《萤火》等,每期短篇票选超高。以甜暖宠风格备受读者喜爱。已出版作品:《我和我的猫都想你了》《月亮在唱歌》《不羡鸳鸯只羡狐》《一生诺》《谁许江山》等。其中《我和我的猫都想你了》销售火爆,《不羡鸳鸯只羡狐》已改编成广播剧。......

商品属性

属性名称
属性值
是否是套装
书名
余生只待你
定价
29.80元
出版社名称
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
公子凉夜
ISBN编号
9787221142115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