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装下的绕指柔(军旅言情大神折纸蚂蚁经典篇目!)

  • 本店售价:RM26.24
  • 市场价格:RM32.80
  • 商品点击数:30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26.24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军旅言情榜单必荐名篇,

军旅言情大神折纸蚂蚁**人气及口碑的经典之作!

读者呼声:★★★★★

出版期待值:★★★★★

剧情热议度:★★★★★

温婉女军医与冰山特种兵军官的同居之旅,主角CP感满分,

男主角梁牧泽被读者誉为男友力max的经典男神,影视改编男主期待值超高的小说角色之一!

 

双军旅背景、特种兵、军医、同居、军嫂养成、卧底等剧情关键字,构成了《军装下的绕指柔》的畅销潜质,打破了军旅类言情作品不温不火细水长流的主流风格,本书在描写军旅爱情的甜蜜之余,更侧重突出特种兵这个特殊兵种在恋爱过程的辛酸与不易,每次相聚都有可能是*后一次,因而更让人懂得勇敢与珍惜的意义。

作者折纸蚂蚁成长于部队大院,深受部队氛围渲染熏陶,对军人真实的生活、婚恋状态有深入的了解,因而,其作品真正抓住了军旅言情类作品*关键的情感诉求核心,也是此书在大量同类作品中可脱颖而出,引起大量读者共鸣的原因之一。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 军装下的绕指柔(军旅言情大神折纸蚂蚁经典篇目,三年精修,首飨书迷!) 开本: 16开
作者: 折纸蚂蚁 定价: 32.80
ISBN号: 9787514344134 出版时间: 2016-01-01
出版社: 现代出版社 印刷时间: 2016-01-01
版次: 1 印次: 1

Chapter 1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Chapter 2

绿色军装,白衣天使

Chapter 3

不知不觉乱了心动了情

Chapter 4

每天只想念你一次

Chapter 5

我喜欢你,想和你结婚

Chapter 6

你就是*好的生日礼物

Chapter 7

为伊人,输又何妨

Chapter 8

倾尽我力守你一世安宁

Chapter 9

等我回来,娶你过门

番外一

梁犇犇小朋友的成长纪事

番外二

*美的时光是你在我身边

番外三

他是简辛阙,也是裴俞

夜色降临在这座南方城市,初夏的晚风夹杂着白天的热度,马路上各色车辆呼啸而过,其中还有拉动着汽笛的救护车。

军区总院急诊楼的门前,推车、氧气瓶等医护装备齐全,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在玻璃门外驻足张望,神色凝重。

不久,救护车呼啸着冲入医院,一个甩尾在急诊楼前停下。一辆军用越野紧跟其后,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迷彩服和防弹装的少校,还有一位满脸油彩的下士。

救护车门打开,夏初率先从车上跳下来,她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将身负重伤的军人从担架抬上推车。伤员脸上的伪装油彩已经全花了,身上的绿色迷彩被血染得看不出本色。医护人员不敢耽搁,一路跑着把他送进急救室。

夏初身上的军装上染着鲜血,雪白的脸上也沾着血迹,她小跑着跟在推车旁,向心外科主任丁大夫报告伤员情况:“两处中弹,其中一颗击中左胸,很可能击穿动脉,失血量非常大。”

丁主任点头,拍拍夏初的肩膀:“辛苦了,今天的情况危急,值班的人手不够,你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进来帮忙。”

夏初咬着嘴唇点头:“没有问题,我这就去换衣服。”

“要快。”

“是。”

 

手术室外,梁牧泽盯着“手术中”三个字的灯箱,薄唇抿在一起,眉头紧皱。旁边的下士肖腾却没他这么镇定,在手术室外面不停走来走去,特种部队专用皮靴在空荡的走廊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布满了老茧的双手不停揉搓着,他担心害怕的情绪袒露无遗。

随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穿着常服的大校李政委穿过走廊跑到梁牧泽身边,跟在他身后的是特种大队一营指导员赵左。

李政委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

梁牧泽对着大校敬礼,言简意赅道:“两*,昏迷,在抢救。”

肖腾看见李政委,刚要开口说话,眼泪先掉了下来:“政委,班长他……”

“哭什么哭!”梁牧泽低吼他,目光如炬。他的一个眼神儿,就生生让肖腾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李政委拍拍肖腾的肩膀说:“没事的没事的,田勇这小子命大,从五层楼摔下来都没事,还能活蹦乱跳的。”

赵左点头,接着话茬说:“政委说得对,田勇肯定不会有事,不会的。”

赵左看着梁牧泽身上还未来得及脱下的装备,叹气道:“你回去休息吧,我们在这守着就行了。”

梁牧泽摇头拒绝:“其他人都走了吗?”

