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2金戈梦破惊花魂

  • 本店售价:RM17.50
  • 市场价格:RM25.00
  • 商品点击数:9
  •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消费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17.50

购买 快速订购

加入收藏夹

商品描述

  年少的时光里,你,是我*念念不忘的梦想。
  我看流年走远,我看经年变换,
  你可知,我缠绵的深情还一直停在这里……
  八年等待·完美终结·*绝版·精美典藏
  献给记忆里那些*美的时光
  随赠:著名插画师唐卡手绘浪漫海报(限量版,印刷**版赠送)+主题曲词+典藏书签

  我只想,每天都靠在你的肩头,晒着太阳,嗅着油菜花的馨香,和你慢慢变老……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潇湘冬儿作品系列:《11处特工皇妃》《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军火皇后》《军火皇后(完结篇)》《庙算:钧天变》《第九局》《唐歌》
  风行烈作品系列:《云狂》《风云》《傲风1光芒大陆Ⅰ》《傲风1光芒大陆Ⅱ》《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Ⅰ》《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Ⅱ》  《傲风3诸神大陆Ⅰ》《傲风3诸神大陆Ⅱ》
  莫言殇作品系列:《白发皇妃》《夜妖娆》《惊世亡妃1晟国篇》《惊世亡妃2汴国篇》《惊世亡妃3定国篇》《惊世亡妃4天下篇》
  安知晓作品系列:《天才魔妃》《芙蓉王妃》《王牌宠妃》《王牌宠妃(终结篇)》《谁主天下》《谁主天下(终结篇)》
  墨舞碧歌作品系列:《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传奇》《传奇(完结篇)》
  血族系列:《血族?邪瞳》《血族?邪医1》《血族?邪医2》《血族?邪医3》《血族?邪医4》
  悦读·典藏《除了我你还能爱谁》《木槿花西月锦绣1》《木槿花西月锦绣2》《木槿花西月锦绣3》《木槿花西月锦绣4》《木槿花西月锦绣5》《木槿花西月锦绣6》
  桃花劫系列:
  《天上有棵爱情树》《一仙难求》(1、2、3)《一仙难求》(4、5、6)《一仙难求》(7、8、9)
  红颜劫系列:《红颜劫之谋后》《凤倾天下》《鸾凤错:袖手天下》《佳人媚:养女成妃》《红颜盛宠》《帝皇书》《帝皇书(完结篇)》《颜倾天下》《颜倾天下(完结篇)》《媚刺》
  女子倾城系列:《妃子血》《戒风流》《江山如画》《美人凶猛》《美人凶猛(完结篇)》《倾国红妆》《绣宫春》《锦宫春》《云鬓花颜之风华医女》《惊世弃妃》《名媛望族》《名媛望族(完结篇)》《君临天下》《天下志之锦瑟无双》《牡丹灯笼》
  公子倾城系列:《公子无耻》《公子难求》《公子多情》《公子倾城》
  同萌汇系列:《美人了了》《囍从天降》《神偷俏王妃2》
  超影视系列:《美人诛心》《媚世红颜》《媚色逃妃》《*弃妇》《落月迷香》《如花春梦》《血蝶御医》《倾世魔君》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木槿花西月锦绣2金戈梦破惊花魂(献给记忆里那些*美的时光……开本:16开
作者:海飘雪定价:25.00
ISBN号:9787543693593出版时间:2013-05-01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印刷时间:2013-05-01
版次:1印次:1

*章  清泉濯木心
第二章  疑是故人来
第三章  亡命夜惊魂
第四章  孔雀东南飞
第五章  归舟客梦长
第六章  花重锦官城
第七章  绿水殇流月
第八章  镜花戏水月
第九章  影庄焚悲歌
第十章  移环不相玦
第十一章  吾有女夕颜
第十二章  莫问花香浓
第十三章  月移花影来
第十四章  花泪伤月魂
第十五章  酒阑花邀月
第十六章  夕颜花醉月
第十七章  人比黄花瘦
第十八章  愁人千里梦
第十九章  断肠人天涯
第二十章  风定落花深
番外一 燕子楼东人留碧
番外二  胭脂梅

  *章 清泉濯木心
  永业三年元月十五元宵节,送别了于飞燕多日,我坐在赏心阁里,就俯在原非白平日舞文弄墨的书桌前,聚精会神地写着给原非白的飞鸽传书。
  我看得累了,抬头放眼窗棂外,古质虬劲的红梅怒放着,殷红的花瓣在白雪皑皑中飞舞,想来我与原非白亦是四个月未见了。
  我们俩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书信倒是通得很勤快,他告诉我他的每一件原家事务安排,我告诉他我的建议,对了他的主意,客套地夸几句,不对他的想法,会和我耐心地在信中辩解,但两人却绝口不提生生不离,还有他去京都前的那场大闹,本来他说很快回来,却因为窦太皇太后的死,被原青江留在京都。
  前两日,我提醒他,太皇太后的死意味着两家摊牌的时候,而宫变可能是*好的方法,原非白回答说,他为原家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叫我不必担心,我们在信中讨论了关于我提出的洛阳屯军的建议,洛阳山川秀丽,土地殷实,人杰地灵,近临西安,又俯卧中原,北望京都,原家若是派军队驻守,退可据守秦中,进可入中原,又易北入京都,无论打短期战还是长期战都是*好的据点。
  今天是窦太皇太后的发丧之日,我并没有接到原非白的飞鸽,却收到宋明磊的来信,我家这位二哥的写信频率基本上和原非白同学是一样高的,他告诉我如今京都城中兵甲林立,窦原两家一触即发,不过他经常有意无意地提到现在的原非白不仅是原青江的左右手,也成了京都淑女名媛们争相邀请前去画舫游湖,品茗吟诗的对象,然而在众多脂粉艳姝中,原非白似乎对轩辕淑仪姐妹更近乎些,频频出入于靖夏王府。
  左胁一阵疼痛,让我收回了思绪,我轻叹一声,轻抚上左胁,天气冷了,旧伤总在隐隐作痛,原非白和宋明磊虽然都从京都寄回很多补品,赵孟林也来瞧了我很多次,却不见效,他看我的眼光一次比一次忧虑。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老是突突跳着,只好再一次安慰自己可能是旧伤发作所致,我又检查了一遍给原非白的信,然后放在小竹管中。
  我顺了顺气,自己亲自到鸽棚,选了一只特肥的信鸽,系在她的小红腿上,然后将那只大肥信鸽使劲扔向天空,韦虎在一旁莞尔。
  看着大肥鸽消失在雪天之中,我打了一个哈欠,披上大红羽纱面白狐狸毛鹤氅,来到中庭,看着满园飘香的红梅,我的心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时光荏苒,碎琼乱玉中,又是红梅吐艳的季节,真没想到我进入西枫苑已经有整整一年了……
  我伸出手来接着一片混着雪花的胭脂梅瓣,看着那雪花融化在梅花瓣上,映着红梅愈加艳丽,不由想起红发的非珏,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还在恨我没有等他吗,或是因为我中了生生不离而嫌弃我了呢……
  我思绪万千中,没有留意齐放弯腰递上银貂风领:“姑娘请戴上,赵大夫嘱咐您万万不可再受风寒。”
  我回过神来,接过风领,正要回去,一阵呼唤轻轻传来:“木丫头!”
  我立时回头,怔在那里,一个红发少年,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一身貂毛白袍,还有苍白的脸颊同雪天一色,隐在天地之间,他静静地站在红梅花雨中,任长长的红发披散着,深深凝视着我。
  梅花欲诉相思意,相思泪滴梅花雨。
  我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贪婪地盯着他英俊安静的笑容,也对他挤出一丝笑。
  齐放没有见过原非珏,但也明白来人,既能无声无息地躲过梅花七星阵,定是绝世高手,他闪电般地向原非珏攻去,但是原非珏却轻轻一侧身,躲过了他的进攻,眨眼之间,他来到我的眼前,只见红发几缕飘到我的鼻尖。
  他又对我柔和地笑了笑,毫不理会身后攻来的齐放,头也不回地,猛地搂起我飞离西枫苑。
  我的双臂紧紧抱着非珏,脸深深埋在非珏的怀中,这一刻我不管他带我去哪里,不管他要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怨无悔,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好。
  非珏带着我落了一处人声鼎沸之处,我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我已来到山下的西安城,城中火树银花,灯火辉煌,人山人海,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上元节啊!
  虽是国丧,节日的规模已按例缩减很多,但那喜庆的气氛却依然感染着每一个人的心田,那灯火似乎要把世间每一颗干涸的心滋润,把每一具冰冷的躯体温暖起来,我看向非珏,非珏温柔地笑起来:“木丫头,你忘了吗?今天是上元节啊,”他替我系上银貂风领,轻轻道:“我*喜欢你那首青玉案《元宵》,所以想让你陪我赏灯。”
  我没有动手去调整他帮我系歪的风领,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笑着点点头说好,我拉着他沿着灯火*亮的朱雀大街信步游了起来。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灯影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穠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我们俩似乎都忘了可怕的生生不离,只是上元节上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情侣,手拉着手,肩靠着肩,身心轻松地游着上元节。
  我央着非珏给我买冰糖葫芦,却使他发现这不同于烤羊*串的美味,于是他不仅将自己的那支冰糖葫芦添得干干净净,还尽流着口水,眼巴巴地看着我手上已吃了一半的那串,我满怀爱怜地递上我的那支,看着他继续大嚼,心满意足。
  我买了一条洁白的缎带,为他系上似锦的红发,露出脸来,愈显出年轻的脸庞一片俊朗,朝气盎然。