赵左点头:“嗯,已经在路上。”

特种大队接到反恐任务,本市某商场被一群恐怖分子占领,在商场安放炸弹,并且挟持二十多名顾客做人质。特种大队派出小分队,由少校梁牧泽率领,负责解救人质、缉拿恐怖分子。任务执行过程中,班长田勇在营救人质时不幸负伤。

随着救护车一起赶到医院的夏初,是军区总院的心外科实习医生。下午她与同事交班后,路经这家商场,打算到超市置备日用品。因为一身绿军装,她不幸成为恐怖分子的重要人质。田勇中*后,就倒在夏初眼前。

任务*终圆满完成,击毙歹徒四名,活捉三名。但是田勇身负重伤,一群铁血战士纷纷红了眼眶,大家一致要求守着田勇,谁也不肯离开。梁牧泽只好从军区借人将他们送回大队,并且严令谁若是擅自跟到医院,就马上脱了军装从特种大队滚蛋。对于军人来说,军令如山,他们不得不从。

 

不停有护士从手术室里进进出出,神色匆匆。肖腾越看越不安,终于忍不住拦下其中一个护士焦急万分地问:“护士护士,是不是需要输血?抽我的抽我的,我O型,*。”

护士惊讶地看着他。

肖腾着重地点头:“真的,我血多着呢,要多少有多少,只要把我班长救回来。”

“我们血库血够着呢,你别拉着我,赶紧松开。”护士甩开肖腾的牵制,一路小跑着离开。

肖腾看着手术室喃喃自语:“班长流了那么多血,得吃多少*和鸡蛋才能补回来啊?”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伤势严重的田勇在鬼门关绕了一圈终于又回来了。田勇被送往重症监护室,等一切安顿好,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

这是一个血腥的夜晚,经过一台手术之后,夏初心中的害怕已经平复了许多。军医大学念了七年,虽然穿着军装,参与过军演,上过反恐课程,但从未真正经历过战争。这是*次面临真*实弹,也是*次离死亡如此近。

田勇因为掩护人质撤退而被歹徒击中左胸,鲜血喷涌而出,当那个如山一般的身影在她面前轰然倒下时,她根本没有多想就冲了出去,她不知道在那一刻,自己为什么可以那么勇敢,现在想想却有些后怕,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她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歹徒随便一*就能送她走。

夏初换了衣服从手术室出来,又拐弯到重症监护室转了一圈。在病房门口,看见一个穿着迷彩的小伙子,此时正扒在门边,隔着门上玻璃往病房里看,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位穿着夏季常服的大校。

这些就是刚刚救他们于危机之中的特种兵,为了保护大家而受伤,为了他人的安全而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想到这里,夏初忍不住眼眶酸涩起来。

洗掉脸上油彩的肖腾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夏初,赶紧跑上前,对着夏初庄重地敬了个礼:“谢谢您救了我们班长。”

夏初一愣,赶紧摇头摆着手说:“不不,是你们班长命大,是丁主任的功劳,不是我。”

年轻的战士依然坚持道:“可是如果不是您的话,我们班长恐怕没有命撑到医院。”

这个时候,本来坐着的大校也起身走过来。夏初特别紧张,赶紧敬礼:“*,我是医生,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医生会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消失。这是我的职责,就像你们,以保护群众的生命为职责是一样的。”

大校回礼,拉过夏初的手握住:“无论如何,我要代表特种大队,感谢你!”

夏初有些局促地笑着:“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夏初在护士处转了一圈,护士们还在喋喋不休地讨论着什么。无意间听见她们说,曾经也有一位身受重伤被送进医院的特种军官,当时伤得更重,除了身中两*之外,还有多处刀伤,左腿严重骨折,但是半个月之后,就活蹦乱跳地出院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回特种大队继续做他的特种军官。说得特别神乎。

“夏大夫,你笑什么?不相信吗?”小护士看着夏初,微微皱眉道。

夏初收起笑,认真地点了点头,放下病历一本正经地说:“我信。”

从护士站出来,刚一拐弯儿,就听见一个沉沉的声音:“你当年的伤可比田勇重多了,还多几刀呢。”

夏初身子一顿,一颗心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捏了一下,有些透不过气。她忍不住回头,看见两位军人站在窗前抽烟。仿佛察觉到有人出现,其中一位忽然转身,一束带有审视意味的目光扫过来。夏初认得那双眸子,冷然,坚毅,桀骜不驯,不久前她被劫持时,是他,狙击了挟持她的土匪。原来,“命更大”的那位,就是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田勇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后,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董志刚赶到医院。梁牧泽、赵左和肖腾看见大队长来了,赶紧站起来敬礼。

董志刚也不回礼,劈头盖脸地把梁牧泽和赵左给骂了一通:“受伤这么大的事情也不通知我,想干啥?反了吧你们?”

梁牧泽木着脸不吭声,赵左只好说:“大队长,不是不通知您,我们怕……”

“怕什么?要不是地方警察给我打电话,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的兵身受重伤进了医院,我就休息这一天你们都不让我省心……”正说着,董志刚忽然停下,苦着脸皱起眉头,左手捂着心脏,直直地抽冷气。

梁牧泽瞥了董志刚一眼,木着声音说:“为什么不告诉你。”

“你给老子闭嘴。”董志刚的脸煞白,但口气还跟吃了*药一样强硬。

李政委赶紧扶着董志刚坐下:“医生说什么来着,不能提劲儿。手术已经做完了,医生说只要今晚不出问题,就*不会有事。”

董志刚双眼微眯,发出慑人的光,恶狠狠地说:“既然没事怎么不敢告诉我?现在是田勇没事了,要是真有个好歹,我挨个关你们禁闭。还有你老李,别看咱俩一个级别,照关不误!”

李政委人好脾气好,和董志刚搭班多年,知道他的暴脾气,也就是过过嘴瘾解解气,所以从来不跟他计较,一向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嘻嘻哈哈一笑而过。

 

一整个晚上,夏初都没有睡着。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闭上眼睛就会出现下午被劫持的场景。怕伤,怕死,怕一命呜呼。她终究是个平凡的人,纵是穿了多年的军装也不能让她变成不畏惧生死的英雄。

天亮之后夏初才离开医院回家,路上顺便买了个西瓜,抱在怀里走进小区。

毕业前分配工作,夏初选了这座南方城市的军区医院。为此,还和疼爱她的父亲冷战了好久,她毅然决然地想要离开父母的庇护,*后当然是成功了,可她却难过了好久。二十多年*次独自离家,生活中没有母亲的贴心关怀,没有父亲的霸道宠爱,她很不习惯,非常非常想念他们。

初来乍到的夏初暂时借住在母亲朋友的家里,而显然,这家太富贵了,和她这身军装非常不搭。进出小区的住户、访客都有名车开道,不是名车*起码也是四个轮子的。她没有名车,也没有四个轮子,只有两只脚。*次来的时候,被物业保安拦住盘问了半天。去医院实习之后,她每日穿着军装进出,清丽的面容、利落的马尾、高挑纤瘦的身材、一身剪裁合体的绿军装,让她成为小区里*靓亮丽的一道风景线,再名贵的车子都没有她引人注目。

夏初喜欢猫,恰好小区里有家宠物寄养中心,专门为没有时间照顾宠物的户主们提供方便。夏初每天早晨上班,要到晚上才能回家,偶尔还要值夜班,本来还担心养了猫咪没有时间照顾,发现这个宝地之后,她毫不犹豫地领了一只小猫回来。这是养了一只高地折耳猫,她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作“二喵”。

夏初到宠物中心接二喵,那个小家伙看到夏初后,趴在她脚边蹭啊蹭,叫声软软的、暖暖的,萌到骨头里一般动听。它还很小,刚出生一个多月,身体小小胖胖的,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头顶和四个小爪子是淡*,其他地方像雪一样白。

夏初轻轻抱起猫咪,摸着它的小脑袋:“二喵,想我没有?”

“喵喵。”

二喵蹭着夏初的掌心,夏初点点它的小鼻子,将它放在西瓜上,抱着它们回家。卧在西瓜上的二喵威风极了,像船长似的,迎风而立。

这间公寓,在夏初住进来之前一直空置着,那个所谓的屋主几乎不怎么回来。可是仍然有钟点工每个星期过来打扫屋子,确保屋主可以在任何时候回来小憩。

房子很好,只是很冷清,没有生气。夏初在客厅的露台上养了几盆绿色植物,因为她有轻微鼻敏感,所以她不养花只养绿色植物。她还淘了张躺椅放在旁边,在露台推拉门上挂了一串风铃。刚到G市的时候还是

是从劫匪手中被解救时的惊鸿一瞥,

或是同一屋檐下相遇的面面相觑?

感情的伊始总似漫不经心,

发生的时候,却是润物无声……

她是温婉的女军医,

专业的历练,给了她生死面前泰然处之的冷静。

他是冰冷的特种军官,

战场的血雨腥风、伤痛记忆,让他将心事重重封缄。

直到雷雨之夜她冲出家门,

只为赶在他出任务前,看他一眼;

直到在她父亲面前冷硬表态,他瞥见了她脸上落寞的神伤……

那时的他并未可知,这颗心兵荒马乱,皆因早已被进驻。

感情的事,她听过不少矜持为贵的大道理,

但是,《孙子兵法》里可没说不准逼人表态。

“梁牧泽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

“你呢?”半晌后,那人淡淡反问……

有情人,快乐事,管它身后洪水滔天。

夜色温柔,

*好的时刻,

正在此时,此地。

折纸蚂蚁,八零后巨蟹女。

*爱春夏交接的雨季,*喜明前甘醇的茗香。

成长于部队大院,深受部队氛围渲染熏陶,首部军旅题材小说《军装下的绕指柔》一经连载,引起数百万军旅言情粉丝追捧热议,成为同类题材中的经典篇目,屡见于言情小说推荐榜单。

大学毕业后独自闯荡魔都资本市场,初尝人情冷暖后创作了多部爱情商战小说。2010年开始在晋江文学城连载作品。已出版《只有海豚知道》《当我足够好,就会遇见你》。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