  吃过汤圆,我们来到一座巨型灯楼前,广达二十间,高约一百五十尺,金光璀璨,极为壮观。
  这座灯楼奇幻精致,美轮美奂,所要表达的是蓬莱仙境,与灯楼下踩高跷的八仙队伍互相辉映,似真似幻,众人更是身心荡漾在这人间仙境之中。
  我和非珏笑着指指点点,他信口吟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这时锣鼓咚咚,舞狮队从灯楼处跳了出来,冲入拥挤的人群,我没有抓牢非珏的手,一下子被人群冲散了。
  非珏的眼睛不好,会被人群推到哪里去?我的心焦急起来,大声喊着非珏的名字,可是却微不足道地淹没在震天的欢海声中。
  半柱香过去了,舞狮队进入表演的高潮,我的心急得快要跳出来,心生一计,便施轻功跳上了蓬莱灯楼,也不管灯楼上一个身型臃肿的富家公子和他的几个姬妾先是发出惊呼声,然后是一阵热烈地鼓掌,只是居高临下,急切地搜索着非珏。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目光停留在灯楼对面,一个红影进入我的眼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然而我周围所有的美景却忽然失了色,所有的喧闹欢呼也悄然消去了声音,只剩下街对面那孤单的红影。
  非珏高高地,平静地坐在对面稍小的三国灯楼上,双手抱着双腿,红发有几丝凌乱,被夜风拂向年青的脸颊,那双明亮酒瞳,凄惶悲绝的,无助地,深深地凝视着我,仿佛是一只迷途而不知所措的小狗,惹人悲怜。
  从此,这个画面永远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一生挥之不去。
  舞狮队终于过了,长龙般的人群渐渐往前拥去,灯楼前清了一些场地出来,我跳下灯楼,小跑到对街,非珏的视线一直锁着我,看到我仰起头,对他摇摇手,他才释然地笑了,一跃而下,紧紧拥着我,然后伤心地哭了起来:“木丫头,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我到处找你呢,你忘了吗?我有你送给我的法宝啊,”我掏出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银链子,和他双手交握着,轻抚上银牌,柔声安慰着:“只要我带着这根链子,无论我到哪里,无论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认出对方的。”
  非珏抽泣了几声,满意地笑了,然后他收了笑容,看了我一阵,似乎在努力鼓起了勇气,严肃地说着:“木丫头,马上就要开战了,你随我回西域吧。”
  啊?我奇道:“什么战争?”正要详细询问,非珏却摇着我的肩膀说:“如果你担心生生不离,莫怕,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解药的。”
  我含泪笑道:“那如果找不到呢?”
  “我……”非珏的话音未落,一阵巨响传来,地面也随着抖动起来,人群开始有些不解,但是巨响不断传来,每响一次,地面跟着剧烈地抖动,人群开始*动了。
  我的心一惊,这不是攻城的炮声吗,这时一列军队从南门冲了过来,焦急地喊道:“王总兵大人有令,南诏兵打进来了,大伙快躲起来。”
  原家祖上是开国功臣,西安乃是太祖皇帝所赐的荫封之地,西安人世代接受着原氏豪强的保护,已有上百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摧残了,那极度的不信显现在每一个西安人的脸上,恐惧传播在每一个西安人的心中。
  我的腰间一紧,非珏挟着我又跃回灯楼上:“没想到,南诏来得这么快。”
  人群开始尖叫,四处升起凄厉的呼唤声,无情地取代了丝竹管弦,孩子哭着叫喊母亲,丈夫唤着失散的妻子,家仆寻找年幼的主人,人群互相拼命地推挤着,像是猛然间落入渔人网中的鱼儿,慌不择路,顷刻间,人间上元节的美景竟然变成了人群挤压的修罗场。
  人群从四面八方地聚来,又蜂拥着消失在曾经喧哗的大街上,我和非珏跃了下来,非珏神色严重:“我在南诏的密探告诉我,左相苏容十日之前以谋逆之罪被处死了,窦家秘密联络不满光义王的豫刚亲王,我来找你之前,果尔仁告诉我,就在晨时窦太皇太后的入殓之刻,窦家发动了宫变,长公主被逼死了,现在的变故一定是窦家让南诏奇袭西安,好借刀杀人,铲除原家的老巢。”
  我大惊失色:“那怎么办,我们得回去通知紫栖山庄的人好准备开战。”
  非珏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太晚了,木……”
  炮声还是一阵接一阵传来,大地震动中,又一堆逃难的百姓涌来,非珏护着我,退到街边,人群中出现了一队黑甲骑兵,为首一人身形魁梧,带着黑面纱,来到近前,他在马上略弯腰行了一个突厥礼,揭下面纱,双目如炬,难掩兴奋地俯视着我们:“少主,侯爷已向于飞燕发十万火急*,召其往洛阳会合,现在河朔守备空乏,东突厥定会乘虚而入东庭,正是我等回西突厥的大好时机。”
  他忽地看到我,面色又沉了下去:“老奴到处寻少主,却原来是同木姑娘在一处赏灯会。”
  非珏拉着我走到果尔仁面前,坚定地说道:“果尔仁,我要带木丫头回突厥。”
  果尔仁冷冷道:“少主莫要忘了木姑娘中了生生不离,今生注定是白三爷的人了。”
  “那又如何,我看上的人,任何人都休想染指。”
  果尔仁的脸色更是难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后面的碧莹,灰眼珠瞟向我:“少主,你想带木姑娘回突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得先问一下木姑娘能同你回去吗?”
  炮火比刚才更响更近,果尔仁身下的大宛良驹开始不耐烦的移动起来,不时低鸣:“木姑娘,如今侯爷在洛阳举事,你的胞妹和义兄宋明磊兼程赶死了几匹千里马,方才千辛万苦地赶回西安营救二小姐,但依老夫看,他们主要也是为了来接你而来,你若是跟我们回突厥亦可,那你须想好,从此再不能见其他的小五义了,”果尔仁的灰色眼珠冷如冰凌,他俯身对我厉声说道:“你若想侍候少主亦可,你必须同我发个毒誓,除非助我等入主中原,否则一生一世不能踏入中原一步,如违此誓,乱箭穿心。”

  我,花木槿,胸藏智慧,通达人世,守义重爱,善良勇敢,拼搏坚忍,拥有两世记忆,自命对风月无情……
  其实,我,花木槿,贪财好色,贪生怕死……
  谁叫在紫园里,咱妹是红人,咱哥是西营首领,咱有小五义当后台,*横的四爷给我撑腰……我外号叫*魔!我怕谁?
  什么,你确定?我是被调去三爷的西枫苑,不是四爷的玉北斋?
  是那个身残志残心也残的原非白原三爷的西枫苑?!
  好吧……
  就这样,命运的轮盘悄然启动……
  ……
  东庭末年,欲望、野心、杀戮、王位、权力交织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弥足珍贵的友情,还有,这一世注定凄艳的爱情……
  错入乱世风云,面对铁血山河,心中却渴望那一曲缠绵的长相守……
  花西夫人,该何去何从?













  海飘雪
  少年游四方,沽酒杏花香。海上竞飘雪,归舟客梦长。
  海外漂泊几年,加之本人姓薛,取其谐音,故起笔名为海飘雪。
  出生在天秤座的*后一天,又很可能是天蝎座的*天。所以个性也在这两个星座间游移,时而有天秤的平和豁达,时而又有天蝎的坚定执着。文风亦然。
  从小便喜欢做白日梦,在头脑中编织故事。中学时代开始执笔,但在出国后几近中断。
  岁月无声,流年偷换,青春消逝,无力挽回,唯有时光的金沙,沉在我的心底悄悄闪着耀眼的光芒,故而再度下笔,于是有了这部《木槿花西月锦绣》。

商品属性

属性名称
属性值
是否是套装
书名
木槿花西月锦绣(2)(平装)
定价
25.00元
出版社名称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3年5月
作者
海飘雪
作者地区
中国大陆
译者
编者
开本
16开
ISBN编号
9787543693593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购买记录

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商品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